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19 章
    安奈特觉得心里十分委屈,那时自己不在巴黎,真的无能为力,连一个安慰的拥抱都不能给夏尔,他应该知道的——自己离开巴黎之前,已经向他解释过自己非离开不可的原因。

    安奈特小心的抬起头,虚弱的向欧也妮笑了一下“亲爱的,我突然觉得头很晕……”

    欧也妮竟听明白了安奈特隐藏的台词,头一次善解人意的向她表示关心后,就自己离开了休息室,心里已经笑开了看来自己在夏尔与安奈特中间,种下了一根刺呢。

    这就让欧也妮十分快乐了——原身最大的悲剧,不在于她是葛朗台的女儿,也不在于葛朗台把她同化为另一个吝啬鬼,更不在于台格拉桑、克罗旭甚至特劳丰侯爵等人对她的包围,而是她不幸地爱上了夏尔葛朗台。

    拿东西的时候承诺爱,东西到手借此翻身,又说不爱,这在欧也妮看来不过是普通的背叛。可是说过不爱了,还按头让原身承认自己不值得爱,就有些过份了。

    更过份的是都说自己不爱了,接受原身再次给出的好处时,接的毫不手软还得意洋洋,厚颜无耻的要与特蓬风相互扶持,这是最让欧也妮恶心的地方。

    所以哪怕欧也妮对那个还在印度洋上吹海风的夏尔完全无感,她还是提前给他与情人之间种上一根刺,将来能不能看这刺生根发芽都无所谓。

    反正都是顺便的事。

    欧也妮现在最关心的还是对突尼斯的公债。

    次日送到府里的《法兰西日报》头一个版面上,就用醒目的字体写着悚人的标题《突尼斯动荡》。

    比欧也妮早出现在餐厅的泰伊古太太,正对着那标题出神,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一见到欧也妮的身影,连忙站了起来,紧张的向欧也妮建议“小姐,我们今天就去公债中心,把你昨天买的公债都卖了吧。”

    欧也妮当然也看到了那耸人听闻的标题,心里正庆幸着自己来到巴黎之后转运了,就听到泰伊古太太这个建议,刚刚露出的笑容都维持不下去了“为什么要卖了?”

    泰伊古太太还想收到以千为单位的馈赠,对欧也妮的交易十分担心“这样的消息一出来,对突尼斯的公债会大幅下跌的。现在时间还早,公债还没开始交易,要是去晚了的话,说不定卖都卖不出去了。”

    对呀,公债的最低点,应该是辟谣的消息前一天收市之前,而不是昨天。

    欧也妮有些懊恼自己买的太早了。可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今天去买对突尼斯的公债,过两天公债价格回升的话,别人一定会怀疑自己有什么消息来源——买卖的节点如此凑巧,下次再想赚钱就会被人盯上。

    钱是赚不完的,做一个低调的敛财人才安全。

    哪怕做了这样的心理建设,欧也妮还是不免觉得可惜,那可是钱呀。

    “泰伊古太太,您自己不想买点公债吗?”欧也妮觉得就算自己不买,身边的人买在最低点,也是一种另类的安慰。

    泰伊古太太现在多的钱拿不出,可是五千甚至一万法郎,她应该拿的出吧?毕竟她的薪水虽然一年只有五百法郎,可是回到巴黎之后,自己把欠别人的钱一次性都给了她。

    以泰伊古太太的精明,欧也妮认为她不会真的一下子都给还清了,总有那么一两个可以忽悠的人,看到她还别人的钱,允许泰伊古太太拖欠一下才合理。

    要是拿农在的话,一定会听从自己的建议,拿出她的年金,直接去买上一些对突尼斯的公债。

    泰伊古太太听到欧也妮竟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不由身子抖了一下,她手里的确还有几千法郎,却是她最后的保障,准备欧也妮这里呆不下去的时候,存成年金维持年老的生活。

    去买注定要跌的公债,是不可能的!

