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4 章
    ☆

    村民们对着大飞机指指点点,好奇又自卑,不敢上去看,飞机门一开,第一个走下来的,是个十分俊美的少年。

    他看起来约莫有十五六岁,但已经很高了,眉目如画,气质斐然,愣是把胳膊还被亲妈掐着的朱招娣给看傻了眼,不知道为什么,她越看这俊美的少年,越是觉得有点眼熟。可要她说出来是哪里眼熟,她又一时想不明白。

    随后是一个成年男人,比起前面还略带青涩的少年,他身上才真真是有一种岁月沉淀后的成熟与稳重,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得他英俊而优雅,只有眉宇间的急迫说明了他此刻的心情。

    如果说先前看到少年,朱招娣还不知道为什么眼熟,那么在看到这个成年男人后,朱招娣明白了!

    这个男人居然跟来娣长得很像!

    尤其是鼻子,几乎一模一样!除此之外更多的是神似,神似到一看到男人就能想起柚柚!

    这么一看,那个少年似乎跟柚柚也很相似。

    朱招娣有点慌了,她下意识朝她亲妈看过去,却发现钱春红比自己更慌,两只手都在哆嗦,朱招娣被她掐得龇牙咧嘴,其他村民见飞机上下来人都很害怕,不敢靠近,纷纷四处散开,隔得远了再看,惟独钱春红一家三口,由于钱春红过于恐惧忘了逃走,便成了离这对父子最近的人。

    男人走上前来,态度温和“你好,请问朱富贵家住在哪里?”

    被提起大名的朱富贵别看他在家里耀武扬威,动不动就打媳妇揍女儿,可在外面就是个脓包,年纪相仿,但完全是天壤之别,他甚至都不敢抬头跟男人说话,低着头一语不发。还是钱春红逼着自己反应过来,“这、这个……”

    旁边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他就是朱富贵!旁边是他女人钱春红!”

    男人的视线便不觉落到了被朱富贵钱春红两口子夹在中间的朱招娣身上。

    一开始,他都没注意到这个女孩。

    对方没了头发跟眉毛,身上到处都裹着白纱布,看起来像是受了不轻的伤,尤其是脸,也被白纱布裹了一大半,年纪看起来不大,难道这是他们家的宝宝?

    “爸,她不是。”少年开口,“我能感觉得到,她不是。”

    他在看到朱招娣时,心里没有丝毫波澜,甚至生出了厌恶的情绪,足以说明这根本不是他的双胞胎姐姐,甚至于姐姐还很讨厌这一家人。

    男人便又问了一遍“请问——”

    “你是来找女儿的吧!”钱春红突然开口!

    声音洪亮,其他乡亲们都听见了,怕村民们拆台,钱春红干笑“这样,大路上的也不大好说话,咱们回家说,回家说。他爸,你把人带回家,我赶紧回去收拾一下!”

    说着用力瞪了朱富贵一眼。

    朱富贵也知道家里的来娣不是亲生的,但到底是哪儿来的他也不知道,十五年前他女人急急忙忙抱了个丫头回来,他本来还不高兴,结果钱春红说是拿了好几万块钱人家才给的丫头,有钱拿就行,而且来娣越长大越俊俏,他还没尝过味儿呢,要是亲生的,那朱富贵也不敢啊!

    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朱富贵虽然不知道自己女人在打什么主意,但他下意识就配合了起来。

    钱春红撒腿就往家里跑,她现在就一个想法,把那小|贱|货藏起来!不能让这对父子俩看到她!要是看到就真的完了!

    她恨死了柚柚,觉得柚柚小小年纪就一天到晚骚发发的,不然她男人也不会总用那种眼神看柚柚,她男人肯定是没错的,都是柚柚勾引的,男人哪有不偷腥的?柚柚要是老实本分,朱富贵能跟见了蜜的苍蝇一样往上叮吗!

    柚柚在破破烂烂的家里溜达了半天,最后就吃了几个小西红柿,不高兴地蹲在地上画画,紧接着家门被一把拉开,钱春红跟个牛犊子一样朝她冲过来,把柚柚吓了一跳!

    钱春红满脑子都是把柚柚藏起来的想法,她也不知道要往哪儿藏,家里就这么大点地儿,正巧看见了锅屋的水缸,水缸里的水也不多,她抓着柚柚就把人塞进去,柚柚身形瘦小没力气,钱春红五大三粗,把柚柚塞进去不算完,还用了木盖子给盖上,威胁道“你要是敢出声,等会儿我就把你卖给村里的老癞头当媳妇!”

