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25章 第 25 章
    路边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

    学校外面就是一条街道, 只是很少有人会经过这里,街道走到头拐个弯就是外面的小吃一条街。

    沈愈半抿着唇右腿微微悬空, 好像失去了支撑力般左右摇晃了一下,视线一直放在霍锐的身上, 眼底映着路灯的光, 有些发亮。

    霍锐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 还没来得及开口, 陆疏行怕老大又生气,抢先一步。

    “同桌, 我来扶你, 真的崴到了吗?疼吗?”

    霍锐冷笑了声,表情比刚刚沈愈得寸进尺说要让他背的时候还要臭。

    陆疏行下意识一个激灵, 手还没能碰到沈愈的胳膊, 又立马缩了回去“那啥……要不我们今天不吃了吧……”

    沈愈往后挪了挪位置, 正好挪到和霍锐并肩的时候, 半靠到了霍锐身上“没什么事情的, 只是有点疼。”

    霍锐没有躲开,臭着脸把人扶正了, 半蹲了下去,带着凉意的手握上了沈愈裸露在外面的脚踝。

    “不怕冷。”霍锐嘲讽。

    沈愈“……”

    他也很怀疑以前的自己,现在的晚上已经很冷了, 但是他翻遍了箱子, 都没有找到一条完整的裤子, 不是洞洞就是九分裤露脚踝。

    九分裤总比洞洞好一点。

    霍锐握着他脚腕的手动了动, 在脚腕两侧捏了捏“疼?”

    霍锐仰起头,皱着眉头问他。

    男生的脚踝也很细。

    而且在路灯下看起来很白。

    霍锐想起那天晚上沈愈露在外面的腿,又长又直又白,和自己的比起来,差距还挺大。

    意识到自己又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霍锐的面色更臭了。

    握着沈愈脚腕的手也用了力气。

    沈愈往后缩了缩。

    没感觉,就是有点凉意,他又不是真的崴到了。

    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霍锐的发顶。

    “有点疼。”沈愈睁着眼睛说瞎话。

    霍锐啧了一声,很不耐烦地站了起来,然后直接架起沈愈的一条胳膊。

    这人之前那么疼的时候都忍着,现在说有点疼。

    那肯定是很疼。

    这都要装,有什么好装的?不就是疼吗?白天不还哭了?

    沈愈愣了一下。

    也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便把半身的力气都放到了霍锐身上,十分心安理得地让霍锐架着自己。

    陆疏行走在前面试探性地问“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同桌崴了脚也不方便,晚上让门卫开门可就麻烦了。

    霍锐抬起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了。

    沈愈半个身子搭在身边的人身上“没事的,如果晚上不好回去,我可以住我外面的房子。”

    戚荣回头看了眼。

    霍锐和沈愈的身高差不了多少,但是两个人的身材还是有点差距的,霍锐半低着脑袋,单手穿过沈愈的腋下,好让沈愈借着他的力气走路,神情虽然不咸不淡,但也是少有的平和。

    沈愈和平时一样带着笑意,只是视线好像一直落在老大身上,单手放在老大的肩膀上,慢吞吞地往前走着。

    影子被拉的很长。

    戚荣皱了皱眉。

    四人到烤鱼店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好几桌的人,大多都是其他学校的学生。

    这一圈周围就是中学、职高,来这儿的学生多倒也不奇怪。

    好在店面也不小。

    四人找了靠里的位置,也没有那么吵,走进去的时候,还有其他学校的女生偷偷议论他们。

    他们选的是大桌,沈愈和霍锐坐在了同一边,陆疏行和戚荣坐在一边。

    刚坐下来,陆疏行就拿了菜单嚷嚷要吃最辣的,嚷嚷了两句之后,霍锐拿着手机抬眸看了他一眼,陆疏行立马把菜单给了沈愈。

    沈愈对吃的其实没有多大要求,比起烤鱼,他倒是更喜欢霍锐给他带的便当外卖,之前答应陆疏行也纯粹是想还之前欠霍锐的那一顿饭。

    “蒜香的吧。”他看了一会儿,口味都是偏辣的,也只有蒜香的可以了。

    霍锐是不吃辣的。

    陆疏行啊了一声,颇有些遗憾。

    沈愈看了一会儿,又选了份香辣的,“分两份吧,我和霍锐不吃辣。”

