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18 章
    ☆

    “她叫柚柚啊。”虞融雪笑起来, “这个名字真可爱,是哪个柚?”

    宋清鹤听她夸柚柚名字可爱,笑意更深, “柚子的柚,因为她最喜欢吃的水果是柚子。”

    虞融雪莞尔“你怎么可以直呼姐姐的名字?柚柚可比你大。”

    “就比我大一分钟而已。”宋清鹤回答道,“我要是早出生一分钟,我就是哥哥了。”

    虞融雪见他说起柚柚眉飞色舞, 心中不由得无比羡慕, 却又愈发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星延哥跟清鹤都是别人的哥哥跟弟弟, 她凭什么要求他们对自己最特别?

    也许是在学校里, 作为他们的妹妹跟姐姐, 让虞融雪得到了无数羡慕与讨好的目光吧。

    原本以为这辈子都找不回来的人, 居然真的回来了,虞融雪并没有表面上这么开心。本来两家只有她一个女孩子,她才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那个, 哥哥弟弟也都让着她保护她, 可现在多了个柚柚, 还是丢失了十五年才被找回来的柚柚, 两家人对她会有多么愧疚与疼爱, 虞融雪不用想都知道。

    毕竟是年纪还不大的小姑娘, 觉得属于自己的爱要被抢走了会觉得失措也很正常, 柚柚经历了什么, 自家人不会提,自然也不会告诉虞玟跟虞融雪,柚柚的过去将是烂在心底的秘密,虞玟跟父母坐在一起说话, 虞外婆只大致告诉她柚柚在乡下过了十五年,养父母对她并不好,所以她胆子很小,又怕生人。

    虽然这么说,老太太脸上却全都是笑,想到柚柚嘴角就不觉自动上扬。

    虞玟感慨道“人能平安找回来就好,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怎么过不是过啊。”

    虞外婆点头“是啊,柚柚可乖了,等她睡醒了,你可得好好看看她,长得跟你姐姐特别像,但比你姐姐还漂亮呢。”

    虞玟听着,不觉笑起来“女儿像妈,那很正常。”

    旁边宋季同听了,说“老话不都说外甥似舅女儿像爹?我觉得柚柚长得比较像我啊!”

    虞外公“像你那还能看吗?”

    宋大佬这辈子最怕的就是他岳父,所以虽然对岳父的定论很不满,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嘀咕,像他怎么就不好看了,星延长得不也像他?听说学校里好多女孩子喜欢,每回都收可多情书!

    宋清鹤跟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说了宋星延让他转达的话,大家都没什么异议,宋老太太对虞玟说“小玟你要是饿,就先让厨房给你们做点吃的垫垫肚子,我们等柚柚醒了再吃晚饭。”

    “没事儿的伯母,我也不是很饿,刚下飞机,说实话什么也吃不进去。”虞玟说。

    这倒也是,下了飞机很难有好胃口,风尘仆仆的,谁还惦记那口吃的呀!

    虞融雪安静地坐在一边,听着爷爷奶奶还有宋爷爷宋奶奶把柚柚夸得天花乱坠,脸上虽然一直是笑,心里却很是不以为然。一个在乡下长了十五年,连学都没上过的女孩子,能有多聪明?她是不信的,觉得这是老爷子老太太们的滤镜,柚柚过得不好,他们便觉得她哪哪儿都好。

    先前心里的危机感也逐渐散去,虞融雪觉得自己没必要跟柚柚比,她跟柚柚比什么呢?柚柚那么可怜。

    她却是学校里的校花,不仅长得漂亮,家世也好,外公是国学大师,外婆是钢琴家,妈妈还是连锁钢琴学校的校长,在学校里的生活说是众星捧月也不为过,而且柚柚年纪小她一岁,又什么都不懂,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去学校,就算去了虞融雪也不觉得柚柚学习能跟得上,那只是个小可怜罢了。

