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22 章
    欧也妮听明白泰伊古太太话里的意思,正因为听明白了,被恶心的不轻。

    都是些什么人,她在这个世界里遇到的就不能有正常的一点儿的?

    哦,看到别人有钱,就想据为己有,还专想走捷径的那一种。

    对别人走捷径也就算了,一个个把算盘打到自己头上,就不那么让人愉快了。欧也妮心里有一个愿望,让华国那些觉得西方的空气都是香甜的舔狗们,都穿到十九世纪的欧洲吧,好好看看他们眼里的“灯塔”,两个世纪之前连基本的伦理道德都没有的样子。

    不过也说不定,那些人舔起来是不遗余力的,找到的角度之新奇,以欧也妮的智商望尘莫及。

    想到这儿,欧也妮沮丧的抚摸着新做好的衣服,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试穿的。

    泰伊古太太见欧也妮听明白了,就开始给她分析利弊“小姐今年已经二十四岁,是时候考虑一下结婚的事儿了。只不过成亲的对象要谨慎,那些年收入不到十万法郎的青年,还是别……”连一百万法郎都拿不出来的人,被欧也妮养开眼界的泰伊古太太,已经看不上了。

    “爸爸不希望我近期成亲。”欧也妮祭出葛朗台这块挡箭牌。

    如果泰伊古太太有葛朗台的财产,还只有欧也妮这么一个会赚钱的独生女,她也不愿意过早把自己的财产分割出去,因此赞同的点头“所以小姐赴宴的时候,该说些什么话要考虑清楚。”

    欧也妮见她竟担心自己,忍不住逗她“泰伊古太太,请您放心,不管我是不是出嫁,只要您愿意,我会一直请您做我的家庭教师的。”

    可泰伊古太太并不领情“小姐,您听说哪位已经成亲的夫人,还会请家庭教师?哪怕她们想学习什么才艺,请的也是专门的教师。”

    这么一本正经的把自己摘出去,让欧也妮不由笑了起来“可我听说那些夫人、太太们请的教师,很多都是男的。”不管是舞蹈还是歌唱以及弹琴的教师,大都由男人担任,欧也妮可不觉得他们全都是纯洁的师生关系。

    “小姐,”泰伊古太太头疼的看着自己的学生“一位淑女……”

    “听到那些议论也应该当成没有听到,更不能和别人说起。”欧也妮也一本正经的接过泰伊古太太的话。

    泰伊古太太只剩下无奈,发现自己被学生表面上的娴静欺骗太久了,她干脆向欧也妮说“如果小姐真有意出嫁的话,我觉得特劳丰侯爵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老太太今天说话这么直白,完全放下了她所谓上流社会的含蓄与婉转,还真让欧也妮有些不适应“太太,我以为您最初来做我家庭教师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说清楚了。不管是我的父亲,还是我,都不会与特劳丰庄园的前主人以及亲戚,形成婚姻关系。”

    被欧也妮再次提及自己竟想过做葛朗台太太,泰伊古太太的老脸还是要红上一红的,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她接下来的话“小姐,从我决定写信替葛朗台先生运作男爵那一刻起,我就不再觊觎葛朗台太太的位置了。”

    你那是知道觊觎也无望吧。欧也妮心里说了一句,看老太太要急眼了,就不再逗她,只向着她点了点头,示意泰伊古太太接着说下去。

    泰伊古太太既然开了头,当然不会半途而废,就算小姐不同意与特劳丰侯爵的亲事,话说开了,以后两人相处总不用再为这个,心里有什么芥蒂不是。

    因此泰伊古太太向欧也妮分析“特劳丰侯爵虽然年纪大了一些,可是只要你们联姻,他有了固定的封地,接下来就可以运作进入贵族院,成为贵族院的议员。那样得到内部消息的途径会大大增加,对小姐的生意有很大的帮助。”

    “听起来不错,可是不管是前期还是后期,好象都是我付出的多一些。”欧也妮也觉得一次性与泰伊古太太说清楚比较好,指出自己在这桩所谓的亲事里,得不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

    泰伊古太太却不这么认为“可是你会得到侯爵夫人的头衔,从此不管是哪一家的客厅都会向你敞开,你会成为所有人羡慕的对象。”

    精神胜利吗?欧也妮不觉得只有成为特劳丰侯爵夫人,自己才能得到那样的荣誉“可是太太,您也看到了,现在给我下请帖的,很多都是十二、十三世纪便成为贵族的人家。现在的巴黎,很少有人会不想接待我。”