    “你怎么知道老大不吃辣?”陆疏行虽然有些困惑,但还是非常高兴地接受了。

    沈愈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还能怎么知道?上辈子霍锐亲口说的。

    陆疏行倒也没有深究,指不定是老大亲口说的呢。

    霍锐瞥了沈愈一眼,轻嘲似的勾了下唇角。

    估计又是什么梦里梦到的“生死之交”。

    烤鱼倒是很快就上来了,就是要烧一会儿,四个人干脆打了把游戏,打一半的时候,霍锐的手机响了。

    打游戏打到一半被打断是件很烦人的事情,霍锐不耐烦地看了沈愈的手机一眼,点了点他的屏幕让他往安全区走。

    “新开的那家。”

    “绕圈边走。”

    “自己搜地图。”

    “右手边有人。”

    沈愈被他指挥地猝不及防,原本打算在圈里等他。

    霍锐很不耐烦,一边应付着电话,一边手指停在沈愈的手机屏幕上,两人的手指挨着,温度都传到了一起,霍锐仿佛没有察觉。

    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霍锐直接把电话挂了。

    沈愈倒是松了口气。

    “老大,年狗吗?”陆疏行问。

    霍锐淡淡嗯了声“跟他女朋友过来。”

    沈愈操控着人物的动作一顿。

    他对陈年一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尤其是之前在他身上感受到的莫名其妙的敌意,但也可能是他想多了。

    平时在班里陈年一也很少和他们交流。

    陆疏行又开玩笑接了句“他也不怕在这里撞到其他女朋友。”

    霍锐没有接话。

    他们坐的位置虽然偏僻,但旁边也同样是大桌,烤鱼的香味在屋内飘散,没过多久旁边那桌也来了六个人。

    看穿的校服是职高的,三男三女,三个女生看见霍锐他们的时候视线停顿了好久。

    “那个扎马尾辫的还挺眼熟的。”陆疏行往旁边桌看了眼,他已经被打死了,只能无聊地看看旁边。

    戚荣也看了眼“好像在哪里见过。”

    已经是最后的圈了,也不知道运气好还是怎么,霍锐刚挂机了一会儿还是挺进了决赛圈,沈愈还解决了一个人,玩游戏上手了后技术也提高了不少。

    等两人结束了这把游戏,陈年一才带着女朋友过来。

    陈年一也换了自己的衣服,头上依然扎了个小啾啾,他这个女朋友和白卉也是一个类型的,长得清秀,进来的时候还抓着他的胳膊挺害羞的。

    为了给两人让位置,陆疏行从里面绕到了霍锐旁边的座位。

    “李青青。”

    “不喝酒么老大?”陈年一介绍了一下女朋友名字,瞥了眼桌子,就放了几瓶水。

    霍锐半垂下眼“你们要喝自己点。”

    陈年一拍了拍女友的肩膀,又让服务员添了几瓶酒。

    “就说缺了点什么!原来是缺了酒!”陆疏行拍了拍手。

    [sssr不能喝酒]

    霍锐握在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沈愈低着头,专心致志地按着手机。

    霍锐抬头看了他一眼。

    [霍锐?你未成年]

    沈愈愣了一下。

    两人不是同龄的吗?他明年才成年。

    他也不太清楚霍锐的生日,只记得两人是同龄的。

    正纠结着,坐在他旁边的霍锐轻笑了声。

    听起来十分愉悦。

    [sssr你成年了?]

    “老大,同桌,你俩吃啊靠,你们俩吃一条鱼我们四个一条,不行再点点别的!”

    “别看手机了!难道你们还背着我们偷偷发消息!”

    陆疏行又开始嚷嚷,已经辣的吐字都不清晰了。

    沈愈“”

    还真的被他说对了。

    霍锐嗯了声,夹了两块鱼肉扔进沈愈碗里。

    陈年一开了瓶酒“未成年的就别喝了,老大十二月份也要成年了吧,喝两口?”

    陆疏行嘴里还吃着东西“歧视未成年?明年我也成年了!同桌成年了吗?”

    沈愈戳了戳碗里的肉,得到了有用信息,霍锐还没成年,霍锐比他大——身体年龄。

    沈愈吃了口肉摇了摇头“还没有,也是明年。”

    霍锐抬头看了他一眼,唇边带了淡淡的笑意。

    陈年一扫了两人一眼,抿了口酒,啤酒味道不够浓烈,他还是皱了下眉头,只觉得苦。

    陆疏行问“几月份啊?”

