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19 章
    ☆

    吴梦婷从被送到福利院到现在, 她的成长状况也一直在宋家监视当中,这件事没有瞒着虞家的老太太跟老爷子,自然也没瞒着虞玟跟虞融雪。

    要说虞融雪连吴梦婷是谁都不知道,宋清鹤是不信的, 虽然虞融雪跟吴梦婷并不算多么亲密的朋友, 但宋家人天性护短, 他们倒也不会自降身段去欺负一个小姑娘,毕竟把错误归咎于吴梦婷身上太过可笑, 她被当做替代品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小婴儿, 可理智是一回事, 情感上不迁怒几乎不可能。

    这种情况下,虞融雪还能跟吴梦婷说说笑笑友好相处, 让宋清鹤心里没疙瘩根本不可能, 虞融雪自己也不知道宋清鹤曾亲眼见过她笑着与吴梦婷说话,可能在她看来只是可怜吴梦婷, 然而在宋清鹤眼中, 已经等于背叛了。

    他不会当面与虞融雪说破,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要是哥哥跟吴梦婷友好相处, 宋清鹤早炸了,说白了,不过是虞融雪在他心中仅限于是一位比较亲近的亲戚,对方在明知柚柚失踪,吴梦婷是被拿来替换的小孩的情况下还与吴梦婷交好, 无论是出自同情心亦或是别的什么,护短的宋清鹤都把她排除出了安全圈之外。

    别的女孩子再好,也不是他们家的女孩子。

    该说不愧跟柚柚是龙凤胎吗?连想法都很相似, 只是被过于无害的外表掩饰住而已。

    柚柚蹲在花园草坪揪了朵小野花,宋清鹤嘴角不禁扬起一抹笑意,虽然隔得有些远了,不过他仍然觉得她比那朵小野花更可爱。

    花园草坪会有园丁定期修剪,有时候生长出些野花来倒也颇有野趣,柚柚揪了一朵在手上,两个老爷子跟她蹲在一起,似乎想要看看柚柚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试图越过几十年的代沟来了解她。

    在柚柚眼中,上辈子跟这辈子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宋老爷子用哄小孩的语气说“哇,这朵小野花真好看!”

    柚柚迟疑片刻,把手里的野花递了出去,既然他喜欢,那就给他吧。

    宋老爷子惊喜不已“柚柚是要把这朵花送给爷爷吗?”

    她点点头,老爷子如获至宝地捧到手心,对虞外公说“老虞啊,我突然想到有点事情,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哈。”

    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溜走,也不知干嘛去了,这么大年纪,还老当益壮,一阵风般刮进客厅,先找自己老伴儿“你看,柚柚送我的花!”

    宋老太太?

    “看到没?柚柚送我花了!”

    虞外婆……

    就这样,老爷子显摆了个遍,才小心翼翼把柚柚送的小野花夹进了他最爱的一本书里,准备做成干花书签,这样的话就可以永远保存下来,这可是柚柚乖乖送他第一份礼物!别人都没有,只有他有!

    然而当老爷子藏好了小野花回到花园的时候,却发现不知何时姓虞的那个老头手上已经握了一把小野花!不只是他,旁边的宋季同父子三人手上也有!柚柚换了个地方蹲蘑菇,手里攥着一朵红色的小花,她每揪一朵,就有人伸手问她要,她都给了。

    晴,天,霹,雳。

    虞外公施施然把手里的一捧小野花束起来,还优雅地放到鼻间闻一闻,颇有一副风流名士的派头“哎呀,这温室里的花朵,到底是不如路边的野花坚韧美好,就跟咱们家柚柚一样,又漂亮又可爱,真讨人喜欢。”

    说完,状似不经意看到旁边的宋老爷子,惊呼“哟,老宋,这么快回来了,怎么,事情处理完啦?”

    老宋……

    柚柚扭头,看见不远处朝自己走来的奶奶跟外婆,她在心底叹了口气,只是几朵小野花而已,他们为什么要当成宝贝?喜欢的话不会自己去揪吗?