    虽然这样开导自己,但外公外婆还有宋爷爷宋奶奶对柚柚的看重,还是让虞融雪不怎么舒服。

    外公是个很严肃的人,从没见他脸上有这么灿烂的笑容。

    外婆性格温柔,平时说话也是轻声细语,但一提起柚柚音量不觉就上来了。

    所有人都围在一起讨论夸赞柚柚,外公外婆甚至也只在一开始关心了一下自己坐飞机累不累,虞融雪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在意,但心底还是对柚柚产生了一丝排斥。

    就好像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柚柚睡了两个多小时,醒过来的时候有点晕头转向,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卧室里,她习惯性地先在心里叫一声系统,仍然没有得到回答,这让柚柚很沮丧。

    她跟系统相依为命那么多年,从没有分开这么久过,系统不在,柚柚就没有归属感,哪怕他们都说这里才是她的家,他们才是她的亲人。

    宋星延坐在边上看书,听到床上有动静连忙放下书走过来“柚柚,睡醒了?”

    柚柚嗯了一声,揉了揉眼睛,她睡姿很乖巧,所以头发都没怎么乱,宋星延顺了顺她的发,“那我们去洗个脸清醒一下,下楼吃晚饭了好不好?”

    柚柚听了,又打了个呵欠,掀开被子下床,不要宋星延跟,自己进了洗手间。

    出来后脸蛋上有些水渍没擦干净,宋星延失笑,进去拧了条湿毛巾,摁住柚柚把她脸给擦了,擦得柚柚有点不高兴。

    “小姨跟小姨家的姐姐来了,柚柚待会儿见到人不要害怕哦。”宋星延哄她。

    柚柚眨巴着眼睛没说话,静静地坐在床边,宋星延不愧是审美灾难,柚柚在小姨跟虞融雪面前第一次亮相必须惊艳,所以他自告奋勇给柚柚挑衣服——挑出淡蓝色的蕾丝公主裙跟一堆五颜六色的配饰似乎也不奇怪,在星延哥哥心里,色彩斑斓就是最好看的,颜色越多冲击力越强,穿上后越吸人眼球。

    柚柚对此不发表任何看法。

    好在宋清鹤及时赶到,阻止了他哥的危险想法。

    你家会拿淡蓝色的公主裙搭配桃红色的鲜艳长筒袜,却又选了一双绿色的蝴蝶结小皮鞋吗?这是什么奇葩搭配!

    宋星延的穿搭被否决,还有些不服气“柚柚穿上肯定好看。”

    “那是因为柚柚长得漂亮。”宋清鹤毫不留情地揭穿真相,“哥,不是跟你说过了,你不适合给人搭衣服,就照黑白灰三种颜色随便来,这三种不容易出错。”

    不得不说宋星延冰冷的外表也有这三种颜色的功劳,他今天在家里就是灰色的套头薄毛衣搭配黑色长裤,容貌清俊气质优雅,随便站在那儿就是一幅画,可他却给他心爱的妹妹整了一身奇葩穿搭,还信心十足地认为能够惊艳全场。

    “小姑娘穿黑白灰能好看吗?”宋星延说,“你找点颜色亮的。”

    宋清鹤看了眼被放在床上的裙子袜子,“所以你就拿淡蓝色搭桃红还配绿鞋子?”

    宋星延“……马有失蹄人有失策,这很正常。”

    说完他问柚柚“柚柚你说,你喜不喜欢哥哥给你搭的衣服?”

    柚柚眨眨眼睛,仿佛听不懂。

    她只能说审美自成一派,很有风格,除此之外说再多都是违心的。

    宋星延大受打击,尤其是在宋清鹤给柚柚选了衣服,柚柚自己进了衣帽间换好出来后,看到被打扮的小公主一样的柚柚,再看看自己的桃红长筒袜跟蝴蝶结绿皮鞋,星延哥哥彻底萎靡不振,因为他发现居然真的是清鹤选的比自己好看!

    这是为什么,明明他也有很用心啊!

