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6 章
    ☆

    少年已经做好了柚柚不会回应自己的准备,却没想到她伸出了手指,他太过惊喜,又极力克制“你别怕,我们是一家人呀,你身上都湿了,吹冷气久了很容易感冒,我先带你去洗澡换衣服好不好?”

    柚柚没说话,但已经愿意跟他走了。

    私人飞机上的洗澡间,柚柚不会用,少年手把手教她,给她调好了温度,就坐在外面等着,也不让其他人靠近,柚柚洗好了澡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卡通睡裙,露出两条细细的腿,细的让人看了都心疼。

    少年把她牵回座位上,柚柚的肚子咕噜噜叫了起来,他又连忙让人送吃的过来,在吃饭之前,他先拆了一盒牛奶给柚柚。

    柚柚不爱喝这个,感觉牛奶腥气重,别过头无声地拒绝。

    少年也不想逼她,可她看起来明显发育不良,营养跟不上,不喝牛奶怎么能行呢?

    等看到柚柚吃饭,他头都疼起来了——她只吃蔬菜不吃肉,连蔬菜都挑着吃!而且小鸟胃,吃了两口就不愿意吃了,坐在那儿乖乖地两手摆在膝盖上,他怎么哄都不行。

    柚柚拒绝合作,少年舍不得逼她,看到她这副乖巧可人的模样便心疼不已,恨不得把自己所拥有的全部都送给她,让人撤走了食物,仍旧半跪在柚柚身前,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一点一点把手伸过去,摸索到柚柚的指尖,发觉还是冰凉冰凉的,她被他碰到的一瞬间瑟缩了下,小手略微蜷起,少年生怕吓到她,一边注意着柚柚的表情,一边慢慢握住她的小手。

    凉凉的很舒服,但这么小的女孩子,体质不该这样的。

    少年的手温暖无比,干燥温热,柚柚有点害怕这种热度,少年连忙跟她说话,以转移她的注意力“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你看,我们俩是不是很像?”

    柚柚用专业的眼光盯着少年看了会儿,不得不承认这张还略带稚气的面容非常符合美学标准,几乎挑不出毛病来。单从颜值上来讲,这个人如果是她的亲人,是很有说服力的,因为柚柚自己长得就很完美,所以说钱春红到底脸皮有多厚,才能说出柚柚是她亲生的话来?

    “我叫宋清鹤。”少年拉着柚柚的手,在她手心一笔一划写着自己的名字。“小时候觉得这个名字笔画太多了,恨不得自己叫宋一一。”

    柚柚没有笑,她单纯地看了下自己的掌心,又看了看少年,眨眨眼。

    宋清鹤心酸更甚,他自小锦衣玉食的长大,从未想过与自己一母同胞的姐姐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度过了十五年。“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你什么人,为什么会跟你这样像?”

    柚柚还是没说话。

    “我是你的弟弟,你就比我早出生一分钟哦,如果我先出生的话,那我就是哥哥啦。”宋清鹤笑眯眯地说,轻轻挠着柚柚的掌心,“我们是双胞胎,所以你在想什么,我都可以感受得到哦。”

    柚柚微微睁大了眼睛。

    “你现在肯定在想,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对不对?”

    柚柚的眼睛又睁大了一点,圆溜溜的,因为眼珠又黑又大,看起来跟小婴儿一般天真无邪,仿佛从未被世俗侵染。

    “我常常会觉得痛,但是去了医院又检查不出什么来,情绪也经常会莫名低落难过,家里人都很担心。”宋清鹤继续挠挠柚柚掌心,这只小手看起来雪白纤细,掌心却有很多细小的伤疤,以及粗糙的茧子,可以想见她平时必定过着忙碌而疲惫的生活。“检查了好几次,我才明白,那是我们双胞胎姐弟之间的心灵感应,你疼了,难过了,我才感受得到。所以我都有努力生活,不让自己不高兴,这样的话,你就不会因为我不开心了。”

    虽然找不到她,不知道她身在何处,可只要他随时随地保持平静,她就不会受到他的情绪感染,宋清鹤一直都这样生活着。

    柚柚失神地看着他。

    “不过现在找到你啦,以后都不会让人欺负你了。”

    少年的声音温柔的像是春天的风,柚柚从头到尾不说话他也不生气,他还伸手比了个高度“你看,我比你长得高这么多,有我在,不会有任何人敢对你不好。”

    “等你回家了,让爷爷给你取个新名字好不好?”

    柚柚急了“不。”

    她有名字,她叫柚柚,是系统跟她一起取的,她不要叫别的名字。

    “好好好,不取不取。”宋清鹤连忙安抚她,“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那我叫你宝宝好不好?爸爸他们一直都这么叫你的。”

    柚柚没说话,她不喜欢被叫宝宝,她不是宝宝,她不是任何人的宝贝。

    “柚柚。”

    “嗯?”

