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11 章
    欧也妮并不觉得拿农做的不对,只是告诉她,自己不能带她去巴黎“你得替我照顾父亲呢,拿农,你要是跟我一起离开,父亲会吃不上饭的。”

    刚刚把一大笔钱汇给格拉桑的葛朗台,听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老吝啬鬼的心里有一瞬间的感动,却抵不过对刚刚消失一大笔金钱的心疼,气哼哼的嘟嚷着“我还以为你巴不得我早些饿死。”

    欧也妮的头摇得飞快“怎么会,我还指望着您看到我作金币铺满特劳丰的情景呢。”

    这话才是葛朗台爱听的,借着这股兴奋劲,他向欧也妮说起自己这几天的成绩台格拉桑已经回信了,银行的确有几座府邸达到了向外出售的条件。如果葛朗台同意,台格拉桑有信心按着市价的七成达成交易。

    据台格拉桑的信中说,王上听从了侍从长的建议,近期将会册封一批爵位。如果葛朗台有意的话,以他的财产“和对王上的忠诚,以及长久以来对王国的奉献,”足以拿下其中的一个男爵册封。

    “光有奉献还不够,竟然要三万法郎。”葛朗台不觉得格拉桑的话夸大其辞,向欧也妮抱怨“王上真是上帝忠实的子民,需要的奉献也一模一样。”

    这样的幽默打动不了欧也妮,她迅速计算了自己剩下的钱,又算了一下今年公债利息到期的时间,大方的向葛朗台说“我可以替您付一半的费用。有了男爵小姐的头衔,说不定我就可以得到王后的接见,那样巴黎所有的客厅都会向我敞开。”

    “那你应该出全部的费用。”葛朗台得寸进尺的要求着。

    欧也妮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同意他的建议“可以,不过以后公债的所有收益,都有我的一半。”

    鼻子上肉瘤的抖动,显示葛朗台内心的不平静“小姐,你在跟你的父亲讨价还价。”

    “或者全部的费用都由您来支付,我只动用公债的利息。”欧也妮不觉得讨价还价有什么不对,她已经发现了,面对老吝啬鬼,一开始就狮子大开口,再慢慢降低条件,得到的会比一开始只提最低条件要多。

    葛朗台果然在权衡之后,答应自己出所有得到男爵头衔的花费,而且今年的公债利息,就用来给欧也妮“练手”,这是他的原话。

    很快,台格拉桑再次传来了好消息,欧也妮悄悄指定的特奥布里翁侯爵府邸以及泰伊古太太府邸,分别以二十一万法郎跟十八万法郎的价格成交了只等着独生女前去验收。

    而泰伊古太太的朋友也回了信,确定葛朗台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在下一批王上册封名单上。

    得到这两个消息,欧也妮去巴黎的时间便提上了日程。直到她走前的前两天晚上,葛朗台才向依然围绕着欧也妮的克罗旭家族、台格拉桑母子公布了这个消息“欧也妮一直思念她的母亲,我觉得她可以去巴黎转换一下心情。”

    阿道夫格拉桑听说后,头一个恭喜欧也妮“你早该去巴黎,凭借葛朗台这个姓氏,你一定会在巴黎大放光彩的。冬季舞会开始之前,我也会去巴黎,期待到时与你相见。”

    台格拉桑太太拉了拉蠢儿子的衣袖,克罗旭家的三个人完全从突然的打击中清醒过来,特蓬风接过话头“虽然有人明确告诉我,不久的将来我可以当上安茹法院的推事,可是如果您有需要,我将毫不犹豫的去巴黎开展业务。”

    神甫与公证人巴不得立刻给侄子的漂亮话鼓掌,葛朗台却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如果他的女儿非得嫁人的话,他宁可选择阿道夫那个蠢货,也不会选特蓬风先生做女婿。

    等客人都走光了,葛朗台把自己的这个想法毫无保留的告诉了欧也妮,换来的是她轻蔑的笑语“嫁人?哦爸爸,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为什么要放任一个陌生人对我的财务指手划脚?”

