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13 章
    名义上来拜访德泰伊古侯爵夫人的“老朋友”们,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她们不停的向泰伊古太太使眼色,希望她能从中说和,让生意能够达成。泰伊古太太想到这些人答应自己的提成,悄悄问欧也妮“小姐,你没有中意的吗?”

    欧也妮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会,太太。每一件都是珍品,都有它的历史价值和人文价值,我每一件都很中意。”

    中意你倒是都买下来呀。泰伊古太太恨不得能替欧也妮做决定,谁知欧也妮已经有了决定“可是对这些夫人来说,纪念意义更大,我不能夺人所好。”

    如果不是一直以来约束着她们的教养,欧也妮相信这些夫人们一定会把她骂的狗血淋头。可是现在她们只能不满的瞪着欧也妮平静的脸,连一句指责的话都不敢说。

    钱还在欧也妮手里,她们,每个人都想从欧也妮的手里拿到钱。

    泰伊古太太向几位夫人致意一下,请欧也妮离开了会客厅,来到旁边的休息室后,低声说“小姐,这些夫人来拜访之后,很快就会有别人请求拜访。到时小姐会客的话,总要打扮一下的。”所以你不能一件首饰都没有,还是把她们的首饰买下几套吧。

    欧也妮十分无辜的看着泰伊古太太“可是她们的首饰价钱里,都加入了个人的感情。如果我去买新的话,完全不用花那么多钱。还不必担心会不会有首饰的旧主人,不甘心自己心爱的首饰被子孙卖掉,晚上来找我这个买主的麻烦。”

    你可够了吧。

    泰伊古太太被欧也妮说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认真的看了她一眼,发现她满脸都是认真,眼睛里更是露出担忧和害怕,明显是觉得自己的设想会成真。

    外省乡下人就是外省乡下人。泰伊古太太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心里却跟着发毛,觉得自己这个中间人好象也没多安全。为了不多的提成,让自己提心吊胆,真不大合算呢。

    欧也妮注意着泰伊古太太脸上的变化,见她先露出失望再现犹豫最后一脸心疼,知道怕是心里有了主意,才慢慢开口“再说,她们带来的首饰太多了,我最多只能选三套最便宜的。”

    泰伊古太太的心被欧也妮说的提起来又放下,现在又被提起来。她觉得自己现在才抓住了重点,那就是欧也妮嫌弃夫人们的开价太高了。

    不是不想买,而是没钱了。

    想想来到巴黎之后欧也妮的花费,泰伊古太太认为自己的猜测无限接近现实葛朗台本身是怎样的吝啬鬼,她在去索漠前早有耳闻。哪怕她对独生女十分宠爱,独生女来到巴黎之后,也已经花出去了十几万法郎。

    普通贵族家庭给女儿的嫁妆也就是这样的数目。

    别说葛朗台,哪怕是最顶级的富豪,也不会让女儿如此挥霍。所以独生女拿不出大笔的钱来购买钻石了。

    自己不应该给那些夫人们太高期望的。泰伊古太太在心里提醒自己,欧也妮才是自己日后生活的保障,她来巴黎之的不管是购物还是做衣服,都有自己的一份,跟这比起来,夫人们可能给自己的提成,都不够欧也妮给自己做衣服的钱。

    看看那些人提出的价格,泰伊古太太初听价格时有多满意,现在就有多懊悔——自己竟想伙同那些人一起坑自己的衣食父母。

    她认清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欧也妮在巴黎呆不下去的时候,自己在这座府邸也无法容身了。

    想明白的泰伊古太太,头一次真心的向欧也妮行了个礼“请您稍等,我会去跟最有意出让首饰的夫人确定后,再请您出面。”

    早该这样嘛。欧也妮目视着泰伊古太太的背影,觉得这位侯爵夫人总算是认清了事实。于是让新请的女佣艾莉米给自己送上醇厚的咖啡,悠闲的喝了起来。

    没一会儿,泰伊古太太带着那位德菲诺侯爵夫人来到了休息室,两个人的脸色都说不上好看。欧也妮只是起身打了个招呼,等着泰伊古太太先开口。

    可以看出泰伊古太太面对德诺菲侯爵夫人还是有很大压力的,她轻轻抿了一下嘴唇,不安的请德菲诺侯爵夫人坐到欧也妮的对面,才开口“小姐,侯爵夫人有意出让她祖母佩戴过的钻石,只需要一万二千法郎。”

    价钱一说出来,泰伊古太太脸上有得意一闪而过,从三万法郎到一万二千法郎,这已经不是腰斩,而是直接砍到大腿根了。

    欧也妮却并不满意“泰伊古太太,您知道我只是看中了钻石,买回来之后还得重新镶嵌。”

