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都市小说 > 偏执暴君今天病更重了 > 章节目录 花街柳巷
    这一处幻境正被摧毁。

    从海崖边上翻腾过来的火浪已卷过最后一道灰瓦黄墙, 像海啸一般砸落下来,撞在庭院正中,眼见便将弹溅起来, 彻底吞没所有立足之地。

    烈焰带走了空气中的水分,满目炽烫,呼吸不畅,令人感到浑身焦枯。

    卫今朝扬起宽袖。

    袖中荡出他从慕龙龙腰间抽来的那条束带, 将姜心宜散成星星点点的破碎魂力卷了回来。

    梅雪衣瞳仁微缩, 紧紧盯住束带圈起的地方。

    “难道还能救?”她心头微跳, 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姜心宜并没有凝聚成形。束带圈住了一道细长扭曲的魂体, 它厉声尖啸, 原本该是嘴巴的地方变成了一个骇人的黑色漩涡。

    她早已经死去。

    “心中既有执念,不如为他踏入鬼道。”眼见焰浪即将兜头撞下, 卫今朝的语气却与平日一般淡然平静、不疾不徐。

    只是不知为什么, 这一刻的他,莫名有种阴森气势。

    “不――人鬼殊途――不要他看到这模样!”扭曲的魂体尖声大叫。

    “呵。”卫今朝凉薄地笑起来, “他做魔修时,也不曾理会仙魔殊途。若他敢嫌你,不如吃了他, 永远在一起。”

    梅雪衣“……”

    在这个火烧眉毛的时刻, 她居然诡异地觉得后脖颈发凉。总觉得卫今朝好像在杀鸡儆猴?

    眼见那火浪就要兜头盖下。

    梅雪衣沉声道“没时间了。”

    扭曲的魂体重重摇晃,抉择艰难。

    梅雪衣脱口便道“既然放不下,便为他踏刀山火海,受天打雷劈,那又何妨?”

    不知为何, 说出这句话时,她竟觉心中大恸, 仿佛自己也曾有过类似心境。

    焰浪像巨蛇一般扬了起来,飞扑直下!

    来不及了!

    姜心宜若再犹豫,便只能扔下她,任她在这里魂飞魄散。

    卫今朝依旧温柔冷漠“三、二……”

    被圈在束带中的魂力猛然凝成了细细一条线,幽幽地、迅速地钻进了慕龙龙的束带内侧。

    姜心宜终于下定决心,以慕龙龙为执念,踏入鬼道。

    一道细微而阴森的声音飘了出来“……也好。嘻嘻。”

    火浪砸下来,最先锋的烈焰火苗舔到了卫今朝的头发。

    梅雪衣感到手腕一紧。

    卫今朝捏住她,踏入水镜。

    最后一瞥,只见火龙彻底吞噬了方才立足之地,整处幻境化为一方火海,唯余怒焰咆哮。

    光影瞬间变化。

    人声铺天盖地涌入耳膜,卫今朝旋身,将梅雪衣牢牢护在怀里。

    他的脊背就像是海浪中的一叶方舟,被浪卷着浪打得微微摇晃。

    人潮蜂拥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上,声浪叠着声浪。四处都是人,人群挤压出阵阵热浪和汗臭,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是什么地方?”她问。

    卫今朝虽瘦,但个子高挑,密密的人潮挡不住他的视线,他放眼一扫,垂首告诉她“法场。”

    梅雪衣心下暗忖柳小凡将四个筑基修士带进了魇魔坑,如今慕龙龙和姜心宜已找到了,还剩下另外两个修士以及柳小凡自己。不知这一处幻境会有几人?此地既是法场,那么,魇魔是想要让人体会生死之间的大恐怖么?

    前方的人潮中忽然爆发出热烈的声浪。

    梅雪衣循声望去,只见法场正中的木台上升起了绞刑架,一个身穿白色囚衣的男子被押上刑台,用绞索套住了脖颈。

    吸收了不少魂力之后,梅雪衣的魂体已十分强大,定睛一望,远在百丈外便看清了那名囚犯的样子。

    竟是比他们先到一步的慕龙龙!

