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8 章
    ☆

    朱富贵看傻了眼,钱春红痛苦地朝他伸出手,他吓了一跳,哪里敢去拉?撺掇旁边的朱招娣“去把你妈拽出来!”

    朱招娣也不敢啊!她自己刚被火烧过正怕着呢,指望她去救钱春红?

    结果还是钱春红自己拼了命朝外挤,在这个时刻她迸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欲,愣是拖着着了火的身子爬了出来,四下村民也被这场火惊起,赶紧过来帮忙灭火,朱富贵一家三口都有伤,其中钱春红伤得最重,浑身都有大面积烧伤,朱富贵则仅仅是崴了脚,朱招娣更惨一点,本来头发眉毛就烧秃了,这下胳膊腿都冒出一大片水泡,看着都吓人。

    等火扑灭了,家里也啥都没了,钱春红要不是伸手去够藏钱的地方,也不至于慢了朱富贵一步叫房梁给压了,这下是钱没落着,腿也没落着,整个人都没落着好,呆呆地坐在地上,房子的火烧得熊熊不熄,钱春红嚎啕大哭起来,身上痛得厉害。

    朱招娣也跟着哭,等村长来了,带着村民们在灰烬里扒拉半天,也没能找出什么还能用的,这回是正儿八经的啥都没了,人家徒四壁,至少还有墙不是?

    村长捏着根烧得半焦的木棍走过来问“你们晚上睡觉,那炉膛里的火,熄没熄?”

    钱春红朱富贵不约而同看向朱招娣,朱招娣面露心虚。柚柚走了,家里的活儿都得她干,钱春红吩咐她明天早上早点起来煮饭,她想偷懒,连锅子都没刷,直接放了水跟米进去,然后塞了满满一炉膛的木柴,想着焖上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大火烧开就能吃,主要是当时炉膛里没啥火,她寻思着烧到第二天早上不是问题啊!

    救完火天也蒙蒙亮了,村长说到这份上,朱富贵还有什么不明白?他闺女朱招娣偷懒不想早起,才引起的这场大火!他气得一巴掌就朝朱招娣脸上扇过去,虽说他只是崴了脚,但胳膊上也被火舌舔出了不少水泡,这一巴掌打过去,朱招娣疼,朱富贵也疼。

    朱招娣被打得摔倒在地呜呜的哭,钱春红也是又恨又气,她烧得比较厉害,村长已经叫人找车送她去医院了,谁能想到这一家人就睡得跟死猪一样,火烧到身上才反应过来?而且还没别的办法,是朱招娣弄的,你能怪谁去?

    钱春红贪财又胆小,生怕钱存进银行里拿不回来,平时都是把钱藏在只有她自己知道的地方,结果这一场大火下来一毛钱没剩,她心疼啊!当年抱柚柚回来可是拿了十万块钱,这些年哪怕朱富贵有了牌瘾,也还剩下一半,就靠着这笔钱他们才能这么懒过得也滋润,现在可好,什么都没了!

    送她去医院的车还没找着,滋儿哇滋儿哇的警车先停到他们家门口了,说是钱春红朱富贵两口子涉嫌拐卖幼儿及虐待儿童,证据确凿,是来抓人的。

    朱招娣一听,吓得腿都软了,肯定是柚柚干的!肯定是!

    钱春红又想撒泼,可惜警察又不怕她,村里人嘀嘀咕咕的,但没人乐意出头。一是钱春红在村里人缘向来差,二也是因为村里还有几家买过媳妇,怕枪打出头鸟,还是闷着声不吭比较好。

    谁知道钱春红被抓了后,报复心起,把他们全给抖搂了出去,又是一番狗咬狗。

    至于朱招娣没人理她,随她自生自灭去,秃头少毛的,恐怕也只有老癞头不嫌弃这样的媳妇,但朱招娣显然又看不上他了。

    她完全不关心自己爹妈被抓走会怎么样,她只犯愁自己要咋办。

    柚柚一开始靠着宋清鹤肩膀睡的,到了后来整个人几乎都倒在他怀里,宋清鹤动作很轻,飞机降落的时候还伸手捂住柚柚的耳朵,愣是没把柚柚吵醒。

    不过下飞机的时候,宋季同就开始跟他抢谁抱柚柚下去,作为晚辈,宋清鹤惜败。

    宋季同第一次把女儿抱起来,怀抱里那点重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又是心疼又是难过,哪有人家十五岁的小姑娘这么轻的,看样子给那家人的教训还是轻了。他是个极为护短的人,甭管占不占理,宋季同都会向着自家小孩,更别提还是弄丢了十五年的柚柚,哪怕柚柚说要杀人,宋季同都能手把手教她怎么开枪。

