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没人可以不爱我 > 章节目录 第 3 章
    ☆

    柚柚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黑眼珠尤其大,是很漂亮的杏眼,眼尾微微上扬,常常泛着淡淡的粉,宛若三月枝头的桃花,娇嫩而鲜艳。即便营养跟不上,个头儿过分的小,体重过分的轻,她的容貌也依旧是无法掩盖的美丽。

    十五岁的柚柚实在是太瘦了,不过上辈子她长大成人也只有一米六,体重常年不过四十公斤,怎么都胖不起来,但四十公斤时候的柚柚至少不像现在这样皮包骨头,于是一双眼睛更显得大到惊人。

    朱招娣欺负柚柚习惯了,没想到会被柚柚吓到,朝后退了两步,色厉内荏道“你、你看什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快点给妈弄锅底灰!”

    柚柚心想,原来朱招娣胆子这么小。

    她当然是不可能干这个活儿的,她要等真正的家人来接她,系统说了,只要得到很多很多的爱,她就会幸福,她才不要给钱春红干活。

    柚柚不动,朱招娣因为刚才被吓觉得颜面尽失,上来就想拧柚柚,上辈子系统用了十年时间都没能收集到满数值的幸福感,又都用在了送柚柚回来身上,仅剩的一点儿,通知了柚柚的亲人,又阻止了钱春红跟朱招娣,这会儿是真的弹尽粮绝了。

    但它仍旧很勇猛“崽!别怕!我保护你!”

    上辈子没有保护柚柚的能力,等到有的时候,柚柚已经不需要保护了,但现在的崽急需保护!它决不会让这一家人碰它的崽一根手指头!不就是透支能量吗?没关系的!大不了休眠一段时间,等崽有了幸福感,它就能重新启动!

    朱招娣冲上来就想掐柚柚,但柚柚又不傻,怎么可能站在原地给她欺负?朱招娣生得五大三粗的,真要打起来柚柚肯定不是她的对手,但柚柚瘦小且灵活,瞬间躲开,反倒是朱招娣自己,用的劲儿太大,一头拱进了稻草垛里。

    柚柚很不高兴,她晚上还要在这儿睡觉呢,朱招娣那么壮,把她的稻草垛都压坏了。

    朱招娣再次丢人,正想给柚柚点颜色看,钱春红的叫骂声传来“你个小|贱|货!让你干点事儿就推三阻,还不快点!信不信老娘扒了你的皮!”

    朱招娣恨恨瞪了柚柚一眼,柚柚干脆走出了锅屋,抬头看天,天空很蓝,万里无云,天气逐渐热了起来,柚柚喜欢夏天胜过冬天,因为热还可以出来到院子里睡,冷的话就算把全部稻草都盖到身上也不行,而且会生冻疮,钱春红可不会愿意让她烧热水洗衣服,每年柚柚的手都会复发,她很讨厌这个。

    系统常常很烦恼,因为如果柚柚的幸福指数上升,它收集够了足够多的幸福感,就能为柚柚开启系统商城,什么冻疮伤疤,去除都是小菜一碟,完美人生系统最重要的一项指标便是幸福感,上辈子柚柚名利双收,完美人生进程也只有可怜的百分之二十!

    朱招娣匆匆挖了一碗锅底灰进屋去了,屋子里又传来一阵尖叫打骂,在这些嘈杂的声音中,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正是这家的男主人,也是柚柚的养父朱富贵。

    朱富贵虽名里有富贵,实则非常不富贵,且穷得叮当响,十天半个月能吃上一次肉都算不错,又因为没儿子,素日游手好闲,农活不爱干,反正攒几个钱也没儿子,留那钱还不如打二两酒祭祭五脏庙。

    幼时他也爱打柚柚,随着柚柚长大,出落的愈发俊了,他便舍不得了,常常用令人作呕的眼神看柚柚,仿佛那是一块到了嘴边的肥肉,只是钱春红看得紧,朱富贵才没能得手。

    像是现在,家里女人跟闺女都对柚柚非打即骂,惟独这个养父对柚柚和颜悦色,然而这不过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柚柚已经不是上辈子的傻柚柚。

    “来娣,怎么在院子里啊,你妈跟你姐呢?”

    柚柚讨厌别人叫自己来娣,她才不是来娣。

    不过她还是抬起头,露出脏兮兮的小脸儿,给了朱富贵一个笑。

    漂亮的人儿就是再脏,那也是漂亮的人儿。

    朱富贵被笑得心痒痒,忍不住就想伸手摸摸那小脸蛋,看是不是跟想象中一样细滑,结果柚柚突然站起来,躲了开,还跟他说“爸,我今天有点不舒服,可不可以让招娣姐做饭啊?”