    宋清鹤还会给柚柚扎头发呢!不过她现在头发剪短了,不好扎,他就给她戴了一枚粉色蝴蝶发夹在右边,愈发显得柚柚纯洁美丽。

    兄弟俩一人牵着柚柚一只手下楼,柚柚一出现在楼梯口,好家伙那真是万众瞩目,家里人都往这边看,脸上全是笑,宋季同大步跨过去,直接站在楼梯口,等柚柚快走到的时候,掐住女儿的腰把人抱了起来,笑呵呵转了好几圈,看到她略微泛红的小脸儿,笑眯眯地问“柚柚宝宝睡得好不好?哥哥给念故事了没有?要是没有,爸爸帮你揍他。”

    柚柚点点头,细声细气“念了。”

    可能是因为虞玟母女在原因,这是宋季同第一次炫耀女儿,他牵着柚柚的小手,很骄傲“柚柚,这是你小姨,还有你小姨家的姐姐融雪。”

    柚柚安静地看着虞玟母女,没有打招呼,但她的外表已经出乎了虞玟母女的预料,尤其是虞融雪,她有点不敢相信,怎么有人十五岁……却这么矮小?面庞稚嫩的跟个小学生一样,这个头……该不会是发育不良吧?

    想想也是,在乡下被养父母虐待十五年,精神上没问题就已经要谢天谢地了。

    但柚柚一点都没礼貌,不说话也不笑,柚柚越是如此,虞融雪越是告诫自己要好好表现,这个妹妹回来也不是坏事,她的优秀需要别人衬托才能显现出来不是吗?外公外婆会明白谁才是最值得疼爱的外孙女的。

    虞融雪对着柚柚笑得很友好“你好,我是虞融雪,你叫我融雪姐姐就好了。”

    虞玟对着柚柚也是极为少见的和颜悦色,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都是慈母般的关爱与怜惜“你好呀柚柚,我是小姨,你喜不喜欢弹钢琴呀?小姨送你一架钢琴好不好?”

    得不到柚柚的回应她也不生气,虞融雪从没看过性格严厉的母亲这么柔和的一面,当时就惊了,对柚柚愈发不满,原本已经打算不跟柚柚比较,可虞玟的双标对待让虞融雪很不舒服,就因为柚柚可怜,所以大家都疼她?凭什么啊!

    她憋着一股气,没表现出来,可虞融雪今年也才十六,在座的哪个不是老人精了,小孩儿心里想什么,脸上根本藏不住。

    吃晚饭的时候,看到一家人都踊跃积极地给柚柚夹菜,偏偏柚柚还极度挑食,肉是一口不吃,蔬菜也挑,吃得还少,虞融雪就觉得她是装的,肯定是想通过这种手段博取家人的注意力,类似的事情虞融雪小时候也干过,所以一眼看出来。

    完全没人注意到自己了!

    这让习惯成为人群焦点的虞融雪很不适应,以前在宋家吃饭,宋爷爷宋奶奶虽说不会亲自给她夹菜,却也会热情招呼,还有姨父,姨父以前也很关心自己的,可今天他们就说了几句话,他全部心思都放在他那个找回来的小女儿身上!

    宋清鹤敏锐,更容易察觉到他人情感的变化,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虞融雪。

    饭后柚柚被老爷子们带着出去散步消食,他来找虞融雪“融雪姐。”

    “清鹤。”虞融雪正透过窗户看着柚柚,她被外公跟宋爷爷牵着手,走路有点磕绊,慢吞吞的,两个老爷子都在适应她的速度,脸上都是笑容。“你怎么没有去陪柚柚?”

