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8 章
    的确,公证人对葛朗台的了解,强过了他对自己财产的掌握,葛朗台此时正对想上楼的欧也妮说“你手里有足足九万法郎,还不算原本我给你的四千法郎,难道你要让它们都躺在柜子里睡大觉吗?”

    欧也妮被他的迂回逗笑了“难道你有什么好建议吗,父亲?”

    “当然是把它们都换成金子或是公债。”葛朗台说的斩钉截铁“金子会涨价,公债能每年给你带来新的收益。这样你的财富就会年年增加。”

    欧也妮的笑容更大了“可是我要那年年增加的收益做什么呢?换不回妈妈,也换不回过去的……”

    葛朗台的声音噎住了,他也想不出增加的收益能换回什么,独生女的思想显然跟他不一样。好在欧也妮没让他沉默太久“爸爸,我觉得您可以帮我做一件事,我想请一个家族老师。”

    这又是什么新花样?葛朗台出于本能反对“家族老师,她们除了教你怎样花钱,还能做什么?”

    “您花一千法郎一年可以请来的家族老师,我自己说不定要花两千法郎甚至更多。”欧也妮知道自己怎么说服葛朗台了“可是请您一定要好好挑选,我不希望白白支付老师的旅费。”

    葛朗台心里迅速计算着,自己从中可以得到多少的好处,然后做出不情愿的样子,答应下来。没出半个月,一位名为德泰伊古太太的家庭老师,就出现在了欧也妮的面前。

    这个人与拿农完全相反,她的身材十分矮小,刚刚到欧也妮的肩膀,站在高大丰满的独生女面前,干瘪的让人忽略她的存在。

    德泰伊古太太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褐色的眼睛里充满算计,拿农头一次见到她就十分反感“先生一定是上当了。能让先生上当的人,小姐可不能太相信。”

    欧也妮心想,能让葛朗台上当的,只有金钱。可是这位泰伊古太太头一次见面,就隐晦的向欧也妮打听拿农是不是真的得到了一千法郎年金的馈赠,显然没有足够的金钱让葛朗台甘心情愿的上当。

    而她每年的薪水,竟只有五百法郎。欧也妮虽然不知道这个时代家庭老师的年费,有拿农每年拿到的工钱比较,知道这薪水真的不算高。

    说不得葛朗台为了让泰伊古太太对欧也妮施加影响,会给她画一个大饼,很可能就是泰伊古感兴趣的年金。不过欧也妮并不在意,她可不是心智还不成熟的小姑娘,请家庭老师只是为了让自己身边有一个成年女性陪伴。

    这个女性如果跟泰伊古太太一样,对巴黎的社交界十分熟悉,了解各贵族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还能对自己的礼仪进行指导,欧也妮为什么不用呢?

    “泰伊古太太,我们今天去买点儿东西。”欧也妮不是争求家庭老师的意见,而是通知她自己的行程。哪怕是这样,也足够让拿农用警惕的眼神,把干瘪的家庭老师从头看到脚——以前陪伴小姐出门购物的只有她一个人。

    泰伊古太太并不觉得这是十分荣幸的差事“小姐,您今天的绘画练习还有半个小时才结束。”

    “对呀小姐,”同样在堂屋的拿农不希望泰伊古太太抢了自己的差事,头一次附合她的意见“走太晚的话会赶不上回来吃午饭的。”

    “不要紧,”欧也妮并不在意“你不用准备我们两个的午饭了。我们会在外面吃一点。”

    “什么?”拿农与泰伊古太太一齐不赞同的看向欧也妮。家庭老师不赞同的是没有亲近女性长辈陪同,小姐要单独出门吃午饭。拿农单纯是担心先生听到小姐的新花样,好不容易软和下来的脾气,会再次爆发。

    还仅仅是在索漠这样的外省小城,想出门就有这么多的阻碍,欧也妮很是无语。不过她今天一定要与泰伊古太太单独谈一谈,只好不顾拿农的感受,由家庭老师出了门。

    家庭老师的眼光十分挑剔,按着她说的话,索漠城没有任何值得买的东西“这样粗糙滥制的东西,看着华丽实际上完全没有特色的造型,配不上小姐的身份。”

    这时欧也妮与她已经坐在了咖啡馆里,整间咖啡馆里只有她们一对客人。老板早已经认出欧也妮,用心把她们今天点的所有东西都记了下来,以便晚上向来咖啡馆的客人吹嘘。

    “泰伊古太太对时尚很了解。”欧也妮没在意老板对她们的注视,小声的与泰伊古太太聊起天来。

    泰伊古太太听到欧也妮的话,本就笔挺的腰挺的更直了“不错,几年前我在香舍丽榭大街边的咖啡馆有固定的座位,全巴黎最时髦的人都要与我打招呼。”

