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29 章
    欧也妮接过艾莉米送来的牛奶,让她把红酒送给葛朗台和格拉桑。葛朗台把酒杯放到鼻子下闻了闻,敏锐的发现是上好的红酒,转头冲欧也妮大声说“小姐,你马上就会破产了。”

    “不会的爸爸,”欧也妮让他放心“这样的红酒,我的地窖里还多得是呢。还有这里是巴黎,下次请您不要把破产两个字挂在嘴边,会引起误会的。”

    葛朗台瞪了越来越有主意的女儿一眼,觉得还是格拉桑更好对付一些“今天来的这几位,这几位,要是我没听错的话,你知道我的耳朵不好,没听错的话,他们,他们把自己的借据,都已经,已经……”

    “这几位先生同意交出他们手里的借据,但是他们想请你确保他们的权利,全部的权利。”格拉桑认为葛朗台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他们会保留宣告你弟弟破产的权利。”

    “破产呀,”葛朗台低低的重复了一句“这么说,这么说我弟弟破产了,对我,你知道我与他,财务一向是分开的,我请你来巴黎,给你出旅费,为的是,是葛朗台……”

    “你为的是葛朗台这个姓氏不被玷污,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葛朗台。”格拉桑敬佩的看了老箍桶匠一眼

    “我已经为这件事奔波了近两年,是不会看着你的姓氏蒙羞的。我会让他们知道,你没有义务替兄弟还债,可是你承担起了这份责任。这几位先生想保留全部的权利,就应该把所有的借据都交出来。所有人的!”格拉桑重重的重复了一遍,好象不知道把所有债权人的借据都收集齐,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一样。

    “太感谢你了格拉桑。”出于对格拉桑的感激,葛朗台的结巴不药而愈“你一直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不管是在索漠还是在巴黎。所以你有时间参加我举行的宴会吗,就在后天,我让人给你送请帖。”

    格拉桑在索漠是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到了巴黎之后,只有在歌剧院的女演员中才受欢迎,别的有身份的人家,并不会向他敞开客厅。

    现在葛朗台请他参加宴会,格拉桑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当然葛朗台,我非常乐意参加。你放心,我会说服那些人,在收集齐所有借据之前,不再来烦你。”

    宴会日的下午三点以后,收到请帖宾客陆续到来。盛装打扮的夫人、小姐们,下了马车之后,最先打量的便是装饰一新的府邸。这样的府邸属于一位还没有成亲的姑娘,让夫人、小姐们的心里不是滋味。

    不管是哪一位小姐有这样的座邸,都可以当成体面的嫁妆,哪怕是巴黎最体面的青年,也会考虑一下自己的选择。这样的想法不独夫人、小姐们想到了,刚把马儿甩给门童的青年们,脸上的神情也都讳莫至深。

    他们这些人有自己单独的公寓,每年固定时间拿到父亲给的津贴,出门有定制马车、车夫打扮的很体面,能打每局上百法郎赌注的惠斯特牌,可是他们的公寓没法和这样有高高台阶的雄伟府邸相比,他们的马车、拉车的马也不能跟欧也妮的相提并论。

    几个青年目光灼灼,他们心里都有跃跃欲试的想法,彼此之间还在说笑着,眼神里却有开始试探与打量。

    站在客厅前迎接客人的欧也妮,感受到了小姐们不甘心的注视,也感受到了青年们不加掩饰的眼神。她挽着葛朗台胳膊的手紧了紧。

    葛朗台听着门童的通报,按着通报的头衔向来客致意,夫人、小姐们则由欧也妮和泰伊古太太带进客厅,欧也妮再重新出来,与葛朗台站在台阶上迎接客人。

    发现欧也妮挽紧了自己,葛朗台的头抬的更高了一些,他觉得是时侯展示自己做为一个父亲的能力了。

    “别担心,他们是冲着你口袋里的钱来的,只会巴结你。”很葛朗台式的安慰。

    可是你的声音或许能放低一点儿吧?欧也妮不得不抬起一点儿下巴,让人看出她与葛朗台一样的高傲。

    葛朗台身边的人听到了他的奇葩言论,不由对这一对粗俗的父女侧目,觉得葛朗台哪怕已经成为了葛朗台男爵,仍然是粗鄙的外省人。

    还有欧也妮,竟然没有因葛朗台的言论觉得羞愧,还得到鼓励一样骄傲的抬起头来,同样一副目中无人的做法。如果不是因为府邸装饰的太过华丽,让人对宴会充满期待,大家都会转身离开这座刚刚晋封一位男爵的府邸。

    事实是,宾客还在陆续到来,没有一位先来的客人离开。

    客厅里已经有了十几位先到的客人在聊天,这些人与泰伊古太太曾经是朋友,她狼狈的离开巴黎,这些朋友们都出过力,今天再见泰伊古太太,却没有人为自己当年的做法羞愧,反而跟泰伊古太太说得最起劲。

    德纽沁根男爵夫妻联袂而来,脸上都带着得体的笑容,分别向葛朗台与欧也妮打招呼。欧也妮向葛朗台介绍“爸爸,这位就是我跟您起过的德纽沁根男爵,我来巴黎后得到了他极大的帮助。”