    “五月。”

    霍锐收回落在沈愈颈侧的视线。

    “结果我还是老幺?”陆疏行嘀咕了两声。

    霍锐嗤了声,又给沈愈夹了两块鱼肉,特意偏过脑袋小声地带着调笑意味“多吃点,照顾弟弟。”

    沈愈的耳朵一下子就红了。

    他就知道以霍锐的性子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突然给自己夹菜,幼稚鬼。

    被一个十七岁的大男生喊弟弟,也莫名的有点羞耻。

    沈愈的心跳慢慢有点儿不规律,又往嘴里塞了几口肉,只能靠吃的来麻痹自己了。

    陈年一已经和戚荣喝上了,顾及明天还得上课,他们也没打算喝多少,陈年一的女朋友一直安安静静地吃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和他们交流。

    半杯酒下肚,陈年一视线在霍锐和沈愈身上来回了扫了几眼“按年纪来说,荣荣最老,老大是不是该喊我声哥?”

    “什么叫最老?我这是大哥大!”戚荣不服气。

    陈年一轻笑,视线落到霍锐身上,“老大不喝么?”

    霍锐嗯了声“一会儿还得照顾个麻烦精。”

    “麻烦精”咬了咬筷子。

    陈年一哦了一声,转移了话题“要不是因为小时候我们三集体闹逃学,也不至于现在还在高二。

    “说起来当初还找借口是为了陪陆狗,结果害得陆狗被家里打了一顿”

    陈年一说的也是陈年旧事,沈愈听得倒是很认真,霍锐给他讲的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却从来没有讲过自己年幼时候的事。

    霍锐有点儿漫不经心吃着东西,也没有怎么去接陈年一的话,倒是陆疏行和陈年一聊起了小时候。

    几分钟后,沈愈戳了戳霍锐的胳膊,半偏着脑袋,眨了眨眼睛一副等待投喂的模样。

    霍锐往下瞥了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手断了。”

    沈愈倒是不在意地笑了起来“照顾弟弟。”

    很不要脸,活学活用。

    霍锐“”

    妈的,早知道他会得寸进尺。

    霍锐黑着脸给沈愈挑鱼肉和混在里面的菜——不就是照顾弟弟么?

    看得陆疏行一脸艳羡地踹了踹戚荣。

    “荣荣,人家也要吃!快给人家夹!”他可太惨了,坐在最里面,都吃不到香辣的。

    戚荣被他恶心到了“能不能好好说话?”

    陈年一含笑看了他们一会儿,垂下眼敛了笑意。

    “陈年一?”

    他们这边原本还不算太吵闹,隔壁桌倒是一直热闹的很,好像一直在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马尾辫女生估计输了,站到了他们这儿。

    “年狗,认识啊?”

    陆疏行话说出口就觉得有问题,年狗认识的女生,那不是女友就是备胎啊?

    果不其然,陈年一的面色变了变,不过几秒就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这是谁?”马尾辫女生没想到自己和朋友出来吃饭,玩个真心话大冒险还能遇上男朋友和别的女生。

    沈愈扭过头看了霍锐一眼。

    后者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还在吃着菜。

    “女朋友。”陈年一挑了挑眉。

    他向来不隐瞒自己脚踏多条船的事实,大家都是各取所需。

    一直沉默的李青青站了起来“你也是他女朋友吗?”

    “什么叫也啊????”马尾辫女生显然脾气火爆。

    她嗓门大,引的不少人往他们这看,和她一起来的几个人见状想过来,被马尾辫瞪了两眼,又坐了回去。

    李青青能这么淡定,也不是什么善茬,被马尾辫一吼也来了脾气“不就是你看到的吗?”

    “哇哦,刺激。”陆疏行缩在墙边,一脸吃瓜的表情。

    他们向来不干涉兄弟感情。

    陈年一做错了事,有什么后果都是他自己自找的。

    沈愈对这些也不感冒,安安静静地继续吃饭。

    一时间只剩下两个女生和陈年一对峙,陈年一态度倒是无所谓,马尾辫却受不了这委屈,从自己那桌拿了杯水,想要往陈年一身上泼,李青青便抓着她的手腕不让她得逞,两人推推搡搡,都快把沈愈挤进去了。

    僵持了一分钟后——

    沈愈的脖子和后背一凉,一杯水从他的后颈没入,他还没有惊呼,两个女生倒是先叫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马尾辫率先又是鞠躬又是道歉,一时间倒也算是化解了陈年一被撞破的尴尬。

    霍锐夹菜的动作一顿,视线落到沈愈被泼湿的颈侧和后背。

    沈愈穿的是他自己的白衬衫,因为要吃饭,外套脱下来挂在了椅背上,现在衬衫后背的部分已经属于半透明状态,已经能看见男生后背的线条。

    霍锐眯了下眼。

    沈愈从女生手里接过纸巾,往后偏了下位置,摇了摇头,示意没事,变相拒绝了女生要给自己擦衣服的想法。

    马尾辫实在是很不好意思,回过头去瞪李青青和陈年一,陈年一想要去拍她的肩膀,被躲开了。

    “行了,听话点?”

