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12 章
    ☆

    身处囹圄的钱春红原本以为蹲牢已经够惨的了,没想到的是在蹲牢之后,她更是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那些“前辈”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收拾她打骂她,脏活累活她来干,还要挨打,这又不是外面,里头关押的都是女犯人,钱春红那套在农村大老爷们儿跟前一屁股瘫地上抓着脚脖子哭喊的招数在这儿通通不顶用。

    进去没两天,她就被蹉跎的没个人样,本身年纪就不小,再天天挨毒打,面对这种现象,钱春红还试图求救,可狱警也不知怎么回事,就好像没看到一样,任由其他人欺负钱春红。

    见狱警都不管,住在同一间牢房的女犯人们愈发肆无忌惮,钱春红畏惧不已,从来都是她吆五喝六的打骂柚柚,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成了被人踩在脚底的烂泥,真是不可思议。

    在这种情况下,她又不是什么宁死不屈的志士,再想问她点什么就很轻松了。

    朱富贵那边也是一样的待遇,宋季同亲自交代的好好“照顾”,可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轻轻松松死了,怎么也得像他的宝贝女儿那样,在牢里待上个十五年才算赎罪对不对?不过朱富贵并不知道自家婆娘干了啥,从他嘴里,宋季同只得知了十五年前钱春红去镇上卫生所生孩子,结果回来之后抱了个女娃,一看就不是他们家的种!

    那女娃虽然刚出生没几天,但嫩得很,已经能看出来很漂亮的双眼皮,皮肤雪白雪白的,朱富贵看一眼就觉得钱春红给自己戴了绿帽子,劈头盖脸一顿揍,才让本来没打算告诉他的钱春红说了实话。

    ——有钱人拿了十万块钱,要求跟她换个孩子,条件是她把这孩子带走,随便怎么处理。

    朱富贵一听自己亲女儿去有钱人家享福了,一时间又是嫉妒又是兴奋,再看看钱春红要求换的十万块现金,立马不追问了,过上了每天打打牌吹吹牛的快活日子。

    他所知道的就这一点,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为啥落到今天这地步,来娣亲爸一看就不好惹,所以在警察审问他的时候,他再三表明自己在家里常常看不过媳妇大闺女欺负小闺女,要不是他护着小闺女怕不是要天天挨打,说养了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感情,想求他们从轻发落,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钱春红跟朱招娣身上,至于他对柚柚起的龌龊心思只字不提。

    能不能减刑不知道,反正这点猫哭耗子的慈悲无法打动宋季同,他才不管朱富贵到底是不是真的疼爱柚柚,总之身为男人,在柚柚前十五年的生命中扮演了“父亲”的角色而不称职,就已经注定朱富贵要遭殃。

    钱春红一开始还死咬着不肯开口,可惜受不了几天罪就顶不住,如实招了出来,十五年前的事儿她记得也不太清楚了,当时她在卫生所刚生完孩子,怀孕的时候她爱吃酸的,肚子也是尖的,满心以为能生个儿子出来,结果又是个赔钱货,朱富贵在家里甚至都懒得过来看她。

    钱春红躺在病床上抹泪,可是突然有个中年女人过来跟她搭话,钱春红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两人一拍即合。

    于是钱春红把自己的女儿交了出去,一点都没犹豫,手上于是拿到了中年女人给的五万块定金,很快地,中年女人过没几天回来,把另外一个小女婴交给了她,让她随便处理,是送人也好养大也好甚至是丢弃也好,都无所谓。

    钱春红什么也没问,她不关心那个,她只关心到手的这十万块钱。本来她是不想要闺女的,但既然能把闺女送去有钱人家当千金小姐,那当然也不错,她试着问对方的家世,想着以后老了养不活自己了还可以去找闺女,结果那中年女人却戒备心十足,什么都不肯跟她说。只看外表的话,人家明显就是城里人,出手又这样阔绰,钱春红怕问多了人家反悔,便答应了这事儿。

    简而言之,她根本不算是幕后主使的人,只是被随机选中的一枚棋子。

    小婴儿虽然刚出生没多久,但已经是白白嫩嫩,钱春红本来想把她丢了的心思也改了,带回去给口饭吃,随便养活几年就能换笔彩礼钱。

    她也彻底贯彻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完完全全把柚柚当成奴隶在用,柚柚连说话走路都是自己学的,五六岁了话还说不好钱春红也不管,小小的柚柚站在板凳上煮饭炒菜,因为如果不做就会挨打。

    钱春红心想,如果早知道会受今天这罪,她早把柚柚给丢了!免得查到自己身上来。她倒是挺配合,可是十五年前的事儿了,她的语言表达能力又相当一般,最后根据她的描述所画出的画像连她自己都说不好像不像。

    总之线索在这里便断了。

    宋季同怒不可遏,宋星延其实也想不通,为什么那人要抱走柚柚,而不是抱走清鹤呢?甚至抱走了柚柚还要填一个冒牌货进来?这行为也太令人费解,跟他们家有深仇大恨的话,直接把孩子抱走丢掉,不是更能刺激到他们吗?为什么还要弄个冒牌货回来?

