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至尊武魂 > 章节目录 第2929章 真正的射日弓
    “本尊许你救他们?”

    林凡冷笑。

    他十指连弹,金色光束射出,化作一根根建木,向急速来的无相撞去。

    这是在藏经洞中学到的古法,此时他用出,打出世界树真形来。

    这是观想之法,被那门古法浓重介绍。

    “本座要救人,谁人能拦?谁人敢拦?”

    无相狞笑,他从船首上高高跃起,脚踩血浪之巅,踏浪而行,每一步落下,他的脚掌下,都有一层诡异的灰光,阻止血河的侵蚀。

    “还有尔等,想要救人,本座答应了?”林凡怒吼,他双手下压,顿时,这遗迹中的暗红大日急速坠落而下,镇杀向姑射兄弟二人。

    当然不可能真的将这片神迹之地的天日拖下,当作杀人的重器。

    这亦是观想。

    但威力定然骇人!

    暗红的大日下压,如一个将熄未熄的巨大火球,无尽血色的蒸汽笼罩四方。

    “你这是在求死!”

    姑射弑怒吼:“若吾族之人死在尔手中,哪怕有海家庇护,你已必须偿命!”

    “说了杀二十人,少一个都不行!”

    林凡很霸烈。

    “轰隆!”

    暗红的大日被轰得爆开了,姑射兄弟二人,从那巨大的火球中窜向高空,但不敢距离船体太远!

    只因,这血河很妖异,若你在河上临空,会被一种诡异的力量拉入血河中。

    “今日你必死!”

    姑射弑狞叫!

    只因,姑射族有族人开始死去,被血色的河水淹没了,浪花打过,只有完整的骷髅,坠入无边的血河中。

    所有人都被吓得不成样子。

    这木易,太凶戾与恐怖,煞气无边,胆大得可吞天。

    竟然一人独对三大至强者,无一是凡俗。

    “鼠辈、你真的激怒我了。”

    摆脱建木袭杀的无相亦冷森森!

    此时,三大强者,全都汇集在无相御使而来的巨船上。

    只有两个半残的姑射神族族人,惨叫着,倒伏在甲板上。

    不说他人。

    就算是流追月,都被林凡的霸烈惊悚。

    完全想不通,为何林凡会丝毫不隐忍,直接就对无相下血手。

    “有仇?”

    她在问。

    林凡看了她一眼,道:“稍微的大战会很恐怖,你带着诸人远离。”

    流追月横了他一眼,道:“无相我拦不住,但我能让姑射无能参与战局,当然,若是需要,我可以让他兄弟二人短时间内,不能插手你与无相的战圈。”

    林凡微微挑眉。

    这女子,隐藏得很深。

    怕是自己一直都小觑了她。

    看来,自己凭借其缠战蛮古而评估的战力有误。

    “不用,你拖住姑射就行。”林凡深吸,满腔血腥,竟似激得他战血沸腾。

    一声长啸,万里血河崩。

    “杀!”

    林凡挥手,先是驱离身后诸舟,御舟冲向那巨船。

    怎么看,都有点以卵击石之意。

    “我去诛他!”

    姑射弑冷森森,他请出一柄巨弓来。

    这巨弓上,雕刻着日月星辰,有万兽图案,有先民祭拜。

    沧桑而厚重,似贯穿了整部修炼史,又像是从未开天前留下的重宝,岁月之力弥漫。

    “木易小心,这是真正的射日弓!姑射族的唯一究极器!”

    流追月脸色狂变。

    怎么都想不到,这姑射神族对此次的遗迹之行这般看重,竟是不惜族中妖孽带着这柄传说中的大杀器而来。

    就不怕此物有失吗?

    “桀桀……”姑射弑笑了,狰狞而血腥:“此弓……就算是我,也是第一次握在手中啊……”

    林凡眼眸微微凝重。

    从与姑射一战时,他就知道,这一族有一柄逆天的大弓,号称可射杀神仙。

    今日一见,果真不得了,其内的兵魂都未苏醒,就给他无穷的压迫之力。

    “啧啧。”姑射弑笑了:“我是该祝你幸运,幸运于,你竟然能成本座执掌此弓的第一个亡魂,还是替你惋惜,此弓杀人,灭人神魄,永不超生,就算真有传说中的轮回,你都注定重活不了。”

    林凡定定看着这射日弓。

    他在想。

    以那门诡异的法,是否能操纵?

    眼眸一眯。

    崩。

    就在此时,似有三万神雷陡然炸响。

    那是大弓被拉满月,然后姑射弑松手之后的弓弦之声。

    那是三头天龙,只有三百丈,但恐怖滔天。

    林凡分明看见,当弓弦被拉满时,那弓上,有天龙印记融入箭矢中,化作天龙的真形向他袭杀来。

    林凡大手一招,万道被摄来,一个大钟出现,当然,这无相就在一旁,故而,林凡没有用某些能被其认出的绝技来。

    此钟,暗金。

    “咚!”

    “咚!”

    “咚!”

    三声巨响。

    每一箭击在钟壁上,这遗迹都会大地震。

    每一箭击在钟壁上,林凡都会退后三千丈。

    气血翻腾,经脉都在疼。

    这冲击之力太恐怖,若非是他的肉躯,根本承受不住,换一个人,绝对会被冲击得血肉分离。

    “啧啧,我这才是试探一击呢,你就承受不住了吗?”姑射弑笑了。

    眼中,尽是喜色。

    被这真正的射日弓的恐怖威力吸引住了。

    林凡擦拭嘴角血迹,脸色微沉。

    若非是这无相就在一旁,他可动用混沌镇神钟,定然不会这般被动。

    射日弓虽强,但也要看是谁使用,就这姑射弑之力,怕是不能够尽展其威能。

    他一步迈出,要再战。

    但就在此时,血河下,陡然出现诡异之力,他的两只脚踝,忽而冰凉,像是被什么鬼祟抓住,要将他往下拖,将他溺入血河中。

    身躯往下沉了至少百丈。

    “崩!”

    又是一声巨响,一日一月向林凡坠来。

    姑射弑看出了林凡此时不妥,直接出手了,趁你病要你命。

    “滚开!”

    林凡怒吼,脚踝上,有金色的烈焰燃起。

    这是伪装过后的雷道之力。

    林凡像是听见了一声惨叫,整个人顿时一轻,凭空拔高三十丈,勉强避过一日的坠杀,抬手向前退去,阻住那颗火红的大日。

    “我看你还如何挡!”

    姑射弑的攻杀太写意与轻松了,只是不停的弯弓射箭,但每一箭,竟然都威力倍增。

    这与林凡的左奔又走形成鲜明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