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15 章
    纽沁根看了格拉桑一眼,发现格拉桑有些同情的看着欧也妮。他不知道格拉桑刚刚被要求保持沉默,认为是在心里谋算着,怎么替女孩避免父亲的责备,好取得独生女更大的信任。

    看来这个初到巴黎便以花用奢侈出了名的姑娘,身后有更大的财力支持。纽沁根不再看台格拉桑,心里迅速计算着得失

    台格拉桑的银行规模虽然没有纽沁根银行大,流动资金还是很宽裕的。这位小姐却不并直接向格拉桑求助,反而通过格拉桑邀请自己。

    纽沁根不再看任何一个人,重新估量起桌子上钻石的价值。

    他可以选择这次从中赚上一笔。反正,这只是一个刚从外省来到巴黎,就被巴黎的繁华迷住双眼的乡下姑娘。不过通过格拉桑,纽沁根了解这个外省姑娘背后,有一位极会敛财,也极精于算计的富翁。

    一次赚钱之后,可能是永远不再合作。

    纽沁根下了一个与他以往行事风格极不相同的决定,却没主动开口。谁先开口,对手就占据了主动。这个道理不光欧也妮知道,纽沁根也很清楚。

    泰伊古太太发现场面沉默下来,有些着急的看向欧也妮。一个不懂得控制自己客厅气氛的女主人,不是合格的女主人,哪怕这位女主人孤身一人在巴黎,只有二十四岁,没有掌握巴黎会客的技巧。

    身为女主人的家庭老师,泰伊古太太再想看欧也妮出丑,现在也得站出来,向纽沁根与格拉桑两个笑了笑。一张干瘪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的笑容,远没有饱含青春红润脸上的笑更令人赏心悦目,可是纽沁根觉得这笑容出现的时机简直太妙了。

    “亲爱的侯爵夫人,您有什么不同意见吗?”他善解人意的让泰伊古太太的笑师出有名。

    泰伊古太太把笑容加深了一些“小姐虽然买的钻石多了一些,可是钻石是可以保值的。何况这些钻石每一件都有它的来历,附加价值远远大于它本身。”

    欧也妮想给泰伊古太太鼓掌了。这世界上真没有白花出去的钱,如果花在还有一些底线的人身上,马上就会显示出它的效果。

    格拉桑听后点了点头,悄悄看向欧也妮,发现她也微不可见的向自己点头,便不再沉默,而是附合泰伊古太太的话“说的没错。刚才欧也妮小姐向我们介绍的时候,我听出有两三套首饰都曾在王国的历史上出现过。如果碰到对收藏感兴趣的人……”会考虑溢价收购的。

    对这一点纽沁根没有否认,他对巴黎的富翁们更熟悉,恰巧知道有哪些人愿意收藏这类东西。

    欧也妮这时才不好意思的开口“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些钻石,别人愿意收藏的话,我再也难以见到它们,会难过的。”

    那些刚出让了钻石的人知道你这样处置他们的宝贝,更难过。泰伊古太太低下头,她只负责打开话题,接下来的谈判还得看两位银行家是不是接话。

    纽沁根觉得这次不应该再让格拉桑抢先“亲爱的小姐,其实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把这些钻石折一些价抵押给银行。”

    欧也妮如同第一次听到这种提议一样,灰色的眼睛里都是不信“那钻石不就属于银行了吗,我一样还是看不到。”

    格拉桑学着泰伊古太太一样把头低下,他觉得自己近期还是别见纽沁根男爵的好,不然一不留神说出欧也妮把两座府邸都抵押给他的银行,说不一会影响她下一步的计划。

    纽沁根心里对欧也妮更加鄙视,觉得外省人就是外省人,难怪这位小姐不管买什么都是付现金,她可能根本都不知道资本运作的方式。

    于是纽沁根好心的向欧也妮解释“小姐,这些钻石我虽然暂时替你保管,可是只要你在我们商定的期限之内,把抵押款和利息交付完,这些钻石还是您的。哪怕您到时没有足够的资金,银行不得不拍卖这些钻石,也会提前通知您,您有优先购买权。”

    欧也妮兴奋的拍了拍手,一脸天真的向格拉桑欢呼一声“这可真是一个好主意,是吗,台格拉桑先生?”

    格拉桑配合的点了点头,张嘴刚想说什么,纽沁根却不肯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向欧也妮说“那么小姐有没有意向,向纽沁根银行抵押这些钻石呢?您放心,别人抵押我们只放款市价的百分之六十,可以给您做到百分之六十五。”

    这样专业的词语,显然不在欧也妮能理解的范围之内,她还是更信任台格拉桑先生“先生,您的银行的放款额度是?”

