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42、第 42 章
    一整节第三节课,霍锐都在厕所里疯狂洗手。??

    味道是从手腕传出来的,还好他没有那么骚包地往衣服上喷,那个卖家骗他说喷这个香水恋人肯定喜欢到不行,他往手腕上喷了快小半瓶,差点没把自己熏死。??

    亏他花了几千块钱让人家专卖店送过来。??

    霍锐直接把专卖店拉进了黑名单。??

    直到洗手液的味道盖过香水味,霍锐才又回了教室,脸色臭的不行。??

    不到一个上午,论坛又出了个热帖。??

    ?不吃姜的胖子的作品《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由??全网首发更新,域名[..]?『请来[文学]看完整章节』??

    一楼(楼主)呃我在上课,窗外突然飘过去一股,对一股特别浓郁的香水味道,就像是那种很多花堆在一起的……然后我看着神话的背影消失在我眼前??

    二楼别骗我,神话怎么可能喷香水??

    五楼说不定人家谈恋爱了呢?前几天不是有传言说他在追哪个女生吗

    十楼别啊啊啊啊我宁愿他和沈愈在一起!!

    二十楼腐女gun啊!就不能人家正常谈个恋爱?

    二十三楼楼上腐女想多了,yy可以,但是神话初中时候为了一个女生把某人打进医院的事情,闻礼附中的人都知道吧

    三十楼能别瞎传吗?我也是附中的,神话和那个女生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的好吗?而且打人也不是为了那个女生

    三十三楼那就是瞎打人咯,呵呵

    四十楼别阴阳怪气的,举报了,你们还实名着呢,谢谢我举报救你们一命吧

    不到一个上午,热帖消失了,少了宋扬这个专业吃瓜群众在,沈愈都没能看到这个帖子。

    第四节课是历史课,因为要进行默写,第三节课退教室里都是背书声,当然还夹着几个人跟没事人一样吵闹的声音。

    沈愈单手拿着支笔小声地背诵着,时不时在本子上把背不出来的内容圈起来。

    比起做题目,死记硬背的东西对他来说要简单多了。

    另一只手频频给霍锐递糖盒。

    沈愈备了很多盒糖,霍锐虽然嘴上说着不吃,但是时不时能从他身上闻到水果糖的味道。

    见霍锐不接,他只能小声去哄“真的没有了。”

    其实味道还是有的,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刺鼻,被洗手液的味道冲淡了很多。

    霍锐黑着脸嗅了嗅自己的手腕处,他嗅觉快要失灵了。

    他外套没穿,把衬衫袖口挽了起来,单是手腕那片都要被洗的脱皮了。

    沈愈干脆把笔放了下来,离上课就两三分钟的时间了,临时抱佛脚也抱不到什么,有一半的内容他已经背了下来,这次默写应该能拿个及格。

    他转过身看了眼霍锐搁在桌面上恨不得砍下来的右手手腕,前排两个同学怕殃及池鱼,早就把椅子挪的快贴到自己的课桌了,两个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跟挤肉饼似的。

    沈愈大概能猜到霍

    ??

    锐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突然开始喷香水??,不免觉得有点好笑。

    这人也没有对自己的表白做什么回应??,??『请来[文+学]+看+完整章节』??,大概是觉得香一点会让人更喜欢吧。

    虽然他身上就算是汗味??,沈愈也不会觉得有多难闻。

    沈愈有些心疼地碰了碰霍锐的手腕??,霍锐的皮肤不白??,但是手腕和手心却洗得泛了红??,皮肤冰凉的很??,现在天气本身就冷??,这人还去厕所用冷水冲了一节课的手。

    还以为他会回宿舍冲个澡换件衣服。

    “疼么?”

    这人怎么像个傻子。

    霍锐皱着眉“不。”

    他又不是什么小女生,还不至于这都能疼,不就是多洗了几遍手么。

    沈愈弯着腰,凑到霍锐一动不动宛如装死的右手手臂处,因为没有控制好力度,鼻尖直接贴到了手腕处的皮肤上。

    带着花香的香水味和洗手液的味道混在一起,直往鼻间钻。

    沈愈只停了几秒的时间,在沈愈没看到的地方,霍锐的脊背瞬间挺直了。

    手腕上有丝丝痒意,沈愈的鼻尖比他的皮肤温度高一点,霍锐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传达到了他的大脑皮层,跟烟花一样在脑海里绽开了。

    “真的,很好闻,不信你自己闻。”沈愈睁眼说瞎话。

    霍锐还保持着刚刚那个一动不动的姿势,没有出声,他自己都不知道闻了多少次了。

    哄小屁孩呢。

    他往前挪了挪座位,看着男生的侧脸缓缓离开,不知道是阳光的缘故还是灯光的缘故,霍锐恍然好像看见穿着居家服的沈愈,也是这样弯着腰小心地给他处理手上的伤口,但是一眨眼,又是穿着校服的沈愈了。

    霍锐的心跳又漏了那么小半拍。

    绝对只有小半拍,多一点他都不会承认。

    霍锐眼疾口快“疼。”

    沈愈“……?”