    小女孩苍白的脸蛋贴着他的胸口,呼吸很轻,几乎察觉不到,宋季同走路的步伐十分缓慢,保持平稳,不吵醒柚柚,一路把她抱回了家。

    家里老爷子老太太们都翘首盼望,站在门边等着的,来来回回走动个不停的,还有拿着望远镜照外面看的,听见动静齐刷刷全起来了,宋清鹤先一步进来,对着长辈们比了个嘘的手势,随后宋季同抱着柚柚进客厅,老爷子老太太们不由分说围了上来,又不敢大声说话,偷偷朝宋季同怀里看。

    大家不约而同地蹑手蹑脚走路,比着手势靠眼神交流,宋季同把柚柚抱到她的房间——这个房间一直都是为她准备的,从婴儿时期到十五岁,每年都会换,终于等到了真正的小主人。

    柚柚睡得很沉,她微微蹙眉,显然做了个不是很愉快的梦,宋季同坐在床边凝视着她,根本舍不得移开视线,也舍不得离开房间。

    柚柚睡觉的样子很乖,几乎不翻身,而且习惯性蜷缩起来,就像还在妈妈肚子里那样,这种睡姿显然极度缺乏安全感,宋季同派了人在村子里调查柚柚平时的生活状况,他是绝对、绝对不会放过那家人,绝对不会!

    女儿不仅体重轻,脸蛋儿也很小,宋季同伸出手掌比了比,还没他的手大,就那么小小的一张脸儿,白生生的,略微泛着透明的颜色,像是易碎的琉璃,需要仔细的呵护与怜惜。

    露在外头的手更是纤细,跟小孩儿一样,细细白白,脆弱无比,指甲泛着淡淡的粉,细小的伤疤隐约可见。

    她本该是金尊玉贵的小公主,在家人的疼爱中长大,但命运对她开了个无比残酷的玩笑。

    宋季同不由得弯下腰,在女儿额头轻轻吻了一下,给她盖好被子,略微调高室温,又看了会儿,才下楼去。

    楼下两家老爷子老太太都不停地伸头朝楼上看,见宋季同下来了,一个个都望着他“宝宝呢?睡了吗?”

    宋清鹤已经跟他们说了柚柚的情况,双胞胎姐弟间的奇妙感应,再加上宋季同作为爸爸看到柚柚时的下意识的爱怜,他们甚至都没有去怀疑柚柚的身份。

    “让她睡吧,季同,你等会儿——不,让清鹤去房间里守着,免得宝宝睡醒了看不到认识的人害怕。”宋老爷子急切地吩咐,“还有她过得怎么样?你不是让人去查了?查到了吗?怎么那么瘦?”

    “是啊,怎么那么瘦啊!”虞老太太焦急地说,“融雪十五岁的时候都一米六多了,宝宝怎么才那么点大?”

    她所说的融雪是她跟虞老爷子的另一个外孙女,今年十七,个头很是高挑,像柚柚这样十五岁堪堪一米四的,绝对是重度发育不良。

    宋老太太想这个小孙女想了十五年,恨不得立刻把小姑娘搂怀里疼,要不是宋清鹤摁着说柚柚怕生,她早坐不住了!年轻时候老太太那也是风风火火的女中豪杰,老了已经算是很稳得住了。“我这就联系人,等过两天带宝宝做个检查,养宝宝的那家人是个什么情况?你给我老老实实说了!要是敢瞒着,看我怎么修理你!”

    她自己生得儿子自己最了解,绝对是报喜不报忧,小孙女那么小一只,他们宋虞两家就没有小矮个儿!

    虞老爷子敲敲拐杖,目光炯炯,被爹妈及岳父母这样盯着,饶是宋大佬也不由得头疼“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派去查的人还没回来,不过那的环境是真差。”

    其实就是环境好,这一群护短的也不可能放过朱富贵一家,看柚柚那模样就知道她过得肯定不好,不把朱富贵一家撕了都是他们造化!

    宋季同派去办事的人效率很高,朱富贵一家在村里口碑本就不好,钱春红天天跟西山头吵架跟东山头对骂,瞧不上他们的多了去了,问他们家情况,那还不添油加醋了说?什么一天照三餐打小女儿呀,钱春红动辄就骂小女儿是骚|货贱|货眼里只有男人啊,放出消息说只要给够钱就能把柚柚带回家做媳妇呀,柚柚那小可怜哦,好小好小的时候就被赶去锅屋睡觉,睡稻草垛子里,地里的农活儿要她干,家里洗衣做饭也是她,大冬天的钱春红那没良心的婆娘还逼着她去河边洗衣服!

    那小手给冻得,冻疮生了一层又一层,可怜死了!

    就这还不给饭吃,一天一顿,都是稀的见脸的粥,有好心的大娘婶子心疼,给柚柚点吃的,也全叫那朱招娣给抢走了。

    总之就是可怜,特别可怜,过得不是人过的日子,跟那旧社会地主家的长工一样。,,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