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14 章
    ☆

    柚柚脸上还是那种很灿烂的笑,宋季同抓住了她的手,他用尽了毕生的自制力,才没有在柚柚面前情绪失控,尽管他已经因为柚柚这句话联想到了无数不好的事“柚柚乖……你……”

    “我一直都很乖呀。”柚柚的笑容就像是完美设定好的一样,连角度都没有改变。“我最听爸爸的话了不是吗?有人的时候不可以跟爸爸靠得太近,只剩下我跟爸爸的时候,就要服侍爸爸呀,女儿生来就是给爸爸用的——”

    “柚柚!”

    小姑娘眨着纯洁的眼眸,定央央地凝视着他,那眼神让宋季同这个成年男人都毛骨悚然,他并不是害怕女儿,而是害怕那个自己未曾触及但却真实存在的真相。

    “爸爸不喜欢,我就不说了。”

    从把柚柚接回家到现在,宋季同第一次听到她说了这么长一段话,他应该是很高兴的,可这段话里每一个都像是一把刀,无情地刺入他的心脏。

    最可怕的是女儿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妥,她甚至认为这是很自然的,反倒是对不接受自己的宋季同,她才觉得奇怪。

    “柚柚。”宋季同惊觉自己刚才太过大声,拼命调整了自己的表情跟语气,才用古怪到难以自控的声音问她,“柚柚为什么要这么说?爸爸是要保护女儿,照顾女儿长大的,不是会伤害女儿的,我不是告诉过柚柚,他们是坏人,是把柚柚从爸爸身边偷走的人,他们根本不是柚柚的爸爸妈妈,柚柚只有一个爸爸,那就是我,你看,我们长得多像啊!”

    他拉着柚柚的小手,让她摸自己的脸,看着她脸上的笑,“柚柚,柚柚别笑了——”

    这个笑容既灿烂又残忍,完美的像是画上去的一样。

    “爸爸不是说,要笑起来才乖吗?不笑的话,爸爸会扫兴的。”

    柚柚慢吞吞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宋季同死死咬住牙,他几乎想要咆哮出声,却还是逼着自己温柔跟柚柚对话,哄着她“为什么这么说呢?爸爸之前是说过什么让柚柚误会的话吗?”

    柚柚歪了歪脑袋“爸爸不是说,要跟我睡觉吗?”

    宋季同脸上的微笑险些都要扭曲了!他轻柔地说“爸爸不是说要跟你睡觉,柚柚是女生,爸爸是男生,女生跟男生是不可以一起睡觉的,柚柚记住了吗?”

    柚柚没说话。

    宋季同握住她一只小手,用最慈爱最柔和的声音告诉她“柚柚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不小心把柚柚弄丢了,这是爸爸的错,但爸爸是很爱很爱柚柚的,想把欠柚柚的都补回来,无论爸爸为柚柚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不需要回报的,柚柚只要每天快快乐乐的就好了。柚柚乖,你不是困了吗?爸爸给你讲《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故事好不好?”

    柚柚没听过这个故事,她乖乖在床上躺下,宋季同把被子给她盖好,从床头取了一本童话,用自己这辈子最生动的口吻给柚柚念起来。

    “山谷里有三个饲养场。三个饲养场的场主经营得不错。他们都是有钱人,但也都是卑鄙龌龊的家伙……”

    《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很短,宋季同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念得声情并茂,偶尔还会给柚柚讲一些她不理解的词语,可是讲完了之后,柚柚并没有很高兴,也没有被触动,她只是安静地躺在那儿,闭上了眼睛。

    宋季同温柔地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细细软软的发丝在他掌下温顺又乖巧,他低下头,在女儿额头上吻了一下“柚柚的狐狸爸爸找到柚柚了,以后也会像童话里的狐狸爸爸一样保护柚柚、爱柚柚,永远陪着柚柚,一家人在一起,过幸福快乐的生活。”

    柚柚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就没有再说话。

    宋季同一直陪了她好久,直到柚柚真的睡着了,他才轻手轻脚地起身,走出房门。

    房门掩上的一瞬间,宋季同整个人气场都变了。

    如果说在柚柚卧室,给柚柚念童话哄她睡觉的宋季同是和蔼可亲的好爸爸,那么此时此刻怒火滔天的他,浑身气势凌厉眼神冰冷,俨然是那位令人听了名字都要闻风丧胆的大佬了。

    他的女儿,他跟虞皖的女儿,本该在家人的爱里长大的女儿,在那样的地方生活了十五年,受尽虐待,朱富贵居然还敢对她做出那种事!

    他要让朱富贵生不如死,绝对、绝对不放过他!