    葛朗台听后心头大定,泰伊古太太觉得欧也妮小姐虽然还没有到巴黎,却已经初具巴黎女子高傲的风姿,拿农则怀疑小姐这次不带自己去巴黎,一定是因为自己差不多接受了高诺瓦叶的爱情。

    每个人对事情都有自己的理解,欧也妮只是给他们了一个认清自己内心想法的机会。

    她要准备的事情还多着呢。

    这次出行的只有欧也妮与泰伊古太太,当然不能随身携带沉重的金币,欧也妮用自己的十万法郎,从葛朗台那里换来了九万六千法郎的公债凭证。老箍桶匠解释四千法郎的差额时说“现在公债正在上涨,等你到巴黎的时候,它已经从六十六法郎一股,涨到七十法郎了。”

    欧也妮早已经重新得回了金用品盒,对葛朗台趁机把四千法郎扣回去并不计较——葛朗台已经通过台格拉桑购进了贝尔坦街的两座府邸,四千法郎完全可以看成是房租。

    真的带着泰伊古太太来到驿车前,欧也妮回头看向已经望不到的老宅,她的心里没有什么不舍,只是对自己曾经耽误过的时光做一个怀念。

    拿农用帕子捂住自己的嘴,含混不清的请欧也妮一定要注意身体,葛朗台则盯着车夫把行李安放在车顶后,才向欧也妮粗声大气的说“格拉桑会到车站接你。千万别亏了本。”

    这样葛朗台式的告别,让欧也妮更没理由伤春悲秋“爸爸,请照顾好自己。如果我需要动用什么,我会写信向您说明的。”

    车夫已经开始敲打车门,催促欧也妮上车。等她在泰伊古太太身边坐好,葛朗台的声音从车下传来“新年的时候你会回来吗?”

    欧也妮从车窗里探出头来,脸上带着去新世界的希翼,那光芒让黎明提前到来“如果我赶不及回来的话,请您到巴黎吧。”

    葛朗台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却一直等到见不到驿车的影子,才向拿农抱怨“蠢货,回家吧,再看她也不会回头的。所以你别再理什么高诺瓦叶了,你这个岁数,已经过了生孩子的年纪。”

    摇晃的驿车上,欧也妮听不到拿农的回答。她身子坐的挺直,眼睛却已经闭上,脑海里设想着自己到巴黎之后,该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打开那些高傲、保守又做作的贵族们的客厅。

    等到驿车停下,台格拉桑早已经等在那里,激动的表达自己在异乡见到朋友的兴奋之情。欧也妮不动声色的接受了格拉桑热情的致意,觉得自己的巴黎之行应该不会太难

    格拉桑把她们引到一架崭新的双轮马车前,他不无自豪的向欧也妮介绍这辆法里—布雷曼车行最新出产的马车“足足支付了一万一千五百法郎,小姐。如果您催的不是这么急,我可以把价钱讲到一万法郎。”

    欧也妮感兴趣的却是拉车的两匹骏马,纯白色的鬃毛油亮亮的,覆盖在毛皮下的肌肉,随着马轻微的动作抖动,看上去结实有力。马头高高昂起,哪怕身上套着缰绳,也不能让它们低下,眼睛炯炯有神,偶尔打一下响鼻,不耐烦的跨动一下结实的长腿。

    “这两匹马也是我的吗?”欧也妮虽然没有相马的经验,只从外形上也知道这两匹马价值不菲。

    听她问起,哪怕已经见惯了巴黎的奢华,格拉桑的声音还是暴露了他的激动“它们当然是您的小姐。我按着您的吩咐,特意替您在数百匹马里挑选出这两匹,哪怕葛朗台先生在这里,也得承认这两匹马值得上一万五千法郎。”

    一直没有出声的泰伊古太太,终于咳嗽了两声,欧也妮知道她是在提醒自己——一名淑女是不应该在大街上与人谈论每样用品的价值。

    虽知道泰伊古太太又当又立的心态,一时半会儿难以改变,欧也妮仍向台格拉桑道谢“台格拉桑先生,太感谢您了。如果不是您在巴黎,我真不敢想象自己会有多不方便。”

    格拉桑对欧也妮的感谢照单全收,请她与泰伊古太太上车,自己则坐上了另一辆马车。显而易见,那车与拉车的马,与欧也妮的没法比。泰伊古太太在车上悄悄对欧也妮说“那位先生说的价钱很公道。”

    欧也妮笑了“他代理着爸爸在巴黎的生意,知道爸爸熟悉每一样东西的价格,如果从中赚钱的话,是什么后果他心里很清楚。”

    车子一路驶向圣日尔曼区,为了让欧也妮更了解马与马的性能,台格拉桑早交待过车夫,一定要让马车跑的又稳又快。

    欧也妮刚才已经知道,车夫也是格拉桑替自己雇佣好的,因此向泰伊古太太请教起沿路的风光,并不觉得难为情。

    很快,就有总是在布洛涅森林消磨时光的花花公子,注意到了这辆出众的马车。有人骑着马追了上来,要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驾车的马是不是上一周有人肯出价一万八千法郎的那两匹。

    等到确认之后,花花公子们议论了起来“那车上是谁,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暮染晨霜、回、小星灌溉了营养液,受宠若惊的作者鞠躬致谢。,,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