    ……

    就在公债交易所将要停止交易前十分钟,台格拉桑满头大汗的从人群里挤出来,高高的褶皱领子塌了下来,一脸不赞同的把手里一千五百股对突尼斯公债凭证,递给一脸死灰的泰伊古太太

    “德泰伊古侯爵夫人,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在交易的最后一刻,买已经腰斩、明天看上去还会继续下跌的公债。

    泰伊古太太看着手里九千法郎换来的凭证,脸上都是苦笑“我自己也想不明白。”怎么就被一个外省乡下姑娘说动心了。

    这九千法郎里,八千法郎是欧也妮前两天买公债剩下的,还有一千则是泰伊古太太自己出的。欧也妮最打动泰伊古太太的条件就是这一次出资,如果赚钱的话,两个人一人一半,可是如果赔了的话,泰伊古太太的一千法郎,欧也妮会在明年一月拿到下一年的花费时赔偿。

    泰伊古太太是一个赌徒,她不得不离开巴黎的原因就是无法偿还赌债。

    有人兜底的赌局,泰伊古太太拒绝不了。

    所以哪怕面对台格拉桑的不解,她也能平静的回答“你知道小姐购买了二十万法郎的公债。我听说如果买家多的话,公债的价格就会上涨,所以想帮小姐一把。”

    你怎么不上天呢。

    泰伊古太太说的话,台格拉桑一个字母都不相信。看着停在路边等待泰伊古太太的马车,一个没忍住,跟着走到马车前,绅士的扶泰伊古太太上车后,才向坐在车里的欧也妮打招呼“欧也妮小姐,您如果再这样冒险的话,我不得给葛朗台先生写信了。”

    用九千法郎就想拉动一国的公债价格,也只有欧也妮这种从来没有涉足过公债买卖的人,才敢这么想。

    欧也妮一脸的沮丧与无辜“台格拉桑先生,我劝过泰伊古太太了。可是她是我的家庭老师,平时都是她指导我,我不能把自己的思想强加到她的身上。”

    泰伊古太太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因为她答应过欧也妮,不对外说出这次公债买卖的真正主导者是欧也妮,只能用力抠着车子坐垫,才能不把讽刺的话说出口。

    哪怕自己只出了一千法郎,泰伊古太太对公债的价格却比欧也妮这个出了近二十一万的人还上心。第二天,欧也妮下楼吃早饭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泰伊古太太阴沉的老脸。

    “小姐,我觉得你可以再去拜访一下纽沁根先生,一位年轻小姐有一整套钻石已经足够了。”泰伊古太太觉得欧也妮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回收资金,免得下个月无法支付佣人的工钱,被人怀疑破产。

    刚来巴黎不到两个月就破产的外省姑娘,自己竟给她背书过,想想泰伊古太太就觉得自己当时一定昏了头。

    欧也妮不由笑了“今天的报纸还没送到吗?”难道还没有澄清的消息?

    正因为报纸上没有出现澄清的消息,泰伊古太太才会劝说欧也妮继续抵押她的钻石。欧也妮很快明白了这一点,心里也有些忐忑,面上却还是云淡风轻。

    “我有一个想法,太太。”她对闷闷不乐的泰伊古太太说。

    泰伊古太太猛的抬头,热切的看向欧也妮,希望从她嘴里说出的是自己想听的。谁知欧也妮说的却是“那天在德纽沁根男爵家的舞会上,我发现自己对跳舞完全不在行,是不是应该请一位舞蹈老师回来学习一下?”

    哪怕是艾莉米,都看出泰伊古太太是真的生气了,望着她怒气冲冲上楼的背影,小心的问欧也妮“泰伊古太太今天还会跟小姐出门吗?”

    欧也妮好笑的摇了摇头,本想说自己也不知道,不料小女佣一脸的兴奋“那我可以陪着小姐出门。”

    最终艾莉米还是没有得到陪小姐出门的荣幸——家庭老师虽然对小姐轻慢金钱的行为不满,却不会任由一个女佣越过她陪同小姐出门。

    “不体面。”家庭老师泰伊古太太的理由十分强大。

    欧也妮是在下午出的门,去的还是泰伊古太太渴望的公债交易所,不过她还是坐在马车里等着泰伊古太太,由着她一个人去交易所里打听消息。

    只看泰伊古太太沉重的脚步,还有已经弯下的后背,欧也妮就知道市场上还没有出现好消息。可是公债按着预想下跌,还是给了欧也妮一半的信心,让她还能安慰泰伊古太太“再等一等,如果突尼斯动荡是真的,今天应该有后续消息。可是报纸上并没有后续报道,说不定明天就会有好消息了。”

    泰伊古太太带着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乐观的欧也妮,不得不向她说出残忍的真相“小姐,公债昨天还是六法郎一股,刚才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五法郎一股了。”又是一千五百法郎没了,这算不算好消息?

    没想到小姐竟真露出满意的笑容“昨天比前天下跌了一半,今天只下跌了百分之十六,公债这下子算是跌到底了。”

    心塞的泰伊古太太,晚饭都没有吃,直接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了。,,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