    刚才你没说过要重新镶嵌,只怕原主人半夜找你谈心。泰伊古太太目瞪口呆的看着反复无常的欧也妮,不敢看德诺菲侯爵夫人黑得快化成墨汁的脸。

    “欧也妮小姐,我想你对钻石的价值有些误会。”德诺菲侯爵夫人明显在隐忍着火气“哪怕只是首饰上面的钻石,单独拿去拍卖,也可以拍到两万法郎。”

    “是的,侯爵夫人。”欧也妮很礼貌的向侯爵夫人笑了一下“您说的没错。甚至哪怕是拿到银行抵押,这些钻石应该也可以抵押到一万五千法郎。我的确太没有见识了,对不起。”

    所以你去拍卖或是抵押算了,你能舍得丢掉最后的尊严吗?

    欧也妮知道自己现在是在趁火打劫,心里没有半点不安。这些破落的贵族曾经拥有的财富,都是用同样的手段获取的,她不过是在几个世纪之后,对他们的后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她想的没有错,德诺菲侯爵夫人听到欧也妮要重新镶嵌钻石,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那样一来没人能从钻石上认出德诺菲家庭的印记,她变卖祖先首饰的事情也就无人知晓。

    黑脸也好,火气也罢,只是守住价格的手段而已。她是不可能把首饰拿去拍卖或是抵押的。

    可是现在德诺菲侯爵夫人非常需要现钱。她的儿子最近迷恋上了一个歌剧院的女演员,达到了疯狂的程度。她有理由相信,如果自己不赶快把首饰换成法郎的话,不知哪一天,这套她祖母曾戴过的首饰,会出现在那个戏子的脖子上。

    因此,德诺菲侯爵夫人不得不示意泰伊古太太打圆场,而泰伊古太太也觉得一万二千法郎买下那套首饰很占便宜——德诺菲侯爵夫人不能拿去银行抵押,不代表欧也妮不能。

    如果欧也妮知道泰伊古太太心里的想法,一定会给她鼓掌的。现在她只能心不在焉的听泰伊古太太言不由衷的夸奖那套首饰。

    最终,在金钱的诱惑之下,德诺菲侯爵夫人不得不让了步,以一万法郎的价钱,恋恋不舍的出让了成套的钻石首饰。

    “现在,我请其他人离开吗,小姐?”见识了欧也妮讲价功力的泰伊古太太,对欧也妮的态度发自内心的恭敬了起来,因为欧也妮刚才已经悄悄告诉她,自己会单独给她二百法郎,做为感谢费。

    欧也妮向泰伊古太太笑了一下“为什么要请她们离开呢,里头有好几套首饰我还是很感兴趣的。”

    不是头一次见识欧也妮的反复无常,泰伊古太太还是有些承受不了。她默默的一个一个把自己的老朋友们带进休息室,再一个一个亲自送到门口,中间没有与欧也妮交谈一句。

    就这样,在泰伊古太太的配合下,欧也妮又用五万法郎的价格,收到了那几位太太市价近十万法郎的钻石,这还没有算上镶嵌的价格。因为欧也妮小姐说了,她不管那些配宝石有多珍贵,也不在意金托有多么重的份量,对她来说,她看上的只是那上面的钻石。

    镶嵌的材料不能算钱!

    送走几位虽然拿到了钱,却心里十分不满的夫人们,泰伊古太太向欧也妮苦笑了一下“今后,她们是真的不会把我当成朋友了。”

    欧也妮正把所有的钻石首饰都摆在桌子上,一样一样的仔细观看,闻言连头也没抬“不会的太太。您在刚到索漠的时候,还说在巴黎一个朋友都没有。可是你看,今天有这么多老朋友来看你。”

    这么轻松的语气,却让泰伊古太太想起欧也妮曾经说过,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曾让她怀疑自己决定做欧也妮的家庭老师,要影响她、同化她,方便自己成为特劳丰女主人的决定是否正确。

    现在她觉得,小姐这样想是没有错的,只要她与小姐一直在一起,成不成特劳丰的女主人,都不用担心自己有一天会跟这几位“朋友”一样,出让自己家传的首饰。

    谁知欧也妮竟然开口问她“泰伊古太太,我一直很好奇,您的家庭从十二世纪起,便是贵族,应该也有些流传来下的首饰吧。您为什么不肯拿来给我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明月照高楼、极乐小姐、莫得感情扔了1个地雷

    感谢呆呆、小可爱噢、暮染晨霜灌溉了营养液。

    感谢天使们无声的鼓励,谢谢你们的支持,么——,,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