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5 章
    ☆

    柚柚乖乖地让少年抱着,小脚丫还蜷缩了下,她的脚趾甲很久没剪,长得有点长,但嫩嫩的脆脆的,被水泡了之后也是干干净净的。她显然有点怕钱春红,看见钱春红的时候,身子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少年感觉到了,他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一股愤怒油然而生,这与他多年来所受到的绅士教育相违背。

    明明是看起来那样可怜贫穷的一家人,可他却没有生出丝毫怜悯之心,甚至想要撕了他们。

    宋季同本来正冷眼瞧着钱春红拙劣的表演,转头便瞧见小儿子从低矮的小屋子里——他甚至都没意识到那间低矮阴暗,在大白天的都看不清楚的屋子居然是有人的,抱出了个小姑娘。

    小儿子今年十五岁,但身高已经一米七五,并不瘦弱,平时有运动的习惯,看起来就是翩翩少年,健康又阳光。可被他抱在怀里的小姑娘却小极了,就是那么小小的一团,露在外面的胳膊跟腿儿,瘦得惊人,仿佛一点肉都没有,就是一层皮包着骨头。

    正处于极度兴奋中的朱招娣也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这对父子对她并不热情,甚至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却从锅屋把那个小贱人给抱出来……她心里发慌,“爸,弟弟,我、我才是你们要找的人啊!我妈刚才说了,我才是!你们不要认错人!”

    钱春红眼见柚柚被抱出来也急了“你们把我闺女放下!那是我的闺女!你们认错人了!”

    少年抱着柚柚冷笑,这会儿他完全看不出一点温柔“你是当我们瞎,还是傻?你亲闺女跟你长得一样丑,就你那张脸,能生得出这么漂亮的女儿?”

    瘦弱成这个样子,还是掩不住的美丽娇嫩,钱春红也配做她的母亲?

    再看这一家三口,个个粗手大脚,不说胖,却也壮,怎地就只有他怀里的小姑娘如此瘦巴巴?说他们没有虐待她他都不信!

    钱春红就是咬死了柚柚是她亲生的,朱招娣才是他们要找的小孩,朱富贵全程缩在一边不敢开口,他心知自家这是惹上大|麻烦了,少说话就少错,钱春红那死女人真是不长眼,还敢在那闹,没看人家脸色越来越冷了吗?

    朱富贵到底还是聪明点儿,舔着脸搓着手笑,一副猥琐相“你别听我女人瞎说,她就是魔怔了!来娣在俺们家这么多年——”

    “别叫她来娣。”宋季同冷着声音说。

    这名字听着便叫人反感。

    “好、好。”朱富贵完全没脾气,他现在就想讨好一下人家,要是能要点好处再好不过。“她在俺们家这么多年,到底不是亲生,你也不能要求俺们对她跟对自己亲生闺女一样对不对?这农村丫头片子,哪有不干活的,虽然没啥好条件,但至少也给了她吃穿,让她活到现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看这——”

    宋季同怒极反笑“所以你把我女儿养成这个样子,我还要感谢你?是这意思?”

    “也不是说感谢吧,好歹有点表示不是?”朱富贵嘿嘿笑着,仍旧搓着手,尖嘴猴腮的长相与那一咧嘴的两排大黄牙,看得人下意识反胃。

    钱春红听朱富贵轻轻松松就把人给认了,扑上来就要打他“你在说什么浑话!来娣才是咱闺女!招娣不是俺们亲生的!”

    朱富贵反手一巴掌呼她脸上,在宋季同父子面前唯唯诺诺,对着老婆闺女他重拳出击“你这死婆娘才是疯了吧!招娣跟你长得那么像,你当人家傻啊看不出来!”

    朱招娣呜呜的哭,她的豪门梦才刚开始做就碎了,要是钱春红前面没说她是人家要找的孩子,她兴许还不会这么失落,可钱春红都说了,结果柚柚才是,朱招娣能不难受吗?她简直难受的要死!

    怎么是那个小贱人呢?她怎么就不是爸妈亲生的呢?怎么还有亲人会来找那小贱人呢?早知道就早点撺掇爸妈把柚柚卖给老癞头了!就算有人来找,也找到的是被卖给老癞头当媳妇的柚柚!

    朱招娣哭得是真情实感的伤心,奈何她被烧了头发眉毛,本身又长得不好看,这一哭不怎么感人,反倒有几分滑稽。

    柚柚轻轻打了个哆嗦。

    虽然是夏天,但在水缸里泡久了还是有点冷,少年急了“爸!把你外套脱了!我先回去!”