    霍锐掀起眼皮看了眼天花板,偏过脑袋,手臂往沈愈那边凑了凑。

    语气硬巴巴又重复了一遍“疼。”

    “草,老大和同桌在干什么?”陆疏行打了个哈欠,听着上课铃声,一脸犯困地转过脑袋。

    同桌为什么在亲老大的手腕!!!

    哦,又换了一只手!

    闻言,戚荣也回过头,沈愈低垂着脑袋,凑在老大递过去的手腕处,中间还隔了那么点儿距离,老大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戚荣觉得,他好像从中看出了点儿享受的意思。

    然后他把陆疏行的脑袋扭过来“没亲到吧……应该是在呼呼……?”

    戚荣不太确定,说完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这么诡异。

    反正肯定没有亲到,他离得近,有距离还是看得出来的。

    陆疏行“……”

    那也很惊悚啊!

    他不免怀疑起论坛那些搞c的帖子,艺术来源于生活。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陆疏行晃了晃脑袋,他

    ??

    不干净了!这都什么奇怪的思想!老大不还追不知道哪个小姑娘呢吗!

    ……

    周三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全校统一的班会课,一般平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基本是不会放出这么好的课用来给他们开班会的,平时课程都来不及上,还妄想坐在那儿发一节课的呆!

    几门任课老师没有打起来抢课就算不错了。

    今天高二理一班难得能上到一节宝贵的班会课,在其他班都痛苦地念着不知名的“abcd出师未捷身先死”等的声音中,张建清提前进了教室。

    但是脸色不怎么好看。

    宋扬缩在课桌后面吃东西,时不时嗅嗅旁边的味道。

    “怎么一天过去了,这香水味道还没散?”他白天都在集训,刚刚才被教练赶回来。

    宋扬的同桌痛不欲生“因为沈愈也喷了香水。”

    鬼知道这两人抽了什么疯,霍锐身上一股洗手液加香水味儿就算了,中午吃个饭回来,就连沈愈身上也都是香水味道,他们坐的近的同学感觉有点被迫害到了。

    外面天这么冷,教室后门和窗户愣是开了一整天。

    现在已经散掉不少了。

    张建清把一堆资料扔到了讲台上,教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这节课,有几件事。”他扫了眼教室,沈愈最近比刚转来的时候勤奋了很多,基本上每次他经过教室都在学习,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至于霍锐,最近没犯事儿就是最好的事情。

    “首先是关于运动会的,在下周的周四周五,这几天我们班纪律明显有问题,被教导主任抓到好几次了!”

    “别以为运动会在即,心思就能不放在学习上了!还有早恋的迹象,别让我逮到!”张建清话锋一转“陈年一,上来念一下检讨。”

    底下一阵议论。

    还以为这事儿都过了。

    陈年一倒是不怎么在乎,检讨无非就是不应该早恋,不应该脚踏多条船,不应该欺骗女生,使得两个学校之间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

    本身他这事儿不该吃这么严重的处分,但是职高那女生闹得太厉害了,从他们学校闹到了职高那边,要求学校出面给个解释。

    陈年一自认理亏,最后还是他爸妈出面摆平,给了那女生一笔巨额的分手费。

    这事儿没多少人知道,就连张建清都不太清楚。

    念完检讨,张建清又提起之前张文里和姜洲的事情,姜洲虽然转学了,但是这事儿还是在他们学校发生的。

    “关于之前姜洲同学被打一事,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绝不姑息任何的校园暴力行为。”

    张建清把事情稍微解释了一下,这群人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们已经十七八岁,已经是半个成年人,有权力知道一些事情,也应该有那个心理去承受犯错后该承受的。

    这不是在公开处刑,而是在让张文里明白,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让其他同学明白,成年

    人??,该知道做错事情会有后果。

    “张文里、沈愈、霍锐三名同学在校内进行斗殴??,张文里同学属于主谋??,沈愈和霍锐属于正当范围??,▊文学[..]▊『请来[文学]看完整章节』??,对张文里同学处以记过处分??,希望所有同学引以为戒。”

    接下来??,他又说了洋洋洒洒一片??,什么学校是用来学习的地方??,不是让他们打架谈恋爱的,虽然绝大多数属于让人左耳进右耳出的,但是也算是打消了之前在姜洲的事情上颇有微词的一些同学的念头。

    自从姜洲转学之后,张文里也沉默了很多,心思都放到了学习上,念检讨的时候可能是觉得很丢人,念着念着就哭了。

    最后,在讲台上深深地朝沈愈的方向鞠了个躬。

    “对不起,沈愈同学。”

    张文里念完,是沈愈,沈愈的检讨书中规中矩,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只是中间很多字沈愈自己都写的不认识了,都是属于临场发挥。

    最后是霍锐,他一开口就是“我错了”三个字,大家还没见过神话认认真真念检讨以往他连检讨都懒得写,所有同学都竖起了耳朵来听。

    然后就听到无数遍“我错了”。

    都快不认识这三个字了!

