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科幻小说 > 宅在诸天世界 > 章节目录 015 指尖
    说到底冲虚才是武当现在的掌门,所有的弟子都是以他为尊,这里早已经不是那个叶仙说什么是什么的武当了。

    就算他辈分最高,可有些东西若是双方不能达成同意,就算冲虚嘴上答应,私下里恐怕也还阳奉阴违。

    对于这种情况,叶仙心知肚明,所以,他自然不会自以为是的发号施令,更不会以为自己的话会成为圣旨。

    江湖,门派,本质还是武功高低决定一切。

    既然你冲虚心里对于自己祖宗的决定不是很服气,那就用武功让你彻底心服。

    “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现在武当弟子都是个什么水准,冲虚,听说你的太极剑练得不错,来,跟本祖师比划两下。”看着和自己沉默相对的冲虚,叶仙轻笑道。

    “那便请祖师指点了。”微微犹豫,冲虚点头应道。

    虽然他自己也不认为能打过叶仙,不过,人有时就是这样,不动手实践过,心里总是抱有幻想。

    “祖师不需要兵器吗?”看着叶仙站立原位不动,连剑都不拔,冲虚问道。

    “大你那么多,若是跟你打还用兵器,那我这些年的修炼可真是练到狗身上了,不用顾忌我,你全力出手便好。”笑了笑,看着叶仙一副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样子,冲虚的心中憋了一口气。

    就算我打不过您,可您老人家就不能尊重一下对手吗?

    尊重对手,叶仙自然懂的,只是相比这些虚的,这一次动手叶仙可是要让冲虚看到双方难以逾越的巨大差距,进而对自己心服。

    所以,那些所谓的尊重一点意义都没用,最重要的是让他感受到差距!

    “如此,祖师小心了!”也不多说,冲虚手中太极剑轮转,开始了进攻。

    只是普通长剑,可落在冲虚手中却瞬间大有不同,剑光霍霍,冲虚手中的长剑折射着午日的阳光,再配合着剑身上的剑芒,绽放出耀眼的金芒,此刻,他手中的长剑完全变成了一个急速旋转的剑轮。

    “推陈出新,太极之意被你玩出了新花样,不错。”看着冲虚这缓缓而来的剑轮,叶仙真心赞叹。

    单以手臂真气的运转,冲虚是弄不出这种极速旋转连叶仙都看不清长剑旋转速度的剑轮,这个剑轮的核心动力都在于太极之意。

    一般来说,太极重意不重力,侧重无形之气的运用,于表面而言是看不到玄妙的,可冲虚反其道而行之,以太极作用在外在,很有想法!

    “太极剑玩的确实不错,不过单凭此剑就想挑战本祖师,还远不够!”一声轻笑,叶仙手指伸出,真气顺着指甲化作犀利的剑气。

    脱离了铁剑有行之物的辅助,单纯的真气想要变成剑气很难。

    真气从体内激射而出,往往都会变成天下溪神指那样的指力,威力或许并不弱于剑气的伤害力,可指力那种冲击伤害和剑气的切割伤害有着本质的不同。

    数百年前的《六脉神剑》能够将无形真气变成剑气,叶仙不知道它是怎么弄得,反正融合了《六脉神剑》基础功《一阳指》的《天下溪神指》大成后,叶仙的指力没有自动变成剑气。

    不过虽然没有《六脉神剑》的修炼方法,可叶仙也有自己修炼无形剑气的方式。

    很简单,剑气需要铁剑这种媒介才能斩出,可指尖指甲又何尝不是一个小小的剑刃?

    真气注入,指甲尖端绽放剑芒,剑芒闪耀,剑气随心斩出,某种程度,叶仙也算是到达了【无剑】的境界!

    不过又和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真气注入草木竹石,借助这些东西的边缘锋利,也可压缩真气成剑芒,进而斩出剑气,可做到这些的前提则是需要更多的真气和精神操控,否则,脆弱的草木竹石很可能还未斩出剑气,就被注入真气所形成的剑芒自我毁掉。

    所以,对于叶仙来说,【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这种剑道境界,目前来说意义不大,总之,现在的情况与叶仙认为的随心所欲化万物为剑的境界有着本质的区别。

    至于指甲是否与草木竹石一样不好承载真气,它们是完全不同的。

    指甲,人体的一部分,与人体相连,可又不完全属于人体,随时可以切割,真气控制流入完全就是在体内流转,自然和谐,形成有伤害性的剑芒后又与人体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这种毫厘之间的微妙就保证了不会出现草木竹石那种外物兼容性和承载性的问题。

    甚至,指尖剑气用起来的那种随心所欲的舒适感觉其实比握着铁剑还舒服。

    事实上,若非考虑头发连着脑袋,一旦真气失控会太危险,叶仙都想用头发做剑。

    相聚五米,指尖20卡真气凝聚的剑气激射而出,剑气细微如丝,可却锋芒极致。

    与冲虚的太极剑轮相碰,发出乒地一声,擦肩过耳而过,一缕发丝缓缓飘落。

    剑轮叶仙看不清,他也不需要看清。

    管你怎么转,叶仙这一道剑气就是冲着你耳边垂发而去。

    看着手中长剑的缺口,拂过落在肩上的长发,冲虚反映了好一会儿,拱手对叶仙道,“祖师剑法通神,冲虚自叹不如。”

    “已经很不错了,按照我的预计,一旦你的剑轮与我的剑气相碰,你的长剑必然会一分为二,可你以太极之意圆转长剑,借力打力,着实卸掉了我这剑气不少威力,否则这一下,你的长剑不只是会有个缺口,而是会被直接斩断成两半。”叶仙笑道,“怎样,这回服了?”

    有些讪讪,冲虚道,“祖师说的哪里话,冲虚并非不愿听从祖师的,只是心中着实有些顾虑。”

    摆了摆手,叶仙可懒得听这种一堆道理的废话,说那么多,要是刚刚自己没一剑把你这不肖后辈打服,你会听道爷的?

    “别说那么多了,总之传令下去,日后武当不要再和日月神教起冲突,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当然,若是日月神教手欠欺负了咱们,也别怕,有本祖师在,谁都别想欺负你们!”

    “一切谨遵祖师之命。”冲虚终于点下了他那掌门的头颅。

    之后数日,冲虚一直在后山向叶仙请教武学。

    这一日,冲虚的小徒弟向融脸色阴沉地跑了过来,“师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