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27 章
    欧也妮用一个我早知道的眼神,回答了葛朗台这句话,她现在对葛朗台说话十分放松“放心吧爸爸,这些都是我给您准备的,怎么能收您的钱呢。”

    “巴黎是一个先看衣裳后看人的地方,更是一个敬畏金钱的销金窟,你穿成上有钱人的衣服,别人就拿你当有钱有接待。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有钱,如果您穿着外省款式的衣服,那些人会怀疑我明年在巴黎的花费能不能到手,就算有内部消息也不会和我说的。”

    先敬罗衫后敬人,越是标榜清高的贵族们,越是如此。

    葛朗台的金钱观,再一次受到了冲击,他不解的问欧也妮“如果别人都知道咱们有钱,就会想方设法的把我的金子变成他们的,你难道不担心吗?”

    欧也妮对葛朗台说钱的时候称我们,说金子就成了他自己的,连吐槽都省了,只说“如果我们只有一、两万法郎,他们会扑上来,向我们推销最新式的衣裳、最有收藏价值的油画和雕塑。”

    “可是我们有一二十万法郎的时候,他们向我们推销的就换成了不知名街道的府邸、外省没有出产的庄园。等他们觉得我们有一二百万法郎的时候,他们只能向我们出卖国与国之间的消息了。”

    见葛朗台没听懂似的,欧也妮好心的继续说“最新款式的衣裳,穿过之后一文不值。府邸和庄园,最值钱的就是别人想卖给我们的时候。可是国与国之间的消息,却是可以用到公债交易中的。”

    别人在给你推销东西前,总得知道你是不是有购买的实力。不管是骏马还是新衣裳,都是让人尽快知道你实力的途径。

    葛朗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些巴黎佬儿。”

    欧也妮赞同“的确,他们就是这么肤浅。所以爸爸,你准备投资多少钱到纽沁根银行,来给这些巴黎佬儿一个教训?”

    直到王上的晋封令已经登到了最新一期的《法兰西日报》上,葛朗台都没有回答欧也妮准备投资多少钱到纽沁根银行这个问题。

    欧也妮并没有追问,这几天她带着葛朗台坐进自己在歌剧院最豪华的包厢观看歌剧,请他到巴黎最顶尖的饭店吃过牛排,还与他一起观看了赛马。

    就在赛马场上,葛朗台见识到了欧也妮独到的眼光,她以一比五的赔率,押中了一次头马,投入的两千法郎,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变成了一万法郎。

    葛朗台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因为欧也妮赢钱激动,也没有报怨欧也妮刚才押注押的少了,应该押上它几万法郎。只有在泰伊古太太拿到跟随下注得到一千法郎的奖金时,眼下里闪过一丝精光。

    听说欧也妮这个从来没接触过公债的年轻姑娘,一下子利用公债赚到二十四万法郎的时候,葛朗台也有过与格拉桑一样的猜想,那就是欧也妮能在公债上有所斩获,背后有泰伊古太太的指点。

    泰伊古太太为什么指点欧也妮,葛朗台想不明白,他一直在观察。随着观察的时间拉长,葛朗台渐渐有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泰伊古太太与欧也妮之间相处,欧也妮明显是占主导地位的人。

    这一次赛马也是一样,泰伊古太太在听到欧也妮想押哪匹马后,才做出了跟随下注的决定,在此前她一直跟欧也妮谈论的,都是拉斯卡加隆格尔子爵与阿道菲斯小姐之间的互动,以及阿道菲斯男爵夫人亲自替女儿拉拢拉斯卡加子爵的传闻。

    真正出主意的是欧也妮本人。泰伊古太太,才是那个跟随占便宜的人。一边试着明天晋见王上时的衣服,葛朗台一边进一步加强了自己这个认知

    宽大的穿衣镜里,熨烫笔挺的黑色燕尾服做工考究。洁白的衬领,挺括的竖在粗大的脖子周围,帮助支撑从圆脸上垂下的赘肉。勉强扣上的一粒纽扣下面,圆滚滚的肚子十分神气的顶出来,穿了小羊皮靴的短腿看上去结实有力,可以一脚把眼前的镜子踢个粉碎。

    这些东西,泰伊古太太给不出主意,也准备不了这么让人觉得熨帖——只有与自己长时期一起生活的欧也妮,才能知道自己对颜色的喜好,更明白自己的偏爱。身上的衣服看上去花费不菲,可是葛朗台可以穿足十年,平均到每一年,花费也就没有那么让人不能接受了。

