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7 章
    ☆

    柚柚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微微踢动的小脚却说明了此刻她的心情还算不错,宋季同按捺住内心激动,用更轻柔、更温和的声音告诉她“柚柚,你知道我是谁吗?”

    柚柚心想这人怎么看起来脑子不大聪明的亚子,他刚才一直自称爸爸,难道还会是她的哥哥吗?

    她不回答这个问题。

    宋季同看着小儿子那根被握住的手指,内心升起无尽羡慕,他试探着伸出手,放在柚柚膝盖上,柚柚颤了下,没躲开。掌心下的膝盖瘦瘦小小,宋季同不敢用力,怕那细弱的膝盖会碎掉,她怎么这么瘦、这么小啊!明明跟清鹤一样大,可体型却小了好几圈,跟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的。

    “我是爸爸哦,你知道什么是爸爸吗?”

    柚柚想了想,歪歪脑袋“打人。”

    宋季同闻言,额角青筋暴跳,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对柚柚说“爸爸不打人的,爸爸怎么会打人呢?柚柚这么可爱,爸爸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怎么舍得打你?朱富贵才不是你爸爸,他是把你从爸爸身边抢走的坏人。”

    柚柚眨眨眼,没说话。

    宋季同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自己说的话,小女儿的反应有点迟缓,他并不觉得讶异,只是柚柚越瘦小可怜,他心中便越是愤怒,那股愤怒让他几乎忘回到暴躁易怒的青春期,他不想吓到柚柚,就笑着告诉她“朱富贵跟钱春红都是坏人,他们把柚柚从爸爸身边偷走,爸爸要报警,让警察来抓他们,好好教训他们,你说好不好?”

    柚柚微微皱眉,她觉得不好。

    就算被抓了,那对夫妻也会矢口否认,当初又没什么证据,抓了又能怎么样?还不如一把火烧了他们家。

    对于放火烧家这件事,柚柚意外地坚持。

    她不知道她亲爹也打着这个念头,只是怕吓到柚柚,让柚柚以为他是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才故意掩饰。他不仅要报警,还要报复,当年妻子生下一双儿女,他们家是什么地位?保姆护工难道都是假的?就凭一个钱春红,能偷偷把孩子换了?

    她有那本事?

    可到底是谁帮了钱春红,又是谁在暗地里算计,宋季同不得而知,这次带柚柚回家,他一定会保护好她,决不让当年的悲剧再次上演。任何人都不能替代柚柚的位置,宋家的小公主从来都只有柚柚一个。

    柚柚轻轻攥紧了宋清鹤的手指,比起自称是爸爸的宋季同,她显然更信任与她一母同胞的双胞胎弟弟宋清鹤,他们之间有着神奇的心灵感应,可以说除了系统之外,加上上辈子,宋清鹤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能让柚柚觉得可以相信的人。

    宋季同心更酸了,他盯着柚柚握着宋清鹤的手,眼刀子嗖嗖嗖往儿子身上刮,宋清鹤浑然未觉,他从见到柚柚的第一眼——不,是从帝都出发的时候,他的感觉就跟以往不一样。

    之前也有过找姐姐的经历,因为他能感应到她,所以每次他都会跟着一起来,然而每一次都让他失望,惟独这一次,明明是最没有根据、最没有可能、最冲动的一次,就凭借一句话和一个地址,双胞胎姐姐就在这里?

    可宋清鹤却下意识认为那条神秘信息是真的,越靠近这里,他心跳的越厉害,就连她被藏在水缸里的时候,他也是不受控制地朝水缸走近,找到了她。

    不用怀疑,甚至都不要验证,柚柚就是他的双胞胎姐姐不会有错。

    宋季同贪婪地盯着女儿消瘦的小脸看,得知刚才她就吃了点蔬菜沙拉,其他什么都没吃,又是担心又是无奈,飞机缓缓起飞,柚柚有点害怕,她上辈子是不出门的,别说飞机了,就连车子都很少坐,飞机一起飞,她就抓紧了宋清鹤的手指,宋清鹤连忙安抚她,宋季同趁机拉住女儿另一只小手,柚柚不适应,挣扎了两下,宋季同厚着脸皮不松开,她也就任他去了。

    父子俩一左一右坐在柚柚身边,跟她讲家里人的情况。

    柚柚听着,半晌,问“妈妈?”

    他们说了哥哥,说了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却没有提起过妈妈。

    宋季同一怔,随即露出笑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女儿的小手,那上头的伤疤跟茧子都让他想要发火,但当着柚柚的面不能吓到她“妈妈在柚柚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哦,她身体不好,可是她很爱柚柚的,给柚柚留了好多好多小礼物,柚柚一定会喜欢的!”

