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27章 第 27 章
    周四的课都是主科目, 枯燥乏味,但好在再过一天又是个周末。

    张建清大清早就蹲在了理一的班级门口。

    昨晚晚自习逃课率太高,年级主任找他谈心了, 虽然张建清一把年纪,但是被领导谈心还是有点心梗。

    所以他昨晚没忍住去查了个寝, 结果班里好几个不在宿舍的。

    张建清摸了摸脑门。

    他今天又没戴假发,怕火气太大热着了。

    “你, 站着。”

    “等等,先别进去, 在外面清醒一会儿。”

    “……”

    “站住!沈愈!”

    沈愈脚步一顿,张建清一脸慈眉善目地看着他,以及他身后的霍锐、陆疏行等人。

    “夜不归宿, 说说, 晚上去哪儿了?”

    沈愈靠在墙边, 乖乖地低垂着眉眼, 他长得确实有欺骗性, 光是看他这副模样, 真的想不出来他的数学成绩能拉低全班那么多平均分。

    “老班,我昨晚在宿舍啊!我和戚荣都在,是不是……”陆疏行这会儿充分体现了塑料兄弟情。

    张建清冷笑“是吗?那晚自习在哪儿呢?”

    陆疏行摸了摸鼻子。

    得,昨晚查寝半句话不吭,结果大清早搁这儿等着他们。

    旁边几个同样被扣下来的人一脸菜色, 他们学校虽然寄宿制, 但是查寝真的松, 所以常常有人半夜翻墙出去,夜不归宿。

    “我……我妈昨天过生日,我可以让我妈作证!”

    “我朋友受伤了,我去医院看他了!”

    几个人互相对视几眼,把老妈老爸无中生友全部搬出来了。

    张建清还没板脸。

    沈愈沉默了一会儿,瞥了眼站在他旁边靠墙站在闭目养神一脸无所谓的霍锐,很诚实地开了口“昨晚出去吃饭了,崴了脚没法翻墙回来。”

    陆疏行立马捂脸。

    同桌也太诚实了,逃课出去吃饭,多么让老师痛恨的理由,好歹编个不让老师痛恨的啊。

    站在一旁沉默的霍锐轻笑了声。

    张建清再次冷笑“挺好的理由,怎么,脚现在好了?一晚上就好了?”

    沈愈点了点头“对,其实没有崴到,只是翻墙的时候不熟练,落地不稳,蹭到了,早上进来的时候就熟练了。”

    张建清“……”

    他突然词穷了。

    沈愈说的十分冠冕堂皇,好像他没有逃课,没有夜不归宿。

    旁边几个人都偷偷笑了起来。

    张建清咳了声“霍锐你呢!”

    “我家猫崴了脚,我陪了他一晚上。”霍锐没有看沈愈,只是半勾着唇角。

    张建清语塞了一会儿“你家猫姓沈?”

    沈愈“……?”

    这回连陆疏行都忍不住扒着戚荣的肩膀笑了。

    因为沈愈认错态度十分诚恳并且说出了事实,最后他的检讨只需要五百字,而其他人是一千字。

    等其他人都进去了,张建清又把沈愈留了一会儿。

    “之前姜洲的事情,职高那边已经对那几个学生进行了通报批评,下周三的班会,你们和张文里都把检讨书当着全班的面念一下。”

    “还有张文里处分的事情……”

    这些事情本身不该给沈愈说的,但是在这件事情的始末上张建清个人认为沈愈作为受害者还是有权知道。

    如果不是霍锐及时赶到,后果还不知道是什么样。

    一开始错的就是张文里和姜洲。

    因为月考的事情,处置耽搁了,昨天才讨论出来,张文里这个处分是得吃的,高中的处分还可以消掉,后面得看他自己表现。

    沈愈愣了一下。

    他还以为这事儿会以姜洲转学为终结。

    “好,谢谢老师。”

    张建清点了点头“行了,进去吧,以后别跟着霍锐逃课!”

    学点成绩也行啊!张建清心想。

    沈愈笑了笑。

    ……

    “早知道实话实说能少写500字,我早就全说了啊!”陆疏行愤愤不平,向沈愈投去了羡慕的眼神。

    “你上次的检讨交了么?”沈愈边把书拿出来边问。

    霍锐又趴了下去,昨晚严重睡眠不足,罪魁祸首倒是睡得很熟,半夜被裹成那副模样都没能醒。

    “交了。”霍锐趴着回答。

    沈愈应了声,有些奇怪“班主任居然不让你重新写么?”