    “我叫柚柚。”

    宋清鹤忍不住笑起来“好,你叫柚柚,那我叫你柚柚。”

    柚柚轻轻皱起小眉头,觉得不对劲,难道少年不该叫她姐姐吗?为什么可以直呼她的名字?不过这个疑问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她便不在意了,因为之前那个成年男人出现了。

    他一出现,气氛顿时变得冷凝严肃,柚柚下意识握起了拳头,宋清鹤见状,连忙对宋季同道“爸,你在自家人面前耍什么威风?没看到柚柚被你吓到了吗?”

    在外日天日地的宋大佬瞬间弯下腰来,他刚才还在发火,那姓朱的一家三口厚颜无耻的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还想拿着柚柚跟他谈条件——他们也配?当真以为他是做慈善的好心人不成!随便问问村子里的人就知道他的宝贝在他们家这十五年过得是什么日子,就这还想要钱要补偿?没一把火把他们家烧了都是他们造化!

    柚柚也很想把钱春红家放火烧了,她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可惜没有这个机会。

    看到坐在那儿乖巧可人的小女孩,宋季同竟然生出了几分近乡情怯之感,他在外杀伐决断说一不二,这会儿却不大敢靠近柚柚,只是贪婪地拿眼睛看着她,试探着朝柚柚走近。

    柚柚下意识抓住了宋清鹤的一根手指,明显有点怕宋季同。

    上辈子的柚柚是最神秘也最古怪的天才画家,她不出席任何公共场合,也不接受任何采访,更不与人来往,一个人住,性格孤僻,这跟她怕生人有关系,尤其是成年男人,他们高大、强壮、不容抗拒,一巴掌就能把她扇飞出去,这些藏在过往里的恐惧,最终化作鲜艳的伤口,被她以炽热又冰冷的色彩,展现在画板上,成就了一幅又一幅令人震撼的名画。

    宋清鹤虽然也是男人,但毕竟只是少年,还未长成,柚柚很怕宋季同会打人,哪怕以他的修养及气质,看起来不像是会动手揍人的那种。

    “柚柚?你叫柚柚啊?”宋季同柔声地与她说话,显然意识到自己一米八几的身高对于娇小的柚柚来说压迫感太强,尤其是在这种密闭的空间里,他干脆蹲下来,微微伛偻下腰,让自己看起来可以比柚柚矮一点,这样可能会让她有安全感。

    果然,在他这样蹲下来之后,柚柚明显放松了一些。

    虽然这是系统说过的爱着她的家人,但柚柚仍然不敢轻信。

    “这是你给自己取的名字吗?”宋季同笑呵呵地问,“爸爸喜欢,这个名字真是太棒了!柚柚为什么要叫柚柚呢?真可爱。”

    他毫不吝啬地用言语来夸赞柚柚的名字,这让柚柚眼角眉梢多了点愉悦,显然这是第一个夸她名字可爱的人,于是她细声细气地回答“因为……柚子很好吃。”

    上辈子第一次吃到柚子,就觉得酸酸甜甜的,还想再吃,可惜她买不起。

    宋季同笑起来“对对对,柚子很好吃,爸爸也特别爱吃柚子,这是爸爸最爱吃的水果了。”

    宋清鹤不着痕迹地瞥来一眼,这位在家里最不爱吃的就是水果,这会儿居然臭不要脸的说自己最爱吃的是柚子?

    父子俩一左一右半跪在柚柚身前,围着她,柔声细语的跟她说话,柚柚不觉踢动起小脚,她真的太矮了,说是十五岁,但身高只有一米四,而且非常非常瘦,上辈子她最终停在了一米六,然而无论是宋季同还是宋清鹤都是高个子,她长得这样矮小,显然跟遗传没有关系,换作谁天天只吃一顿饭还都是稀的,又要干活做家务,也长不高的。

    坐在那儿跟个袖珍洋娃娃似的,可爱又可怜,让人心疼不已。

    此外她对于外界反应也处于一种茫然状态,完全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这也是上辈子造成的习惯,用系统的话来说,这类似于经历创伤后的应激反应,只要不在乎,就不怕痛,所以柚柚对于别人的话反应很慢,更多时候是完全不给予回应。

    对天才来说,诋毁与赞美常常掺杂在一起,可柚柚从不在意那些不好的批评,人们认为她的画过于黑暗阴森,没有任何对生活及生命的热爱,将她批评的狗血淋头,她也完全不在意,也不会受伤。

    因为她只听自己想听的话,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也不在乎别人是真心还是假意。,,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