    不过根据之前爸爸哥哥弟弟都问自己要花的经验,柚柚还是在奶奶跟外婆走近的时候,主动伸出手把自己的小花递了出去。

    老太太们喜不自胜,捧着小野花,那激动兴奋的模样不比一开始的宋老爷子差,柚柚见他们如此开心,分外不解,到底在开心个什么劲儿?

    她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这片小野花几乎被她揪了个干净,没了小野花,草坪上便凸起一片略高的草,整体看起来都丑了许多,不过这会儿没人在意这个,柚柚给的小野花才是最重要的!

    有拿回去当书签的,有掏手机拍照的,还有想插到花瓶里去的——

    柚柚玩够了,站起来,她晚饭吃得不多,平时也不怎么会饿,主要是因为她不爱动,动得少消耗就少,所以也不爱散步,准确点来说她连房间都不爱出,让她一个人呆着就成。

    但回到家里后显然不能这么干了,上辈子这么生活导致后来胃病严重,常年不见天日,皮肤苍白毫无血色,现在家里人就很热衷于拉柚柚出来晒太阳做运动,可惜她那小胳膊小腿儿的动起来一点都不认真,还舍不得说她,只能任由她偷懒。

    她想回去了,老爷子老太太们也不遛弯儿,跟着一起回,客厅现在开辟出了一块地方做柚柚的游戏点,铺上了毛茸茸的舒适地毯,里头放着柚柚的玩具,洋娃娃啊拼图积木什么的,柚柚虽然在人情世故上不懂,却很聪明,但这架不住家里人把她当小孩,哥哥弟弟一起陪她玩过家家。

    柚柚觉得过家家太无聊了,可是看他们这么想玩的样子,她也没办法,只好意思意思回应两下。

    像是这会儿,她回来后,就脱掉鞋子盘腿坐在地毯上玩拼图,她对这个倒是很有兴趣,爷爷不由分说地给她买了一大堆,柚柚玩这个都是一次性的,拼完一次就失去了兴趣,宋老爷子也不觉得她浪费,反而变本加厉给她买,越买越难,越买越大。

    柚柚现在玩的就是一个3d拼图,仿照的是华国古楼样式,还有配套的小人跟店铺,完完全全跟经营策略类游戏一样,工程量巨大,但她非常坐得住,而且不需要别人帮忙,慢慢地就拼了出来,光这个拼图官网价格就是五万多,寻常人家可买不起,有那个闲钱,也没多少人会舍得给家里小孩买来玩。

    她只在一开始看了一眼成品图,之后就没再看过,全程自己拼,虽然听到了老爷子老太太们说的,柚柚很聪明,看了会儿就知道围棋怎么下,还能自己跟自己下,但亲眼所见,才知道她也许在生活方面角很迟钝,可学习能力却非常强,而且几乎过目不忘,总之如果让他们来玩这个拼图,绝对没有柚柚这样快。

    她平时做什么都有点慢吞吞,玩拼图的时候倒是不紧不慢,有条不紊。

    宋清鹤也脱掉鞋子坐到柚柚对面,他不打扰柚柚,只是给柚柚递拼图块。

    柚柚看了他一眼,两人默契地合作起来,她不用说,他全都懂。

    玩了一个小时,宋清鹤都坐累了,柚柚全程却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连姿势都没换过,等到宋季同催她上楼洗漱睡觉,她也乖乖放下手里的拼图,从地毯爬起来后踉跄了下,被宋清鹤搂住“小心点儿。”

    柚柚皱着小眉毛。

    一个姿势维持太久,她腿麻了,这种感觉对柚柚来说不算疼,在能忍受的范畴内,可是她却走不了路了。

    宋清鹤一手搂着她,一手往下捏了捏她的小腿,本来就没什么肉,现在更是发硬,好气又好笑“怎么腿麻了都不知道换个姿势?”