    一天不把那人抓出来,宋季同一天寝食难安,他对柚柚无比紧张,恨不得到哪儿都带着才安全,柚柚不管去哪儿身边都得有家里人陪着,其他人他不放心。

    宋星延跟父亲谈完话才回房洗澡,洗去一身风尘仆仆,换了家居服去找柚柚玩。

    宋清鹤正陪着柚柚在游戏室里堆积木,家里人都把柚柚当小朋友,给她准备的玩具也是洋娃娃积木一类的,柚柚没上过学,很多东西都不懂,宋清鹤还在网上买了小朋友用的识字卡片,打算回来给柚柚当老师呢!别人教他不放心!

    游戏室的门没有关,宋星延没有打扰里面正在玩耍的弟弟妹妹,他薄唇含笑地凝视着盘腿坐在地上低头玩积木的柚柚,小姑娘撇着两条白嫩嫩的小腿儿,两只手拿着积木不紧不慢,看得出来她对色彩的把握与掌控极为厉害,光是从摆放来看,从颜色上已经能够完爆素来聪明的宋清鹤了。

    “柚柚宝宝?”

    柚柚循着声音抬头,看见哥哥宋星延,跟同为双胞胎的宋清鹤不同,柚柚对宋星延没有那种彼此亲昵的心灵感应,而是对他跟对宋季同等其他人一样,很安静很平淡,看一眼,低下头继续玩。

    宋星延走进来,硬是挤在柚柚跟宋清鹤之间,开始大肆赞美起柚柚的积木摆放——虽然他没看懂柚柚搭的是个什么东西,但这完全无损于他的彩虹屁“呀,这几个颜色放在一起可真好看!你怎么会想到把这几种颜色贴在一起的呢?哥哥觉得好有生活感,好鲜艳好热烈哦,柚柚宝宝真厉害!瞧瞧这完美的造型,瞧瞧这感染力十足的色彩,柚柚难道是天才吗?哥哥也想跟你一起搭积木,柚柚教教哥哥吧?实不相瞒,哥哥可是会穿绿衬衫红裤子的那种对搭配完全不擅长的人!”

    柚柚停下手里的动作,幻想了一下宋星延穿绿衬衫红裤子的模样,不由得露出一排雪白的小牙齿笑起来。

    宋星延万万没想到自己能把柚柚逗笑,瞬间激动“真的真的,你看哥哥身上穿得啥。”

    柚柚扭头一看,虽然不是绿衬衫配红裤子,但紫色的上衣配土黄色的长裤,也就是宋星延颜值逆天,不然换个人肯定是史诗级别的穿搭灾难。

    “哥哥的审美异于常人,尤其是在颜色方面。”宋清鹤倾身凑在柚柚耳边小小声说。

    柚柚有点不适应这样的亲近,微微耸肩,而后了然,怪不得呢,会夸她的积木摆的有生活感鲜艳又热烈还感染力十足,合着根本是不会呀。

    不过宋星延虽然审美异常,但也清楚自己的问题,平日穿衣服也是极简风,这样不容易出错,虞外婆常常感慨这孩子一点没遗传到虞皖的艺术细胞,天生是个艺术绝缘体。

    今天是为了讨妹妹高兴,他才自由发挥的。

    柚柚笑了,宋星延就满足了。

    他已经想好要怎么跟妹妹打好关系,虽然他刚才那一通彩虹屁夸得自己也不懂,但柚柚摆出来的积木颜色确实是很好看啊,他以后打算随便乱穿,然后找妹妹给自己搭衣服,甭管妹妹搭的好不好看他都穿!

    柚柚捏着手里的积木,郑重地放了一块到宋星延手心,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问“……我的爸妈,他们……怎么样了?”

    宋星延正为那块积木开心,突然听柚柚这样问,他微微一怔,手指微动想摸摸柚柚的小脑袋又怕吓着她,最后还是温和地说“他们不是柚柚的爸妈,他们是把柚柚偷走的坏人,坏人当然要交给警察叔叔来处理,所以他们现在已经伏法啦。”

    他这么说是不想让柚柚知道父亲私下里的动作,可柚柚却以为是自己没有遭遇上辈子的事情导致钱春红朱富贵两口子逃过一劫。

    只坐牢怎么可以?

    柚柚低下头,那双天真干净的宛如小鹿一般的眼眸里,折射着阴郁的光彩。,,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