321文学 > 修真小说 > 乾龙战天 > 章节目录 第九八三章 死灵的特性
    “所以,我们必须将死灵的影响彻底清理干净。伯堂,把记录给我。”云景道长捏了捏鼻梁,“在开始讨论之前,我们先一起来回顾一遍祁富林的口供。”

    赵宣见他满脸倦容,主动请缨道“我来念吧。道长,你太累了,少费点神……”

    话未说完,坐在他下首的王长老插话道“我看你们两个这些天都累得紧。还是换我来念吧。”说着,呵呵的笑道,“我觉得念东西也是会上瘾的。这不,在扩大会议上念完了总规划,我感觉还没有过到瘾。”

    众人都跟着笑了。刚刚开过扩大会议,又马不停蹄的提审祁富林,在座的,谁是铁打的?能不累?王长老心疼道长和伯堂,但也没睁眼瞎说自己不累,而是笑说自己念东西念上瘾了。这个玩笑开得不高级,却听着很暖心。

    云景道长冲赵宣点点头“行,给老王。”接着,吩咐宋执事,“中间有讨论的话,你来负责记录。”

    “是。”后者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文房四宝,麻利在桌子上铺开来。

    王长老清了清嗓子“我开始念了。”

    其余人敛了笑,认真的听着。

    当王长老念到祁富林猜测,两位伴学很有可能是被祁富田害死时,赵宣哼了一声,禁不住插话道“这还用猜,肯定是啊。”

    王长老停下来,赞同的点头“我也觉得是。不过,我有个疑问,为什么都要等到他们过了十三岁生日之后才动手?难不成这里头还有什么说头?”

    “可能是死灵的什么破规定。又或是献祭什么的。”宋总执事猜测道。同时,手里的记录也没有耽误,刷刷的写得飞快,“通过祁富林的供诉,我觉得祁富田做事时,很注重仪式。”

    云景道长深以为然,特意提醒道“小宋,这里要专门标记出来。它很有可能是死灵的一条规矩或者习俗。”

    “是。”宋总执事提笔先在刚刚记录下来的文字下面打一串小圆圈,然后在旁边标了个“一”。

    就这样,边读过讨论,他们花了个把时辰,才将记录过完一遍。

    效果很不错,宋总执事落下笔来,对其他人总结道“我们总共整理出来了三十七条死灵有规律性的行为。通过这些去观察嫌疑人的话,我们应该能分辨出来,他们到底是死灵,还是死灵的仆从。”

    “给我看看。”云景道长伸手道。

    宋总执事连忙双手将厚厚的记录奉上“我都在后面用数字标记出来了。”

    云景道长微微颌首,同时,迅速一张一张的扫视着。

    少顷,他看完了,放下记录,抬头环视众人“我们确实总结出来了三十七条规律。但是,我感觉这些都只是表相。死灵的实质性特征,我们还没有发现。”

    “啊?”宋总执事惊呼出口。

    赵宣吐出一口浊气“这才叫正常呢。如果它的本质特征那么好发现,那么,这么些年,它都能在我们青木派里混得风生水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王长老猜得到后面不是一句好话,但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一个什么问题?”

    果然,赵宣嗤笑道“我们全是眼睛长在了屁股上。”

    没有人笑得出来。宋总执事嗡声应道“也差不多是了。”

    云景道长挥手“不说这些了。下面,我们来商议一下后续的工作安排。祁富林的供词也只是一面之辞,而且,受见识和视眼的限制,他的很多认识肯定是很片面,甚至武断的。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对他的供词进行取证。但此事非同小可,不能泄露出一丝风声出去。大家来讨论一下,如何进行取证。”

    “先把他的供词里牵涉到的人物控制起来,进行秘密询问……”

    “那样的话,人数是不是太多了?无缘无故的,一下子对这么多人进行秘密询问,本身就已经很引人注意了。”

    “这个好办。我们立一个名目就是。”

    “什么名目?”

    “呃……就说是搞个对总规划的个人调查。反正我们也是打算要搞的。在里头混着搞秘密询问……对,就这么办!包管除了当事人,没谁会产生怀疑。”

    “那样的话,秘密询问之后,立刻就要放人。可是,这里头有一些人本身是有重大嫌疑的,放了他们,事情不完全暴露了?到时,此举说是打草惊蛇,都是轻的。”

    “那就再给这些人办个培训班!理由是,他们表现得很好,我们选中他们做总规划推行和宣传的专门人员,先对他们进行封闭式的集中培训。”

    “呀,这个好!”

    “我赞同。”

    “就这么搞……”

    四人达到共识之后,再动手拟具体的方案便容易得多。最后,他们商量完后,云景道长掐指一算时间,对众人道“离天亮还要半个时辰。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大家先回去抓紧时间补个觉。吃过早饭,又有一场大仗要打呢。”

    他们拟出了一份秘密询问的名单,按方案,要在接下来的两天之内,完成对名单上的所有人员的秘密询问。

    对于他们四个人来说,这无疑就是一场大仗。

    “是。”

    四人把桌面收拾干净。一张纸片也没有留下。这才打开门。

    门外有两个守卫。知道他们是散会后,守卫们先请云景道长在一个封面上写着“丙字号”的黑皮登记簿签字,然后将他们领了出去。

    不是原路返回,而是从专门的出口出去。

    在出口处,两名守卫向出口处的守卫出示了刑律院总执事的临时手令。云景道长他们才得已离开。

    “这里的安防措施做得很扎实。”云景道长等人无形之中亲身体验了一回,皆赞不绝口。

    尤其是云景道长。他没有回去补觉,而是直接去了主院,向沈云汇报第一次提审的情况。说到丙字号提审室时,他特意报告了刑律院的这个独立体系。

    “那正好,这次的死灵案,就启用他们的这个体系。”沈云想了想,提议道,“不能直接用‘死灵’这个两字。你们用代号吧。按照我们保密条例,我怀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桩案子都不能解密。”

    “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云景道长笑了笑,问道,“主公以为拟个什么代号为好?”

    这下戳到某人的短板了。他摸着鼻子,心虚的呵呵轻笑“杀鸡用什么牛刀啊。你们自己随便拟一个就好了。”

    “哈哈哈……”云景道长见状,感觉周身的倦意似乎去掉了一小半。

    不过,还是真的很困。

    代号的事,与整桩案子比起来,连皮毛都算不得。所以,不急。他打着呵欠扭头,透过打开一半的窗户去看外面的天色。

    天边恰好吐出来第一缕亮光。

    “主公,我去东厢房里眯一会儿眼。”

    “去吧。等会儿早饭也在我这边吃。我叫厨房直接送过来。”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