    “渣男!垃圾!”马尾辫还是气不过。

    李青青淡定地勾住了陈年一的胳膊“惹了事还这么躁。”

    马尾辫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谁也没料到会波及到别人,看见陈年一还是一副觉得自己没什么错的模样,一下子就红了眼眶,哭了起来。

    霍锐被女生小声的哭泣声哭得心烦,面色臭的很。

    抽了十几张纸,贴到沈愈后背,遮住湿了的地方,把他的外套半搭在沈愈的肩膀上,避免着凉,才掀起眼皮略带警告意味“陈年一。”

    “你的私事,解决不了,也不要打扰到别人。”

    霍锐语气有点重。

    他脾气向来不好,遇上这种事情生气也是难免,本来就是好好的聚会,现在搞得不欢而散。

    陆疏行安抚性地看了陈年一一眼,拍了拍霍锐的肩膀“老大,我们先走吧,让年狗自己搁这儿解决。”

    “今天这顿饭,年狗请了。”

    陈年一嗯了一声,看向沈愈“去我房子那边换件衣服吧。”

    他面色也不是很好,话音刚落,马尾辫女生那几个早就坐不住的朋友挡在了两人中间,其中的男生挑衅地看着陈年一,女生小声地安慰着马尾辫,还时不时看向侧头说着话的两人。

    也幸好他们位置坐的偏僻,其他人也看不到太多,女生不吵了之后也没人再关注这边了。

    “你朋友能走,你不能走。”这话是对陈年一说的。

    ……

    外面比烤鱼店里还要吵,晚上的这条街十分热闹,很多来吃东西的学生,还有上学时候克制的小情侣们掩藏在人群里。

    沈愈抓了下外套避免掉下去。

    “真的不用管吗?”他脚步停顿了一下。

    跟在他身后的霍锐嗯了声“脚好了?”

    往下瞥了眼,沈愈走路如常,根本不像脚崴了的人。

    沈愈神色一僵“好了……可能刚刚不是崴了。”

    说罢,他打了个喷嚏。

    霍锐哼笑了声。

    装吧。

    原本打算和陆疏行他们一起回学校,但沈愈脚伤了,也不好再翻墙,陈年一说让去他那边换衣服,被马尾辫朋友一打岔,钥匙也没有给。

    沈愈提了下,去他那边。

    幸好随身带了钥匙。

    陆疏行他们还打算跟过来,晚上四个人一起挤一挤,被霍锐一个眼神给赶跑了。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沈愈租的房子离这边其实也不算太远,这会儿也没有公交车了,两人便慢吞吞地走着。

    晚上的风确实有点儿大,沈愈不仅被吹得头发乱了,还时不时打喷嚏,霍锐垫在他背后的那些纸早就吸饱了水份,贴在衣服上有点不太舒服,他动了动肩膀。

    霍锐不耐烦地嗤了声,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了他身上。

    沈愈愣了一下“你不冷?”

    霍锐里面穿的还是短袖。

    现在这个天气穿短袖的还真的不多了,气温在十分稳定地逐步下降。

    旁边还有人时不时地偷看两人。

    霍锐嗯了声“省的麻烦精又感冒。”

    他也没有再看沈愈,单手插在口袋里看着路边的店。

    沈愈笑了笑“我怎么是麻烦精?”

    “我不应该是弟弟吗?”

    霍锐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

    得寸进尺,还反复利用。

    不是麻烦精是什么。

    见他不搭理,沈愈也没有再追问,只是把身上的两件外套都裹紧了,不然明天还真可能感冒。

    两人走了一会儿,霍锐突然一句话没说就拐了个弯。

    沈愈在路灯下站着,灯光把影子拉的很长,看着霍锐的背影消失在街对面的一家药店门口。

    沈愈抬头勾着唇笑了,明天也一定是个好天气,有好多星星啊,和月亮照映着。

    连他的眼里都映上了星星。

    霍锐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男生半靠在路灯边上,仰着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路灯亮的很,他站的远,也能看见男生脸上带着笑意。

    霍锐舔了舔腮帮子,指腹在塑料袋的边缘摩挲了两下。

    心跳有点加速。

    烦躁。

    ……

    霍锐把买的东西扔到桌上,环顾了一下屋内的环境。

    沈愈租的房子不大,之前只是打算如果学校放假的话好有个落脚的地方,也只有一个卧室,客厅都没有沙发。

    沈愈打了个喷嚏,捏了捏酸胀的鼻子“我先去洗个澡,你等我一会儿。”

