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9 章
    ☆

    柚柚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身处陌生环境,她并不害怕,因为像是这样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她也不是立刻就成名的,十八岁逃走之后,也有过一段很艰难的时间,年纪小又什么都不懂,生得还异常的漂亮,想占便宜的想骗她的多了去了,她真不像看起来这样单纯。

    柚柚的天真是她只愿意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如果真的对外界一无所知,就不会将黑暗化作色彩呈现在世人眼前。

    她都懂,她只是不在乎。

    且艺术家的敏感纤细的天性,让柚柚很轻易就能感受到别人的情绪,身下的床软绵绵的,被窝也轻的像是云朵,质量极佳,不过柚柚对于生活品质并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她眨了眨眼睛,慢吞吞抓住被子,撑在床上坐了起来。

    在她床边打盹的少年立刻惊醒,见柚柚睁着眼睛望着自己,黑白分明的杏眼里并无慌乱,才稍稍安了心,柔声问“你醒啦?要不要去厕所?肚子饿不饿?”

    这两个问题连着问有点怪怪的,宋清鹤被柚柚看得耳根一红,试探着伸出手去,将柚柚睡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整理到耳后,她的头发又细又黄,但是因为脸蛋儿小小的,看起来就更可怜巴巴。

    柚柚点头“去厕所。”

    宋清鹤掀开她的被子,把充满少女心的粉红色小兔兔拖鞋拿过来,柚柚的脚太小了,这拖鞋是按照十五岁正常身高女孩儿的尺码来的,柚柚穿上去跟小孩儿偷穿大人的鞋子一样,走起路来啪嗒啪嗒。

    宋清鹤有点想跟着进去,直到柚柚停下来,两只小手抓着裙摆,歪着脑袋看他,他才意识到柚柚是个女孩子——实在是因为她太小了,宋清鹤总忍不住拿柚柚当小朋友看。

    他教柚柚怎么使用感应水龙头及马桶,柚柚心不在焉,这些她是会的,不过如果是上辈子十五岁的柚柚,怕还是生平头一回见到马桶是什么样呢。

    宋清鹤教完了柚柚就在卫生间外面守着,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卫生间的门打开了,柚柚顶着一张刚洗过的还湿漉漉的小脸儿出现,头发沾湿了一些,宋清鹤立刻去拧了毛巾用温水洗过,给她擦脸,跟照顾小朋友一样。

    柚柚任由他摆布,宋清鹤看看时间,这会儿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柚柚一觉睡了快二十个小时,虽然睡得久,她的小脸还是略显苍白,嘴唇是淡淡的粉色,他在柚柚床边趴着睡了一夜,昨天晚上全家人都哭了,他也是,眼睛还略略肿着呢。

    柚柚坐在床上,宋清鹤单膝跪着给她擦脸,擦完后,她突然伸出冰凉的小手摸了摸宋清鹤的眼睛,他的眼睛跟她不一样,虽然是双胞胎,但柚柚是又大又圆的杏眼,宋清鹤却是丹凤眼,更像是宋季同。

    眼下还是肿的,也看不出丹凤眼的美来。

    宋清鹤心都化了,他完全没办法把柚柚当成姐姐,甚至有种年纪轻轻养女儿的感觉。不过他自幼性情温柔平和,很会照顾人,照顾起柚柚来也是得心应手“我带你下楼吃早餐好不好?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因为全家柚柚跟他最熟悉,也最愿意亲近他,如宋季同等人都不敢进来,怕吓着柚柚呢。

    柚柚摇摇头,摸着他的眼睛,指尖凉丝丝,没有说话。

    她不爱说话,宋清鹤已经习惯了,牵着她的小手,小心地握着,又给柚柚梳头,用发带绑起来,带她下楼去。

    大厅里只有宋季同,他一见到柚柚就紧张地站起来,但柚柚敏锐地感觉到有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正在暗地里盯着自己,她乖巧地被宋清鹤牵着走,宋季同露出灿烂热情的笑脸,凑到柚柚跟前,险些把她吓一跳“早上好呀宝贝,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有没有想爸爸?”

    柚柚被这惊人的热情吓到,朝宋清鹤身后躲了躲,看得暗地观察的老爷子老太太们恨不得冲出来敲爆宋季同的脑壳,有这么吓孩子的吗?啊?多大的人了,怎么一点都不稳重呢?!