    这话透着些酸气,宋清鹤权当没有注意到“融雪姐,柚柚是我亲姐姐。”

    他把亲字咬得很重。

    虞融雪一愣。

    宋清鹤跟她关系不错,所以不想看她钻牛角尖。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性格敏感容易想太多,而因为柚柚的关系,宋家兄弟俩对女孩子都很友好,也很尊重,虞融雪又是跟他们一起长大的,宋清鹤微微笑着说“外公外婆很爱柚柚,柚柚又吃了不少苦,所以我们全家人都很心疼她,想对她好,这是很正常的,这本来就是她应得的,谁都抢不走。”

    虞融雪脸色有些泛白。

    宋清鹤却像是没看到一样,温柔又心硬“柚柚是宋家的小公主,无论是我,还是哥跟爸,对我们来说,柚柚永远是最重要的,别人比不过。”

    虞融雪知道他在暗示什么,一方面是告诉她柚柚本该如此受尽疼爱,一方面也是不希望她将柚柚视为假想敌——外公外婆过于看重柚柚,她还有资格不高兴,可人家宋家人怎么疼柚柚,跟她有什么关系?宋老爷子就是趴地上给柚柚当马骑,那也没有她虞融雪的事儿啊!

    宋家二老对她确实是很好,比对其他人家的小姑娘都好,这也是虞融雪骄傲的一点,可从小到大,哪怕是虞皖还活着的时候,虞融雪那会儿两三岁小小一只,来宋家做客陪虞皖,宋老爷子跟宋老太太也没抱过她一次!

    对他们来说,她就是儿媳妇的外甥女,跟其他世交人家的小姑娘一样,没什么特别之处。

    是她自己飘了。

    “……我知道啊。”虞融雪努力让自己笑得很体面。“清鹤,你想得未免也太多了,你说得这些我都懂,我也没想什么啊。”

    宋清鹤深深看她一眼“抱歉,是我过分了。”

    虞融雪微笑“没关系,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

    宋清鹤从未与她说过这样的话,虞融雪有些不敢相信,她原本以为像宋清鹤这样脾气好又细心体贴的人,是过来安慰自己的,却没想到他是怕她对柚柚生出什么不好的想法,如此委婉地告诫她。

    虞融雪简直想笑,他真的以为她很羡慕柚柚吗?是羡慕那十五岁还发育不良的身体,还是不怎么灵光的脑子?

    她品学兼优,漂亮有气质,她为什么要去羡慕一个在乡下被虐待了十五年的女孩?

    宋清鹤未免想太多了。

    她冲宋清鹤点了下头,转过身迈着高傲的步伐离去,背脊挺直,宛如一只高傲的白天鹅。

    宋清鹤没怎么注意,往外看到柚柚挣脱了老爷子们的手,蹲在草地上揪野花,嘴角不由得抿起一丝笑。

    他不介意是不是自己想太多,是想太多最好,但他绝不容许有人对柚柚存有不好的心思,如果不喜欢柚柚,那就不要出现在柚柚面前,不要来宋家,至少宋家人不接受不喜欢柚柚的人。

    融雪姐在这之前一直都挺好的,小时候宋清鹤与她关系也不错,长大后接触少了,虞融雪性格高傲,这可能是受小姨的影响,因为小姨要求她必须样样优秀压过旁人,对于比她更出色的女孩子,虞融雪向来难以接受。

    她不会自降身份去欺负人,但有的是人愿意为她冲锋陷阵。

    真正让宋清鹤逐渐开始疏远她的,是因为虞融雪跟一个叫吴梦婷的女孩子走得很近。

    这个吴梦婷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被拿来跟柚柚调换的另外一个小女婴,本来应该叫“朱来娣”的那个。

    柚柚被调换后,用来调换的小女婴在宋家只待了几天,身体稍微好一些的虞皖便发觉了不对劲,母女连心,她拼死拼活生下龙凤胎,抱着一双儿女的时候满心欢喜,怎么可能再抱女儿的时候,就完全失去了母爱?

    在她的怀疑下,宋季同立刻让人做了dna检测,事实证明那果然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虽然柚柚找不到了,可宋家也没有帮人养孩子的习惯,那孩子再可怜跟他们也没关系,最后,女婴被送去了福利院,之后她的生活便与宋家毫无干系,只有宋季同还疑心能否从这个女孩身上找到关于丢失的女儿的线索,因此时常让人回报对方的情况。

    把那女婴送走的事,宋虞两家人都知道。,,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