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都市小说 >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惹不起 > 章节目录 第1611章 我不想让费哥难做
    第1611章 我不想让费哥难做

    稍后,卢娜娜又将眼中的疑惑压下。

    不管这刘甜甜有没有告诉,总之她就静观其变。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她卢娜娜就不信了,这次不能够将费行帆和刘甜甜的关系给破坏了!

    ……

    翌日很快来到。

    刘甜甜依旧正常来上课。

    她基本不说话,就坐得笔直,目光直视黑板。

    张敏本来想将昨天的事情告诉夏小可,但想到夏小可咋咋呼呼的模样,想想还是先不说。

    到了下课的时间,张敏和刘甜甜一起走出了学校。

    刘甜甜依旧沉默。

    张敏不像夏小可,她是个心里想事的人。

    所以她也没有像夏小可那样追问着刘甜甜现在在想什么,而是一言不发,就这么默默陪在刘甜甜身边。

    今天,费行帆又来了。

    如同昨天那样,刘甜甜就视费行帆为空气一般。

    不看,不理。

    而费行帆却不像昨天那样解释些什么,他也就陪在刘甜甜身边,一路无言。

    这构成了一幅极为奇妙的画面。

    一个妙龄女孩,面色冰冷,眼神空荡。

    她的左边是个同年龄的女孩,脸上充满了忐忑和不安。

    而她的右边,是个英俊到了极致的男人,成熟贵气,和两个女大学生站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组合,一起走到公交站台了。

    很快,张敏的公交车来了。

    这次张敏不用刘甜甜说,她自己上了公交车。

    等张敏上车后,费行帆依旧没有说话,只是也如同昨天那样陪着刘甜甜上了公交车,一直跟到了刘甜甜家门,等到“砰”地一声关上房门为止。

    ……

    与此同时,南城某酒店。

    卢娜娜包下了一间偌大的包厢。

    六点左右,该来的人基本来了,唯独缺少了费行帆。

    有共同的朋友询问了:“娜娜,怎么行帆没有来啊?是不是要晚点到?”

    卢娜娜笑得有些难堪:“费哥,费哥出差去了,来不了,他有事情要忙。”

    “你生日怎么出差啊,原来每年你生日他都会参加的啊。”

    “是啊,怎么就今年缺席了,出差也得拖拖啊,毕竟就你这么一个妹妹。”

    “别说娜娜的生日了,就我们这些朋友也好久没聚聚了,行帆怎么也得跟我们一起聚聚。”

    “是啊,真是很久没有看到行帆了。”

    “……”

    瞧见大家议论,卢娜娜马上为费行帆解释,就说费行帆工作太忙了才不能来云云。

    众人听了卢娜娜解释也没有再说什么,倒是站在一角的任朗心里有些不舒服。

    因为事情到底怎么样,他很清楚。

    卢娜娜太向着费行帆了。

    言辞之间都在帮费行帆说话!

    ……

    这顿晚饭,吃得并不太愉快。

    很奇怪,原来卢娜娜每次的生日晚会,都是宾客尽欢,大家有说有笑,闹得不行。

    可这次,气氛异常沉重。

    大概是这场晚宴的主人卢娜娜兴致并不高吧。

    谁都能看出,她一直在强颜欢笑,而且频频走神。

    甚至有数次,她眼睛都莫名其妙红了。

    能来吃这顿晚饭的人都是多年的朋友了,大家都能猜到几分。

    有人悄悄将任朗拉到一旁:“娜娜这幅失魂落魄的模样是不是因为行帆没来?你还是打个电话给行帆让行帆过来一趟,娜娜一向看重行帆,拿行帆当哥哥看,行帆不来,娜娜这生日过得都没意思了。”

    见任朗不语,他又说道:“不止娜娜,我们也想见见行帆,行帆都很久没和我们聚过了,你和行帆关系最好,快打电话给行帆,大家还要一起痛痛快快喝酒,他不在这怎么成。”

    任朗终于被说动了,他打了电话给费行帆。

    “行帆,娜娜生日,你不在她很低落,你还是来一趟,或者我亲自去接你?”任朗试探性问道。

    “不去了,你们好好给她过。”说完费行帆干脆利落挂断了电话。

    任朗:“……”

    ……

    晚宴结束后,本来按照以往惯例,还有一系列娱乐活动。

    可现在通通结束了。

    因为卢娜娜过于低落的心情,导致也没有人提接下来的娱乐活动。

    卢娜娜的生日会就这么散了。

    第一次散得这么迅速,散得大家都没有尽兴。

    结束后,卢娜娜让任朗送她回家。

    她泪眼朦胧:“任朗帮个忙吧,送我回去,我实在没有精神开车了,我怕到时候出事。”

    任朗答应了。

    回去的一路,任朗并没有说中途他打电话给费行帆的事。

    卢娜娜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说了,更得不好。

    然而任朗不说,卢娜娜却一路在说着,字字句句,让人听了顿生同情:“我真得很难过,特别难过,我喜欢费哥这么多年了,没有半点回应,到了最后费哥竟然爱上了一个女大学生。”

    “虽然我开始是想不通,但很快我就调节过来了,我告诉自己,我应该祝福费哥,我也真是这么做的,可那个小姑娘为什么就偏偏看我不顺眼呢?”

    “我没有别的指望啊,甚至她看我不顺眼也可以,我就不找费哥了,我只是希望生日的时候费哥能够来参加,毕竟我原来的每一场生日,费哥都会来啊!”

    “没有费哥,我这叫过什么生日啊!那小姑娘为什么就不让费哥来呢,我想不通,真得想不通,我都对她这么低声下气了啊,对我原来的过失,她还不能原谅吗?”

    “……”

    这些话卢娜娜之前并没有对任朗说,选在这个时候说,倒有种太过伤心难过之下终于吐露心声的意思。

    任朗听了,心里也跟着难过。

    等到了卢娜娜家楼下,卢娜娜下了车。

    她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声音哽咽:“任朗,刚刚的话就当我没有说过,你千万不要找费哥说,我受点委屈没什么,我不想让费哥难做!”

    任朗忍不住道:“有什么难做!堂堂七尺男儿怕女朋友怕成这样这叫什么男人!”

    “任朗,你别这样说!”

    “行行行,我不说,你先上楼,快去休息!”任朗有些烦躁道。

    卢娜娜点点头,转身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