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其他小说 > 持钱行凶的欧也妮[葛朗台] > 章节目录 第 3 章
    楼上的声音渐渐轻了,应该是欧也妮与拿农两个把葛朗台太□□顿好了。葛朗台才冲着楼上喊了一句“得了得了,欧也妮,他们拉倍特里埃家的人身体硬朗着呢。你妈妈只是替你高兴的昏了头。你赶快下来,让她静静的躺一会儿,我还有话问你。”

    欧也妮的胸口仿佛有一把火在烧,正好,她也有话要对老箍桶匠说。

    一步一步迈下楼梯,欧也妮的脚步没有了刚才拿用品盒时的轻快,那一声声的脚步,仿佛踩在葛朗台的心上,让他不得不从用品盒上抬起头来,对上欧也妮冒火的眼睛。

    “都说不用担心……”葛朗台嘟嚷了一句,企图先发制人,却在欧也妮冷冷的目光下一点一点消声。

    “爸爸,”欧也妮咬了咬牙,努力让自己的火气平息一些“你刚才把妈妈吓坏了,还是快请个医生来给妈妈看一下,她看起来情况很不好。”

    葛朗台听后比欧也妮更气愤“怎么是我把她吓坏了,明明是你。请医生,那些医生只会给人放血,再不就是给人贴点芥子膏药。就这,他们一次敢跟你要十法郎!医生,是比抢劫犯更卑鄙的人。”

    欧也妮对他的理论一句都不想听,走到桌子前一把将用品盒抱在怀里,转身便要出门。葛朗台一把拉住她“你要去做什么?”

    “既然你不关心妈妈的死活,不肯出钱替她请医生,那我就亲自去请。”欧也妮鄙视的看着葛朗台拉住自己胳膊的手,让他不得不松开。不过老箍桶匠自有他的招数“你用什么去请,你的金币都已经给了那个巴黎来的骗子。”

    “就用这个。”欧也妮举了举自己手里的金用品盒,看向葛朗台的眼神很是不屑“我把这个送给医生,他一定会来给妈妈看病的。”

    “奶奶个捶子!”葛朗台气的青筋乱跳“这是我的。”

    “不,您刚刚才告诉我,只要到了我的手里就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欧也妮冷冷的说了一句,脚向外迈了开来。

    “等等,我去请。”葛朗台的声音,如同斗败的公鸡般喑哑。欧也妮的嘴角挂了一丝嘲笑“真的吗,不管医生来多久,不管他要多少钱,您都会支付吗?”

    “付,付,哪怕付到我破产。”老箍桶匠嘟嚷一声,愤愤不平的抓起自己的宽边教士帽,临走前还不忘看欧也妮怀里的盒子一眼。

    直到再听不到葛朗台的脚步声,欧也妮才抱着盒子转身,发现拿农正站在最后一级楼梯上看着自己,却无力向她笑一笑。

    “天呀小姐,”拿农的大嗓门一点儿也不掩饰“你把老爷说服了,他竟然真的去给太太请医生了。”

    “是呀,不管看在什么的面子上,他去给妈妈请医生了。”欧也妮轻轻说了一句,绕过拿农要上楼。想想冰冷的卧室,她向拿农吩咐一句“给妈妈的房间多添些火,再把我房间里也升起火来。”

    “可是老爷看见了会怎么说?”拿农的声音都降了下来“他会骂人的。”

    “不,他不会,只要盒子还在我的手里,他就不会。再去给妈妈炖只□□拿农,病人需要营养。”欧也妮镇定的接着吩咐。

    “小姐,”拿农绝望的看着欧也妮的背影提醒她“我没有钥匙。”

    欧也妮猛地转身“那就去买,等下我会拿钱给你。”

    拿农合手望天“上帝呀,先生会疯的。他今天本来挺高兴的,可是等看到鸡汤的话,一定会疯掉的。”说完,默默的从厨房里拿起菜蓝,想去菜场碰碰运气。

    欧也妮没有第一时间到葛朗台太太的房间,而是回自己的卧室把盒子藏好。她现在只想让葛朗台太太尽快好起来葛朗台说的没错,葛朗台太太今天突然被吓着,不光是对葛朗台长期威压的害怕,还有对女儿的担心。

    也是对她的担心。

    欧也妮很后悔,她不应该低估了葛朗台的下线——明明知道他为了钱不择手段,还妄图用一个金用品盒来打动、牵制他。

    等于把一块肉放到老虎的嘴边,还觉得自己可以控制老虎不去咬肉。现在老虎不光惦记上了肉,还伤及无辜。

    “妈妈,对不起。”来到葛朗台太太的房间,欧也妮发现她空洞的眼睛无神的望向天花板,眼泪不知不觉的掉了下来“都是我不好,我应该早和您说的,您就不必为我担惊受怕了。”就能多活一段时间。

