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都市小说 > 农门有喜:无良夫君俏媳妇 > 章节目录 第985章 愿君余生顺遂
    轩辕永照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一度以为他已经死了,到了黄泉,还觉着原来黄泉跟人间差不多,都是一样的景色,所谓的死亡,也不过是换一个地方继续活着罢了。

    “醒了。”熟悉的声音传来,轩辕永照寻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月云兮躺在窗边的躺椅上,正在翻看手中的书籍,大脑有片刻的空白,随即问道。

    “我们都死了吗?”

    “没有,我们都活着。”月云兮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宛若三月的春风,暖进人的心田。

    “我还活着?”轩辕永照觉得不可思议,当时月云兮可是直接用匕首扎进了他的胸膛,他怎么可能还活着,“我怎么可能还活着?”

    “你想死,也容易,外面有条河,直接跳进去,水虽然不算多深,淹死你还是没有问题的。”月云兮头也不抬的说道,眼睛都没有从书上面移开过,仿佛那上面的内容十分有趣,让她无法挪开双眼。

    “为什么不杀我?”轩辕永照不解,以他对月云兮做的事情,只怕杀他泄愤都是应该的,更何况他是南齐的君主,他一日不死,那些忠心南齐的人就一日不会死心,如果他是月云兮,一定会杀了他自己,以绝后患。

    “为什么要杀你?”月云兮反问道。

    “我可是南齐皇帝。”

    “南齐已经不复存在,如今只剩下东临一国。”月云兮终于从书中抬起头,看向轩辕永照,“南齐都没有了,南齐的皇帝也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只是你,不是南齐的帝王,也不是什么亡国之君,你只是你,轩辕永照。”

    “如此大胆,你就不怕我卷土重来吗?”轩辕永照起身在月云兮的身边坐下,看着月云兮高耸的肚子,“快要生了吧。”

    “还早,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大抵在下个月中旬的样子就会出生了。”月云兮缓缓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刚不是说了吗,打算重整旗鼓,卷土重来,指不定就赢了呢。”轩辕永照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南齐灭国了,但是还是有忠良之臣忠心于我,等我揭竿而起,一呼百应,再立新国。”

    月云兮听了,点点头:“这个目标不错,那我们就等着你卷土重来了,门在那边,齐宣已经在外面等着你了。”

    “你就这么放我走了?”轩辕永照有些不敢置信,纵然不杀他,也应该将他终身囚禁吧,毕竟他都为月云兮分析了利弊了,这丫头怎么还放他走,就真不怕他卷土重来吗?

    “不然呢,还要吃了晚饭再走?”

    轩辕永照噎了一下:“你就真的不怕我卷土重来吗?”

    “若是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又如何建立一个兼爱众生的国家?”月云兮轻声说道,“我对你还是颇为了解的,除非兄长是暴君,百姓民不聊生,否则,你不会再发起战事,而我坚信兄长会创造出一个太平盛世。”

    “你到是相信他。”轩辕永照起身,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阿九,你不恨我吗?”

    “不恨,毕竟,你从未真正伤害过我们。”月云兮柔声道,“相反,你还对我们颇为照顾,在南齐,若不是你的处处照拂,我们日子定然不会那么顺遂,我虽睚眦必报,可也恩怨分明,轩辕永瑜害死了笙歌,我不会放过他,轩辕永昌罪大恶极,又杀害顾将军一家,他必须死,至于你,我希望你活着,好好的活着,这个世界很精彩,天下的景色也很美丽,没了帝王的枷锁,你也应该去看看这大好山河,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认识不一样的人。”

    轩辕永照听了,眼底闪过一抹落寞:“阿九,你与月帝到底是什么关系,是兄妹还是别的什么关系?”

