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20 章
    ☆

    心里想着要吐到爸爸身上, 但柚柚并没有这样做,因为她吐不出来了,昨天晚上吃得少,早上吐的时候也没吐出什么东西来, 而且吐完了之后她也没觉得多不舒服, 家里人的过分紧张让柚柚有点不适应, 尤其是到了医院之后要抽血,她那小胳膊一伸出来, 手腕细的要命, 给她扎针的护士都有点怕自己太用力把她手腕给折断。

    抽完血柚柚整个人都恹恹的, 提不起劲儿来,宋清鹤怎么哄都没用, 情绪低落, 不说话也不动,接下来一连串流程检查身体, 她明明很不喜欢, 却都忍了下来, 代价就是全程没搭理宋季同, 不管宋季同说什么, 她都当听不见。

    宋季同这后知后觉地才意识到女儿是真的生气了,就因为自己强硬扛着她来医院,你说你生气,你倒是发脾气呀!你又不发脾气又不说话,一个人老老实实坐着, 开始的时候还在车里掉眼泪,现在连眼泪都不掉了,反正就是不理他。

    以至于宋季同遭到了全家人的批判与疏远——一起孤立他!

    与此同时家里人又很庆幸是宋季同当了这个恶人, 换作别人逼着柚柚去医院,柚柚还不记恨他?现在记恨宋季同一个,总比记恨全家人强。

    被无情抛弃的宋季同只能围在柚柚身边,不停地找她说话,柚柚觉得他很烦,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忍不住伸出小手,一把捂住了宋季同的嘴。

    宋季同被人捂住嘴反而乐了,他就怕柚柚无视他,这捂嘴说明她还认他呀。

    柚柚搞不懂他为什么还能笑出来,难道看她被扎针被弄来弄去很高兴吗?明明一点都不舒服,她不喜欢!

    于是更生气,瞪着宋季同。

    那瞪人的小模样在宋季同看来可一点都不吓人,就跟毛茸茸的小动物一样,根本没有抵抗能力,但还要张牙舞爪的吓唬人,他实在是没忍住,捧住女儿的小脸,在她脸蛋上吧唧亲了一口“柚柚真可爱!爸爸爱你!”

    像这种我爱你的话,宋季同那是张口就来,一点都不带犹豫不带害羞的,爱当然要大声说出口,他爱自己的孩子,就要时时刻刻表达,这有什么不对?虞皖还在世的时候,他也常常跟妻子说我爱你,当然了,两个儿子就没这方面的待遇了,宋季同承认自己双标。

    柚柚奋力想要拒绝来自爸爸的爱,挣扎间弄得自己气喘吁吁,倒也忘了被扎针的愤怒。

    检查报告出来的很快,好在柚柚本身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严重的营养不良及发育缓慢,最让医生不解的是这么小的女孩子怎么会有慢性胃病,按理说这种病一般是三餐不及时的上班族得的最多,小姑娘也不知道经历过什么。听宋季同说平时在家挑食又不爱吃饭后,医生连连摇头,这肯定不行,因为溺爱孩子就任由孩子挑食,这不是爱,是在害她。

    可怜的柚柚还不知道,以后每天的三餐都要被逼着吃饭,甚至还要早晚各喝一杯牛奶,如果知道,她可能会选择夺门而逃。

    为了争取其他人的配合,宋季同特意让人把检查报告多打印了几分,发到家里人手上,看他们以后还惯着柚柚不。

    医生给出的建议很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可不容易,要柚柚多晒晒太阳,多补充钙与维生素,注意营养均衡,多多运动,尽量不要挑食——每一个要求看似都很简单,可真的实施到柚柚身上,那是比登天还难。

    全家只有两个人能狠下心来做恶人,一个是宋季同,一个是宋星延,宋星延还怕妹妹跟自己生疏,他之前逼着她喝牛奶,现在又要逼柚柚吃饭,他爸是觉得妹妹不够讨厌他是吗?看清鹤,都能牵柚柚的手跟柚柚一起读书做游戏,他呢?他只能在边上看着,他靠近一下,柚柚都要躲开。

    别看他妹妹一副乖巧的模样,其实记仇得很,他就逼了她一次,她便好久不搭理他。

    所以这恶人建议让他爸一个人做,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了,牺牲他一个,造福全家人。

    这样的话,他爸逼柚柚吃饭后,他还可以立刻出现,站在柚柚这边痛斥他爸的所作所为,从而拉近与柚柚的兄妹关系。

    宋星延计划的非常完美,可惜他没料到他爸也是个意志不坚定的,嘴上很有气势很有把握的说一定要让柚柚乖乖吃饭,实践之后发现全是扯淡,柚柚不愿意去医院还能把人扛起来,柚柚不愿意吃东西,你还能把她嘴巴撬开往里灌不成?那是人干得出来的事儿吗?