    宋季同少见的怒火令家里其他人也有些不安,他没有瞒着,柚柚的反常显然并不只是身体上的,从言行举止到思想观念,柚柚都异于常人,她是病态的、不健康的,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以为坐牢就没事了?

    世界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在柚柚陷入梦乡时,她的家人们已经彻底被气疯了!

    柚柚又做了上辈子的梦,那时她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连自己的命运都被别人捏在手里,浑浑噩噩地活着,从来不去想明天——因为明天也会如今天一样痛苦难过,怎么活都是一样,喜怒哀乐便没有了意义。

    有时她也分不清到底是别人的错,还是自己的存在本身便是错误。钱春红与朱招娣总不吝用最恶毒最龌龊的言语咒骂她,柚柚时常想,既然这么恨她,为什么又要把她留在家里?明明她已经很努力很听话地在干活,为什么总是挨打呢?

    她整个人在这样畸形的环境中也变得不正常起来,柚柚不喜欢挨打,柚柚要让欺负过她的人都去死。

    是的,欺负她的人都要去死,不爱她的人也该去死。

    她一个午觉睡了两个小时,醒来的时候身边没有爸爸跟哥哥,弟弟也不在,只有奶奶跟外婆。

    她们的眼睛都是红通通的,看到柚柚醒了,甚至都不敢太过靠近,虞外婆先问“柚柚醒啦?饿了没有?渴了没有?外婆给你洗了好多水果,有甜甜的草莓哦,咱们去吃一点好不好?”

    宋老太太也满怀期待地看着柚柚,她手里还拿着织了一半的小衣服,应该也是给柚柚做的,“对对对,奶奶还给你买了小蛋糕,奶油的,可好吃了,咱们快去吃,千万不能给你哥哥弟弟留着,全都给我们柚柚吃!”

    柚柚掀开被子,宽松的睡裙愈发显得她个头娇小,只到肩头的发略微有点凌乱,她踩上拖鞋,又变成了那个乖巧内向不爱说话的柚柚。

    老太太们亲自护送小孙女去洗手间,俩人一边一个在门口守着,柚柚很乖地让她们一人握住一只手带下楼,楼下两个老爷子正在下棋,看到柚柚也是笑容满面。

    不管小孙女经历过什么,她的家人永远不会把愁苦与担忧带给她,在她面前所有人都是温柔又快乐的,他们希望柚柚有一天也能像这样快乐,无论那一天来得多迟,他们都会等。

    趁着宋季同父子三人不在,老太太们把准备好的小零食小甜点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她们上了年纪后也没闲下来,现在正商量着还一起报个烹饪学习班呢,以后天天给柚柚做好吃的。

    柚柚乖乖坐在两个老爷子之间看他们下棋,老爷子们下的是围棋,爷爷白子,外公黑子,虽然心里极度想跟柚柚多说说话,可是她怕生,老爷子们只好故作认真下棋的样子,状似平常地跟柚柚闲聊“你弟弟清鹤可是九段棋手哦,去年还拿了世界围棋锦标赛冠军,他的房间里摆满了奖杯跟证书,大家都说他是天才棋手呢。”

    柚柚睁大了眼。

    这可爱的模样让老爷子们心里甜丝丝软绵绵,恨不得跟她说更多,下棋是他俩的爱好,结果宋清鹤很小的时候就对围棋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并展现出了惊人的才能,这让家里人认识到了他在这方面的与众不同,虞老爷子亲自带他去拜了围棋大师姜则为师,在围棋界,宋清鹤是名号响当当的天才。

    柚柚盯着棋盘上看,虞外公顺势把话题从她感兴趣的宋清鹤引到自己身上,“你别看外公现在年纪大了,外公读过的书可多了!等等外公把自己出的书都送来给柚柚看好不好?外公亲自教柚柚读书,包准柚柚比谁都学得快!”

    宋老爷子一听,有点着急,“爷爷教你怎么赚钱!”

    虞外公脸一拉,“钱哪有知识重要!钱能买来知识吗!”

    宋老爷子勒着脖子喊“钱能吃饱饭!知识能吃饱饭吗!”

    “当然能!”虞外公得意洋洋,“一个人如果只是吃饭喝水的活着,不注重精神世界的培养,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知识就是力量!读书能明事理辨是非,你光用钱能吗!”

    两个老爷子一言不合就吵架,吵到最后连老太太们都瞧不下去了,宋老太太过来吼“你们俩再吵给我出去吵!谁敢吓到我的柚柚乖乖,看我不教训你们!”

    老太太年轻时雷厉风行,老了更飒,老头儿们一被吼,瞬间老实。

    然后异口同声喊“柚柚选爷爷外公!”,,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