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16 章
    ☆

    柚柚一直觉得朱招娣是个很有趣的人,你说她聪明吧,她笨到九岁了都不会背乘法口诀,每次考试连六十分都考不到,去学校纯属义务教育被强迫的,一翻书就头疼脚疼肚子疼不想念,让她学习跟要她命一样。

    可你要说她笨吧,她在吃跟偷懒上又似乎天生比别人多了十七八个窍儿,无论钱春红吩咐她干什么,她都能绞尽脑汁地糊弄过去,还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欺负柚柚。

    那样的人,确实是该一辈子生活在烂泥里,一家人烂到一起去。

    朱招娣成绩这样差,对课本自然也不会爱惜,少页缺页那是正常的,有时候去了学校书都找不到,学的一塌糊涂,她还总喜欢跑到柚柚跟前来炫耀,因为虽然都是钱春红跟朱富贵的女儿,可朱招娣能去上学,柚柚就只能在家里干活,这大概是朱招娣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能跟柚柚炫耀的事情。

    可惜她实在太不争气,小学读完,初中没上一年,钱春红就不让她读了,柚柚虽然听话又勤劳,该干活的时候不含糊,可家里有地,柚柚一人干不完,还不如让朱招娣回家来呢!反正她在学校也什么都学不着。

    朱招娣做梦都没想到,柚柚不去学校,学得都比她好。

    不过柚柚还是很机灵的,上辈子的她虽然不懂为什么同是女儿,她却比朱招娣更不受待见,但她从不表现自己聪明的一面,每天都是老老实实唯唯诺诺,直到她逃走,钱春红一家都不知道她识字。

    逃走后遇到系统,系统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但教柚柚读书写字却不在话下。

    虞外婆又感到高兴,又感到难过,虞家是书香世家,祖上还出过一位名满天下的大儒,读书修身养性,这一直是虞家的家训,柚柚这么聪明,她高兴,可一想到柚柚经历过什么,她又止不住的心疼,真是恨不得替柚柚受苦。

    家人们会永远无条件地爱她,同样的,也希望她能够见识到这个世界有更多的一面,生活并不仅仅是苦楚,还有鲜花和明天。柚柚的十五年人生太过灰败枯燥,她需要快乐一点。

    如果说柚柚是在见识过大千世界后,仍然喜欢一个人默默发呆,那么家人们自然会保护着她、纵容着她,就算老一辈的都没了,柚柚还有哥哥跟弟弟,总有人能护着她的,可她都没有真正走进这个世界,又怎么能放任她孤独?

    按照本来的计划,家里是想给柚柚请专业的老师来教导,可是就目前来看,普通的老师可能无法胜任柚柚老师的工作,宋家的两个男孩儿都特别聪明,柚柚比起他们丝毫不差!

    “柚柚,以后每天跟着外婆一起读书好不好啊?”虞外婆柔声说,轻轻掐了掐外孙女的小脸,柚柚很白,虽然风吹日晒,仍旧没有落下村子里女人特有的干燥暗黄,又因为年纪小,皮肤并不算太差,这两天吃好睡好,焕发出动人的光彩,白白嫩嫩的一张小脸,讨人疼极了。“外婆可以教柚柚读书、弹琴,只要柚柚喜欢,外婆都可以教。”

    “外公!外公也可以!”虞外公连忙凑过来,“外公能教柚柚写大字!还能带柚柚去看书画展览!去逛博物馆!”

    宋老爷子听着觉得不爽“什么书画展览博物馆,那是小姑娘应该去的地方吗?到里面连说话都不能大声,柚柚跟爷爷去游乐园!爷爷带你坐过山车跟摩天轮!爷爷带你去动物园海洋馆玩!别听你外公的,书画展览会博物馆有什么好看的啊!全是一群糟老头子在那附庸风雅!”

    最后一句已经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的程度,虞外公眼一瞪“你说谁附庸风雅?你这个满身铜臭钻进钱眼子里的老奸商!”

    “说的就是你!只会死读书的老书呆!”

    老奸商跟老书呆吵起来没个完,虞外婆又性情温柔,她只好捂住小外孙女的耳朵,但柚柚却伸出手抓住她的手拿了下来,显然很喜欢看爷爷跟外公吵架,这种为了她争风吃醋,把她当成中心的感觉柚柚超喜欢的!