    尤其是还要在班会上读,难道要听他读重复的“我错了”吗……

    霍锐又嗯了声。

    是真的很困,事实上他好不容易睡着后还做梦了,梦到麻烦精还在喊他的名字。

    他趴下去没多久,手机震动了几下。

    [陆疏行老大,年狗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陆疏行截图年狗退群了]

    陆疏行昨晚没好意思打扰老大,同桌后来也没了音信,估计两人打游戏去了。

    以老大的性子,估计也不看群消息。

    教室里读书声渐渐响了起来,沈愈还在他耳边背着课文,今天上课要抽查。

    霍锐不耐烦地抬头看了旁边的人一眼。

    [不说话的霍锐嗯]

    [陆疏行我找他他都不理我,他小时候最听你的话了,要不你去问问啊老大?]

    [不说话的霍锐不]

    然后不管陆疏行发什么,霍锐都不回了。

    陆疏行有些气结。

    他们四个一起长大,虽然他们不同意年狗后来的行为,但是退了兄弟群怎么也是件大事,老大这样不闻不问算什么?

    戚荣看了他的手机一眼“老大有他自己的想法,你着急也没用。”

    “我就是想让老大关心一下兄弟啊,年狗……”

    他话还没说完,迟到的陈年一就进教室了。

    陈年一的头发剃成了平头,没了之前那样的风流模样,脸上贴了几个创可贴,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很明显和别人打架了。

    陆疏行卧槽了一声,拽着旁边的戚荣。

    这要不是早读课他早就冲上去了,陆疏行下意识看了眼霍锐的方向,霍锐压根没抬头。

    “这是怎么了?”

    “脚踏多条船被发现了……昨晚论坛帖子没看啊?”

    “小点声吧,一会儿让班长听见了。”

    “……”

    陈年一仿佛没听见他们在议论什么,兀自走回自个儿的座位,经过白卉位置的时候,还把她桌上的书给撞倒了。

    白卉愣了一下,陈年一都没停下来给她扶书,也没有说一句谢谢,和往常对待女生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完全不同。

    昨天半夜,陈年一突然提了分手,白卉是很懵的,两人没什么感情,说白了就是各取所需,和陈年一在一起偶尔还能和霍锐一起打个游戏,她也知道陈年一的德性,没把两人的关系当真,两人也从来没有牵过手什么的,跟表面情侣一样。

    陆疏行低着头给他发消息。

    [陆疏行年狗,你咋了?]

    石沉大海。

    一直到早读课结束,陈年一都没有回复,陆疏行忧心忡忡,矛盾又担心。

    第二节课退大课间,班里就闹腾开了。

    闻礼一中高二年级理科一班陈年一,脚踏多条船

    帖子几乎快速地传阅到了每个人的qq、微信上,虽然很多人上课不带手机不看手机,经过旁边人添油加醋那么一说,基本都知道了。

    [宋扬帖子链接沈同学你有看到这个帖子吗?]

    宋扬现在的座位就在第三列最后一排,虽然和沈愈同排,但是中间隔了个霍锐,他也不敢直接冲过去,只能给沈愈发了条消息,原地拼命舞动着双臂试图引起沈愈的注意力。

    宋扬的同桌……

    这是什么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生物。

    沈愈咬了咬笔帽。

    上节课语文课,语文老师讲解了一篇文言文,因为是高一年级的知识,就没怎么详解。

    沈愈对文字的认知还停留在上辈子那一大堆合同上,都不知道多久没有碰过文言文了,还通假字,高中学过吗!

    “自己翻。”原本应该在睡觉的霍锐突然头也没抬的扔了本笔记本过来。

    沈愈愣了一下“你没睡着?”

    霍锐哼笑“你念叨个不停我能听不见?”

    霍锐微低下眉扫了他一眼“笔帽很干净?”