    听她如此骄傲的说起自己旧日的辉煌,欧也妮很不厚道的扎心“那你为什么离开巴黎?”能在香舍丽榭的咖啡馆拥有固定座位的人,就算是破产了也不应该落魄到只拿五百法郎的年薪就满足吧。

    果然,刚刚还一脸回忆的泰伊古太太的脸上,光芒马上逝去,代之而起的是对欧也妮的不满“有教养的小姐,是不能直接问别人的的。”

    “哪怕这所有人都知道?”欧也妮定定的看着家庭教师“我父亲可能没跟你提起,为了缓解对母亲的思念,我最近要到巴黎去散散心。这样谁陪着我去巴黎就成了问题,如果你对去巴黎不感兴趣,我得问问台格拉桑太太愿不愿意去巴黎探望她先生。”

    家庭老师的脸色随着欧也妮的话变来变去,眼睛里的算计都快写满了桌面,好一会儿才说“葛朗台先生确实没有提到您去巴黎的事情。而我,有些个人原因不方便出现在巴黎。”

    “可是我觉得你很合适。”欧也妮笑了一下“或许我可以额外付你一些费用。台格拉桑太太对巴黎真的不如你熟悉。”

    家庭老师的脸更纠结了“葛朗台先生不会同意您去巴黎的。我与他约定要在索漠服务三年,哪怕您离开了,我也会继续留下来。”

    连自己额外支付多少费用都不问一问就拒绝,看来葛朗台给出的条件更诱人。欧也妮想到了一种可能,试探的问“我不会强人所难。你在巴黎有什么人需要我捎信吗,或者你的家人需要知道你的消息?”

    “不,不需要。”泰伊古太太这一次回答的很快,欧也妮看向她的左手无名指,那上面有常年戴婚戒留下的痕迹,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家庭老师婚戒的样子。

    回到家时,葛朗台正等在堂屋里“你越来越大胆了欧也妮。竟然在外头吃起饭来,明天就会有人在房子外头指指点点了。”

    “别担心爸爸。”欧也妮看了家庭老师一眼“有泰伊古太太陪着我,没有人会认为我的行为失礼。索漠城里,没有几位太太的身份能与我的家庭老师相比。”

    葛朗台有些吃惊的看了家庭老师一眼“太太,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泰伊古太太连忙否认“不我没有跟小姐说过任何事,我们只是聊了一聊关于时尚的问题。”

    “是呀,跟一位巴黎来的贵族太太,不聊巴黎的时尚,还能聊什么呢,是不是我的父亲?”欧也妮笑着看向葛朗台,不给他与家庭老师单独相处的机会“我想我们两个需要谈一谈,是吗?”

    泰伊古太太正好借这个机会离开,免得葛朗台有机会扣薪水。葛朗台则重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高声让拿农给他再拿一杯酒来。

    这样小小的爱好,是葛朗台新添的,欧也妮不会劝他少喝,反而让拿农拿最好的葡萄酒来,她要陪亲爱的爸爸一起喝一杯。

    “拿农,这是买给你的。”在拿农送上酒来的时候,欧也妮拿出一个漂亮的围裙送给没能跟着上街的拿农“我刚才看到高诺瓦叶先生在街角,你确定不去看一看吗?”

    没等葛朗台瞪起眼睛,拿农已经抓起新围裙出了家门,把葛朗台的质问都憋在心里,只能冲欧也妮嚷嚷“高诺瓦叶在哪里,跟拿农有什么关系。”

    欧也妮给他倒上一杯酒“怎么会没有关系爸爸,他对拿农的心意,就跟你对家庭老师的心意是一样的呢。”

    葛朗台刚刚拿起的酒杯停在那里,看着欧也妮的目光也很阴郁“小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欧也妮摇晃着自己的酒杯,笑眯眯的向她的父亲致意了一下“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更知道一位不敢出现在巴黎的贵族太太,应该躲到自己乡下的庄园里再不见人,而不是给别人做家庭老师。”

    “她可以带来……”葛朗台被独生女揭穿了秘密,试图在别的方面说服她,却被欧也妮打断了。

    她的面容严肃起来“不,她什么都不会带来,只会带走。爸爸,我得提醒你,特劳丰的前主人对他的庄园,念念不忘呢。”,,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