    见柚柚乖乖坐在满是水的水缸里,只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钱春红心里那块大石头才将将落地,她转过身又在院子里装模作样的收拾,很快,朱富贵朱招娣带着那对父子就进来了。

    柚柚玩着水,玩得不亦乐乎,系统连连催她“崽!快爬出去!你爸爸来了!快爬出去!别让钱春红的诡计得逞!她想拿朱招娣替你!”

    柚柚却不以为然,她本来就不怎么渴望家人,“要是他们分不出来真假,那就算了。”

    村子里这么多人,他们好像很有钱,随便花点钱找人开口,都知道朱富贵家有两个女儿,而且朱招娣长得跟钱春红复制粘贴的一样,要是能认错,得多瞎呀!

    这是柚柚的考验,要是这么简单都通不过,那柚柚觉得还是自己一个人生活比较好。到时候她想办法偷走钱春红藏在褥子下面的钱,再一把火烧了钱春红家,美滋滋。

    已经在脑海里谋划好的柚柚甚至有点跃跃欲试。

    系统被她这么一说,也稳了“说得是啊崽,他们可是连冒充你的小婴儿都认出来是假的送到福利院去了,怎么可能被这种浅显的小手段蒙蔽呢?你等着瞧吧崽!他们肯定能认出来!”

    柚柚继续划拉水,这缸子里的水不知道还能不能做饭,她的脚丫子都踩在里头了。“哦。”

    “真的,你不知道你们家多有钱!多厉害!在帝都那都是数一数二,排得上名号的!”系统激动道,“可惜我当时能量太少,只来得及匿名发个消息,连你的照片都没法给,可他们在这种信息量只有一句话的情况下还是来了!而且来得这么快!我还以为得两天呢!”

    柚柚仍然很淡定,她乖巧地坐在水缸里,凉凉的很舒服。

    外头钱春红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开了,她还想跟平时一样抓着人诉苦,奈何人家根本不给她碰,甚至对她的哭诉冷眼旁观。

    钱春红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啊,哭自己不容易,哭自己当初把孩子抱回来就知道抱错了,可是又不知道上哪儿换,现在孩子家里人来找了,她虽然舍不得,但还是愿意让他们把人带走,然后把白纱布裹了半张脸的朱招娣往前一拽“……俺家穷,养活孩子也养不好,害得这孩子今天还被火给烧了,你们来了正好,以后孩子也不用跟着俺们两口子受罪了……”

    朱招娣一颗小心脏怦怦跳,她看着眼前俊美高贵的父子俩,内心一片兴奋。

    这是她的爸爸跟弟弟吗?真的吗?她原来是有钱人家的小公主吗?!她就知道!哈哈哈!她是不平凡的!

    宋季同几乎是啼笑皆非地看着眼前这村妇拙劣的表演,这个叫招娣的女孩儿,说是他们家失去多年的宝宝?当他是傻子糊弄呢?且不说这朱招娣即便包了半张脸,也能看出来是单眼皮小眼睛,就说那跟钱春红如出一辙的粗手大脚,也能看出来这俩才是亲母女啊!

    至于少年,已经在院子里四处转了起来,钱春红只顾着哭,也没想到人家居然不吃她这一套,毕竟在村子里,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屡试不爽,可对人家来说,这算什么呀,连滑稽戏都算不上,愚蠢又可笑。

    柚柚正玩水呢,缸里很黑,她也不怕,因为有系统陪她说话,结果正玩得开心,木盖子突然被人掀起来了,她下意识仰起小脑袋瓜,跟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少年四目相对。

    然后柚柚低下头继续玩水,她身上的衣服都湿了,脏兮兮的脸蛋跟手臂因为碰了水也变得干净起来,仿佛蒙尘的珍珠被擦拭掉了灰尘。

    撩起一捧水,柚柚突然有所觉,又抬起头,看向那个少年。

    少年也定央央地盯着她看,两人对视了半天,少年才狼狈地将视线撇开,又见柚柚坐在水缸里,朝她伸出手,连声音都有几分颤抖“……里面不冷吗?我抱你出来吧。”

    柚柚想了想“……妈不让我出来,会打我。”

    说得没头没尾,但少年听懂了。

    他强硬地伸出手,温柔的眉眼都染上几分凌厉,将柚柚从水缸里抱出来,她真的太轻太轻了,跟没有重量一样,少年抱着她都觉得自己是在抱着一堆纤细的骨头,他愈发的小心翼翼,生怕弄疼她,抱她出来时,水声稀里哗啦,正在外面哭号的钱春红一个咯噔,扭头一看,少年丝毫不在意柚柚破旧脏污的衣服跟滴滴拉拉的水迹,把她从锅屋抱了出来,柚柚的鞋子丢了一只在水缸里,阳光下的小脚丫白到几乎透明,连青筋血管都清晰可见。

    完蛋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