    张建清觉得自己的血压飙升。

    “运动会之后,马上就是全省联考,你们以为你们还有多少时间?看看高三!现在就已经开始模拟考试了!怎么样,半夜有没有听到隔壁寝室的哭声?你们现在不好好学习,以后高三了,就是你们半夜在寝室里偷偷地哭!”

    ……

    “霍锐真不愧是霍锐,没看到秃秃那个脸色,黑的跟炭似的……念了那么久的我错了……”

    “张文里也挺惨的,依我看都是姜洲的问题,之前就觉得这人有毛病,见不得别人比他好……”

    “赶紧背书吧,明天又得测验。”

    “……”

    晚上晚自习,教室里的味道总算散去了。

    沈愈和霍锐都回宿舍洗了个澡换了身校服,陆疏行忍不住吐槽“老大和同桌一定是疯了。”

    戚荣若有所思,没有回答他的话。

    “这道题目,我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套这个公式。”沈愈咬着笔帽一脸认真地把白天张建清讲的例题递给霍锐,他算是明白了,自己最薄弱的科目是数学。

    现在学的数学和以后在工作上运用的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除非是要搞学术化研究。

    霍锐打着哈欠给他讲题,“先把题目读一遍。”

    “别咬笔帽。”笔帽那么脏,以后自己亲他,不得亲了一嘴笔帽?

    沈愈听他的话认认真真读了,霍锐又把题目里的陷阱给他分析了一遍。

    沈愈似懂非懂,但是表情乖的不行,带着一点茫然,眼睛还有点润,可能是因为太困了刚打过哈欠的缘故。

    霍锐把自己的视线艰难地从沈愈的脸上挪开。

    陆疏行半靠在墙边一边打游戏一边感叹“老大已经变了,这就是

    ??

    陷入恋爱的男人吗?都开始热爱学习了。??”

    戚荣语塞了一会儿“我看看论坛那些帖子。??”

    “至今没有见过大嫂的我们,命运是何其的凄惨啊???”

    “难不成老大网恋了???”

    ”?[..]?『请来[文学]看完整章节』??”

    说完,她又拿了瓶酸奶出来“这个当做谢礼,给你的,谢谢。??”

    陆疏行哇了一声,还没来得及摆弄姿势,颜芷就小跑着走了。

    “害,卡片肯定是顺带的,最主要就是被我迷住了双眼。??”一边说着,陆疏行一边半蹲着走到沈愈座位旁边,探出个脑袋搁在他课桌上,把卡片递给沈愈“之前那个学妹给你的。??”

    他挑了挑眉,一副八卦的模样。

    沈愈倒是愣了一下,下意识看了眼身侧的霍锐。

    果不其然,霍锐的脸色已经马上臭了下来。

    “怎么样怎么样,写了什么???”陆疏行还没感知到什么危险,还凑在那边准备听后事。

    戚荣一把把他拽了回去,陆疏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不是,你拉我干嘛啊!我关心一下同桌怎么了!”

    戚荣瞥了眼老大的脸色,选择闭嘴。

    再不回来,他得给陆疏行处理后事了。

    沈愈看了眼小卡片,上面还带了一点点奶油的香味,只写了四个字。

    给麻烦精

    字迹十分眼熟。

    沈愈抿了抿唇,应该是小蛋糕里的,他没有注意到。

    他还想着回去要谢谢颜芷,霍锐一把抓着他的手臂就把他往外拉。

    力气很大,沈愈被抓的有些疼,下意识皱了下眉头。

    作者有话要说霍·骗子·锐

    我被我基友笑死了,她和读者说营养液满1加更,然后一下午就满了,然后她头秃地在赶稿子

    感谢在2020051515:58:08~2020051821:05: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的小天使yoyo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荷兰豆、泡泡妈妈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莫莫、xueyengyi、西瓜配雪碧3个;甜文选手2个;schicksal、落赋子、荷兰豆、无理、积极废人、望月里奈。、旻旻4498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巷子里的那个姑娘。50瓶;抚琴绘梨衣40瓶;?30瓶;晞20瓶;舞月天心16瓶;若影、书辞、得胖15瓶;少女的野心14瓶;ky姥爷、睡了魏无羡i、35236179、霍锐好绝一男的!!!、小迷妹无名、无理、schicksal、挽辞、蓝柒月、槑头槑脑10瓶;陈蕃球、夏栖桐7瓶;lie、长安不睢sui6瓶;43043945、夜雨声烦啾、沉唐、超爱卡卡西、我想上洛羿、玻璃渣拌糖5瓶;ieng564瓶;44432513、克斯维尔的明天、墨柔3瓶;修士、落赋子、卍卐、芩之、42971086、埃及金字塔、橙汁儿、子衿2瓶;张三李四、小皇帝陛下的大太阳、苏苏啊、瀚、41561034、ri□□锦锦、壶见、olly、景渺、ely77、今天吃糖了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