    柚柚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

    “你那么凶干什么。”宋星延不高兴道,手里端了杯热牛奶,柚柚一看,小眉毛皱的来回动,她不喜欢喝牛奶!

    于是宋清鹤扶着柚柚,宋星延弯腰给她揉腿,她有点不好意思,但腿麻了之后走路简直酸爽,宋星延的手是温热的,他捏柚柚的腿都不大敢用力,总觉得自己稍稍用力都能把这没肉的小细腿给拗断。

    捏了一会儿,柚柚偷偷动了动,好了很多,她拒绝哥哥给自己穿鞋,自己踩上鞋子就想跑,回房睡觉的模样分外积极。

    可惜却被逮住“哪里走?”

    柚柚……

    被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是个人都不忍心逼她的,宋星延除外。

    全家人,包括性格最严肃古板的外公在内,都对柚柚有求必应,谁都不舍得对她大小声,柚柚那么挑食,也没人说她,都想方设法通过其他方式来补充她身体所需要的营养,宋星延可能是唯一“铁石心肠”的那个,他端着牛奶,哄着柚柚“乖啊柚柚,你看哥哥只给你倒了一小杯,你喝完再回房好不好?”

    柚柚抿着嘴,不愿意。

    “喝牛奶补钙,可以长个子的,小孩子都要喝。”宋星延先是用诱哄的语气说她,然后努努嘴,“不信你问清鹤,他小时候是不是也天天喝牛奶?”

    宋清鹤点头“对,喝牛奶对身体好,柚柚听话啊。”

    柚柚不想听话,柚柚也是有脾气的,她讨厌别人逼她做她不喜欢的事情,可她是个很有礼貌的乖小孩,不会发脾气把牛奶杯挥开,只是扭头抿嘴表示拒绝。

    不看宋星延。

    宋星延被她这模样逗乐了,轻轻捏她小耳朵“哥哥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柚柚乖,就喝这一小杯,好不好?”

    声音温柔极了,但柚柚铁石心肠。

    她拒绝配合。

    宋星延愣是气不起来,柚柚自打回家后可乖可听话,基本是叫她干啥就干啥,不让干啥就不干啥,惟独在挑食这方面,家里人舍不得说,她便肆无忌惮起来,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吃饭还就吃几口,看着她那副食不下咽的样子谁能逼她?倒是对水果跟甜点比较偏爱,但所谓的偏爱也不过是比起饭来多吃一点,宋星延甚至怀疑她从来没有吃饱过,妹妹恐怕是不知饱饿的小傻子。

    最让人头疼的是她不吃肉,真是一丁点儿荤腥都不沾,怎么劝都不吃,宋星延当着她的面吃给她看,试图勾起她的食欲,她也还是拿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望着他,反正就是不为所动,没人能改变她的想法,执拗的令人头疼。

    眼见兄弟俩哄柚柚喝牛奶无果,其他还在客厅的长辈们也都围了上来,从科学角度给柚柚讲道理的,从情感角度晓之以情的,反正甭管谁说,柚柚就是不喝!

    大家总算是见识到了她固执的一面,她也不跟你吵,就是看着你,然后平静地拒绝你,这么点大的小孩,怎么那么难搞啊!

    难搞也是痛并快乐着,柚柚不肯喝牛奶,谁也哄不动,最后只好喂她喝了小半杯蜂蜜水,这才放她回房间。

    柚柚检查身体这件事必须提上章程,不能拖。

    她打回家这几天就没长什么肉,每每想到这里,宋季同父子三人都想去把钱春红朱富贵两口子揍一顿。

    虞玟比较忙,一起吃了晚饭后便告辞了,她自己的女儿都严厉教导,看到娇气被人围着的柚柚更是觉得这样惯着不行,小孩子都是这样,你越惯着她脾气越大,趁着年纪还小赶紧掰过来才重要。

    她一走,剩下虞融雪在宋家过夜,家里人哄柚柚喝牛奶时,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玩着手机跟交好的闺蜜吐槽,倒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就说走丢的姨妹找了回来,十五岁了外表跟个小孩儿一样,怀疑是不是有侏儒症。

    闺蜜打了八个大字过来那岂不是!合法萝莉!