    格拉桑点了点头“如果德纽沁根先生做到百分之六十五的话,的确很公道了。不过如果你选择我的银行,我可以把这些钻石的人文价值计算在内。毕竟还有公债……”格拉桑发现自己说多了,猛的闭住了嘴,还向欧也妮使了个眼色。

    可惜欧也妮初来巴黎,与格拉桑之间还缺少默契,见格拉桑突然住口,还追问了一句“怎么,公债有什么问题吗?”

    格拉桑面色难看的瞪了她一眼,欧也妮悻悻的闭了嘴。纽沁根觉得自己察觉到了真相,格拉桑所以对这个外省乡下姑娘的事情上心,都因为两人之间还有公债委托合作。

    数目肯定远远超出了眼前的钻石抵押!

    欧也妮正被格拉桑瞪的抬不起头来,纽沁根便拉出一直沉默的泰伊古太太“德泰伊古侯爵夫人,我想您一定对这些钻石的人文价值更加清楚,您能具体的给我讲一讲吗?”

    泰伊古太太看了一眼欧也妮,发现她放在桌下的手轻轻扣在一起,心里不由笑了一下,自己的学生,还是年轻呀,不能完全把握自己的情绪与肢体语言。她脸上现出郑重的神态来“您说的对,男爵先生。”

    说到这里,泰伊古太太觉得自己应该征求一下钻石主人的意见“小姐,我可以给男爵先生重新介绍一下吗?”

    还没有从格拉桑的不满中恢复过来的欧也妮,嗓子里好象堵了点儿东西一样,干巴巴的说了一声可以。泰伊古太太的声音便在客厅里响起。她的介绍比欧也妮刚才说的即丰富多彩,又加进了各家庭的奇闻轶事,听上去生动又有趣。

    按着泰伊古太太的讲解,这些钻石简直千金不换,应该盖一座博物馆把它们进行展览才对。就连欧也妮与格拉桑也听得入了迷,甚至格拉桑不得不提醒欧也妮“小姐,我觉得您应该征求一下葛朗台先生的意见,再决定是不是把这些钻石进行抵押。”

    纽沁根不愿意放弃一个这么好的合作机会,更愿意借此与欧也妮开展刚听说的公债合作。于是严肃的向欧也妮承诺“小姐,如果您愿意的话,这些钻石纽沁根银行愿意做价十五万法郎进行抵押,利息只收到一厘。”

    格拉桑的嘴巴一下子闭得紧紧的,这个数目他的银行给不起。欧也妮却一定要让他说“台格拉桑先生,您知道在巴黎我只能信任您,尤其是在这样的金融问题上。我想问您,纽沁根先生给出的价格,足够公道吗?”

    纽沁根看出格拉桑不想有人插手他与欧也妮的合作,沉声提醒格拉桑“先生,请您一定要秉持着道德说话。”

    被这句话套住的格拉桑,不得不向欧也妮承认“小姐,纽沁根先生表示了足够的诚意。”

    听到格拉桑的肯定,欧也妮长出了一口气,小心的又向纽沁根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尊敬的男爵先生,您知道我刚刚来到巴黎,如果让人知道我拿钻石进行抵押,一定会对我的信用产生疑问,所以,所以……”

    “请您放心小姐,”纽沁根满意的向欧也妮保证“替客户保密,这是法律与上帝对每一名银行家的要求。”

    欧也妮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还向格拉桑请求,千万别把这件事告诉葛朗台,因为如果葛朗台知道她到巴黎买了这么多钻石,会直接命令她回到索漠的。

    格拉桑的脸上表情严肃“小姐,我只能保证葛朗台先生不问起的话,不会主动向他说起这件事。”

    这已经是格拉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欧也妮对他表示了由衷的谢意。

    纽沁根怕夜长梦多,决定杀那个只闻其名的外省富翁一个措手不及,直接请泰伊古太太拿来纸笔,先向欧也妮出具了一张十五万法郎、年利一厘的借据,就把桌面上的钻石重新包起来,与欧也妮约定明天上午纽沁根银行见,才起身向欧也妮告辞。

    格拉桑抱歉的请纽沁根先走,说自己还有事情要跟欧也妮小姐谈谈。纽沁根已经拿到了钻石,觉得格拉桑哪怕抱怨欧也妮几句,也无法再破坏这场交易,很大度的把欧也妮小姐让给格拉桑,再次礼貌的向三人告别。

    走到门口的时候,纽沁根向欧也妮发出了邀请“亲爱的欧也妮小姐,后天晚上内人将举办一场舞会,不知有没有荣幸请您出席?”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始,本文改到下午六点更新,作者想检测一下玄学的作用,还有哪个时段的流量可以看的人多一点儿,请天使们留意一下时间。,,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