    葛朗台太太的眼神终于有了焦距,转回头看了欧也妮一眼,无力的抬手向她示意一下,欧也妮半跪在她的床前“妈妈。爸爸已经去请医生了,等医生给您看过之后,您就会好了。”

    “不怪你。”可怜的女人抚摸着女儿头顶的软发,语无伦次的试图安慰她“你是对的,你没有做错。可是,等到你堂弟回来,你怎么和他说呢?你爸爸是不会把盒子再交出来的。你爸爸只是和别人爱好不同而已,你也不要怪他。”

    谁也不怪,只能怪老天吗?欧也妮对葛朗台太太的反应一点儿也不奇怪,这是一个有斯德哥尔摩症侯的可怜女人,对葛朗台的顺从与害怕刻进了她的骨头里,到现在还帮着他说话。

    欧也妮不是原身,她做不到大度的原谅伤害自己的人。哪怕葛朗台并没有直接伤害她,可是他伤害了葛朗台太太。

    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葛朗台太太便无私的给予欧也妮最大的关爱。虽然这关爱是给她的女儿的,欧也妮不能昧着良心说自己没有享受其中。

    葛朗台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已经到了自己手里的东西,欧也妮也不愿意放手。从骨子里来说,她与葛朗台是同样的人。

    他们唯一的区别就是,葛朗台为了保住他看中的东西,不惜牺牲别人,哪怕这个人一直对他惟命是从,从来没有损害过他的利益。而欧也妮则宁愿让出最大的利益,来保住这份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关爱。

    上辈子的遗憾,刚刚享受了几天,她还想享受更多。

    “您会好起来的。”欧也妮只能喃喃说出这样无力的话,这话连她自己都不能骗过。葛朗台太太没有反驳,只是对她说“等一会儿你爸爸回来,你要向他道歉,这样他就会原谅你了。”

    道歉?欧也妮才不觉得葛朗台会为了一句道歉就软了心肠。不过她也不会再刺激这个可怜的女人,向她点了点头。

    女儿从来没有过的倔强与强硬,让葛朗台太太担足了心事,生怕父女两个就此反目。现在听到欧也妮愿意向葛朗台道歉,心里的重担放了下来,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欧也妮被吓了一跳,直到看到被子轻轻的起伏,才松了一口气,跌坐在了地板上。不知道在地板上坐了多久,楼下传来葛朗台与人说话的声音“人呢,怎么一个都不见了。看吧,老鹰一飞开,小耗子们就要造反啦。拿农,拿农,太太怎么样了?”说话间,楼梯上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

    欧也妮想站起身来,可是刚刚坐的时间太久了,腿上阵阵发麻,让她在葛朗台与医生进门的时候,仍然无法站稳。葛朗台看着她痛苦的脸,终于有些着急“你妈妈怎么了?”

    好不容易扶着床栏站好的欧也妮向医生点头示意了一下,才向葛朗台说“妈妈刚刚睡着了,请小声一点儿。”

    医生奇怪的看了欧也妮一眼,听到葛朗台让他快点给太太看病的声音,先是翻了翻葛朗台太太的眼皮,接着拿出听诊器来。

    “好了欧也妮,让医生给你妈妈看病,我有话要对你说。”葛朗台不耐烦的拉过女儿,带着她出了房间。

    走到楼梯口,欧也妮不愿意再跟着他走“说不定医生一会儿有什么吩咐,请您快点儿说吧。”

    她的声音很冷淡,葛朗台十分不满“怎么,你就是这样对父亲说话的吗?”

    “父亲?”欧也妮看向他“把妈妈吓的病倒在床上的父亲?”

    “得了得了,”葛朗台又想大事化小“你妈妈早就叫着头疼,我这不是已经给她请了大夫吗?”

    “光请大夫是没有用的,妈妈需要保暖,还需要有营养的食物。我已经让拿农去买鸡,给妈妈炖些鸡汤,还让她给妈妈和我的房间里多生些火。现在妈妈需要人照顾,我不能跟着倒下。”

    “你疯了。”葛朗台看在金用品盒的面子上,努力压下自己的火气“你以为自己是什么贵族小姐,你妈妈是贵妇人吗,竟然要生火,还要喝鸡汤?明天我让人拿些乌鸦来好了。”

    “那些乌鸦我和妈妈都不会再吃的。”欧也妮斩钉截铁的向葛朗台说“这些天妈妈由我来照顾,我来决定她要吃什么。”

    “你竟敢反抗你的父亲。”葛朗台再也压不住自己的火气,冲着欧也妮叫了起来“能分配这些东西的人只能是我。”

    “我可以拿那个盒子给台格拉桑太太,我想她会喜欢,也会同意用四千法郎与我交换的。”欧也妮的声音很平静。,,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