    “你想知道?”月云兮心中明白,很多人都疑惑她跟月风华之间的关系,月风华对她的感情早已经超越了兄长的范畴。

    “我想知道,同时我也想知道你是如何看待他的。”

    月云兮起身,走到轩辕永照的身边,两人一同走出去,外面阳光明媚,万物复苏,迎春花开得十分绚烂:“他于我,是兄,亦是父,不,准确来说,明面上是兄妹,实际上是父女,他一直以为我不知道他是我的生父,其实我都知道。”

    轩辕永照震惊不已,俨然没有想到月云兮跟月风华会是父女关系:“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外界的传闻很多,但是传闻都是有心人散播出去的,真实性并不可靠。”月云兮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齐宣,齐宣看到轩辕永照走出来,欢喜不已,上前两步,又停下了脚步,生怕打扰了这两人。

    “你们俩怎么可能是父女,我记得他第一次来南齐的时候……”

    “十四岁是吧。”月云兮眸光潋滟,“错了,东临皇室的皇三子是十四岁,但是皇长子不是,所以他第一次来东临的时候,已经二十一岁了,他是东临皇室的长子,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他只是借用了其他皇子的身份,加上他那张脸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外人根本无法判断他的真实年龄,更何况你就没发现我们俩长得很像吗?”

    “确实很像,以前以为你们是亲兄妹长得很像不足为奇,却从来没有想过你们是父女,只是,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的隐瞒你们俩的真实关系?”

    “为了掩盖东临皇室金瞳的秘密。”月云兮坦然说道,“而这个秘密,我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包括二哥哥。”

    “难怪,他会如此坦然承认,他爱你胜过一切,我却从未怀疑过你们之间的关系。”轩辕永照好笑的摇摇头,“那么你们会一直保持这样的关系?”

    “是,并且不永远不会公诸于世,而兄长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想以一个兄长的身份陪在我身边,那么他就是兄长。”月云兮缓缓道。

    “那你的母亲是谁?她还活着吗?”

    月云兮沉默了,年幼的记忆,被封锁在记忆深处:“她死了,在生下我后不久,自戕了。”

    自戕!轩辕永照眼底有着震惊,有个如月云兮这般可爱的女儿,为什么要自戕,难道月云兮的存在就那么让她无法接受吗?

    “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没关系,我与她相处甚少,本身也没有多少感情,只是这些对于兄长来说,是不堪回首的噩梦,任何人不能触碰,包括我。”月云兮吐出一口浊气,“永照哥哥,你想过接下来去哪里吗?”

    “到处走走吧,用你的话来说,没有了帝王的枷锁,应该去好好看一看这大好河山。”轩辕永照朝着齐宣走去,不过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云兮,你对我当真没有一分真心吗?”

    “我是真心把永照哥哥当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朋友。”

    轩辕永照听了这话,嘴角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他早已经得到了她的答案,但是他始终不死心,总觉得是因为两人的立场不同,月云兮才那么绝情,如今他们再也没有相对的立场,而她从始至终都只是把他当做朋友,不曾对他有一丝一毫的男女之情。

    “云兮,给你下蛊的事情,对不起。”轩辕永照低声说道,“还有,我真心的祝福你跟孩子,平安喜乐。”

    “谢谢你,永照哥哥。”月云兮脸上浮现出熟悉的笑容,仿佛她还是那个欢喜唤她永照哥哥的纯善小姑娘,一如当年她在药草田里时的笑容,让他心动不已,只是如今的他纵然心动,也不会再想着去掠夺,经历了生死,他终于明白,爱不一定要拥有,成全也是一种爱。

    “永昌他……”

    “他死了,轩辕永瑜也死了。”

    轩辕永照叹息一声,朝着齐宣走去,这一路走来,最后陪在他身边的只剩下齐宣,余生那么长,总要找点事做,不做帝王了,他也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去过普通人的生活。

    月云兮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眸光温柔似水:“愿君余生顺遂,无忧。”

    玉静白看着轩辕永照渐行渐远的身影,有些担忧的看向月风华:“陛下,就这么放他们走吗?”

    “云兮要放他走,那么他就可以离开。”月风华缓缓说道,“毕竟云兮都原谅了他,我又何必揪着不放。”

    “可是他给帝姬下蛊……”

    “静白,我们曾经多次算计他,他下蛊也并不是想伤害云兮,不过是想得到而已,作为兄长,我可以理解,却无法原谅,但是云兮选择原谅,我也会尊重她的决定。”月风华转身往里走,“让洛清绝回来陪着云兮吧,毕竟云兮快要生了,想必她也不希望在她生产的时候,孩子的父亲不在身边。”

    “是,陛下。”

    “对了,秦相婚期将近,将云兮准备好的贺礼送过去,另外,朕给她准备的贺礼一并送上,这些年,辛苦她了。”

    “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