    宋季同也看到微微颤抖的女儿,连忙脱下西装外套,珍惜又小心地把柚柚裹住,顺便把她脚上另外一只湿哒哒的鞋子脱掉,那鞋子破破烂烂的,前面露脚趾后面露脚跟,都不知道穿了多少年。

    大男人眼眶都有些发酸,好不容易找到的宝贝,就在这穷乡僻壤,跟这种人生活在一起,度过了整整十五年。

    少年抱着柚柚快步往外走,柚柚有点害怕,想要挣扎,不知道自己要被抱到哪里去,少年连忙放慢步伐,柔声安慰她“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看你身上都湿了,我带你去换衣服好不好?不然很容易感冒的。”

    柚柚没有说话,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看,少年被看得有些无措,更加小心地抱紧她,不是他体力好,而是柚柚真的太轻了。

    一出朱富贵家,就看到门口围着一群好奇的村民,村民们都往他们身上看,少年低头,用嘴咬住父亲的西装外套往后扯,把柚柚的脸盖住,不让她接收到那些或好奇或八卦的目光。

    柚柚蜷缩着两只小脚丫,真的慌了,因为她叫系统的时候,系统不理她了。

    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从来没有的!

    上辈子十八岁的时候遇到系统,它就陪在她身边,相依为命,不管什么时候系统都陪着她,它从不会不搭理柚柚!

    是不是因为柚柚不够幸福,人生不够完美,所以系统任务失败消失了?

    到了飞机上少年把柚柚放下,揭开她脸上蒙着的外套时,才发现她那双特别大特别明亮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正无声地往下流淌。少年瞬间急了“你、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冷?还是饿了?是不是肚子疼?你、你……”

    柚柚联系不上系统,哭个不停,也不说话,她本身是非常敏感纤细的性格,非常需要爱与呵护,然而上辈子的她没有得到过,因此性格发生了剧烈转变,到了后期隐隐有了病态,是系统一直陪着她开导她,她才能好端端活着,可现在,系统消失了。

    柚柚一直哭一直哭却不说话,少年也被她弄得眼圈泛红,对着她根本生不起气,他半跪在她身前,试着去握柚柚的小手,柚柚下意识躲开,她不喜欢跟人有肢体上的接触,那会让她感到恐惧与害怕。

    因为上辈子她渐渐长大,朱富贵就喜欢这样有意无意地碰她,久而久之,柚柚便对此非常反感,刚才被少年抱在怀里,她从始至终都是僵硬的。

    “崽……崽……”

    脑海中传来电流般断断续续的声音,柚柚瞬间瞪大了眼睛!“系统!你在哪里?你怎么不理我?你、你不要离开我!”

    “崽……能量不足……我要进入一段休眠时间……崽按时吃饭……乖乖睡觉……我……”

    之后那电流声戛然而止,无论柚柚再怎么呼唤,系统也没有再回答她。

    她惶恐地伸出两只小手摸上自己的脸,转身看到窗户,趴上去拼命看,看见自己右边眼角下那颗小小的泪痣,才松了口气。

    上辈子柚柚脸上没有泪痣,是绑定了系统后才有的,泪痣在,就代表系统还存在于她的脑海中,只是向它说得那样,能量不足,要休眠。

    应该是刚把她送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能量耗尽了,但还是为了柚柚努力撑着,想等到她的家人找到她再进入休眠状态,结果没想到家人来得比想象中更快,因此松了一口气的系统立马便撑不住了,又怕柚柚害怕,才最后留给她一丝信息。

    柚柚暗暗握紧了拳头。

    少年全程都观察着她,生怕她不开心,看到她的小手慢慢握起来,觉得很是可爱,他不敢贸然去拉柚柚的手,柔声问她“飞机上有洗澡的地方,我带你去洗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好不好?”

    其实他自己的衣服也被弄湿了,但他全然不在意,只关心柚柚。

    柚柚低着头,跟少年对视。他半跪着,刻意低下去,担心居高临下的高度会给柚柚带来不安。

    这个少年……

    柚柚坐在水缸里的时候,就觉得跟他之间有一种很奇怪的羁绊,很陌生,又让人惶恐,但是又很奇妙,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认识了很久一样。

    她上辈子的人生不够完美,只有百分之二十的进程,系统说是因为她没有爱,不够幸福,才会这样,柚柚想要系统早点回到自己身边,她不相信除了系统以外的任何人,所以她会努力幸福的,只要幸福了,系统就会回来,一定会的!

    所以她没有选择无视少年的讨好,而是试探着的,一点点把小拳头松开,将冰凉的手指朝他伸出去。,,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