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4 章
    哪怕有人扼住葛朗台的脖子,也不能让他如现在一样一声都发不出来。足足五分钟之后,他才哆嗦的指着欧也妮“两千法郎,你竟然要白白扔掉两千法郎。”

    “不,说不定还不止呢。我请人称过,那个盒子足足超过两斤重。”欧也妮直视着葛朗台的眼睛,一步也不退让。

    葛朗台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他嗑嗑巴巴的说“你,你疯了,你一定是疯了,对不对。你妈妈的病会好的,她也不需要六千法郎的医药费。得了得了,好女儿,咱们讲和吧。为了你的妈妈,家里的东西随便你用,怎么样?快把那个盒子拿给我。”

    欧也妮心里冷笑了一下“咱们还是听听医生怎么说吧。或许妈妈的病需要更多的钱呢。”

    葛朗台用力抓住了欧也妮的胳膊“快去,把盒子拿给我,你想给你妈妈做什么都可以。”

    “请给我四千法郎,爸爸,然后盒子才是你的。否则,台格拉桑太太一定会给我现钱。利弗尔足算。”听到葛朗台的要求,欧也妮说出自己的要求,最后一句话故意把声调上扬,说不出的讽刺。

    葛郎台恶狠狠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仿佛刚才说讲和的不是他。

    欧也妮的目光与葛朗台的目光碰撞在一起,两个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坚持。拿农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她还不知道葛朗台把医生请来了,兴冲冲的向楼上喊了一句“小姐,我的运气不错,最后一只阉鸡被我……”

    “住嘴,你这个蠢货。”葛朗台终于找到了发泄口,大声冲楼下喊了一句。

    拿农飞快的冲进厨房,把先生的怒气关在堂屋,她觉得那里现在都充斥着葛朗台的吼声,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按小姐的吩咐,直接把阉鸡炖汤。

    好一会儿,欧也妮出现在厨房里,她的手里有一枚光闪闪的钱币“拿农,这只鸡花了多少钱?一会儿你去向爸爸拿一些糖来,他已经答应了。”

    拿农发现那是一枚十法郎,不由惊叫起来“世界末日要到了吗?”

    “不,”欧也妮被她逗笑了“离世界末日还远着呢。爸爸只是觉得妈妈需要些营养。”说完,她向拿农挤了挤眼睛。

    “哦小姐,好姑娘是不这样挤眼睛的。”拿农不赞同的说了一句,还是把那十法郎装进围裙兜里“太太好些了吗?”

    “医生还在替妈妈诊断。”欧也妮的心情再次沉重起来。按着原著的时间线,葛朗台太太这一次是挺不过去了,此后她将独自面对葛朗台的□□与克罗旭以及台格拉桑两家的包围。

    不,欧也妮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她不会如原主一样任由葛朗台同化,把吝啬当成节俭,丧失所有的生活乐趣与享受,只为省下一个生丁。

    上辈子她已经节俭的够了。

    今天本来是她对葛朗台的试探,想知道为了金子,葛朗台会让步到什么程度。

    在她的设想里,葛朗台看到金用品盒,不光不会再追究六千法郎的事儿,还会因此对自己转变些看法,说不定会培养自己处理一些关于金钱的事务。那样一来,自己便可以利用这个便利,得到更多的钱,改善与葛朗台太太的生活。

    可是自己低估了人性,这个时代有葛朗台这样的吝啬鬼,就有原主与葛朗台太太这样纯洁的一心替别人着想的人。葛朗台太太为女儿担心,生生把自己吓病了。

    被摔了一下有些变形的用品盒,欧也妮并不担心,可是葛朗台太太自己却替女儿难过。

    欧也妮怎么劝慰都没有用,葛朗台太太的病还是一天一天变得衰弱。欧也妮没放弃希望,不光是索漠的医生一个一个被她请来,她还给巴黎的台格拉桑先生写信,请他介绍巴黎的好医生来索漠。

    不管医生的要求有多过份,只要能让病人减轻痛苦,欧也妮都一一尝试。没有医生上门的时候,她就把自己陪伴葛朗台太太,在她清醒的时候听她回忆,她睡着的时候自己发呆。

    偶尔,葛朗台太太会问“他到哪儿了,为什么没有消息?”

    欧也妮明知葛朗台太太问的是谁,总是岔开话题“爸爸去法劳丰了,他明天就能回来。今天我让拿农煎了馅饼,您吃一点儿吗?”