    宋清鹤伸手把父亲往后推“爸,你别靠这么近,很吓人。”

    宋季同委屈地看向柚柚,柚柚果然不看他,低着头跟着宋清鹤,他只好尾随其后,试图跟柚柚多说两句话,但柚柚几乎不开口,只是安静地跟到了餐厅。

    不知道柚柚喜欢什么,就各种口味各种样式的早餐都做了,宋清鹤坐柚柚身边,她什么都不爱吃,跟昨天在飞机上一样,不喝牛奶,也不爱吃鸡蛋,芦笋煎培根她也只挑芦笋吃,喝了几口豆浆,又不喜欢豆腥味,最得她喜爱的居然是白开水……

    这吃饭可把人愁死了,又担心又犯愁,宋清鹤急得各种早餐都来了一遍,他也不敢逼柚柚吃,就给她一小口,发现柚柚是坚定地拒绝肉与蛋,蔬菜也是挑着吃,几乎是富含蛋白质的食物她通通不喜欢,也不喊饿,吃了几口就没兴趣。

    宋季同也着急,柚柚太乖了,宋清鹤给她一小口的量,她也尽量都吃掉,但吃得很不开心,你看着她那张小脸儿,铁石心肠的人都舍不得逼她,更何况是宋季同跟宋清鹤?

    昨天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看调查报告,看得眼泪刷刷往下掉,宋季同火冒三丈,恨不得弄死那一家人,放把火真是便宜了他们!到牢里好好去体验人生吧!

    柚柚吃得极少,她其实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胃处于饥饿状态,因为她早已习惯这种感觉,小时候是吃不饱,大了之后是不想吃,对食物完全没有,外表看起来也非常平静,没人知道她是饿的,系统又处于休眠状态,否则它只要一检测就会催着柚柚吃饭,上辈子柚柚能活那么久还没生大病,全靠系统。

    她挑食,它催着念叨着,不爱吃也不能不吃,但刚把柚柚接回来的家人并不了解她,又舍不得逼她,因此柚柚不吃了,他们连哄她吃都舍不得。

    躲起来暗中观察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看得心疼又犯愁,他们怕吓到柚柚,都不敢一起出现,直到柚柚吃完早饭,宋清鹤才哄着她,问她想不想见见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

    柚柚没说话,但也没反对,见她不是特别排斥,宋季同大大松了口气,四个老人家为了谁先出场差点儿吵起来,最后只好猜拳,宋老太太过五关斩六将成功获得第一,不过真轮到她出场,她反倒忐忑紧张起来,怕小孙女觉得自己凶,怕小孙女不喜欢。

    她远远地看着柚柚,心里就爱极了,又漂亮又可爱,要是没弄丢多好啊!她肯定把小孙女当眼珠子一样疼,想想小孙女受的那些罪老太太就眼眶泛红,眼泪止不住。

    柚柚只看见一个雍容华贵的老太太朝自己走来,虽然脸上有了皱纹,但无论仪态还是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头发烫着很好看的卷,耳朵上戴着珍珠耳坠,眼圈红通通,眼睛也有点肿。

    她眨着眼睛,任由老太太走到自己跟前来,说是老太太,其实年轻得很,瞧着比矮了一辈的钱春红都年轻。

    “宝宝啊,我是奶奶。”

    柚柚的眼睛生得极好,宋老太太瞧着,心里酸酸的难受,又爱,又疼得厉害,有心想把柚柚搂进怀里,又怕吓着她,最后变戏法般从伸手掏出一个小兔子玩偶,献宝般递到柚柚眼前“你看这个小兔子,可不可爱?这是奶奶亲手给你做的哦,你看你看,它可不可爱?”

    跟哄小孩儿一样。

    老太太可从没亲手给人做过东西,就是老爷子也没这待遇,柚柚看着白绒绒的小兔子,没说话,宋清鹤把小兔子拿过来送到她手里“你摸摸看,软不软?”

    柚柚顺势捏了捏兔子的长耳朵,嘴角不由得抿出一点笑,这点笑看得老太太差点儿哭出声,随后柚柚便一直抱着兔子,兔子约莫有她身高的一半,她跟兔子靠在一起,简直比兔子还要可爱。

    第二个来的是虞老爷子,都这把岁数了,还是国学大师,这辈子也没紧张过几回,对着柚柚一个小姑娘反倒不会说话了。他带学生的时候格外严肃,是出了名的高标准高要求,能得他个笑脸的学生寥寥无几,那张习惯了不苟言笑的脸在面对小外孙女的时候,很努力很努力露出一个笑来。

    笑得相当之吓人。

    暗中观察的虞外婆恨不得把老头子的嘴给缝上,你这是跟小外孙女说话呢,还是去吓唬人呢?有那么笑的吗?

    结果却相当出乎大家的意料,前头一直没什么表情的柚柚,居然在老爷子咧嘴笑的同一时间也笑了起来!

    她好像是单纯觉得老爷子这表情很古怪很好笑,一笑,露出一排小贝壳般齐整的牙齿,然后就好奇地看着他,虞老爷子一看小外孙女笑了,连忙把自己盘了好些年的章子拿出来,这是他从柚柚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给她刻的,每年都刻一个,选的最好的玉,手艺也越来越好,因为柚柚属兔,所以刻的也是小兔子的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病娇这个词不能用在文名上,所以我把文名给改了,大家不要认错哦,除了文名变了其他设定都没变~,,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