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13 章
    ☆

    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悄悄伸过来,握住了柚柚的,头上也有一只温柔的手抚摸着头发,柚柚眨了眨眼睛,宋清鹤温声问她“这些事情爸会解决的,柚柚只要开开心心的就好了。”

    宋星延摸了妹妹的头正在暗爽,掌心下的小脑袋毛茸茸的,发量不少,但很细很黄很软,摸着感觉特别脆弱,而且还很长,他问柚柚“柚柚宝宝,我们把头发剪一剪好不好?”

    他用手比着长度,最后停在柚柚单薄的小肩膀上“剪到这里就好了,再剪个刘海,柚柚一定会变得超级可爱!当然现在的柚柚已经可爱的让哥哥都无法呼吸了。”

    说着还捂住胸口做出一副被可爱到晕厥的模样,顺便使了个眼色给弟弟,宋清鹤瞬间会意,兄弟俩同时捂住胸口,“被可爱光波打到了!柚柚救命!”

    柚柚被他们两个逗笑,眼底的阴郁似乎不曾存在,像是放晴后的天空,纯净蔚蓝。

    宋星延是真心觉得柚柚头发这么长不好,她的发质太差了,这么长的头发得吸收多少营养啊!就她这小身板儿,十五岁才一米四,说不定都没有一米四,浑身瘦得一点肉都没有,他碰她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生怕弄疼她。

    柚柚点点头“好。”

    她愿意剪头发,但不愿意让陌生人帮自己剪头发,上辈子柚柚从来不管自己的头发,到最后已经长的很长很长,因为会掉进颜料里很难清洗,她就自己抓着剪刀胡乱剪,用系统的话说,剪得跟狗啃一样,奈何颜值过人,再丑的发型柚柚也顶得住。

    宋星延立刻通知了全家人,大家齐聚一堂,客厅中间摆上一张椅子,宋星延找了一件自己的大t恤套在柚柚身上,然后全家人一起研究这个长度要剪到哪里最合适。

    柚柚被洗了头发,乖乖坐着等待,她无所谓剪多短的,之所以留了这么长头发是因为没人管她,不过营养不良,长了这么多年,也就到大腿的长度而已。

    她成长缓慢,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最后这项神圣而艰巨的任务被宋季同抢到了手,他先是看了儿子们在网上搜索的教程,又弄了几顶假发试了试,然而当真的握住女儿的头发时,他的手还是抖了……抖得虞外婆忍不住说“季同啊,要不我来?”

    宋季同心说您老来您老也抖,那么大年纪了,万一手一抖,把他宝贝女儿的头发剪坏了怎么办?“放心吧妈,我能行。”

    “爸,你抖得太厉害了。”宋清鹤语重心长地说。

    宋季同瞪他一眼“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嘴!”

    说着,他小心地捏着手里的辫子,细细的软软的,感觉稍微用点力气都能扯断,他谨慎地拿着剪刀比划半天,在扎起来的发绳下面,咔嚓一剪刀下去!

    剪下来的头发被当成宝贝收了起来,宋季同拆开女儿的发绳,头发软软地垂到她的小脸上,他又拿着梳子轻轻梳了几遍,把参差不齐的地方修剪好,只是给个小姑娘剪头发,愣是让宋大佬出了一身汗,比开几个小时的国际长途会议都累!

    但剪完头的柚柚超级可爱的!

    她本身就长得好看,哪怕在乡下蹉跎十五年,照样掩饰不住美貌,剪完的头发只到肩膀,宋季同还给她剪了个齐刘海,愈发显得眼睛大大脸蛋小小,可爱到像是宋星延从国外带回来的洋娃娃变成了真人!

    柚柚自带纯洁气质,用天使面孔来形容她绝不为过,家里人忍不住掏出手机对准她拍,宋季同四十来岁的人了,还拿着手机哄柚柚看镜头“宝贝乖,看爸爸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镜头下的柚柚不需要滤镜就是绝顶的可爱,宋季同觉得再多美好的形容词用在柚柚身上,也敌不过可爱二字。

    他立刻把手机背景图跟锁屏全换成了柚柚,宋清鹤拿着吹风机给柚柚把还有点湿漉漉的头发给吹干,吹干之后头发显得很是蓬松,脑袋圆圆的,又引起一阵狂拍。

    柚柚眨着眼,也不跑,只是看着宋季同,宋季同被看得有点紧张,还以为是自己一直拍女儿,导致女儿害怕了,连忙在柚柚身前蹲下来,保证自己的高度比她略低一点儿“柚柚乖,爸爸吓到你了吗?是爸爸不好,你看,爸爸给你拍照片呢,咱们柚柚多漂亮呀,柚柚是家里的小公主!”

