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41章 第 41 章
    虽然这事儿是沈愈自己要求的,但是被霍锐从嘴里复述出来, 莫名地带了点羞耻感。  21

    沈愈迟疑了几秒“我真的说梦话了?”

    他印象里, 自己好像从来不说梦话。

    霍锐滞了一秒的时间, 脸上难得出现了被戳破的尴尬,但也仅仅只是那么一秒的时间, 很快就恢复了平时那副“我看谁都很不顺眼”的模样,生硬地呵了一声“我还能瞎说吗?”

    弯腰开始收拾放的乱七八糟的保温桶。

    沈愈哦了一声, 可能生病的时候人比较脆弱会下意识地喊最相信的人吧。

    他把外套穿好了,坐在床边弯下腰穿鞋。

    霍锐明显不怎么做家务, 把保温盒重新扣起来就有点不太耐烦了, 但还是按捺着心绪把东西都收好。

    沈愈也不帮忙,他睡得浑身没力气, 头还是有点发晕,倒不如休息一会儿来得好点。

    输液室外传来开门的声音。

    “老师,我肚子疼……”

    是个带着哭腔的女声, 接着是校医询问的声音。

    沈愈突然意识到这里的隔音确实不怎么好, 外面说什么他们都能听得一清二楚,酝酿了好久想说出口的话瞬间咽了回去。

    输液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霍锐拿着手机吩咐家里的司机去校门口等他, 把东西拿走, 沈愈就一直安静地看着他。

    几分钟后, 输液室的门被打开了, 校医领着个女生进来, 见到两人还搁这儿呆着, 一脸嫌弃“还不回宿舍吗?准备在我这儿住一晚上?”

    那女生也没有料到这里还有人,而且还是这两个人,一下子呆在原地,估计都忘了自己还在肚子疼。

    ……

    十一月份的夜晚很冷,学校里的路灯开的明亮,路边的树都开始落叶,风吹过树枝就敲打了起来。

    沈愈慢吞吞跟在霍锐身后,低着头去踩他的影子。

    霍锐就穿了一件单衬衫,刚刚出来的时候,沈愈还发现他额头出了细细的汗。

    路上也没有别人,不远处教学楼的灯开的通明,宿舍楼全部都暗着,两人从中心路绕到了前往宿舍楼的小路上,周围更加安静了。

    沈愈的脚步越发慢了下来。

    梦里那些场景像碎片一样又在他脑海里疯狂地旋转,那个在病床前温柔地和他说话的霍锐,那个跟疯子一样一遍又一遍重复话语的霍锐、那个在车上拼命把他护在怀里的霍锐。

    沈愈不得不停了下来。

    他一停下脚步,霍锐也停了下来,转过身半掀着眼皮催促“你是腿断了还是准备在这吹一晚上风?然后明天继续去挂点滴?”

    但是沈愈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倔强地一直盯着霍锐的脸,仿佛要把霍锐此刻的模样一直刻在心底,这个十七岁别扭到像个孩子的霍锐,以后会变得温柔且强大,会把自己保护到滴水不漏,宁愿自己承受一切也不把那些他忘掉的事情说出来。

    沈愈想起来很多事情,和那个梦有关的。

    他想,幸好他回到十七岁了,幸好这个世界一点也不科学,不然是不是一辈子都会记不起来自己曾经和霍锐有过一段那么短暂的恋爱啊,这个狗男人还把这些事情给隐瞒了。

    真的是讨厌到不行。

    他的表情和刚转学来的那一天,在厕所里堵霍锐的时候一样的倔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风吹了的缘故,路灯下看得见他微微泛红的眼尾。

    “霍锐。”沈愈喊他,声音很坚定,夹在风声里,格外的清晰。

    霍锐好像有什么预感,路灯下,他把沈愈整个人都罩进了自己的身影里。

    沈愈毫不避讳地看着霍锐的眼睛“我喜欢你。”

    不管是现在的霍锐,还是以后的霍锐,都会是他生命里最爱的人。

    他会努力成为配得上他的人,也会努力去保护他,他希望,这辈子的霍锐可以不用那么强大,不用那么温柔,不用那么伟大。

    上辈子霍锐爱他那么多了,那这辈子,就换他多一点好了。

    而且,从真正的年龄上讲,他这也算是老牛吃嫩草呀。

    霍锐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那一瞬间沈愈差点笑场。

    不过还好他忍住了。

    这种奇怪的表情放在霍锐这种人身上,真的是很搞笑的,但也只是隔了十几秒的时间霍锐就反应了过来。

    他伸手拽住了沈愈的衣服领口,然后一声不吭地把沈愈没有扣上去的外套扣子扣好了,这个衣服是有拉链的,沈愈已经把拉链拉到最上面了。

    不过既然霍锐还要做这种“没什么用”的事情,沈愈也就乖乖地站在原地让他扣。

    扣完之后,霍锐又扯着沈愈的领口继续往前走。

    嘴里振振有词,半句没有提对刚刚那句话有什么想法“冷死了。”

    沈愈猝不及防差点被他拖着走,还好他脚底没有站的很稳,霍锐走的也不是那么急,他还能跟得上,这衣服也足够大,不至于把沈愈勒住了。

    就是两个身高差不了多少的大男生这么走着,也幸好现在路上没人,否则肯定会有人以为是单方面的欺凌。

    进宿舍的时候,正在织毛线衣的宿管阿姨一脸担忧地透出脑袋“小同学,你没事吧?”

