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科幻小说 >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黑暗中的希望
    “快,秘银冷却稳定液!”

    孟超将黄澄澄的晶核置入稳定液中,又拧紧瓶盖,这才稍稍放心。

    “真是灵化神经球,非常新鲜,活性起码在80%以上,品相完美!”

    收割者们围着储存器盯了半天,惊喜叫道。

    灵化神经球,高级怪兽独有的变异器官。

    是普通神经球受到灵能滋养,长年累月沁润出来的结晶体。

    经常被用来调制高级神经生长剂,对于修复脊髓神经损伤,有极好的效果。

    也可植入小型战争机械,制造“思考战车”。

    这玩意儿极脆又极不稳定,想从怪兽体内完美剥离出来,很不简单。

    所以分给收割者的提成,也比普通材料要高,沈荣发再怎么刻薄,3个点还是要给的,起码一万多,两万块啊!

    大老粗们已经找不到溢美之词,来评价孟超这个天生的收割者了。

    “不止是重点高中的关系。”

    他们心想,“难道因为是黄花小伙子,所以双手特别厉害么?”

    孟超也很高兴,举着半透明储存器,仔细端详。

    “小心点,刚剥离出来的灵化神经球活性很强,受不住剧烈震荡的。”孟义山提醒一句,又笑起来。

    儿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长得超乎想象,自己真是多余操心。

    孟超应了一声,缓缓转圈欣赏,忽然脸色一变。

    他凑近观察,眼底放出贪婪之色。

    “阿超,你……”知子莫若父,孟义山知道他动了心思。

    “对了,孟哥。”一名收割者忽然道,“小超去年受伤,问题主要就是脊椎神经吧?”

    “对啊!”另一名收割者眼前一亮,兴奋道,“金幽灵的灵化神经球,可不就是最好的药材?”

    大家对视一眼,再看看四周好像没外人,意识到什么,呼吸都粗重起来。

    “够了!”

    孟义山深深皱眉,夺过存储器,脸色黢黑道,“阿超,别想了,这是人家拼死斩杀的战利品,我们只是代为收割而已。”

    孟超想解释:“爸,我不是……”

    “我知道你想考本科,也知道去年受伤,对你打击有多大,说来说去,都是爸没本事。”

    孟义山的双眼混浊,声音沙哑却坚定,“但就算我们再穷,再没办法,也不能拿别人的东西。”

    孟超挠头。

    老爸真是误会了。

    现在人太多,待会和老爸解释一下吧,自己的伤,已经快好了。

    “别怪爸,为了你考大学,爸可以想任何办法,但这件事真不行,留下污点,你一辈子都毁了,就算没人发现,你也会良心不安,永远不开心。”

    孟义山沉声道,“阿超,你的收割术没话说,但是,当收割者最重要的不是技术,而是……管住自己的手。

    “这是一个经常会见识天材地宝的职业,久而久之,动了歪心思,伸了不该伸的手,结果身败名裂,下场凄惨,这种事圈子里天天都有。

    “如果你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哪怕再有天赋,我都不会把你带入这行,随便你出去干什么工作,只要堂堂正正,能挺直腰板做人,开开心心吃饭,就永远是我的好儿子!”

    面对老爸的义正辞严,孟超想了想,决定待会去角落里,两父子好好聊一下。

    “爸,别说了,我能控制住自己。”他再不看储存器一眼。

    “阿超,你……休息一下吧。”孟义山于心不忍。

    “小超,过来这边,吃点东西。”收割者们非常惋惜,纷纷招呼。

    收割甲壳类怪兽,是很费力气的工作。

    孟超有超卓的意识,身体毕竟才十七岁,前半夜干了两个小时的怪兽,后半夜又干了两小时的怪兽,这会儿放松下来,双臂酸胀,十指钻心似的疼痛。

    他呷了一口滚烫的自加热高能营养餐,慢慢用完美级《基础枪法》附带的秘法,活络着十指。

    人脉,本钱,尸源……

    他也在思考。

    正欲找个借口,把老爸叫到外面,两父子交交心,忽然,呜咽的风中,传来不同寻常的声音。

    孟超脑海中,一枚前世记忆碎片闪了一下。

    他的耳朵高高竖起,表情比刚才见到灵化神经球更加惊喜。

    没听错吧,这难道是?

    孟超霍然起身,瞬间恢复精神。

    搞不好,这次有办法挖到第一桶金了!

    “爸,各位大叔,我忽然累得不行,你们慢慢干,我先去收割者营地休息一下,营地在钢铁厂正门口对吧,没事,你们忙,我自己去好了!”

