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33章 第 33 章
    沈愈非常自觉地在霍锐旁边拉了张椅子。

    霍锐带的饭盒有两个, 肯定不止是给自己吃的。

    “我饿了。”他眼巴巴眨了眨眼,盯着霍锐的侧脸看了会儿, 又把视线挪到了色香味俱全的菜色上。

    看起来是家里阿姨自己做的,分量也很足。

    霍锐瞥了他一眼“我不来,你准备吃什么?”

    沈愈舔了舔唇。

    有淡淡的牙膏味, 他刚刷了牙洗了脸, 后颈还带了一点点的水迹,椅子挪到了霍锐的旁边,单手撑在桌面上, 微微弓着背往前凑了点。

    沈愈答“泡面。”

    霍锐拆第二个饭盒的动作顿了顿,没有把之前那个推到沈愈面前。

    “难怪这么瘦。”

    他瞥着沈愈因为睡衣领口过大而露出来的锁骨,呼吸都慢了半拍。

    听到他的话, 沈愈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没有很瘦吧。”

    “宿舍没人的话, 懒得出去。”

    他也没有直说,他已经两顿饭没吃了。

    但是霍锐好像有所察觉“昨天晚饭没吃?”

    一说到昨晚,霍锐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这个人喊自己打游戏, 结果打到一半就睡着了,他还以为沈愈出了什么事情,发了条消息石沉大海后, 在某些方面还有点迟钝的霍锐终于反应过来。

    这家伙就这样睡着了。

    从来没见人打射击类游戏还能睡着的。

    沈愈是头一个。

    沈愈坐直了身子,非常自觉地把饭盒挪到自己这边“没有吃。”

    两份饭盒是一样的, 菜色都一样。

    没有甜的。

    他垂下眼, 盯着里面的青椒发呆了一会儿“你要吃糖吗?”

    “吃饭吃什么糖?”霍锐一脸嫌弃。

    不好好吃饭还想着吃糖。

    沈愈没有正面回答, 又问他“上次那盒糖吃完了吗?”

    “校超市没有别的牌子了, 下次我出去给你买点……”

    沈愈夹了口青椒,很难吃。

    他最讨厌的食物,没有之一了。

    但是霍锐带来的菜,他觉得自己怎么也该全部吃完。

    霍锐抓着筷子的手指微微用力,“不吃。”

    事实上,那盒糖已经没了。

    本来就不多了,小小的一盒。

    但是霍锐一直觉得,男生喜甜是件很不酷的事情,尤其是,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

    如果他说想吃,那就代表他承认自己喜欢吃糖,等于承认他喜欢吃甜。

    那样就一点也不酷了。

    虽然他现在还不准备和沈愈在一起,但是他不想在未来的恋人眼里留下“自己一点也不酷”这种印象。

    两个人吃饭很慢,沈愈平时也没有这么慢,但是现在他就想和霍锐多待一会儿,平时在食堂吃饭周围人太多了。

    以霍锐的脾气,一会儿肯定要把他赶回宿舍。

    霍锐充分地表现了食不言。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但是沈愈就是觉得这样很好。

    吃过饭,沈愈主动担当起了洗饭盒大任,霍锐也没有拦着他。

    可能是因为这位大少爷自小过的养尊处优的生活,是不太可能洗饭盒的。

    沈愈从公共洗手池回来的时候,霍锐正翻着笔记本。

    就是之前沈愈见过的那本,他写了好几天,甚至还藏起来不想给他看的那本。

    他瞥了眼,突然想起手机还在自己宿舍,把饭盒擦干后,就又回了自己宿舍拿手机。

    已经十一点半多了,陆疏行给他发了好几条消息,都是问他带不带妹。

    沈愈给他回了句“稍微等一会儿”。

    然后问霍锐要不要打游戏。

    霍锐摸了摸笔记本的边缘,半抬起眉“你不写作业?”

    沈愈“……”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实话很不想写,他是个决定了做什么就很坚定的人,但唯独在写作业这件事情上,作业总是很精准地摧毁着他的意志力。

    “写。”沈愈很没出息地拒绝了陆疏行,陆疏行在那儿追问为什么,沈愈没有再回复。

    他又回宿舍拿作业。

    昨晚写了数学,虽然准确率不能保证,但好歹写完了一门。

    比做运动还要累。

    霍锐伸手“数学呢?”

    沈愈把数学递过去“你要教我做作业?”

    霍锐嗤了声“马上联考了,你那个成绩,不是老张改革的缺口?”

