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7章 面包
    霍锐一走,教室里就炸开了锅。

    “姜洲疯了吧?”

    “霍锐也太凶了……好歹是同班同学……”

    “霍锐脾气本来就那样,这件事就是姜洲不对……”

    “小点声吧,一会儿让姜洲听见又……”

    早读课开始的铃声响了起来。

    读书声渐渐掩盖了闲谈的声音。

    姜洲站在霍锐座位上,把卷子一股脑全部塞进桌肚子里,头都不敢抬地回了自己的座位,看都没看沈愈桌上的书一眼。

    早读课是班主任坐班,沈愈看见张建清身影出现在楼梯口的功夫就闪身进了教室。

    陆疏行和戚荣靠在一起边吃煎饼果子边讨论“这个姜洲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校超市这个煎饼果子真是越做越难吃了,太敷衍了!酱怎么能这么少!”陆疏行根本没在听戚荣说话,把戚荣气的直翻白眼。

    沈愈提醒两人“班主任来了。”

    他这提醒也没什么用,陆疏行向后比了个ok的手势,又继续跟戚荣咬耳朵去了,这两人谁也没把刚刚霍锐打人的事情放在心上。

    张建清踩着点进教室,身后还跟着几个迟到的。

    “又迟到?上课铃声听不见?早上爬不起来是吗?要不要睡一个上午?”

    身后几个男生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张建清昂了昂下巴,板着脸让人回座位,皱着眉头看了一圈教室“楼下就听到你们吵吵闹闹,就你们在吵!别的班早就早读了!分班摸底考试的时候啊!英语全年级垫底!还有脸在这儿吵?”

    “看你们下个星期月考能考年级第几!”

    他摸了摸脑袋。

    “啊老师能不提这事儿吗?”

    “月考考高一还是高二的东西啊?”

    “呵呵,这你问我?你学了什么东西你自己不清楚吗?”张建清又拍了拍讲台,视线落到最后一排的沈愈身上。

    男生贴着墙坐着,校服穿的规规矩矩,低着头正在认真地看书,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就算是转学生也别想掉以轻心!这是对你们学习成绩的检验!到时候成绩会直接发给你们家长的!”

    再一看他同桌,霍锐人又不在。

    张建清挪开视线,又摸了摸自己快要光秃秃的脑袋“行了,给我赶紧的大声点念,你们英语老师说第一节课随堂测。”

    底下又是一片哀嚎。

    “嚎什么嚎?不就是英语吗?就那么几个单词,赶紧地念!给我声音超过隔壁班!清醒点!”喊得太大声了,破了音。

    清了清嗓子的功夫,就见霍锐从后门口直接溜了进来。张建清眼睛一闭,当没看见,转身出了教室,第二排突然窜出来一个身影。

    姜洲也跟了上去。

    底下有人见了,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霍锐身上带着清晨的寒气,直接把手里的面包扔到了沈愈桌上。

    沈愈昨天在校超市看到过这个面包。

    沈愈仰起头,霍锐的头发凌乱,面色有点冷,鼻尖发红,大概是发觉了他的视线,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仰着头靠在椅背上休息。

    “赔给你的。”他冷着声。

    沈愈勾了勾唇角,轻笑“谢谢,但是我会当做你特意给我买的。”

    霍锐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兀自拆了沈愈买的两个包子直接往嘴里塞。

    包子都凉了,还是豆沙馅儿的,霍锐微微眯了眯眼。

    他喜欢吃甜的这件事,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

    沈愈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伸手抓住霍锐的右手腕,神情专注认真“包子凉了,你不是感冒了么?”

    因为刚刚一直在打喷嚏的缘故,沈愈的眼角都泛红了,鼻尖比霍锐还红,说话声嗡嗡的,掌心带着凉意。

    他把面包塞进霍锐怀里“包子凉了吃了不好,面包分你一半。”

    霍锐偏过头舔了下上颚的牙,包子才咬下去一口,豆沙味在嘴里蔓延,视线往下瞥了眼,落在沈愈抓着自己的那只手上,指骨分明,手也白。

    他挣脱开沈愈的手。

    沈愈还在盯着他。

    霍锐被他看得不耐烦,把包子往桌上一扔,又把沈愈塞给他的面包掰了一半,另一半重新扔还到了沈愈桌上。

    估计不理他,这人能一直盯着自己。

    沈愈这才满意地收回视线,低低唤了声“霍锐。”

    霍锐啧了一声,没有再去看他,几口就把面包吃完了。

    沈愈也不再多说些什么,低着头笑了起来,开始专注地吃自己的那份,早上起得早,再加上感冒,这会儿体力都消耗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味道的面包都觉得很香。

    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这是重生回来后,霍锐给自己买的第一份东西。

    沈愈垂下眼。

    上辈子的时候,霍锐给自己买过很多东西,但是这个人,又别扭到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更怕让自己知道他的感情,每次有什么节日,都会匿名给他寄一份礼物,沈愈一直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变态,没有署名的东西从来没有敢拆过。也是最后躺在病床上的那段时间,霍锐自己说出了口他才知道。如果没有那次的车祸,霍锐是不是要把自己的感情藏起来一辈子?

