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26章 第 26 章
    霍锐扯了下领口, “有多的被子么?”

    “我去找找,应该还有。”

    进了房间, 沈愈才后知后觉发现霍锐刚刚的视线落在了哪里。

    男生之间比大小好像是挺正常的事情,但是被霍锐这么一提, 他的耳朵马上就红了。

    而且他也没有很小啊, 平均水平往上走了。

    他一边把多的盖被铺到床上, 一边略有些愤愤。

    脾气再好的男生被说这个也都会有点生气的。

    好在这间屋子的床还是双人床, 两个大男生还是可以睡得下的,分了两床的被子。

    刚刚说着要离开的霍锐等沈愈把床铺好了直接就躺了进去。

    沈愈在床边站了一会儿, “你不是要回宿舍?”

    霍锐嗯了一声“明早。”

    “不是嫌小, 还穿得上吗?”沈愈也钻了进去,虽然两个人各自盖了条被子, 但是身上同款的沐浴露香味还是难免在空气中交缠, 还夹杂着些许的药酒味。

    霍锐拿手机的动作顿了顿, 倒是难得从沈愈的语气里听出来一丝呛声的意味。

    见他不答, 沈愈又补充“看来你也没有多大。”

    霍锐啧了声, 翻过身抓住沈愈的肩膀,迫使他对着自己, 带着些烦躁“我现在心情挺不好的。”

    房间的灯已经关掉了,黑暗里也看不见什么,只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和身上淡淡的味道。

    沈愈愣了一下, 霍锐抓着他肩膀的力气不大, 沈愈也没想着挣脱。

    “因为陈年一?”他试探着问。

    霍锐沉默了一会儿, 收回了手, 嗯了声。

    倒是没有否认。

    沈愈舔了舔下嘴唇“你们吵架了?”

    霍锐没有吭声。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能听见两人浅淡的呼吸。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别不开心了。”沈愈的声音干净清朗,带着一点的安抚意味。

    霍锐哼笑了声“又来这招?”

    沈愈不在意“或者给你牵一会儿手。”

    他说着,便要去抓霍锐的手,只是黑暗里看不见,在边缘游走了一会儿,反倒被霍锐抓住了手腕。

    两人皆是一顿。

    “烦不烦?”霍锐抓着他的手腕不让他乱动“睡觉。”

    更加不耐烦。

    “你不是心情不好?”沈愈往霍锐那边蹭了蹭,两人的脑袋快抵在一起了。

    霍锐有点热。

    他是真的因为陈年一的事情心情差,但也不是想迁怒于沈愈,只是沈愈靠近自己的时候,从身体内部莫名窜出来股燥热。

    就不应该睡在这儿。

    沈愈反过手,抓住了霍锐的手腕。

    他的掌心带着凉意,贴在霍锐的手腕上反倒驱散了一些热意。

    “哥。”黑暗里,沈愈眨了眨眼,红着耳朵,小声地喊。

    喊一个十七岁的男生哥,真的太羞耻了。

    霍锐被他抓着的手僵硬了一会儿。

    片刻后,沈愈的手被用力甩开,睡在旁边的人翻了个身。

    “闭嘴,睡觉。”

    霍锐闭上眼睛,呼吸有些重。

    十几秒后,他又调整了一下睡姿。

    不知道是不是窗户没开的缘故,房间内很闷热。

    霍锐背着身,又不可置信地调整了一下姿势,不然真的是很不舒服,尤其是沈愈的尺码比他小。

    麻烦精得寸进尺精喊什么哥?

    还刻意压低了声音以为自己在撒娇吗?

    霍锐深呼吸了五下,更热了,他又朝床边挪了挪,耳边是沈愈清浅的呼吸声。

    睡的真是快,让他闭嘴就闭嘴,平时怎么没见这么听话。

    实在是有些热,霍锐直接把被子踢了下去,才觉得身上的热意褪去了些,黑暗里他盯着天花板。

    刚刚在电话里,霍锐直接和陈年一说了这事儿是陈年一自己的错,陈年一莫名其妙说了两句他不理解自己,质问他是不是因为沈愈才责备自己。

    霍锐就怒了。

    他从来不认同陈年一的做法,一开始也说过陈年一,但是陈年一不听,后来霍锐便不再管陈年一的私事,只要不做什么伤害别人的事情,他们依然是朋友。

    他只想让陈年一明白自己做错了,能够改过自新,借着这个把这些事情解决了。

    霍锐现在毫无睡意,时间也确实还早。

    也不知道旁边这人到底是怎么做到躺下去没多久秒睡的。

    隔了几分钟,霍锐的腿突然被什么压住了。

    沈愈睡的有点冷,梦里他躺在霍锐身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霍锐突然会躺在了他的病床上,单手撑着脑袋偏着头盯着自己,霍锐的轮椅孤单地被抛弃在了窗边,窗外是皑皑的大雪。

    好像是入冬了,也可能是初雪,沈愈想。

    不过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想了,霍锐居然不给他讲以前的事情了,就那样一直盯着他,也不给他盖厚被子,害得他好冷,但是他又动不了,他只能拼命地在思想上用尽力气往旁边的热源处靠。

    霍锐的身上很温暖。

    沈愈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动了,只是自己还不够灵活,需要用好多好多的力气,他能动了之后就去摸霍锐的腿。

    霍锐没出事之前,沈愈也曾经偷看过他的双腿,包裹在西裤下,长而且应该很漂亮,有肌肉,线条完美,但是出事之后,小腿开始逐渐萎缩。

    霍锐没有躲开。

    沈愈干脆整个人很艰难地挪进了霍锐的怀里,他很早就想这么做了,只是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限制了他。