    沈愈“……还好。”

    他苦恼的时候就喜欢咬点东西。

    “这个是你的笔记本?”沈愈翻了下,记录的很整齐,都是文言文里常见的字、词的解释,霍锐的字是真的漂亮,笔锋有力,看着就让人十分舒服。

    霍锐转过头,嗯了声,正好对上还没来得及收敛姿势手舞足蹈的宋扬。

    霍锐“……”

    宋扬“……”

    “自己抄,抄完还我!”刚刚还好声好气,一下子就又开始凶巴巴。

    沈愈倒是已经习惯了他突然变化的态度,应了声好。

    “其他笔记有吗?你什么时候做的笔记?高一时候的笔记有吗……”沈愈又开始问。

    霍锐的笔记做的十分漂亮,可以说是直接拿出去就能出版印刷那种,沈愈上辈子也见过他们班学霸的笔记,肯定没有这个好看。

    很难想象,霍锐这个脾气,上课还老是睡觉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做的笔记,为什么能把笔记做的这么好看。

    霍锐又扔了两本出来“闭嘴。”

    又开始得寸进尺,要不是他老是在那儿念叨打扰自己休息,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笔记借给他。

    沈愈侧过身单手撑着半边脸颊,眼底笑意都掩饰不住“你真厉害。”

    霍锐“……”

    沈愈又往他旁边贴了点,凑到他耳边小声地甚至还不小心往霍锐后脑勺吹了口气“谢谢哥。”

    霍锐“……”他想说脏话。

    霍锐往旁边动了动,又开始莫名燥热。

    他抬起眼皮,再一次看到了坐在他旁边一脸傻样的宋扬。

    霍锐瞪了瞪眼,嘴唇抿成一条直线,面无表情。

    宋扬往后缩了缩。

    他应该和同桌换个位置的!虽然这个位置离沈同学很近但是离霍锐更近啊!

    好在沈愈发现了宋扬迫切想要和他交流的。

    “怎么了?”沈愈身子往后半倾,隔着霍锐和宋扬说话。

    宋扬小心看了霍锐一眼,摸了摸有点凉的后颈“没事,就是和你分享一下八卦。”

    沈愈他们还不知道陈年一的事情上了论坛的事情。

    宋扬指了指手机。

    陈年一可是霍锐兄弟,给他十个胆子都不敢当着霍锐的面议论。

    霍锐调整了一下睡姿,往后挪了挪椅子。

    沈愈已经低头去看手机了,闻礼一中的学校论坛以前可凉了,最近变得热闹了许多,沈愈点进了宋扬给他发的帖子。

    闻礼一中高二年级理科一班陈年一,脚踏多条船

    一楼(楼主)我不是你们学校的,是隔壁职高的,今天只是想挂一下这个渣男,让姐妹们擦亮眼睛不要被骗了!

    五楼哪里借来的账号?

    六楼(楼主)这个重要吗?

    十楼虽然不怎么重要,但是借号的人有点……

    十一楼(楼主)怎么,你们是渣男派来的?呵呵转移焦点的手法挺高明

    还没有人开始说重点,楼主就已经撕起来了。

    沈愈从一楼就猜到,发帖的应该是之前那个马尾辫女生。

    十五楼u1s1陈年一脚踏几条船在我们学校不是秘密,职高的应该也知道吧,毕竟他是出了名的花心

    二十楼呃我是陈年一前女友,昨晚他发消息和我分手了,就还蛮震惊的,一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他也说过我们只是谈恋爱,什么也不会做,除非我厌倦有了新的目标

    二十二楼人间迷惑,你们图什么?陈年一虽然挺帅的,但是没有霍锐和颜沛帅吧

    二十三楼(楼主)开始洗白了?

    四十七楼看完了,我一直觉得陈年一挺奇怪的,我有姐妹以前和他谈过,听说他每个女朋友都会明说,如果介意他有其他女朋友可以不和他在一起,楼主他没和你提前说明么?

    七十楼(楼主)你们这洗白方式,说了又怎么了?他脚踏多条船有脸了吗?你们什么思想,给渣男洗白?