    —沈愈,那些礼物,你要是醒过来,一定要记得去拆

    —如果你不记得也没关系

    —你不在意的话也没关系,但是你一定要醒过来

    沈愈的鼻尖有点发酸。

    早读课刚上了一半,张建清又黑着脸回来,神色严肃地从后门口进来拍了拍靠在桌上闭目养神的霍锐的肩膀。

    霍锐睡眼惺忪站起来,掀起眼皮看了张建清一眼,哼笑了声,跟着他出去了。

    一直到早读课结束,姜洲和霍锐都没有回来。

    到了下课时间,教室里又吵闹起来,论坛上,又一个名为霍锐为了同桌揍人的帖子不断被顶贴。

    标题党害人我靠,我点进来以为有什么瓜吃,结果就是被人惹毛了?

    取这个标题引战吗?吐了,出贴了,被霍锐揍过的人还少吗?

    每日一问,今天霍锐和同桌打架了吗?

    唉不过你们清楚吗,为什么霍锐会让那谁当他同桌啊?这俩人以前认识吗?

    回楼上,高一和霍锐同班,刚开学就没有同桌,好像也没有人提过,毕竟这位初中时期就出名,我们班那会儿都传遍了他打人不眨眼,谁敢和他同桌啊

    呜呜呜现在有点后悔了当初为什么不争取?霍锐和他同桌相处的好像挺好啊

    别妄想了,那人跟个舔狗似的,早上给霍锐那俩跟班买早饭,啧啧这才第二天呢就这么献殷勤,神话就喜欢这种的吧?全世界跪舔哦

    楼上是不是忘了论坛实名制?

    哦看了眼原来是霍锐同班的

    “这人谁啊?”陆疏行点开个人资料翻了翻“张文里,我们班有这号人?”

    戚荣凑到他手机边上,朝姜洲后面那个位置昂了昂下巴“和姜洲同寝室的吧。”

    “嘴炮bb机啊,牛,刚刚怎么没见他挺身而出英勇就义呢?”

    戚荣打了一下他后脑勺“不会用成语就别瞎用了。”

    陆疏行啧啧两声,反手把帖子删了。谁让他混了个管理员,权限狗的快乐这群人是真的不懂。

    “同桌,早饭钱转你微信了啊~”陆疏行仰着头,冲坐在后面的沈愈挥了挥手机。

    他们昨天就是给老大同桌一个台阶下,毕竟老大好不容易有了同桌,一会儿被老大那破态度给吓跑了怎么办,毕竟不是谁都能受得了老大的。

    像他和戚荣还有年狗就受不了。

    沈愈脑袋枕在胳膊上,有些昏昏欲睡,鼻子越来越塞,脑袋也比早上的时候沉重了许多。

    听到陆疏行喊自己,他抬起头来吸了吸鼻子,嗯了一声。

    其实没怎么听清陆疏行说的什么。

    见他应了,陆疏行又重新坐好了,和戚荣开始玩手游。

    沈愈又重新枕了回去,感冒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没一会儿,英语老师踩着高跟鞋十分有节奏感地进了教室,姜洲红着眼睛跟在她身后,一脸委屈样。

    “姜洲这副模样做给谁看啊……”

    “谁知道呢,翻别人桌子哪来的理,换成别人是不是就得咽下这口气?”

    “他怎么好意思去告状?”

    “霍锐还没回来,不会真挨批了吧?”

    “应该不可能,感觉秃头不可能批他。”

    “……”

    英语老师理了理自己的大波浪卷,回头看了眼姜洲,示意他回座位,用教案拍了拍讲台“行了,课代表到我这儿拿测验纸,这节课先进行随堂小测,分数不及格的午休课后到我办公室重新测!”

    教室里一阵哀嚎。

    英语老师姓李,是个十分干练的女教师,可不像张建清那样好说话,听到哀嚎,十分冷酷无情“再多说一句,拿不到满分的全部给我抄第二单元的单词!”

    底下瞬间噤声。

    她扫视了一下教室“别给我睡觉!”

    她直接走到了沈愈的座位旁边,敲了敲课桌“上课,别睡觉。”

    对待转学生,一开始态度总会温和点。

    沈愈抬起头,脸色有些不自然地发红。

    李老师愣了一下,渐渐有人开始窃窃私语,她往前排看了眼“课代表去讲台坐着,不准作弊,你们谁有几斤几两,我心里都门清,被我抓到作弊,就不是抄单词这么简单了!”

    吼完人,她又敲了敲沈愈的课桌“起来,跟我去办公室。”,,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