    说着,他拿出手机,找出了妻子的照片。

    宋季同的妻子名叫虞皖,跟他是高中同学,两人从高中就在一起,一直到成年毕业结婚,感情始终很好。可惜虞皖身体一直不怎么好,生了双胞胎之后,她是第一个发现孩子不对的人,哪个母亲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哪怕是刚刚出生看不出什么区别的小婴儿,骤然失去女儿愈发刺激到了虞皖,她缠绵病榻三年,最终撒手人寰,临死前还叫着宝宝。

    柚柚看着那张照片,年轻的女人正在用毛线织什么东西,似乎是在这个时候被人偷拍了,她抬起头,冲拍她的人笑了笑,很温柔的模样,跟钱春红完全不同,是柚柚从没见过的温柔。

    她定央央地盯着照片看,心里有些失望,原来没有妈妈的吗?她想要个妈妈,如果能和钱春红不一样就更好了。

    柚柚没有办法感受到已经逝去的人对她的爱意,其实哪怕是坐在她身边细心呵护的宋季同与宋清鹤,她也很难感受到他们的爱,准确点来说,她也不认为这就是爱了。那些为她的画所痴迷疯狂的粉丝,像他们一样温柔的也不是没有,柚柚不需要那样泛滥的爱,她要的是独一无二,除了她之外,不会再爱别人的爱意。

    她有点困,小脑袋一点一点,宋清鹤轻轻扶住她,柚柚顺势枕在他肩膀上,闭起眼睛陷入沉睡。

    宋季同怕冷气太低,女儿的手摸起来冰凉冰凉的,一点温度都没有,想起她之前被小儿子从水缸里抱出来,身上滴滴拉拉都是冷水,他便冷下眼眸。

    宋清鹤朝他看来一眼,父子俩对视一笑,轻松愉悦达成了共识。

    钱春红朱富贵两口子正吵着呢,吵着吵着,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随即在院子里大打出手,你扇我巴掌我挠你脸,什么脏的臭的都敢往外说,朱招娣失魂落魄跌坐在地,她到现在还不肯相信那居然是柚柚的爸爸跟弟弟,不是说是她的吗?

    柚柚居然不是爸妈亲生的……怪不得、怪不得!

    从小柚柚就长得跟她不一样,朱招娣总是嫉妒,认为爸妈把好的长相都生给了柚柚,恨不得柚柚不是自家人,好在爸妈也不疼柚柚,虽然也不疼她,但好歹让朱招娣心里满足了,柚柚比她过得还惨呢!

    可柚柚居然真的不是她家人,而且还有很有钱的爸爸跟哥哥,他们是开飞机来接她回去的,朱招娣心里就极度不平衡了,那要是她的多好啊!

    朱富贵想起那男人临走时冰冷的眼神就心里发毛,仿佛一把大刀悬在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落下,他看了女人一眼,觉得晦气,要不是这女人作的,哪有今天这事儿?

    那钱春红能乐意吗?他娘的现在知道怪她了,当年她抱着那小贱人回来的时候,他拿了钱去打牌,怎么不问她哪里抱来的小孩?

    钱春红虽然坏,却不傻,而且就算她把那人供出来也没什么用,人家也不是亲自见面跟她说的,她就是想指控也不知道人长什么样,至于那个被她拿去替换的女儿,反正是个赔钱货,钱春红才不关心对方有没有被拆穿!

    她现在就在想该咋办,要好处是没要到,想把招娣弄过去蒙混过关也不行,来娣那小|贱|蹄|子阴森森的,不知道心里憋着什么坏,要不,干脆跑路?

    可跑路也需要钱啊!

    朱富贵又骂她,钱春红能不来火么?她生得五大三粗,丝毫不惧朱富贵,两口子打得是昏天暗地,还不小心波及到了头发眉毛被烧的光秃秃的朱招娣,朱招娣惨叫一声,两口子看了一眼,继续对打,打得外头看笑话的村民们都舍不得走,恨不得回家端着饭碗出来继续蹲着看!

    最后两人打得精疲力尽,才驱使朱招娣去煮饭,朱招娣在家可没干过这些活儿,他们家活儿大多是柚柚干的,她跟她爸妈一样都是懒鬼,煮饭也会煮,就是味道不咋地。

    一家三口囫囵吃了饭,觉得困,躺床上就睡,顶着满头满脸的伤也不管不顾。

    直到大火燃起,烧到了堂屋,睡得跟死猪一样的朱富贵才爬起来,他也不管老婆孩子,自己往外冲!钱春红尖叫一声,胡乱拍了两把朱招娣,还想伸手去翻藏钱的地方,可惜已经晚了,火舌已经吞到这里,钱春红这下是真伤心欲绝!

    火势越来越大,朱富贵家房子年久失修,轰的一声,蛀空的房梁被烧塌,跌落的房梁好巧不巧,就压在钱春红身上!,,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