    霍锐没应,也不知道听到没有,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沈愈这个热水澡洗的快,没有十分钟就出来了,手里还拿了一套新的睡衣。

    “不知道你能不能穿上。”

    他边擦着头发,边把睡衣扔给霍锐。

    霍锐正低着头回消息“我一会儿回去。”

    沈愈擦头发的动作停顿了几秒“那我跟你一起走吧。”

    他也不是很想一个人住在这里。

    习惯了热闹的时候,突然一个人会觉得很孤独。

    上辈子孤独那么久了,他不想再体验了。

    不说话的霍锐班主任查房应付下

    陆疏行老大你们不回来了啊?我怎么解释啊?

    陆疏行???老大???

    “你还能翻墙?”霍锐垂下眼扫了扫沈愈的脚,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沈愈穿的是睡裤,长度遮住了脚踝,拖鞋还是夏天的,就连脚背都很白。

    沈愈顿了顿,在旁边坐了下来,有些不确信“应该可以吧。”

    他也不能直说他之前撒谎了。

    霍锐没说话,在塑料袋里找了一会儿,扔给沈愈一瓶眼药水和一盒感冒冲剂,“药店没有纯正的药酒。”

    他买了普通的药酒,效果可能没有那种老字号的好。

    沈愈神情顿了顿,随后便是发自内心的笑。

    “你特意为了我去买的?”他现在连笑意都不掩饰了。

    霍锐半蹲下来,手上倒了点药酒,味道很难闻,他皱了皱眉“废话那么多。”

    沈愈嗯了声,带着凉意的手覆在他刚刚洗过澡还带着热气的脚踝处,这都是霍锐第二次给他上药了。

    为了方便动作,霍锐把他的脚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

    这次擦药酒也没有多久,沈愈的脚腕本身就没有伤,霍锐再用力其实也没有很疼。

    洗过澡之后,打喷嚏的情况就改善了很多,沈愈一直低着头看着霍锐的头顶。

    他滤镜可太厚了,为什么觉得霍锐的头顶都很帅。

    结束的时候,霍锐踢了踢发麻的腿,神色浅淡“把感冒药吃了,我给年狗打个电话。”

    进卫生间之前,他顺走了沈愈刚刚扔给他被他放到桌上的睡衣。

    沈愈看着他的背影思索了一会儿“内裤在第二个格子。”

    霍锐脚步顿了顿。

    妈的,他也没说要住在这里吧?

    这房子隔音不算很好,沈愈低头刷着消息,还能听见霍锐和陈年一打电话的声音。

    语气不算很好,他没有刻意去听,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

    没一会儿浴室就响起了水声。

    沈愈轻笑。

    sssr班主任有说什么吗?

    陆疏行没有没有,也不知道秃头今天为什么突然来查房

    陆疏行同桌,你和老大今晚确定住外面了啊?那我不留门了,老大身上没钥匙

    陆疏行老大太狗了,居然不回我消息了

    sssr对,我们明天直接去上早读课,要带早饭么?

    陆疏行要要要,和之前一样就行

    陆疏行我替年狗说声抱歉啊,艹这事儿年狗不对

    ……

    两人聊了一会儿,沈愈也没有多问什么,陆疏行就跟找到垃圾桶似的,开始疯狂吐槽陈年一的所作所为。

    陈年一从初中开始就交女朋友了,那会儿还挺专心的,至少不会同时脚踏多条船,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跟玩玩似的,开始同时交往好几个,还全都给他们介绍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今天看那个马尾辫眼熟的原因,陈年一给他们几个看过照片。

    他们一开始也和陈年一说过这样做不好,但是陈年一又不听,最后连最爱管闲事的陆疏行都懒得管他了。

    也没想到会有翻车的这一天。

    隔了几分钟,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陆疏行截图我靠,年狗退小群了!

    沈愈看了眼消息,还没来得及回复便被霍锐吸引住了目光。

    霍锐的身材比他要好很多,身上肌肉线条分明,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那种类型,那天在操场上沈愈就看过。

    不过今天……

    沈愈视线有点挪不开,他从来没有见过穿的这么居家的霍锐,好像磨平了他身上的锐气。

    他的睡衣都是大码的,但这大码穿在霍锐身上就十分合身了,睡衣是淡蓝色的,添了几分平和的气质。

    霍锐半眯了下眼,略带嘲讽的视线从沈愈的脸往下“挺小。”

    沈愈反应了一会儿“什么?”,,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