    纽沁根与葛朗台彼此打量,都从对方身上嗅出了同类的味道。两个老狐狸的手握在了一起,葛朗台对纽沁根对欧也妮的帮助表示了感谢“先生,请相信一位疼爱女儿的父亲,对任何帮助他女儿的人,都会有所回报的。”

    安奈特正拉着欧也妮的手“亲爱的,你的皮肤真是越来越好了,如果不是跟你不熟悉,我都想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欧也妮对她笑的十分真诚“没有问题,我现在正在研究这个,等成品出来之后,一定会请你先试用的。”

    纽沁根与葛朗台都听到了两位女士的对话,葛朗台可以事后再问,纽沁根却要当面问清楚,看自己可不可以越过格拉桑插上一脚

    “欧也妮小姐,你又有什么好主意了吗?如果需要资金的话,请不要忘了这里有一个可怜的银行家,想对你支持呢。”

    欧也妮笑着向他保证,自己如果需要的话,是不会忘记曾友好对待过自己的朋友的。纽沁根在进入客厅的走廊时,轻声向安奈特说“我不管那位小姐为什么和你亲近,是因为她自己还是她堂弟的原因。总之你要讨好她,知道她下一步的计划。”

    安奈特吃惊的张大嘴巴,一点儿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这还是纽沁根头一次明确表示自己知道她和夏尔的关系,以前都只是装成吃醋的样子,让安奈特自行体会。

    他既然知道,却一直没有点破,显然没把夏尔放在眼里。现在为了欧也妮,说破了这层尴尬的关系,安奈特受到的震惊太大了。

    这个时代的男人,绝大多数都把女人看成自己的附庸,哪怕是为了娶到一个让自己少奋斗几十年的姑娘,也只是在婚前表现一番,婚后得到了妻子的财产,再用妻子的财产与情人寻欢作乐的不在少数。

    可是纽沁根对欧也妮的态度明显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如同面对可以让纽沁根银行得到巨大利益的客户一模一样。

    一个外省来的年轻姑娘,哪怕她的父亲得到了晋封,她自己也在公债上表现亮眼,真的值得纽沁根如此对待吗?

    “注意你的礼仪,纽沁根太太。”纽沁根冰冷的提醒,在安奈特的耳边响起,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客厅门口,能够看到被一群夫人、太太们包围着的泰伊古太太。

    纽沁根扭头看了一下已经恢复微笑的安奈特“你看到了吧,三年前德泰伊古侯爵夫人不得不狼狈的离开巴黎,躲到外省乡下。那时没有一个人为她送行,她所有的朋友都恨不得从来不认识这个人。”

    “可是现在呢,这些人围着她,讨好她,奉承她,对她说自己都觉得肉麻的话。为的,不过是通过她跟欧也妮拉近关系。”纽沁根一边说着,一边挽着安奈特来到包围泰伊古太太的人群外围。

    安奈特听到夫人们正在夸奖泰伊古太太的皮肤变好,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一个月前,泰伊古太太与欧也妮一起参加自己举办的舞会,安奈特做为主人见过她。

    一个五十多岁,长年失意的夫人,脸上皮肤晦暗,皱纹早早堆到一起,就算是变好,也是扑粉的功劳。

    可是纽沁根刚才对她的要求,让安奈特不得不抬头露出微笑,她得跟着夫人们一起奉承泰伊古太太。正是这一抬头,安奈特实实在在的惊呆了

    泰伊古太太今天穿了深香槟色的裙子,因为年纪的原因领口选择v型,胸衬高高堆在领子外面,竟然不是大众的纯白色,而是浅香槟色。

    顺着衬领向上看,可以发现泰伊古太太的脖子上皱纹还是原来那么多,只是比以前的颜色白了一些,而脖子上的下巴,少了上次见到的双下颌,脸颊更是光滑、白净的不象是五十多岁的人。

    如果不是这些人都在叫着泰伊古太太的尊称,安奈特会觉得这完全是两个人。

    变化太大了,她是怎么做到的,自己一定要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到零点的时候,本文就会入v了,请天使们继续支持哦。一向抠门的作者不光设置了抽奖,还决定入v章评论的天使,都会有红包。虽然红包很小,是真诚的心意哦。

    还有作者的预收文,也请天使们点开专栏收藏啊!

    《[红楼]侠之小者》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侠之小者,守护何人?

    被按头称红楼四侠的吴邈,想找个人守护自己

    他就是个天天看武侠的怂货,竟被坑进真文艺红楼,还有没有天理?

    别说小配角有大作用,怂货也有雄起的时候。吴邈告诉你,想太多是病,该吃药吃药。

    贾宝玉紫英兄侠肝义胆,定能帮我救出姐姐妹妹们。

    冯紫英我只救林仙子行不行?

    义忠郡王湘莲武功盖世,有你相助何愁本王大业不成。

    柳湘莲我自己占山为王行不行?

    贾芸倪二哥,你一个市井人物,我能与你折节相交,请涌泉相报。

    倪二滚,你还欠老子的银子呢。

    忠顺亲王琪官儿,本王能不能青史留名,就看你的了。

    蒋玉涵我兄弟已经青史留名了,你别折腾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