    为这,宋家父子三人又去把朱富贵揍了一顿,可怜朱富贵旧伤未愈新伤又起,被揍得不成人形,偏偏又没法直接死了算完。

    由于去医院事件,柚柚跟宋季同之间的父女关系开始了单方面恶化,主要表现在柚柚拒绝靠近宋季同,也不让宋季同靠近,不跟宋季同说话,甚至看到他都会把视线别过去等等行为中,宋季同没把她哄好,哪里敢按照医生吩咐的逼她多吃?

    老爷子老太太们自然是站在柚柚这边的,因为柚柚不想看见宋季同,可怜的宋大佬愣是午饭没被允许上桌,自己一人在厨房吃的,宋老爷子原话是“滚远点,别打扰我们柚柚吃饭。”

    本来吃得就少,再看到宋季同,那不是食不下咽?

    宋季同无奈地在柚柚午睡时才溜进她房间,看护的是宋清鹤,他看见父亲,忍不住露出个笑容。

    那笑容可幸灾乐祸了。

    宋季同拍了他脑壳一下“你就不知道帮你爸说句话?”

    “我要是帮你说话,柚柚连我也不理了怎么办?”宋清鹤理直气壮道,“而且你怎么能扛她去医院?她都哭了。”

    宋季同想到早上柚柚在车里掉眼泪就心疼,可有什么办法?难道真要等她自己愿意去做检查?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我不管,总之你这当弟弟的不能什么都不干,中午她吃得又少,再这样下去身体非坏了不可。”

    所以就算柚柚生气哭鼻子,也得逼着她多吃。

    宋清鹤看向柚柚,她已经睡着了,被子拉到了鼻子下面,只露出小半张脸,看起来又乖又小,因为知道她吃了很多苦,所以不舍得她不高兴,她不愿意做的事情怎么都不想强迫她,哪怕是以为她好的名义。

    “爸,我觉得一味逼她多吃不好,就算她真的吃了,可是心里不高兴,又有什么用?”宋清鹤说,“我没见过像柚柚这样挑食的,她这样挑食本身就不正常,我们先找出她挑食的原因,然后再从长计议,反正我不想逼她。”

    宋季同同样不舍也不忍,他看着床上的女儿,十五岁了还跟小朋友一样的外表,又矮又瘦,好像长不大一样,他固然喜爱她现在的模样,可也希望她能够健康成长,而不是永远停留在这个外表,再可爱再漂亮,也是不正常的。

    宋星延的想法则更清晰一些,“我觉得与其说柚柚是挑食,我看着更像是厌食症。”

    柚柚翻了个身,父子三人愈发压低了声音,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其实让柚柚一个人睡也可以,但好不容易把人找了回来,宋季同怕死了会再把她弄丢,不随时随刻看着她,他心里头就发慌,那种慌乱跟当年妻子病逝前,他留不住她的感觉一模一样,他一点都不想失去女儿,也无法再次承受失去她的痛苦了。

    柚柚睡醒了午觉,仍然不肯搭理宋季同,宋季同很慌,但又告诉自己要稳住,明天开始星延跟清鹤就要回学校上课,柚柚要跟着岳父岳母读书写字,他工作已经全推了,有的是时间陪着她!到时候一定能牢牢抓住女儿的心!

    狐狸爸爸对此非常期待,甚至想要立刻把儿子们赶回学校去,因为有他们在,柚柚肯定会选择跟他俩玩。

    宋星延跟宋清鹤都不大想去上学,还有一个月才放暑假,他们在学校里的成绩名列前茅,就算不去上课直接参加期末考也无所谓,但宋季同义正词严道“胡说八道!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你宋清鹤,今年你可是初三了!”

    宋清鹤说“爸,你是不是忘了,我直接保送一中了。”

    他成绩一直都很优秀,属于那种不需要参加中考,直接保送的人。

    宋季同才不管那么多“就剩这么几天你也给我好好读书,别想偷懒。”

    根本就是想赶他走呗。

    宋清鹤不跟他爸一般见识,早上他去上学的时候柚柚还在睡觉,不过昨天晚上他已经跟她说过了,中午就会回来,柚柚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所以今天,家里只有老爷子老太太们跟宋季同。

    柚柚一睡醒,发现是讨人厌的狐狸爸爸在自己房间里笑眯眯地看着她,她立刻不高兴起来,往被子里一钻,想当没有看见,却被他隔着被子抓住“都九点啦,小懒虫快起来洗漱吃早饭,外婆外公都在等你呢。”

    被子蠕动了两下,挣扎不开,柚柚气喘吁吁地露出一颗小脑袋,细软的头发乱糟糟,不高兴地看了宋季同一眼。,,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