    可怜的女人怜悯的看了女儿一眼,以为她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也就顺着她转开话题“馅饼呀,可惜我吃不下。你去吃吧,可别糟蹋了面粉。”

    欧也妮只能微笑,可怜的女人自从知道葛朗台不再控制饮食,生怕他会秋后算帐,吃的更少了。哪怕欧也妮与拿农再三劝说,她也用吃不下的借口尽量少吃,希望葛朗台看在她消耗的不多的份上,将来对女儿的火气能够小一点。

    回房后欧也妮数了数自己剩下的钱,还有三千法郎,决定不再打击葛朗台太太。她走下楼,发现拿农正在煎牛排,不由奇怪“我没记得……”

    拿农笑了起来“这是老爷吩咐的,今天他给了我二十法郎。天呀,我觉得现在自己每天都在过圣诞节。”

    葛朗台吩咐的,他不是去法劳丰庄园了吗?欧也妮向窗外望了一眼,并没有下红雨,只好问拿农“我还以为爸爸去法劳丰了。他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

    “小姐,”身为葛朗台的忠实脑残粉,拿农觉得自己应该替先生说句公道话“先生只是看起来严厉,可是他的心是软和的。越老越软和。你看他现在都不阻止医生上门给太太看病了。”最后,拿农还举出了例子。

    这例子是怎么来的,没有人比欧也妮更清楚。她觉得一定是自己一整天都在陪伴病人,所以脑筋转不过来,才与拿农讨论这个问题,就决定出去走走。

    见她要出门,拿农嘱咐她一句“刚才克罗旭公证人来了,正和先生在花园里散步。小姐,你可别当着公证人的面与先生争吵,他好不容易才软和下来呢。”

    欧也妮没有听到最后一句话,她的心思都放在了老奸巨滑的公证人身上。这个克罗旭派的智囊,今天又要提点了葛朗台什么,才让他如此大方?

    静静走在残冬的花园里,欧也妮用心捕捉每一道声音。渐渐的,她靠近了原主与堂兄弟坐过的虫蛀过的小木凳,并在上面坐了下来。

    目光所及,葛朗台与公证人正站在曾经挂着野花的墙下,两个人身前,是一道足有一英寸宽的裂缝。裂缝如同一张大嘴,吞下了两个人的对话,欧也妮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声音。

    太太、死、报帐、共有财产、拍卖……一个个单词,足以让欧也妮拼凑出公证人正在与葛朗台说的是什么原著里原主被葛朗台软禁,公证人出于不让自己家族未来金库受损失的目的,劝说葛朗台解除软禁,说的不正是这番话吗?

    只可惜,自己不是原主呀。欧也妮对着那道枯败的围墙,无声的笑了一下。葛朗台还处在震惊之中,一边骂娘一边转过身来,正好看到了欧也妮那胸有成竹的笑,一下子跳了起来。

    “哈,小姐,你可真有出息了,竟然学会偷听别人的谈话。”想到自己有一天要向欧也妮报帐,葛朗台的怒火更大了,眼睛瞪得圆圆的。

    原身很怕葛朗台的这副表情,欧也妮却觉得稀松平常——这段时间为了替葛朗台太太争取病人待遇,她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也有了应对的经验。

    “爸爸,您说什么呢。不过是拿农的牛排煎好了,我才来请您回去用餐。”

    葛朗台狐疑的看着她,眼睛慢慢的恢复原状“只是来请我们回去用餐?”

    “是的。”欧也妮一脸平静的说“我见您与公证人先生在谈事情,就没有打扰,在这里等着你们呢。现在你们谈完了吗,咱们去用餐吧。”

    如此平静的语气,没有人能指摘里面包含了别的意思,公证人倒是一直观察着欧也妮,觉得她比葛朗台太太生病之前,看起来有主意多了。

    不过要在葛朗台这种高压的父权下照顾好生病的母亲,的确能让人快速成长。公证人上前替父女两个解围“欧也妮小姐,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是因为葛朗台太太的病情好转了吗?”

    欧也妮挽住他伸过来的胳膊,摇了摇头“不,妈妈还是老样子。”她的语气有些低落,葛朗台看了一眼,带头向堂屋走去。

    公证人的步子迈得没有葛朗台大,带着欧也妮慢慢往回走“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葛朗台太太……”

    欧也妮看了看渐行渐远的葛朗台,低声道“您很关心妈妈的健康,公证人先生。可是你不是也应该关心一下,妈妈最担心的是什么吗?”

    “她当然最担心的是你,她唯一的女儿。”公证人用夸张的语气说道,还拍了拍欧也妮挽着她的手以示安慰。

    “的确,”欧也妮还是保持着低低的声音“妈妈对我未来的担心,超过了对她自己健康的关注。”

    作者有话要说  到今天才发现,急着开文的蠢作者,竟然在第一天一次放出了两章。本来存稿就不足的作者深深自闭了。

    感谢夜色阑珊扔了1个地雷,谢谢天使的支持。,,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