    等宋老太太过来,两人瞬间闭嘴,上了年纪后跟老小孩似的,越来越活回去,宋老太太没少骂他们。

    这边其乐融融,那边钱富贵晕头转向被戴上头套塞进了警车,不知道坐了多久,颠簸的他整个人都要散架了,才得知自己被转到了帝都监狱,除了他之外,钱春红也被转了过来,两口子只匆匆打了个照面,连话都没能说上一句便被分开关押,钱富贵被关进一间审讯室,由于头套还戴着,所以除了那个冒着红点的摄像头,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这里没有人,也没有声音,更没人搭理他,他在里头慌乱失措无比害怕,直到噔的一声,审讯室灯亮了,头套被一把抓下来,太久没见过光亮,朱富贵的眼睛一时无法直视,眯起来好一会儿,才看见眼前站了三个人。

    一个成年男人,跟两个少年。

    除了那个面色冰冷年纪稍大的少年外,另外两个朱富贵都见过,正是那天来家里把柚柚接走的父子俩!当时他居然听信自己婆娘的话,想问人家要好处,结果被人整的生不如死,被判蹲牢已经够惨的了,到了牢里也是人人欺压,他现在浑身都是伤!

    朱富贵看这三人表情,感觉不安,干笑“我、我都知道错了,您几位就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种人计较,不值当啊!好歹我也被来娣叫了十几年爸——”

    他不说这个还好,说了直接引爆了宋季同父子三人的怒火!

    他们在公安局坐着等人把朱富贵带到帝都来,说一千道一万,都没有亲自揍这个畜生一顿来得爽快!

    宋家人都有运动健身的习惯,宋季同年少轻狂时更是打架的一把好手,那拳头可真不是盖的,沙包都能叫他打碎,更何况是外强中干的朱富贵?

    宋星延虽然没打过架,但也有跟着老师学习防身术,宋清鹤同样,父子三人围着朱富贵一顿痛殴,完全没把这个人当人,心里的愤怒、悔恨、愧疚,交织在一起,尽数发泄在了朱富贵身上!

    可怜朱富贵被打得不成人形,一开始他还在地上滚来滚去大喊有人打人,喊警察不作为,时间一久他也明白了,来娣这亲爸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他弄到帝都来,还敢在公安局里打人,这么久了警察一声不吭,他也不知道为啥这父子三人这么恨自己,被揍得跟条狗一样涕泪横流求饶“不是我的错啊!是我媳妇把人带回来的!跟我没关系啊!不是我偷的小孩!别、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然而他的求饶并没有换来那父子三人的仁慈,待到他们收手,朱富贵已经没了人样,浑身上下都是血,脸部变形到看不出来五官长在什么地方,宋季同收回去的拳头上甚至还在往下滴滴拉拉着热气腾腾的鲜血,宋星延跟宋清鹤的手指骨节也都因为用力过猛有着或轻或重的擦伤,可惜他们的愤怒完全没有消失,一点都没有!

    想把这个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可是又不能这么弄死他,那实在是太便宜朱富贵了,他以后得日日夜夜活得心惊胆战,他一定会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至于钱春红也没讨得了好,朱富贵固然可恨,钱春红也没好到哪里去,她被转到帝都监狱后,日子比之前更惨,明明其他犯人被打得半死的时候狱警总会及时赶到,惟独她挨打,头被摁进蹲坑、被人硬生生拔掉指甲、被尖锐的塑料片划过皮肤——狱警们像是聋了一样!无论钱春红多么大声地喊救命,都没有人理她!

    一旦她想自杀,他们又都出现的很快,钱春红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好,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受的这些罪,都怪她当年贪财,才落得这个下场!

    她又悔恨自己当初为何不听那人话,要是早早将柚柚丢了,哪里有今天这些事?她还不是拿着钱每天逍遥自在!

    现在可好,遍体鳞伤,日日夜夜受尽折磨!

    这两口子在监狱里活受罪,宋季同犹觉不够,他让人密切盯着这两人,决不能让他们死了,也不能让他们好过!私底下又继续让人查,当年到底是谁把他的宝贝女儿抱走!等他找到罪魁祸首,他发誓,一定会好好地“招待”对方。

    用尽他全部的力量“招待”。

    父子三人回到家,神色一如往常,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为了哄柚柚,三人还买了小礼物。

    宋季同买的是花,宋星延买的是兔子玩偶,宋清鹤则买了草莓冰淇淋。

    三人的手都受了伤,虽然极力掩藏,但柚柚还是看到了。

    她知道自己在那么说之后,一定会勾起宋季同的怒火,钱春红朱富贵就别想好过,他们给她出气,说明他们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所以柚柚毫不吝啬地对他们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这是奖赏。

    作者有话要说  周四v,也就是后天,当天有万更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