    八十楼出贴了,渣男bs,但是目测心甘情愿真的无fuck说

    一百五十楼说到最后楼主都没有回答,在这之前某人有没有和你提前说过

    有没有提前说过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沈愈皱了下眉,昨晚看马尾辫的那个态度,应该是不知道的,但是今天这个帖子里她故意避开回答问题的态度,又好像是知道的。

    沈愈不喜管这些事情,但是——

    昨晚霍锐因为陈年一的事情生气了很久。

    上辈子的时候,至少在他认识霍锐的那段时间,陈年一是一直呆在霍锐身边的,他不清楚这些事情到底有没有发生过。

    而且陈年一对他的态度也有些奇怪,一开始莫名其妙的敌意,到后面莫名其妙的表现。

    沈愈毕竟不是真的十七岁,他能感受到陈年一说一些话的目的,如果陈年一的所作所为和霍锐没有关系,那么他可能会完全置之不理,但是,现在有一个想法在他脑海里形成了。

    “霍锐。”沈愈戳了戳霍锐的手臂。

    霍锐没有转过来,只动了动手臂“别烦。”

    沈愈嗯了声,又凑了上去小声喊“哥。”

    霍锐“……”昨晚不让他睡,今天也不打算让他睡了?

    “说。”一分钟后,霍锐黑着脸半靠在椅背上。

    沈愈犹豫了一会儿,把手机递给他看了。

    霍锐往下瞥了一眼,标题的那几个字十分显眼。

    霍锐看东西很快,他从沈愈手里接过手机,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把帖子看完了,但是面色依然没有变。

    沈愈还没来得及问什么,上课的铃声就响了。

    霍锐也没有主动提及,这事儿也只能搁置下去。

    中午吃饭。

    平时一般都是陆疏行、戚荣和霍锐还有沈愈一起,沈愈很少在食堂见过陈年一。

    今天陈年一倒是来了食堂,身边也没有任何女生跟着。他一进来,旁边的议论声便小了起来。

    陆疏行冲他挥了挥手。

    陈年一没有理。

    “老大,年狗那事儿……”陆疏行自然也看到了那个帖子,年狗理亏,但是他还是无法释怀陈年一退兄弟群这事儿。

    霍锐吃饭向来不怎么说话,听到陆疏行的话,筷子在餐盘上定了一会儿“吃饭。”

    带着命令式口吻。

    陆疏行盯了他一会儿,“老大,你把年狗当兄弟吗?”

    他问的很认真,好像是真的在怀疑这些事情。

    沈愈的心突然揪了一下。

    霍锐吃饭的动作没有停,依旧和平时一样,也许是家教问题,他吃东西倒是慢条斯理,不像很多男生一样几口就吃完了。

    沈愈看到,霍锐的脊背僵硬了一瞬间,但是很快,快到可能别人都无法察觉。

    一直沉默地戚荣也拉下脸“陆疏行,好好吃饭。”

    “老大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们明明从小一起长大,应该都理解霍锐的脾气。

    自从初中那年霍锐的父亲再娶之后,霍锐就比之前沉默了很多,很多事情他都会藏在心里。

    要说霍锐不把他们当兄弟?

    那怎么可能呢?

    从小到大,霍锐就是孩子王,尽管初中之后他话少了很多,但是对他们其实还是一样的,只是好像和以前隔了些什么,他们无法接近霍锐的内心。

    陆疏行张了张嘴,最后泄气“算了,一会儿我自己去堵年狗。”

    气氛一下子就低迷了。

    平日里话最多的陆疏行也不说话了,明明周围都闹哄哄的,好多人在谈笑风生,高中的校园应该是最青春活力的,他们这边却好像笼上了一层纱。

    “我知道,你很关心陈年一。”

    陆疏行和戚荣吃的快,陆疏行吃完直接就走了,戚荣没法只能去追他,走之前还朝霍锐和沈愈做了个“ok”的手势。

    食堂里很吵,别人也听不到。

    霍锐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

    沈愈觉得今天食堂的饭一点也不好吃,盐放多了的西红柿炒鸡蛋,辣椒放多了的酸辣土豆丝,酱油放多了的红烧狮子头,吃在嘴里混杂起来就是一股子的苦味。

    “不然昨天晚上你也不会给陈年一打电话。”

    “也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

    沈愈咬了咬筷子“让我猜猜,你是不是想让他趁这次的机会把事情解决了,以后才不会后悔,对吗?”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争吵,但是我猜,你不愿意找他是怕自己心软……”

    “啪”的一声,霍锐把筷子放到了餐盘上。

    “没有那么多你猜。”他面色还是和平时差不多,起身的时候,椅子划过地面,声音很大。

    沈愈坐了一会儿,只觉得还是有点胸闷。

    他猜这些,也不过是凭借上辈子霍锐的自述得知,俗称作弊,如果他不知道霍锐的性子呢?如果他也像别人一样误会霍锐呢?