    她是看着沈愈说的。

    霍锐立马就松了手。

    重获自由,沈愈友好地笑了笑“没事,阿姨,我们闹着玩。”

    宿管阿姨一脸狐疑,她在这儿呆的久了,还是认识霍锐这张脸的,这人不经常和人打架?被他拽着的那位同学一看就是好学生。

    “有什么事情可以喊姨啊。”

    霍锐“……”

    他看起来像什么家、暴份子?

    脸色立马变臭了。

    沈愈好脾气地点了点头,也没有和阿姨争论什么。

    到了楼上,沈愈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

    霍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一直没吭声,表情一会儿臭着一会儿又空白。

    沈愈没了脾气“我要回去睡觉了。”

    霍锐瞥了他一眼,嗯了一声,从沈愈身后的位置绕到了他的左侧,半低下脑袋,眸光动了动。

    沈愈以为他是又不耐烦了,勾了下唇角,打开宿舍的门“你别生气了,阿姨也没有别的意思。”

    因为刚刚霍锐的动作实在是太粗鲁了,哪有人刚听完别人的告白就把人给拖着走的。

    霍锐眸光定格了,生硬地哦了一声。

    他像是会为这种事情生气的人吗?

    “明天早上见。”

    “早点睡觉,晚安,哥。”

    沈愈也没有提要不要霍锐接受自己的告白这个问题。

    这种答案对他来说是没有什么必要的,他现在只是想告诉霍锐,他喜欢他。

    仅此而已。

    霍锐又哦了一声,这次不用沈愈再说什么,就回了自己宿舍,只是进门的时候背影有那么点儿踉跄。

    门关的比沈愈还要快。

    沈愈猜想,霍锐一定是别扭了。

    可能是害羞了?

    这么一想,就觉得这样的霍锐太可爱了。

    ……

    第二天早上,可能因为前一天睡多了的缘故,沈愈醒的比之前都要早了许多。

    他先去操场跑了步,然后又去买了早饭。

    到教室的时候,霍锐还没有过来,倒是昨天说已经开始进行集训的宋扬正趴在桌上打瞌睡。

    沈愈给每个人都买了早饭,自然也准备了宋扬的那份,放到他桌上的时候,宋扬还一脸兴奋。

    “沈同学你好了啊!你都不知道我昨晚多么担心你担心的睡不着!”说罢,他还打了个哈欠。

    沈愈看了他一眼,宋扬眼底的黑眼圈确实很重。

    宋扬同桌很不给面子地拆台“得了吧你,昨天接到你爸妈电话后一晚上没睡,之前看你睡得好好的。”

    宋扬和他同桌正好一个宿舍。

    谎话被拆穿,宋扬也没有多尴尬。

    沈愈挑了挑眉,也没有多问。

    “困死了困死了,都怪老大大晚上不睡觉又是俯卧撑又是做卷子的,精力那么足。”陆疏行人还没进教室,声音就传了进来。

    戚荣呛他“你昨晚打游戏打的可开心。”

    “那不是带妹妹吗?”

    陆疏行语气里一股春风荡漾。

    “霍锐还没醒?”沈愈把早饭递给他们,朝后门望了一眼。

    陆疏行叹气“老大凌晨才睡,不知道兴奋个什么。”

    霍锐人不在,陆疏行就可劲儿地猜测“是不是表白成功了啊,前几天还问我怎么追人。”

    沈愈拉开椅子的动作顿了一下,歪着脑袋笑了笑“可能是?”

    追人应该不用了。

    陆疏行再次哀叹。

    难不成老大还能比他们先谈恋爱?这个看脸的世界没救了。

    早读课开始没多久,张建清就戴着假发进了教室,特意先绕到沈愈的位置,瞥了眼霍锐空着的座位哼了一声,只要霍锐不犯什么事儿,他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人家成绩摆在那儿。

    他关心了沈愈两句,确认沈愈身体没有什么问题了,又背着手走回了讲台。

    一直到第二节课退,霍锐才姗姗来迟。

    他明显一副还没睡醒的模样,半阖着眼,脸上有点倦容,跟熬夜去做贼了似的。

    进教室的时候还带进来一股莫名的香味。

    坐在教室后门玩手机的陆疏行鼻子嗅了嗅,没忍住打了个喷嚏“我靠,哪里来的花蝴蝶味道?”

    经过他身后的霍锐停了下来。

    “陆疏行。”

    那股味道更浓郁了!

    陆疏行鼻子灵得很,又嗅了嗅,转过身抬起头,发现最浓郁的位置来着他家老大身上。

    陆疏行“……?哈?”

    霍锐皱着眉掀起眼皮“把你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陆疏行犹豫“花……花蝴蝶味道?”

    旁边的戚荣也打了个喷嚏。

    大概这味道太浓了,坐在后排的几个人都在寻找来源。

    就连沈愈都没忍住,打了个喷嚏。

    霍锐“……”

    操。

    垃圾店家,说好的最吸引人的味道?,,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