    ……优秀。

    梅雪衣乐了“真有本事啊,不过看漏了一眼,他竟落到这般田地。”

    得亏做傀儡不需要什么资质,否则像沈修竹、慕龙龙这样的,连她天魔宫的弟子海选都过不了……

    等等。

    梅雪衣忽然意识到一件令她微愕的事情。这般看来,沈修竹前世并没有死于卫国灭国之祸,而是去了仙域。

    话本中最后一次提及沈修竹这个人,说的是他‘出卖’了梅雪衣,向秦姬告密,说她的一双儿女都是死于梅雪衣之手。事实上,赵润如是卫王拔剑斩杀的,与梅雪衣无关。沈修竹和梅雪衣这么说,正是为了将罪名揽到她的身上,以保下卫王和卫国的黎民百姓。

    可惜还是失败了。

    梅雪衣与沈修竹虽然接触不多,但也算了解他的为人。

    卫国覆灭之后,他必会忍辱负重待在仇敌身边,寻机复仇。

    所以……自己成魔之后灭了飞火剑宗满门,难道是为了帮助沈修竹完成心愿?梅雪衣深深震惊了。

    就在梅雪衣晃神之时,前方刑台上已开始行刑,慕龙龙被吊到了半空,双足不自觉地挣扎踢蹬。

    周围的人群气氛更加狂热,有小娃儿骑在大人的肩头,呲着嘴笑得无比天真“看吊死鬼――”

    梅雪衣叹了口老母亲般的气“先救人。”

    “王后可以大开杀戒了。”耳畔传来沙哑低沉的声音,手中一寒,他将一把两个巴掌长的细刃置于她的掌心。他贴得更近,语气温柔,微微带上一点期待的兴奋,“来,试试,你一定会喜欢的。”

    梅雪衣握住冰凉的利刃,很无语地用脸颊蹭了蹭他――得亏她曾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要是换成寻常人家的闺女,谁会吃得消他这种变态啊?

    她不得不提醒他“陛下可别杀忘情了。除了慕龙龙之外,这里可能还有别的活人。”

    卫今朝温声安抚“除了你,再无什么能令我忘情。”

    梅雪衣“……”虽说听惯了他的情话,可冷不丁在陌生环境中听到这么一句,还是令她心湖微颤,荡开了小小的涟漪。

    “没有关系的。”慕龙龙的束带中飘出了女鬼阴恻恻的声音,“尽管放心杀,若是看到了其他同伴,我会说的……嘻嘻……”

    梅雪衣“……”

    短暂沉默之后,阴森的声音再一次飘了出来“不、不好意思,我也不想这样笑……可是控制不了……我其实真的很担心慕师兄……嘻嘻嘻。”

    “……”

    梅雪衣握紧利刃,向着刑台冲杀过去。

    也不知卫今朝从哪里弄来的细刃,寒沉沉的,十分衬手。

    刺入这些魂体幻象中,它们立刻就会化成一道浓郁的魂力,顺着掌中细刃流进身体内。

    卫今朝将一条胳膊悬在她的身后,一旦有任何意外,他就会在第一时间将她揽回怀中庇护起来。

    另一只手闲闲散散地拧断这些死魂的脖颈,修长漂亮的手指,轻松拧下一个个脑袋,看着不费吹灰之力。

    梅雪衣丝毫也不怀疑,若他杀的是人,也会像此刻一样漫不经心。

    说来也奇怪,她和卫今朝已经破坏了好几处幻境,魇魔却始终没有出动本体的力量来对付他们,只是用魂火来摧毁那些被破坏过的幻境。

    它在哪?