    他拍下来的柚柚确实好看,主要是本人太上镜,要是上辈子柚柚肯露脸,可能名声会更加响亮。

    但柚柚心里想的不是剪头发也不是拍照片,而是宋星延所说的,钱春红朱富贵两口子被抓起来的事儿。

    她知道眼前这个自称是她爸爸,好像还很喜欢她的人会惩罚他们,可是柚柚觉得不够。她不信任宋季同,他现在这样喜欢她,是因为她乖巧听话、温顺可爱,如果她失去这样的特质,那么这份喜爱也就会烟消云散了。

    人们的爱都是有代价、有理由的,爱会被消耗、会有高低贵贱,柚柚早就明白这个事实。

    她伸出冰凉的小手,摸了摸宋季同的脸。

    成年男人的脸与少年的又不一样,宋清鹤的脸是光滑细腻的,但宋季同的脸,尤其是下半张脸,虽然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但摸上去还是有点点刺挠,柚柚好奇地两只手摸了又摸,宋季同也不敢动,任由她摸,目光贪婪地在她身上流连不去,仿佛怎么也看不够。别说只是让女儿摸摸脸,就是柚柚要他跪下来给她当马骑,宋季同也会毫不犹豫!

    柚柚的手特别小,凉丝丝的,体温也常年偏低,她有点惊奇地看着这个男人。

    他都不生气的吗?

    她摸了这么久,还拽了他的耳朵,他为什么不生气?这种时候不应该警告她要老实安分一点吗?

    结果柚柚主动收回手,宋季同还笑眯眯地问“要不要再摸摸?爸爸的耳朵特别软,你看,鼻子推上来,像不像猪八戒?”

    他自己滑稽地推高鼻子,使鼻孔更加明显,柚柚眨眨眼,笑起来。

    她一笑,宋季同就觉得自己如同在三伏天热得要死一身大汗的时候突然吃到一口在井水里冰镇了许久的西瓜,又甜又满足!于是他干脆推着鼻子学了两声猪叫,什么形象什么面子,那在柚柚面前重要吗?

    柚柚这回是真的被逗笑了,她的笑点其实挺低的,宋季同对她这样没有底线,她的胆子也略微大了起来,伸手指了指宋季同的耳朵,宋季同恨不得自己再多长出一只手来,这样就可以两只手拉着耳朵一只手推着鼻子,学猪学得更像。

    宋星延及时伸出援手,虽然向来不好说话脾气又暴躁的亲爸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让人大跌眼镜,但一想想是为了逗柚柚笑,那就让人很嫉妒了——不就是学猪吗?他也会啊!

    宋星延扯耳朵的力度有点大,柚柚感觉他都把爸爸的耳朵扯红了,连忙伸出手,把宋季同的耳朵捂进自己的掌心,然后抓住宋季同的手腕,不让他再继续推鼻子,宋季同鼻子很漂亮的,鼻梁高,侧面极为好看,推了这么久都红了。

    柚柚垂着眼眸,轻轻揉了揉,没说话,但宋季同却感受到了她的温柔跟怜惜,心里比吃了蜜都甜“柚柚心疼爸爸啦?没事儿的,一点都不疼,柚柚想不想看哥哥弟弟学猪叫?爸爸让他们学给你看好不好?”

    柚柚抬起头,发现哥哥跟弟弟居然都没有拒绝的意思,反而还跃跃欲试,好像能把她逗笑是一件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她摇摇头,试图脱掉身上用来剪头发套着的t恤,宋季同连忙制止她,用剪刀直接把t恤剪开,碎头发也都收集起来,柚柚刚出生没多久就被抱走了,不像是两个儿子,他们幼时的胎毛,宋季同都留着呢!柚柚的头发他也舍不得丢,一根都舍不得!

    眼看这父子四人和和美美,暗地里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真坐不住了,他们也想跟柚柚多说说话,他们也能哄柚柚玩啊!不就是学猪?这个谁还不会了?

    但柚柚好像有点困了,她打了个呵欠,宋季同立刻要送她回房午睡,经由大家商议决定,以后每天每人轮流哄柚柚睡觉并且给她讲睡前故事。

    剪了头发的柚柚看起来更小,前两天晚上都是宋清鹤陪她,今天原本应该是宋星延,但他刚回来,宋季同以“柚柚可能对你还不熟”为由,强行抢走哄睡权。

    柚柚被牵着手带回房间,只剩下父女两人独处时,她蓦地抬起头,冲着宋季同嫣然一笑。

    这个笑容跟平时那种天真纯洁的笑完全不一样,太灿烂、太虚假了。

    然而接下来柚柚说的话,才真正让宋季同头皮发麻,怒火从心头往上冒,理智尽失!

    “爸爸,没有别人了,可以一起洗澡了。”

    柚柚的声音轻轻柔柔甜甜,带着无尽的讨好,甚至主动伸出手来,要帮宋季同脱衣服!,,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