    你有钱,你说的都对。泰伊古太太看着欧也妮年轻自信的脸,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欧也妮是自信的,她出席德隆格尔伯爵府上的宴会时,甚至放弃了一般少女喜爱的娇嫩打扮,穿了一件宝蓝色的绸裙子。宝蓝色对皮肤十分挑剔,欧也妮雪白的皮肤在它的映衬下,简直在发光。

    所有出席宴会的人,都不由的看向发光的欧也妮,发现那是她头顶小小钻石花冠,反射着灯光。不管多少人心里觉得欧也妮这样年轻的姑娘戴钻石而不是珍珠,充分说明了她外省暴发户的身份,却无不眼巴巴等着德隆格尔伯爵夫人,把这位公债市场传奇的外省姑娘,介绍给大家。

    如果欧也妮与伯爵夫人身份对调的话,她是不会给对方下请帖的。

    看,现在两个人见面还是有些尴尬的。主要是伯爵夫人前次在纽沁根家没有占到便宜不说,还被泰伊古太太下了面子,现在对上欧也妮不得不加着小心,生怕欧也妮如同那天一样,不给自己面子的直接让人下不来台。

    这可是她自己举办的宴会,身为女主人,隆格尔伯爵夫人不得不表现得对欧也妮十分亲热,在小心与亲热之间拿捏分寸,欧也妮好心的同情了她一秒。

    保持着泰伊古太太所谓礼貌的笑容,欧也妮由德隆格尔伯爵夫人挽着,向每一位被介绍的夫人行曲膝礼,终于坐到沙发上的时候,欧也妮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酸了,要不是裙撑碍事,她很想揉一揉。

    对她今天的配合,德隆格尔伯爵夫人很满意,认为自己的计划很可能会顺利进行——欧也妮在纽沁根府上,表现的可不是这么顺从。

    应该是舞会结束之后,德泰伊古侯爵夫人向她说明自己府上的地位,还有拉斯卡加的情况,这个外省乡下姑娘,才会接受自己的请帖,表情也没有参加纽沁根府上舞会时的抗拒。

    这样的认知足以让德隆格尔伯爵夫人心里冷笑,再怎么有钱又如何,想进入真正的贵族社交圈,没有贵族身份是很难办到的。女人想进入的话,嫁人,是不可多得的途径。

    放眼整个巴黎贵族青年,年纪轻轻就有子爵身份,头上没有父亲制约,可以随意支配家庭开支的,只有拉斯卡加一个。

    伯爵夫人看向儿子的目光,是那么柔和,眼里全是母爱,为了儿子,别说邀请欧也妮做客,就算是把她完全带入贵族圈,伯爵夫人也心甘情愿

    她已经让人到索漠打听过了,她的表姐葛朗台太太,不管是嫁妆还是得到的遗产,都交由自己的丈夫打理,甚至没有按月领取生活费用。

    欧也妮是由葛朗台太太教育出来的,女孩的婚后生活,总会受到母亲的影响,处理起财产来也一样。德隆格尔伯爵夫人坚定着这种信念,给拉斯卡加使了个眼色,免得他对独生女表现的太过冷淡。

    欧也妮与身边的夫人、小姐并不熟悉,就把注意力分给了宴会的主人,早发现德隆格尔伯爵夫人与儿子的目光交流,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她的目的与说给格拉桑的一样,要替葛朗台来巴黎得到晋封之后,铺一点路——虽然吝啬鬼自己可能并不在意,可是欧也妮要让巴黎的人们相信,自己得到了葛朗台的全面信任,今后的生意有大量的金钱支撑,大家可以放心的与她做生意。

    “欧也妮小姐,”身边的夫人突然开口了“您姓葛朗台,请问与纪尧姆葛朗台先生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刚才被介绍的太多了,欧也妮没有记住这位太太的名字,只能礼貌的向她笑了一下“如果您说的是著名红酒商纪尧姆葛朗台的话,他是我父亲的弟弟,也就是我的叔叔。”

    “哦,天哪!”可怜的夫人夸张的叫了一声,很有故意放大音量的嫌疑“你是他的侄女,可是他破产自杀了呀。就连他的儿子夏尔葛朗台,也已经离开巴黎了。你竟然还出现在巴黎。”

    欧也妮看了看夫人身边穿着粉色裙子,一脸看戏表情、眼睛灵动的姑娘,觉得自己明白了这位夫人为什么这么激动了。

    难怪德隆格尔夫人这么有信心给自己下请帖,原来她儿子真的很受欢迎呢。现在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踩自己一脚,好让隆格尔家看清谁才是更好的联姻对象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可爱噢、英达丽水、暮染晨霜灌溉了营养液。谢谢天使们的支持。还请天使们支持一下预收 文,点开作者专栏就可以收藏哦。,,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