    朱富贵那点不可告人的心思顿时就藏了起来,他嘿嘿笑。“那当然成,爸多疼你啊,可不像你妈那么抠。”

    他对柚柚和颜悦色,可不代表对亲生女儿也这样,进去堂屋就是一顿揍,朱招娣尖锐的哭叫响彻云霄,柚柚捣住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朱招娣是哭着走出来的,脸上俩大嘴巴子,成年男人的力气可不容小觑,她虽然被赶出来做饭,却还要使唤柚柚“你瞎啊!不知道过来帮忙?快点来烧火!”

    柚柚刚出锅屋没多久又被叫了进去,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烧火,朱招娣见她听话,这才气顺些许,心想这才对嘛,来娣这个小|贱|货,刚才还敢瞪她!

    正在朱招娣心满意足时,突觉腿部一阵剧痛!

    原来是灶膛里的一根木柴不知怎地掉了下来,正巧烧着了她的腿,还点燃了她的裤子!

    她发出一声惨叫!慌不择路之下直接倒入稻草垛,火势瞬间凶猛起来,这尖叫引来了堂屋里的钱春红朱富贵两口子,虽然不心疼这女儿,可到底是亲生的,以后还指望朱招娣给养老,眼看都要烧成个火人了,哪里还有心思顾及其他?

    柚柚便蹲在锅屋门口,双手托腮,饶有兴味地看着。

    钱春红用衣服疯狂扑打火苗,朱富贵用盆舀了锅屋水缸里的水就朝朱招娣身上泼!总算是把这火给扑了,但朱招娣已经烧得没个人形,不过也就是看起来严重点儿,上身衣服还在呢,就是头发眉毛烧没了,她又一直护着脸,所以最严重的是胳膊跟腿肚子,其他地方都还好,稻草垛不多,扑得又快,柚柚遗憾地叹了口气。

    一根木柴可以,就慌成这样,一看就不是干大事儿的,太让柚柚失望了。

    朱招娣烧成这样,家里抹锅底灰也没用啊,可送镇上卫生所要花钱,所幸村里有大夫,钱春红一边骂一边让朱富贵把人扛起来,又拿了点钱,顺便还骂柚柚,说她烧个火也不会烧一点屁用都没有不如死了干脆,柚柚充耳不闻,不痛不痒,钱春红走了还不忘把大门给锁上,就怕柚柚跑了。

    柚柚在院子里四处溜达,她肚子有点饿了。

    钱春红总是不给她吃饱,一天只给吃一顿,饭稀得能当镜子照人,但又让她总是干活,柚柚溜达半天,把院子里几个还没熟透的西红柿给摘了,洗洗咬一口,酸的她皱起小脸。柚柚不爱吃肉,她对口腹之欲没什么追求,能吃就行,也不馋,准确点来说,她对除了画画之外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哦,现在她对未来的家人也有点兴趣,因为系统把他们吹的天花乱坠。虽然西红柿不太好吃,但饥肠辘辘的柚柚还是都啃了下去,然后她溜达进堂屋,钱春红自己就馋,生了个朱招娣更是饿死鬼投胎,生怕朱招娣跟她偷吃,把吃得都锁了起来,柚柚很不高兴,她已经很久没有饿过肚子了。

    她琢磨半天,把视线放在了院子里那几只刨食的鸡身上。

    柚柚不爱吃肉也不爱吃蛋,一切荤腥她都不爱沾,不过她自己倒是会做,毕竟钱春红恨不得拿她当奴才使唤,什么都得柚柚会一点儿。

    算了,鸡不好吃。

    饿两天等家里人来接也没什么,柚柚灵感来了创作时常常废寝忘食,几天几夜不合眼不喝水都是常有的事儿,因此年纪轻轻就有胃病,她又性格孤僻,只有系统会催她,还是魔音灌脑的那种催。

    那边钱春红跟朱富贵带着朱招娣出来的时候还在那儿骂呢,骂朱招娣是个搅家精,是个败家玩意儿,烧个饭都能把自己给弄伤,花了快五十块钱,絮絮叨叨骂骂咧咧个没完,朱招娣很想骂回去,但又怕挨打。

    这时村子里突然沸腾起来,吃过午饭在外头树荫下歇晌唠嗑的村民们都抬起头,朱家一家三口也朝天上看,一架飞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这倒是不少见,不过这架飞机是不是有点太近了?这飞得也太低了吧!

    无聊的柚柚捡了根树枝在地上画画,随意勾勒几笔线条,放在上辈子,最少也能拍卖个几百万。

    小村庄偏僻贫穷,好些人家连电视都没有,电灯也省着开,飞机什么的只是听说过,没亲眼瞧过,说来也神奇,那飞机飞起来的时候感觉特别小,可最后停在他们村口的时候,那家伙大的!比县里干部开的小轿车可大得多得多!

    钱春红心底突然咯噔一下,不知为啥,就是觉得有点不妙,她不由得抓紧了朱招娣,正好抓到朱招娣被火烧了上过药的胳膊,朱招娣正想说不是自己不小心,是柚柚故意烧她,就被亲妈抓的嗷一声惨叫!,,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