    她沉声提醒卫今朝“慕龙龙方才吸收过不少魂力,不该轻易被制住。说不定魇魔就在此地,别大意。”

    “无事。有我。”他抚了抚她的头发。

    梅雪衣感慨万千。这世间,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对血衣天魔这样说话了。

    姜心宜附着的束带飞掠向前方,绞杀魂体幻象,大肆吸收魂力。

    以杀戮开道,二人一鬼很快就穿过半个广场,来到绞刑架下。

    此刻,被吊在半空的慕龙龙已经面孔紫涨,眼球暴凸。

    姜心宜一带当先飞旋上去,情急之下,没什么脑子的女鬼下意识地卷住了慕龙龙的脖子,将他向下拽。

    慕龙龙的舌头顿时吐得更长。

    梅雪衣“……”

    她掷出手中的细刃,切向绞索。

    若是从前,即便闭着眼睛也是百发百中,如今被卫今朝这般养着惯着,短短数月,手上功夫竟然已见生疏,回旋的利刃虽然切中了绞索,却未能彻底切断,剩下了一小缕摇摇欲坠的绳线。

    姜心宜救人心切,绞住了慕龙龙的双腿,狠狠往下一坠!

    绞索被她拽断,慕龙龙摔落在木架台上,舌头都垂到胸口了。

    围在四周的官差‘铿锵’一声拔出大刀,杀气腾腾地围向台上三人。

    慕龙龙咳得快要厥过去,已是废人一个。

    姜心宜附身的束带环在他的肋下,帮助他站立起来,带着他跌跌撞撞地跟随在卫今朝二人的身后。

    法场一片混乱。

    梅雪衣看卫今朝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顿时心下了然。

    这些魂力幻象虽然只是这一处幻境的边角料,但若是杀得太多,同样也会引起魇魔注意。

    此刻还没有找到幻境的核心,能不引动魇魔那是最好。

    于是她也收了手,牵住他的衣袖,随他穿行在纷乱的人潮之中,将官兵远远甩在身后。

    身后的慕龙龙仍旧咳得惊天动地,姜心宜是鬼,最容易被负面情绪支配,见心上人难受,她暴躁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贴在他身上乱缠乱卷,让慕龙龙苦不堪言。

    “王后。”卫今朝忽地俯身,令梅雪衣视野一暗。

    她扬起脸,见他神色认真。

    “陛下?”

    “你觉得他二人如何?”他问。

    梅雪衣侧头一看,一人一束带着实是鸡飞狗跳。

    她抿唇低笑“打打闹闹,别有意趣。”

    他嗓音沙哑低沉“鬼物戾气重,她会伤到他。”

    她的心头忽然涌起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她道“多少人愿意付出一切,只为心上之人能留在身边。我想就算受伤,心中亦是欢喜。”

    他盯了她一会儿,失笑,偏开了头。

    “陛下?”梅雪衣不解。

    他的肩膀和后心微微地发着颤,好像在闷笑,却不说话。

    三人一鬼很快就越过法场,随着纷乱的人流涌进了巷道中。

    一片嘈杂人声中,梅雪衣忽然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有人提到了慕龙龙。

    她一面侧耳倾听,一边踮足睃巡。

    很快就锁定了目标。

    那是两个身穿灰色短打的敦实男人,腋下夹着一卷白布、一张草席,正在边走边说话。

    一人道“白嫣姑娘真是痴情,如今都自顾不暇,还要掏钱给慕龙龙收尸。”

    另一个道“别提了,慕龙龙这也是无妄之灾!若不是他霸着白嫣姑娘的心,那几位王孙贵子也不会联手要他的命!当初羡慕这小子被白嫣姑娘看上,羡慕得叫我夜夜失眠在炕上烙烧饼,如今看来,那样的福气也不是咱平头百姓消受得起的。”

    “悖说得也是。这回看到尸身,白嫣姑娘也该死心了。”

    这二人还不知道法场被劫。

    梅雪衣心念电转。

    这二人提到的白嫣姑娘应该也是修士之一,否则不可能与慕龙龙有这么深的牵绊。

    梅雪衣偏头望向慕龙龙,眉梢微微一挑。

    只见束带像蛇一般从慕龙龙的肩膀后面立了起来,弯曲着顶端,微微打着旋,正在打量那两个壮汉。片刻之后,它原地翻转一圈,阴恻恻地在慕龙龙头顶上方来回比划。

    虽然束带没有表情,但那阴森的寒意已浓得呛人。

    姜心宜以慕龙龙为执念,听到他与其他人的风流韵事,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慕龙龙也听到了那二人的声音。

    他的眼睛陡然睁大,急急拨开人群冲上去“白嫣姑娘她怎么样了!她还被柳妈妈关着吗!我被抓走这些天,有人欺负她没有?咳、咳咳――”

    壮汉看见慕龙龙,‘刷’一下脸都吓绿了“你是人是鬼!”