    从那个宽大的教士帽就能看出来。除了用料比自己戴了多年的更考究外,形状与原来的一模一样。

    于是在一众新得到晋封令的贵族之间,葛朗台举止十分大方,说话不是在索漠时的结结巴巴,吐字也清晰的能让了解他的人掉下巴。

    据说这次晋见,王上对外省来的葛朗台男爵的尽忠词十分感兴趣,破例问了他几个问题,还对他竟然拒绝在那个人(拿破仑)登基后获得贵族头衔表示了赞赏,竟然把自己用过的一支银酒杯赏赐给了葛朗台。

    没等葛朗台这些新晋封的贵族们离开王宫,葛朗台得到王上青睐,马上要进入贵族院的消息就传开了。泰伊古太太的朋友们第一时间来到了欧也妮的府邸,向她表示祝贺。

    葛朗台参与了对泰伊古太太朋友们的接见,这些人家十二世纪、家族就已经成为法王忠实追随者的后裔们,对葛朗台表现的彬彬有礼,而葛朗台本人对所有给他带来利益的人,一向笑的十分真诚。

    欧也妮好笑的看着葛朗台秉持着自己一贯的做法,不管那些贵族说什么,他都不肯给一个明确的答复,所有的问题最终都归结于“谁知道呢”“这可说不准”,不由想到一个问题当初请泰伊古太太给自己做家庭教师,葛朗台难道也是用这一套让泰伊古太太上当的?

    “这事儿,我不能一个人做主,”葛朗台正在跟德塞斯伯爵夫人说“孩子大了,做父亲的总要听听她的意见,还是等我跟欧也妮商量之后,再给您答复吧,夫人。”

    这让回忆着往事的欧也妮几乎失笑,以前葛朗台太太是他的挡箭牌,现在轮到自己了吗?

    不过这样也好,葛朗台越是表现的重视自己,将来他离开巴黎之后,自己发挥的余地越大。

    果然,客厅里的人都把目光聚到欧也妮身上,与在索漠时的克罗旭家庭、格拉桑家族围绕着欧也妮的目光一模一样。对于这样的目光,欧也妮没有觉得不自在,而是自然的问葛朗台“您要跟我商量什么,爸爸?”

    葛朗台让人看到他脸上因为被人揭穿后的不好意思后,才向欧也妮说“塞斯伯爵夫人想用一下你的包厢,我觉得还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好。”

    “谢谢您的体谅爸爸,”欧也妮笑颜如花,虽然已经过了姑娘们最娇嫩的年纪,可是这份从容又不是娇嫩的小姑娘们能有的“不过是包厢,塞斯伯爵夫人看中了哪一个,提前派人来说一声就是,我去别的歌剧院就行了。”

    大家这才想起,眼前这个笑起来从容自信的姑娘,可不光是在皇家歌剧院里有包厢,巴黎数得上名字的剧院里,她的包厢都是最豪华的。

    “欧也妮,你知道我就算是看演出的话,只会一个人去,也只是占一个位置罢了。要是能跟你与我的朋友德泰伊古侯爵夫人一起看戏、一起讨论剧情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德塞斯伯爵夫人听欧也妮应的痛快,脸上的笑容很慈祥。

    欧也妮看了泰伊古太太一眼,见她点了头,便笑着请塞斯伯爵夫人与泰伊古太太约定就好,她如果有时间的话,也会陪两位夫人一起看戏。

    这下子客厅里的议论声更大了,好几位太太、夫人都想与欧也妮一起出现在她的包厢,好让人知道自己与欧也妮交好。而那些儿子还没成亲的夫人们,看欧也妮的目光与台格拉桑太太如出一辙,都想着该怎么让自己的儿子对欧也妮展开追求,才能超越别人,把富有的独生女娶回家。

    人客散去之后,连葛朗台都觉得有些劳累——欧也妮的府邸,现在还不是挑选客人的时候,没法如索漠的老宅一样,只有对葛朗台有益的克罗旭家族与格拉桑家的人才能登门。

    “这些人并不能带来什么消息。”葛朗台歇了一会儿才向欧也妮报怨,他觉得这些人来了不消息,还得浪费咖啡、点心,多点蜡烛,实在是赔本买卖。

    欧也妮知道这是他长期以来的习惯——葛朗台所有的财富都靠着一点一滴积攒起来,不光对别人如此,对他自己也是这样,只能开导他“您看爸爸,今晚的客人里,就增加了办报的博诺先生,办报纸的人与政府各部门走的近,他们最容易得到内部消息。”

    “他最想知道的消息,就是能不能把你娶回家去。”葛朗台气哼哼的说了一句“他还不是贵族。”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天使,本文预计8月9日,也就是周日那天入v,一直到上夹子前,尽量在每天0时更新。9号那天要看编辑的开v时间,尽量会早更。

    感谢照野、清澹、鬼鸮、二月、南瓜小桥、糊涂灌溉了营养液,爱你们,么——,,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