    上辈子的时候,他一直把霍锐当成好讨厌的人。

    霍锐是不是特别难过?

    “不走是吗?”霍锐略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站在原地等他。

    他以为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猜来猜去?

    “走的。”沈愈跟上他。

    别人不理解霍锐,他理解就好了。

    从食堂回教室的人很多,今天风倒是不大,但是天气依然很冷,食堂和教室里人流量大,但是一出去就能感受到。

    沈愈感叹,果然快要入冬了。

    他突然想起昨晚的那个梦,是初雪吗?

    初雪会在什么时候?

    “我去找他。”

    两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周围有人在打闹,沈愈没有听清霍锐说的什么。

    “什么?”

    霍锐停下脚步,嗤了声“没什么。”

    口口声声说关心自己?

    沈愈回教室的时候是一个人。

    陆疏行霸占了沈愈前桌的位置,一脸扭扭捏捏“老大呢?”

    沈愈看了他一会儿,被他这表情逗笑了“不知道。”

    他确实不知道,但是心里隐隐有猜测。

    陆疏行有点沮丧“好吧……我刚刚那样说老大,是我的不对,我只是很急。”

    沈愈点了点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无法掺和,但是……”

    他地看了眼霍锐的位置,语气温和且坚定“你要相信霍锐。”

    你们是他的兄弟,应该相信他的。

    陆疏行哦了声,又抓了抓后脑勺。

    为什么他刚刚从同桌眼里看到了类似于慈父的眼神?

    肯定是他看错了。

    霍锐要堵陈年一其实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陈年一有个习惯,中午的时候老喜欢去学校东北角的花坛坐一会儿。

    那边人少,适合偷偷抽个烟,周围也不会有老师过来。

    陈年一坐在花坛上,手肘抵着膝盖低着头,指尖夹了根烟,倒是有点颓废。

    “和她们道歉了么?”霍锐半靠到墙边,眯着眼看向太阳。

    陈年一动作顿了顿。

    “道了。”他答。

    “那个女生呢?”

    “钱没谈拢。”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么?”霍锐问。

    陈年一沉默了下来。

    好多年了。

    他都没有这么安静地和霍锐单独说过话。

    把一切都处理好之后,他才觉得,这些年的自己很可笑,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麻痹自己的,都是他的自欺欺人而已。

    他看了看指尖还未燃尽的烟,他一口都没有抽。

    “老大。”陈年一道,有些哽咽“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到底是什么?

    是初中时候发现自己会对一个同性产生反应?是发现自己的目光突然从他身上移不开?

    霍锐不清楚他为什么突然问自己这个,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

    “不管你喜不喜欢她们,你都对她们造成了伤害。”

    陈年一笑了“她们自愿的。”

    每个所谓的女朋友,他都会告诉他们,你不是唯一。

    霍锐他们从一开始就说过他这样不对,他也曾经尝试过,和某个人专心谈恋爱,但是那不行,行不通,那样只会加深他对另一个人的想法。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的,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霍锐冷笑了声“你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错了。”

    感情都应该是专一的,不论双方是否相爱,既然选择了在一起,那么起码的专一得做到。

    “你是什么道德标兵吗?”陈年一仰起头,霍锐已经准备离开。

    “知道这么些年,你不还是把我当兄弟?”

    “怎么,你是不是以有我这种兄弟为耻?”

    霍锐一声不吭,只是突然转身,直接抓住了陈年一的领口,弯腰,一拳砸了下去。

    他没有用很大的力气。

    陈年一一下子跌坐在花坛,那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清醒了很多。

    兄弟这个词真的是让人讨厌啊。

    陈年一舔了舔嘴角“霍锐,有时候我真的恨你。”

    他就那样盯着霍锐,眼底是霍锐看不透的情绪。

    “你看,你从小到大都很优秀,就算犯浑,也是我爸妈口中最好的那个。”

    “但是我他妈……”

    霍锐直起了脊背,面无表情地、居高临下地看着仰头坐在那边的陈年一。

    “我居然会喜欢你。”

    霍锐听见陈年一压抑的声音。,,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