    视线一飘,发现一条束带像蛇一样在慕龙龙脖颈间盘旋,两个壮汉更是骇得神魂出窍,扔掉手中的白布和草席,掉头拔腿飞奔。

    “哎――”慕龙龙刚要唤那二人留步,忽然声音一滞,双眼猛地瞪圆,抬起手,痛苦地撕扯颈间的束带。

    那条束带已然收紧,追魂索命。

    女鬼的声音幽幽飘出来“嘻嘻,背着我爱别人,就要一起死呢。嘻……”

    梅雪衣看见星星点点的魂光从束带上逸出。

    姜心宜自己也在迅速消散。

    她终究还是舍不得,再这么散下去,没等勒死慕龙龙,她就把自己耗得魂飞魄散了。

    梅雪衣迎上前去,捉住束带,把姜心宜扒拉下来。

    “傻姑娘,这不是你的慕大哥。他是这个幻境中的‘慕龙龙’。”梅雪衣道。

    在她手中扭动挣扎的束带猛然一僵。

    “真正的慕龙龙想必躲在哪里为你哭鼻子。”梅雪衣安慰道。

    束带愣了下,非常羞涩地缩起前端,绕了两个圈圈。

    旋即,它如箭一般弹射出去,三角的尖端绷成锋刃,直直刺入了‘慕龙龙’的额心。

    果然只是一滩破碎的魂力。

    “真的不是他……嘻……呜呜……”

    “方才他咳得说不出话也就罢了,”梅雪衣道,“好不容易能开口了,怎么可能不问起你。必是假的。”

    也不知先一步踏入这个幻境的慕龙龙,此刻究竟去了哪里。

    束带勾着脑袋绕了回来,惭愧又害羞地团成了一团,拢在梅雪衣掌心。

    半晌,姜心宜的声音幽幽飘出来“白嫣师姐与我们同行……她比我好看,修为也比我高……嘻嘻。”

    最后这个嘻嘻都带上哭腔了。

    梅雪衣心下了然――另一名修士白嫣同样也心悦慕龙龙,魇魔正是利用她对慕龙龙的爱意来折磨她。

    没想到,居然连慕龙龙都这么抢手!

    又过了一会儿,姜心宜弱弱而郁闷的声音又开始挠梅雪衣的掌心。

    “但是……就算是假的慕师兄和别的女子在一起,我还是好生气,好想杀人哦,嘻嘻。我怎么变成这样,我好坏,但是我不想控制自己,嘻。”

    魂体的神智比活人浑噩得多,无法像常人那般,用道德、礼仪、教养来约束自己。姜心宜以慕龙龙为执念,便只会想要独占他,藐视一切束缚。

    梅雪衣非常理解地点点头“我们魔修就该这般霸道,这叫真性情。”

    姜心宜“……”她不禁回忆起了上一个幻境中被魇住的慕龙龙一口一个‘老子魔修’的样子。

    说话时,卫今朝已寻到了白嫣栖身的青楼。

    青楼门外一片混乱。

    就在不久之前,白嫣忽然发了疯一般冲下楼,挤进人群中。

    老鸨派人往法场的方向去拦,没能堵着人,此刻谁也不知白嫣跑到哪里去了。

    许多身穿薄透轻纱的烟花女子站在门外看热闹,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正在肆无忌惮地谈论花魁白嫣。

    “假惺惺!早干嘛去了,慕龙龙没死的时候她怎么不跑?现在人都没了,扮这痴情给谁看哪?要真想跑,早也跟他跑掉了。不还是放不下这楼中的富贵嘛!”

    “就是,哪那么便宜的事情,又要吊着人家张公子、李公子、王公子,骗人家把金银珠宝往楼里送,又不让人近身,只肯碰那个俊俏的穷书生慕龙龙,嗤,人间美事都叫她占尽了!”