    虞融雪……

    随后闺蜜还说想看小妹妹长什么样,虞融雪咕哝,什么小妹妹,就比自己小一岁——可是看柚柚那样子吧,实在不像只小一岁,该不会真的生病了吧?

    她心里也觉得柚柚可怜,自然不会拍照给闺蜜看,但对于柚柚这种众星捧月的姿态,虞融雪很不舒服。

    她可从没得到过宋爷爷宋奶奶这样的关怀,小时候来陪大姨,宋爷爷宋奶奶看见她顶多是给个笑脸摸摸头,姨父就更不用说,压根儿没把她当自己人看,难道这就是亲生跟非亲生的差别吗?他们面对柚柚,又是另外一副面孔了。

    等柚柚回房去了,虞融雪才跟着虞外公虞外婆回家,他们两家住在一起,因为柚柚找回来的缘故,虞外公虞外婆才住在了宋家,平时都是住自己家,虞融雪今天也在,肯定不好留宿了。

    回去的路上,老爷子问了虞融雪的近况,她平时跟虞玟住,虞玟工作忙,时常顾不上女儿,老爷子老太太就多照应着,彼此之间感情很不错。

    虞融雪回答了外公问的话,他们对她一直都温和慈爱,但今天她才知道,原来严肃的外公也会那么温柔,外婆甚至还会做鬼脸逗柚柚笑,这些都是虞融雪从未见过的。

    二老关心完了她,很快便又将话题转移到了柚柚身上,讨论起柚柚的身体状况来。

    虞融雪安静地听着,理智上她告诉自己柚柚在外流浪十五年,吃足了苦头,身体又不好,刚刚被找回来大家都爱她是很正常的事,可情感上,以前外公外婆只有自己一个外孙女,她一个人可以独占他们的爱,现在柚柚回来了,立刻把这份爱抢走了,虽然他们还是很关自己,但虞融雪仍然很不舒服。

    她想,她可能永远没办法跟柚柚合得来了。

    次日,在宋季同的坚持下,柚柚被带去医院检查身体,她非常不乐意,两只小手抓着门框不肯松开,宋季同头一回没满足她的要求,直接把女儿扛了起来塞进车子里,柚柚那点子力气哪里够看?在车子里坐好后,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决定以后都不理他了!

    什么狐狸爸爸,根本就只会欺负人!

    宋季同看她那垂泪的小模样,哭笑不得“你还生爸爸的气呢?早上起来饭还没吃就吐了的人是谁?”

    一大早柚柚就吐了,可把一家人吓得够呛,吐完之后那小脸儿只剩下惨白,她再不愿意去医院也得去医院!

    柚柚发出一声哼的气音,把头扭向窗外,总之绝对不搭理宋季同,她早上吐完之后就喝了半杯水,什么也吃不下,什么都不想吃,一家人围着哄半天也不行,宋季同实在是着急,柚柚又不肯去医院,等她愿意去,得等到猴年马月?

    直接把女儿扛肩上带走,还把爷爷奶奶吓一跳,生怕他给柚柚摔了。

    柚柚浑身都写着不高兴,小脸整个面无表情,宋季同见她这样,跟她讲道理,可柚柚不听。

    上辈子一个住的时候最好了,系统虽然也很唠叨,可再唠叨也比不上这么多人一起唠叨,而且系统不能把她扛起来送医院!

    柚柚嘴角一扁,她对宋季同还是不够熟悉不够信任,对方稍稍忤逆她的想法,她就立刻在彼此之间竖起一道巨墙,绝不给对方越过城池的机会。

    这个爸爸太讨厌了,她要吐他身上!,,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