    孟超说着,拔腿就跑。

    “你慢着点,小心被怪兽尸体绊倒,割伤了手脚!”孟义山只能在后面大声叫道。

    见儿子的身影消失在沉沉夜幕中,中年汉子攥紧了拳头。

    “喂,沈哥吗,我们刚刚开了一头金幽灵……”他给沈荣发打电话。

    “什么!”

    电话那头的尖叫,所有收割者都能听到,“你疯了,金幽灵也是你能开的,为什么不等顾主管?弄坏材料,小心虎爷废了你!”

    孟义山隔着电话被喷了一脸口水,但他连眼皮都没眨半下,继续低声下气地说了几句。

    挂了电话,小心翼翼拿上储存器:“哥几个,我把灵化神经球拿给沈哥去处理,这玩意儿不稳定,就算放在秘银溶液里,也很容易失控的。”

    兄弟们谁还不知道他的心思:“孟哥,你想从沈哥手里,把它买下来?”

    孟义山眼神一闪,低头看着脏兮兮的防腐蚀工作靴,小声道:“这是阿超唯一的希望。”

    “沈哥不好说话。”

    兄弟们摇头,“他不会给你员工价,说不定还要杀你一刀,再说,员工价,你就有钱?”

    “我想好了,自己还能干几年,大不了不当你们队长,直接和沈哥签个长期合同,预支今后几年的工资。”孟义山说,“沈哥早想和我签‘二级合同’,他会答应的。”

    “你疯了?”

    兄弟们大惊失色,“二级合同,要去处理极度危险的高级怪兽,这些畜生体内蕴藏强大灵能,很容易尸变成不死生物,甚至是生化炸弹,收割这种畜生,比排地雷还危险,分分钟粉身碎骨的!”

    “没事,我心里有数。”孟义山硬梆梆说,“你们继续,我去去就回。”

    他捧着储存器,就像捧着一份水晶般脆弱的希望,跨过狰狞丑恶的怪兽尸体,深一脚浅一脚,朝黑暗里走去。

    ……

    两条街外,一栋熊熊燃烧的崩塌建筑前。

    这里只有一头怪兽,就像放大百倍的蜘蛛。

    偏偏拥有大量豺狼的特征,甲壳类和哺乳类的器官诡异融合到一起,周身覆盖着一层短硬的金色绒毛,泛出独一无二的王者气息。

    它的头胸结合处有一道开膛破肚的致命伤,却还没死透,布满尖刺的背壳上,七只猩红的眼睛滴溜溜乱转,释放着最后的残暴。

    腹腔后面还一鼓一吸,尖啸声如同邪恶的诅咒。

    一老一少两名收割者,看着这头狰狞的怪兽,就像看着砧板上的鱼肉。

    老者鹤发童颜,双眸绽放异彩,有一圈圈光环镶嵌在瞳孔外面。

    少女面容稚嫩,眉眼间却萦绕着淡淡的傲气,环抱胸前的双手佩戴一副非金非铁,薄如蝉翼的雪白手套。

    “雪诗,最近《反关七解》学得不错,今天这头‘七眼狼蛛’就让你练手。”老者声音醇厚,轻描淡写。

    “八分钟,爷爷,我八分钟解决战斗。”

    宁雪诗单膝跪下,打开一个精致的银白色工具箱。

    工具箱像是玲珑宝塔,开启后分成七八层,层层琳琅满目,都是奇形怪状的收割工具,比孟义山的锛凿斧锯要精细十倍。

    唰唰唰唰!

    少女十指轻点,刀片像是蝴蝶,在指尖翩翩起舞。

    忽然,蝴蝶消失,她轻哼一声,不满地朝旁边望去。

    踏踏踏,街道那头,有人跌跌撞撞跑过来。

    连夜激战和收割,累得膀胱都疼,孟超上气不接下气,扶着膝盖大口喘息。

    “爷爷,有人。”

    宁雪诗柳眉一挑,小声嘀咕,“懂不懂规矩,我家的手法,也是能随便看的?”

    老者抬眼一看,看到孟超防护服上的“九鑫”标志和胳膊上的“实习”红箍,不由笑起来。

    “算了,是一家民间小公司的实习生,并不是真正的收割者,自然不懂规矩。”

    老者温和道,“这些社会上的小家伙,其实很可怜,没有传承,学不到精妙的技巧,收割怪兽时很容易受伤,都是拿命来拼的。

    “既然有上进心,让他瞧两眼吧,能学到多少,看他的造化了。”

    “爷爷,你最近心肠越来越软了。”

    宁雪诗娇嗔,又瞪了孟超一眼,“喂,好运气的小家伙,在附近实习,却跑这里偷师?也算你有几分眼光。

    “真想学,就机灵点,看到旁边的茶杯没有,端茶递水,把我爷爷伺候好了,这可是别人抢都抢不来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