    “有什么办法?谁让她长了一张漂亮的小脸蛋?你要有那姿色,你也能钓一群王八!”

    “呸!你才钓王八。”

    姜心宜附身的束带忽然微微一震,她的声音飘了出来“我感觉到慕师兄了,他就在前面……嘻!”

    她蹿了起来,异常兴奋地拖着梅雪衣往北边走去。

    梅雪衣非常顺手地反手一抓,抓住了卫今朝的手。生怕弄丢他的姿态,令他目光恍惚,唇角不自觉地挂上了笑容。

    二人一鬼迅速绕过几条巷道,来到了一处僻静的死胡同中。

    胡同里有一株巨大的榕树,树干后面露出一片白色裙角,隐隐能听到说话的声音。

    梅雪衣看了看卫今朝,二人敛下气息,轻声接近。

    稍近些,便听到一个婉转动人的女声。

    “慕公子!你究竟在说什么,你可知道我哭了多久?我日夜为你担心,你若真死了,我也会随你而去……你既逃出来,为何不理我?”

    “白嫣。”慕龙龙的声音死气沉沉,“我说,这是幻境,你并不是妓子,我也不是寻花问柳的人。我现在要去找姜心宜,你自己随便找个人咬一口便知道了。让开。”

    束带听到慕龙龙的声音,猛地一蹿想要上前,被梅雪衣及时捞了回来。

    “慕公子!”女子的声音变得急切,“你是不要嫣儿了么!往日山盟海誓,你都不认了么!你为嫣儿付出那么多,情深似海,怎能说抛便抛!是因为威胁到你的性命,所以你害怕、你退缩了吗?”

    “白嫣,若是不想将来难做人,现在就少说两句。”慕龙龙的声音毫无起伏,“你是在幻境中也把我当成冤大头了吧。”

    “慕公子!”女子失声大喊,“你怎会质疑嫣儿一片痴心!”

    “行了,我又不是真傻子。”慕龙龙哂笑,“姜心宜才是傻子!”

    “什么姜心宜?慕公子你爱上别人了?”女子的声音好像失了魂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什么女人,什么女人能让你弃我而去?慕公子,你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我倾家荡产么?”

    “你爱跟谁跟谁。让开。居然在幻境里意淫我,真是受不了!”

    慕龙龙非常突然地大步从榕树后面转了出来。

    看到卫今朝和梅雪衣,他脸上不耐烦的表情顿时凝固,僵滞片刻之后,两行眼泪非常突兀地掉了下来。

    “心、心、心宜呢?她没出来?”声音颤抖,神色退缩,脚步却坚定向前,走向卫今朝二人。

    穿过水镜的时候,他已感觉到姜心宜的手像烟雾一样散去。

    离开幻境,记忆回归,他当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姜心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她帮他认清事实,同时在幻境中不遗余力地阻止他这个‘魔修’杀人,以免坏他道心。

    他对她是少年恋慕,她对他,却是恩深情重。

    最后的放手,令他心碎如绞。此时此刻的慕龙龙,根本没有半分心思与白嫣歪缠。

    榕树后的白嫣追了出来“慕公子!为了你,我忤逆了柳妈妈多少次,今日这般出来,她一定会逼我去……”

    看到身穿大红喜服的卫今朝与梅雪衣,白嫣愕然僵在原地。

    梅雪衣看清白嫣的模样,心中也不禁一叹――

    好漂亮的女子!

    白嫣生得娇柔婉转,这般容貌在仙域也是十分罕见。

    此刻娇美女子哭得梨花带雨,十分惹人怜惜。

    看着这张脸,梅雪衣忽然想起自己在魇魔窟外问管怵的那个问题――‘这四人,有何特别?’

    管怵居然木着脸说没有什么特别。

    这不是有个特别漂亮的女修么?梅雪衣这下确定了,管怵这辈子绝对不可能找到媳妇。

    念头一转,忽然福至心灵。

    她疾步走到白嫣面前,问道“你说的柳妈妈,是不是叫柳小凡?”

    白嫣神色呆滞,怔怔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