    霍锐的怀里很温暖,霍锐一句话没说,拍了拍他的后背。

    沈愈明明是对着霍锐的,但是他又看到了窗外的大雪,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铺天盖地地飘了下来,只是没过多久,雪停了,出了太阳,那些远处的雪就化了。

    沈愈比刚刚还要冷,他想紧紧地抱住霍锐,只是他又没法动弹了。

    比一开始更加难受,好像有人用什么把他捆了起来,沈愈想低头看一下,但是动不了,他想出声,却发不出声音,原本睡在他旁边的霍锐不在了。

    “霍锐”沈愈想去找霍锐,但是他动不了,他的声音也好嘶哑。

    他挣扎了一会儿,好像有医生进来给他打了针,他迷迷糊糊看见有人坐着轮椅进来了,那人红着眼胡子拉渣——

    沈愈睡之前订了三个闹钟。

    五点的,五点十分的,五点半的。

    他醒过来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

    放在床头的手机在不断地震动,沈愈半睁开眼,眼底还有些泛红。

    是在做梦。

    这些梦太真实了,他还以为自己又回去了。

    早上的温度低,沈愈的脸有些发凉,他伸手去够床头的手机,然后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没法动弹。

    身上确实有点重。

    沈愈半仰起脑袋。

    他身上盖了两条被子,被子的边角还被塞到了他的身底下,难怪他觉得半夜睡着睡着突然动弹不得,还好被子很薄,裹两条也不会很热。

    而他的上半身横着一条手臂,腿上也压着一条长腿,勾着他的腿弯,几乎以十分霸道的姿势把他整个人给固定住了。

    身边的人似乎没有意识到他醒过来了,侧着身脑袋在他肩膀的上方,半边脸压着枕头,紧闭着双眼眉头微皱,神情倒是没有平时那么凶了。

    沈愈往上挪了挪,偏了下头,鼻尖擦过对方的鼻尖。

    霍锐眼皮动了动,没有完全睡熟,又勾了勾腿,把人往自己身边带了点,呼吸直接贴着沈愈的脸颊。

    “别动,再睡一会。”霍锐闭着眼嗓子有点哑,没睡醒。

    沈愈往下看了眼。

    身体可是正常男人的身体,早上难免会有反应,还是在被喜欢的人抱着的情况下。

    好在他现在身上裹了两条被子,什么也看不出来。

    “起来了,要去买早饭,回宿舍换衣服。”他们校服都没带出来,还得回宿舍换衣服,还答应了陆疏行买早饭。

    霍锐闭着眼睛摸索了一下,拽住沈愈的胳膊“烦。”

    依然没醒。

    沈愈任由他拽了一会儿,自己也闭了会眼睛,第二个闹钟响的时候,他才拉开霍锐的手,把上面的被子挪到了霍锐身上。

    霍锐什么也没有盖,也不怕着凉。

    然后他又小心地往旁边挪了点,离开霍锐腿压着的范围,从被窝里钻了出去。

    房间里确实有点凉。

    沈愈叹了口气,把闹钟调到五点四十,才去了卫生间。

    几分钟后,霍锐黑着脸敲了敲卫生间的门,他明显一副被吵醒的样子,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睡衣的扣子都睡的打开了两颗。

    沈愈满口泡沫,视线掠过霍锐的胸口刷牙的动作停顿了几秒的时间。

    “你要上厕所吗?”

    霍锐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半搭着眼皮,嘴角都是往下的,看得出来心情特别不好。

    “你知道你昨晚怎么睡的吗?”沉默了好一会儿,霍锐嗓子微哑地开了口“知道我几点睡的吗?”

    现在不仅仅是有起床气,还有怨气。

    他几乎后半夜才勉强入睡,一开始是因为热,后来是因为沈愈拼了命地往他身上蹭,都快把他逼到地上去了,甚至还想往他怀里钻。

    想到这儿,霍锐的脸色又臭了几分“你是树袋熊?”

    沈愈被他说的懵了一会儿,“我往你身上蹭了?”

    所以才会做那个梦?才会那么真实?

    沈愈松了口气。

    不过他早上醒来的那副状态确实不像是自己能做的事情。

    听到“蹭”这个字,霍锐扯了扯嘴角,没有再理他,半睁着眼示意沈愈出去。

    他要解决人的三急之一。

    两人出门的时候,快要六点了,天空破开了鱼肚白。

    依然是之前的那家早餐店,老板还记得沈愈,毕竟长得好看,容易让人记忆深刻。

    “小同学,这次吃点啥?看你好像不经常住这里。”

    “四份豆浆。”沈愈回头看了霍锐一眼,对方半垂着眼。

    “拿四个麻团、八根油条吧。”

    “平时住校,偶尔会回来。”

    老板答“好咧,一个人住啊?高几了?”

    霍锐碰了碰沈愈的手臂“废话太多了,来不及回宿舍。”

    “这是你同学啊?起这么早没睡醒呐!现在的高中生真的惨哦”也不管有没有人回他,老板自顾自道。

    但手下动作却是快了很多。

    时间还早,路上也没什么人,两人并排走着。

    虽然买了那么多东西,沈愈的手里只有他自己那份的早饭,他低着头一小口一小口吃着,还有些口齿不清“那个老板是在打听我的私事。”

    霍锐迈出去的脚悬停了几秒的时间“知道就行。”

    他要是不打断,是不是准备全盘脱出。

    沈愈嗯了一声,偏过头看他,唇边带了点油渣“我会回答我们俩一起住的。”

    霍锐嗤了声。

    想的挺美的。,,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