    沈愈深知自己的成绩是什么水平,倒也对霍锐的嘲讽没有一点的意见。

    他基础不行,初中的、高一的基本都不记得,有时候数学题虽然看起来很简单基础,但是他要运用到以前的知识,沈愈不知道。

    霍锐把刚刚那本笔记本扔给他。

    “你自己看一下。”他接过沈愈的数学作业,脸黑了几分。

    字实在是有点潦草,他看过沈愈写的语文卷子,很多连笔字,很少有一笔一画写出来的。

    高考的卷面分也是一个占比。

    霍锐深呼吸了一下,告诫自己不能生气。

    气什么,毕竟这个人是自己喜欢的人,得让着他。

    笔记本写了好几页。

    沈愈翻开第一页。

    是从下周一就开始的学习计划。

    已经分好了,每天需要他在课后学习的东西,前面被撕了几页,不知道是什么。

    112号——主数学第一课时第一小节内容,内容重点……

    113号——主物理第一课时第一小节内容

    ……

    每一天的安排。

    量很少。

    沈愈感觉到自己很明显的心律不齐了。

    这明显不是一两天能写得出来的安排,就算是成绩再好,也需要去翻一翻课本,去看一下这个课时这一小节学过什么,重点是什么。

    到后面一天要学的就多了起来。

    大概是在等他适应。

    时间一直排到了寒假前。

    “麻烦精,你过来。”霍锐招了招手,语气有点咬牙切齿“这道题目,昨晚我不是写给你了吗?”

    “为什么你算出来的答案还是错的?”

    “你是不是忘了高考可以带计算器这种东西?”

    沈愈淡淡“哦”了一声。

    “我忘了。”他真的很诚实。

    霍锐胸腔剧烈震动了两下。

    被气的。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坏了。

    为什么会用自己的高智商大脑去喜欢一个麻烦精。

    接下来的一天半时间,沈愈是在霍锐的嘲讽中度过的。

    虽然嘲讽,但是霍锐还是把他做错的题目给他做了个解题分析。

    ……

    新的周一,教室里乱哄哄的,都在抄作业。

    沈愈刚进教室,宋扬就急匆匆从他书包里抢作业“快快快,来不及了,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秃头了。”

    沈愈松了手,看到自己桌上放了杯豆浆、一份包装很漂亮的小蛋糕以及一份灌汤包。

    “这个谁的?”他问了一圈,没有人知道。

    宋扬一边抄作业一边往他旁边瞟“早上来的时候就有了,你问问班长呢?她最早到的。”

    “我靠,沈同学,你怎么这次正确率这么高?”

    宋扬抄的英语选择题,说完,他觉察自己好像说漏嘴了,立马捂住了嘴。

    沈愈奇怪地看了他两眼“你怎么知道?”

    宋扬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瞎说的,我看你答案和班长的重合率挺高的。”

    他前桌抄的是白卉的作业。

    沈愈没有再起疑。

    桌上的东西他都放到了桌角,不知道是谁的,不知道到底是送给他还是放在这里的。

    隔了一会儿,霍锐才过来,他早上起晚了,刚刚又绕路去买了早饭。

    但是一进教室,霍锐身上带着外面晨露的冷冽气息就变成了黑气。

    沈愈回头看了他一眼,十分熟练地想要拿过他手里给自己带的那份早饭,霍锐的视线锁在了沈愈的桌面上。

    尤其是那个包装十分精致漂亮的蛋糕盒。

    一看就出自女生的手,还是自制的,不带任何商家。

    “怎么了?”沈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霍锐不松手。

    霍锐擦过他的后背,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才松了手。

    霍锐又想到那天的那封情书,脸更黑了。

    一看到情书就移不动眼的人,他真的能忍到毕业不早恋?

    霍锐有点烦躁。

    以沈愈的成绩,沈愈这么粘人的程度,如果现在就和他在一起,会不会一天到晚就想粘着自己,还会以男朋友的特权来要求不想学习,甚至还会提更过分的要求。

    他不想以后和自己的对象还要异地恋,所以两个人必须考在附近的学校,这样他们还能在外面租个房子。

    所以就算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沈愈了,也一直在控制着,不能那么早告诉他,省得他又得寸进尺。

    想得很远的神话本人,根本没有考虑过对方到底会不会喜欢自己这个问题。

    但是现在,居然还有人给麻烦精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

    上午第二节课退大课间,学校进行升旗仪式,要求所有学生到场。

    霍锐和陆疏行躲在厕所里抽烟。

    陆疏行就怕今天老大揍他,所以一直和老大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至少保证一会儿老大揍他的时候他来得及跑。

    霍锐靠在洗手池边,这会儿所有人都去了操场集合。

    “陆疏行。”霍锐半阖着眼,有淡淡的烟圈从他眼前闪过。

    陆疏行一个激灵“咋了老大?”

    “怎么追人?”

    陆疏行“……?”

    操场上,张建清站在班级后面,脸色铁青。

    霍锐和陆疏行又逃升旗仪式!

    升完旗,全体礼毕之后,就是国旗下讲话。

    平时一般这个环节就是念点心灵鸡汤,不过今天显然有事。

    进行演讲的是教导主任,是个严肃又比较矮的中年男人“今天,在这里通报批评——”

    人群里一阵骚动。

    很久没有全校通报批评这种事情了。

    “高二年级理科一班,陈年一。”

    “给予留校察看处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