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都市小说 > 家有王妃初长成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家庭聚会
    每次休沐,墨容麟都要和弟弟妹妹一同吃饭,算是一次家庭聚会,但这次,他邀请了皇后。

    史芃芃听到四喜过来传话,很是意外,觉得今天的皇帝有点不正常,先是拎着一把剑跑到凤鸣宫来,也没说明来意就走了,现在又邀请她一起用午膳,思来想去,摸不准墨容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金钏儿最是忧心忡忡,皇帝向来不喜欢她家娘娘,早上拎着把剑过来,总像在暗示着什么,现在又要把人叫过去吃饭,怎么想都觉得这一去,凶多吉少!

    她把免死金牌拿出来放在史芃芃手上,又摘了自己的匕首一起放上去,“娘娘,这些你都带着,以防万一。”

    史芃芃有些哭笑不得,“你收回去,不至于。”

    金钏儿说,“怎么不至于,大清早的,皇上就拎着一把剑过来了,想必是人多眼杂不好动手,这会子叫您过去,奴婢总觉得不是好事,都是防身保命的东西,还是带着吧。”

    史芃芃对着铜镜正了正头上的珠花,“谁敢带家伙去面圣,他要是找不着杀我的借口,这不就有了么?”

    金钏儿也知道带利器进承德殿不妥,她默默的收了回来,说,“那金牌您带着,您要是不带,这回奴婢拼死也要跟着一起进去。”

    史芃芃没办法,只好把金牌收进袖子里。

    到了承德殿,墨容清扬和墨容晟都在,史芃芃暗暗松了一口气,上前行礼,墨容麟跟平常一样,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的说了句,“免礼。”

    她见完礼,两个小的也给她行礼,嘴里亲热的叫着皇嫂。

    墨容清扬和史芃芃有日子没见,一张小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墨容晟向来比她懂规矩,端端正正坐着,不时插句嘴,三个人喝着茶聊着天,看起来非常和谐友爱。

    墨容麟在一旁看了半天,有一种不是很好的感觉:他被孤立了。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不动声色的观察墨容晟,发现他的眼睛简直像粘在史芃芃脸上一样,一眨都不眨,那目光比任何时侯都要柔情似水,看得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知道墨容晟爱学六皇叔的风流倜傥,可他怎么没发现墨容晟早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呢?

    墨容晟和史芃芃打小感情不错,他是知道的,那时侯当他们是一群小屁孩,压根不在意,可现在再看,就有些碍眼了,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要避嫌么,长嫂为母,这么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嫂子,像话么?

    他对墨容晟是疼爱的,这个弟弟小时侯软萌软萌的,比清扬更像个姑娘,他还记得晟儿三四岁的样子,白白净净,害羞爱红脸,举止文雅,说话秀气,很讨人喜欢,也很容易被鬼见愁妹妹欺负,晟被清扬欺负的时侯,经常是他这个大哥来解围。太上皇和太后去江南后,是他照顾着墨容晟,逼他学武健身,检查他的功课,有个伤风头疼,也是他守在床边,这些年,他对墨容晟倾注了比妹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可这个弟弟又是怎么回报自己的呢?

    他不知不觉沉了脸,寒气在大殿里弥漫开来,离他最近的墨容清扬最先察觉到,抱着胳膊打了个颤,吩咐奴才们:“把窗子都打开,外头太阳大,屋里倒凉浸浸的。”

    只有史芃芃注意到了皇帝阴沉的脸,其实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皇帝脸色有异,他们虽是夫妻,但严格来说还不算太熟,可她对他的情绪变化异常敏感。

    好在很快就吃饭了,大家移步偏厅,那里月桂已经摆好了桌,看到史芃芃,月桂姑姑眉开眼笑的迎上来,“这样就对了嘛,家宴怎么少得了皇后娘娘,娘娘坐皇上边上吧。”

    墨容麟随手指了指对面,“让她坐那儿。”今天手里不宜拿剑,没有武器,他没有安全感,还是离远点好。

    坐哪儿史芃芃都不乐意,挨边上吧,太近,她不自在,坐对面呢,一抬头就看到他,她也不乐意,心里不乐意,脸上还得端着笑谢恩,绕过桌子坐到对面去了。

    一张圆桌,四个人各坐一方,除了墨容麟,那三个又开始说话了,有墨容清扬在,怎么都不会冷场,墨容麟虽然没说话,脸色看着也如常,气氛看起来很不错,月桂姑姑太喜欢看到这一幕了,殷勤的替大家布菜,给皇后夹一筷子,又给皇帝夹一筷子,一双眼睛在两个人脸上看来看去,露出老母亲般欣慰的笑意。

    墨容清扬等了半天,也没见月桂姑姑给她布菜,有些不高兴了,“姑姑就知道疼皇兄和皇嫂,我和晟儿是捡来的么?”

    月桂被逗笑了,“哎哟我的公主殿下,谁是捡来的也不该是您呀,您和太后小时侯一模一样呢。”

    墨容清扬问,“我娘亲小时侯也叫鬼见愁?”

    月桂,“……”

    墨容麟,“放肆!”

    墨容清扬吐了吐舌头,不敢吭声了。

    史芃芃知道墨容清扬爱吃蛋羹,刚好在她手边,便舀了一勺送到她碗里。

    清扬公主立刻喜笑颜开,“还是皇嫂疼我。”

    一旁的墨容晟说,“皇嫂也疼疼我吧。”

    墨容麟一口汤含在嘴里,“卟”的一声,喷出老远,他真没想到,弟弟能在饭桌上说出这么恶心的话,但人人都看着他,面有异色,仿佛他才是有问题的那个。

    皇帝有些凌乱了,这世道怎么了……

    月桂忙拿了帕子给墨容麟擦嘴,“皇上呛着了?”

    墨容麟刚吱唔了两声,看到史芃芃也给墨容晟舀了一勺蛋羹,“好,皇嫂也疼你。”

    墨容麟,“……”他都诧异成这样了,那边的和谐友爱气氛居然丝毫不受影响。

    正愣神,听到月桂说,“娘娘,您也疼疼皇上吧。”

    墨容麟,“……”为什么连桂姑姑也……

    史芃芃对墨容麟微微笑了一下,一勺蛋羹送到碗里,“原来皇上也爱吃蛋羹么?”

    墨容麟其实不太爱吃蛋羹,觉得那东西软绵绵,甜腻腻,像墨容晟那种人才爱吃,但他也没有拒绝,沉默的把蛋羹吃进了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