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穿越者纵横动漫世界 > 章节目录 第两千两百一十八章成本上升中
    完美的系统是不存在的,先知系统之所以一直高歌猛进是因为最开始他确实给社会带来了帮助,所以大家都忽视了他所存在的漏洞。

    其实连先知系统自己都知道自己必须进化,必须获得更多的合法性,才能一直领导这个国家,成为无上的统治者。奈何社会上升期过去了,现在社会暴露各种各样的问题,而先知系统并不能很好地解决。

    先知系统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情,把国民都变成理想市民,让他们不再抗拒系统,这样就可以长治久安了。

    其实说到底先知系统现在的管理成本也开始提升了,所以它希望把国民全部变成顺民,以此来降低成本,避免自己被人关机。

    可惜系统内忧外患,日子不好过。

    现在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知道先知系统真相的人,霜月美佳,她害怕极了,她担心自己会被杀人灭口,为了活下去她表示愿意做局长的走狗,局长说什么是什么,她绝对不违抗。

    局长让她在调查的时候有什么线索都先通知局长,还有就是绝对保密。

    霜月美佳和常守朱完全不同,她没有质疑,也没有想过要反抗,她想到的只有配合。人生的追求不一样,常守朱是考虑全国,霜月美佳优先考虑自己。

    所以常守朱面对真相很坦然,毫不畏惧先知系统,还要和系统争论对错。而美佳彻底失去了对错的分辨,一心只想着服从,她甚至没有一丝丝的质疑,优先考虑自己的生命安全,只要不死,她不介意做些昧着良心的事情。

    和槙岛圣护一样,当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罪犯就会跳出来大干一场。鹿矛围桐斗也是如此,当安全局的人开始围绕184名遇难儿童开始调查的时候,希望大海捞针寻找到线索的时候,鹿矛围桐斗跳出来为他们节约时间。

    就好像当年槙岛圣护反攻安全局一样,罪犯们都会担心安全局找不到他们,所以要搞个大事件。

    鹿矛围桐斗,也就是新的漏洞,狂信徒的教主,信仰他的不仅仅有恐惧的普通人,也有畏惧指数的富人。

    在一位国家大臣的介绍下,鹿矛围桐斗登堂入室成为了东金财团的座上宾,因为有了鹿矛围桐斗,这些有钱人就不用担心指数上升了,可以尽情地作妖,再也不用畏惧系统纵情享乐了。

    系统做的最好的一点就是除了免罪体质之外,所有人都逃不出扫描,这种公平就好像是土地革命一样是跨时代的,哪怕是富豪和政客也不能幸免。

    只不过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压制指数,但就算如此他们也要时刻注意,以免污染。而且如果财团的孩子一出生就有高指数,那么这些孩子也一样要被监管起来,最后并不能继承财团和政治地位。

    所以现在富豪和政治家都是多生政策,多生几个孩子就不用担心各个都是潜在犯了,依旧可以巩固自己的地位。

    但平时还是需要时时注意,就好像头顶上悬着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鹿矛围桐斗出现之后,让豪强们找到了一个方向,可以把头顶上的宝剑给去掉,再也不用害怕了。所以他们很看重鹿矛围桐斗,甚至有些人也开始信仰他。

    不过鹿矛围桐斗却没把他们看在眼里,因为这些人都是当初制造184名受害者的凶手,不,不仅仅是184条生命,还有更多的生命被他们害死了。

    原来之前东金财团推出过很多不成熟的自动技术,遍布各个行业,特别是交通领域,导致了一个交通事故频发的‘地狱季节’,那架飞机也是因为采用了东金集团的技术才坠落的。

    现在鹿矛围桐斗要复仇。

    美佳调查的都没错,这一系列的犯罪都和东金财团有关系,她只猜错了一点,那就是鹿矛围桐斗并不是幸存者。

    那时候东金集团有很多骇人的研究,鹿矛围桐斗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收集了事故的所有尸体,然后用尸体的可用器官拼出了一个‘人’来。

    也就是说鹿矛围桐斗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集合体,他身上有184个灵魂,所以他的身份才会一直在变,连先知系统都无能为力,都不能承认他是个人,承认他的犯罪是犯罪。

    因为鹿矛围桐斗并不是个人犯罪,而是集体犯罪,这是先知系统检测不出来的。

    现在复仇开始,鹿矛围桐斗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支配者,现在只要染黑这群达官贵人,他就能亲手枪毙他们。

    所以鹿矛围桐斗给他们准备了一桌人体器官宴席。

    只要不是汉尼拔,看到这一桌的内脏,就没有几个能镇定的,再说也做的不好看,没有汉尼拔的手艺就别轻易用人体器官做食材,简直是糟蹋。

    看着这些倒在地上呕吐的权贵,鹿矛围桐斗毫不犹豫地执行死刑。其实这也是一个漏洞,就是执行者钓鱼执法的话,算不算犯法。

    执行者的指数本来就高,所以他们如果钓鱼执法的话,完全是合法的。只要想办法把目标的指数提升上去,就能合法杀人了。

    不仅仅要杀了这些人,还要把这些人的残肢全部拼接成动物,然后一把火烧了。

    这么大的动静,安全局自然第一时间赶到,但来晚了。

    “在支配者里安装个gps定位就好了,早就能找到他们了,连手机都有定位,这样的高科技怎么就想不到呢?”

    听到杜兰一开口,大家就知道他又要嘲讽系统了,先知系统在他口中完全是一文不值。

    其实杜兰倒不是说先知系统没有用,只是先知系统太过自大,一群自我感觉良好的杀人犯,实在是让人钦佩不起来。

    有个定位就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奈何系统就是想不到。

    对于鹿矛围桐斗的复仇行为,杜兰并不做评价,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鹿矛围桐斗的最终目的就是增加系统的管理成本,因为他要让系统承认这种集体犯罪也是犯罪,那管理成本就高了。

    个人犯罪,很简单,只要指数监控就可以了。但集体犯罪怎么查?还不是要大量的人手进行调查,不能单纯地用支配者扫一扫看一看就结束了,而是需要时间和精力去调查,而且很可能调查的人也会被腐蚀掉,可以说这种集体犯罪一旦开始被系统针对,系统就算是完了,它要消耗无穷无尽的成本和人类的欲望做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