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14章 打架
    “哪个王八蛋”

    张文里的话还没说完,踩在他后背上的那只脚碾了碾,好像这脚底下压根不是个活人。

    张文里疼的开始挣扎起来,但是没有用。

    霍锐掀起眼皮,视线扫过牵制着沈愈的两个人,以及站在旁边拼命往树后面缩的那位,收回了腿。

    刚刚那一脚在张文里校服背后留了个脚印。

    张文里剧烈地咳嗽起来,但是没有气力爬起来了。

    “差点以为——”霍锐抬腿,踹到了扯着沈愈的一人的胸口上,那人往后退了几步,直接撞到了墙上,嗷了一声。

    看上去被踹的不轻。

    “这里不是闻礼,而是职高。”

    霍锐扫了沈愈一眼。

    视线落到沈愈嘴角的时候,微微眯了眯眼,表情变得有点危险起来。

    原本还架着沈愈的另一个人立马松了手,有点犯了怂,他们真不是来找霍锐打架的,如果真碰上霍锐了,就口头上自嗨两句。

    谁知道运气这么好,霍锐正好不在,钻了空子,又听了张文里的挑拨。

    这样一来,还在地上趴着的张文里就变得格外憎恶起来。

    “不是,霍锐哥,听我们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领头的人瞬间怂了“一切都是张文里指使的,他说给点钱,让我们来这里走两圈,威风一下,我们绝对没有要找麻烦的想法。”

    霍锐没什么耐心听他们解释。

    刚才家里的阿姨给他发消息说他妈又在闹脾气,霍锐有点烦躁,就去厕所抽了根烟,一根烟还没燃尽,沈愈莫名其妙给自己发了个微信共享实时位置。

    两人加了好友之后,还没有发过消息。

    霍锐接了。

    他们的对话,霍锐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沈愈被松开的时候,还是有点在状况外,意料之中的第二拳没有下来。

    他其实并没有很怕疼,但是可能因为这具身体还没有经受过,被张文里踢的那一脚到现在都还在隐隐犯疼,脸颊也有点发胀。

    沈愈走到了霍锐身边,拉了一下霍锐的手臂,偏过头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眼底隐隐带了笑。

    霍锐一只手已经抓住了领头人的头发,刚想把人的脑袋往墙上磕。

    “不要闹出事。”

    霍锐皱了下眉头,表情有点不羁,一脚踹开了刚刚一直躲在旁边的那人,就听见沈愈慢吞吞开口“不要打脸,太明显了。”

    至少得找不明显的地方打。

    霍锐扯了下嘴角,把袖口挽了上去。

    三个职高的到最后哭着把“爸爸”都喊出来了,还发誓以后都不敢来闻礼闹事,霍锐才放过他们,让他们灰溜溜地跑了。

    最后才收拾张文里。

    张文里还保持着刚刚那个趴着的姿势,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拼命瞪着沈愈。

    沈愈因为腿弯被踢了一脚,不好蹲下来,就在他旁边转了两圈“是不是姜洲找的人?”

    “你们他妈的殴打同班同学!是要吃处分的!”张文里不理他,霍锐一脚又踩在了他后背上,半蹲下来抓着他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来。

    “嗯,我还没吃过处分,挺想试试。”霍锐语气略带嘲讽。“你想试试——断腿还是断手?”

    张文里仰着头,对上霍锐那双眼,霍锐的眼底看不出什么情绪来。

    班上的人常常私底下传言,霍锐脾气多么差,打人多么凶,但是没有人真的见过,现在张文里才知道,上次他对姜洲真的是手下留情了,至少姜洲只不过是被吓了一吓。

    沈愈忍着腿弯的疼蹲了下来,又问了一遍“是不是姜洲找的?我今天在厕所听见你们说的了。”

    他和霍锐离得近,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突然就很安心。

    霍锐瞥了他一眼,松开张文里“麻烦,直接找姜洲问。”

    但是到底是怎么问,这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事情了。

    “姜洲成绩好,如果被记过处分,你知道对他的大学志愿报考有多大影响吧?”沈愈语气很平淡,好像刚刚因为张文里那句“霍锐那种垃圾”发火的人不是他,被打了的人也不是他。

    “你不说,我们可以去找刚刚那三个人——但是,到时候,就不是私下里那么简单了。”

    “不是他!是我!”

    “是谁都没关系,只希望没有下一次。”沈愈站了起来,他身上的校服因为刚刚被拉扯有点皱了,腿弯处一个很明显的脚印“但是——”

    他顿了顿,看向霍锐“你需要给霍锐道歉。”

    霍锐扯了下衬衫领口“?”

    “我他妈——”张文里后半句话没说出来,被沈愈踩住了手。

    “虽然我现在有点仗势欺人,”沈愈唇边含着笑“但是你也拿我没办法,如果你不道歉,我们有证据,我和霍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可能姜洲并没有出面,但是,他还是会受到牵连的——”

    张文里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是在威胁自己,甚至不知道,沈愈到底要自己向霍锐道什么歉,明明挨揍的人是他自己。

    “对不起,霍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

    回宿舍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因为腿受了伤,沈愈走的有点慢。

    霍锐一直走在他前面,神情很不耐烦,但是又时不时停下来等他。

    路灯把两个人的身影拖得很长,因为是周五的晚上,学校里没了什么人,比平时安静了许多,路上偶尔有几个晚走的学生经过,也只是匆匆看了两人几眼。

    走到半路的时候,沈愈突然想起,他书包没拿,但是现在教室可能关门了。没有把作业带回来,周末两天的时间,他不知道教室会不会一直锁着。

    他看了眼教学楼的位置,只有走廊的灯还亮着。

    沈愈的脚步越发慢了下来。

    霍锐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属乌龟的?”

    隐隐带着不耐。

    沈愈脚步顿了顿“我想去教室看看,我作业没拿。”

    “你怎么这么麻烦。”借着路灯,霍锐瞥了眼沈愈还有些不方便的腿,视线又落到沈愈的嘴角边,出了一点的血,但是对方似乎并不在意,甚至到现在都没舍得擦一下伤口位置,脸颊也微微有些肿了起来。

    霍锐的心情有点烦躁。

    因为这几个人是来找他的,沈愈纯属无辜被牵连,他向来不喜别人被牵连进自己的事情里面,会让他觉得好像欠了人东西。

    而且挨揍的人是沈愈,又不是他霍锐,这个人,让张文里给他道歉,算什么事儿?

    就因为张文里骂了他一句?

    霍锐越发烦躁了。

    沈愈看了他一会儿,可能因为刚刚揍人的时候幅度大了点,霍锐衬衫领口的扣子开了两颗,路灯下能看清他胸口的皮肤。

    沈愈想起下午体育课的时候,这人肆无忌惮把球衣脱给了自己。

    “你先回去?”

    沈愈歪了下脑袋,唇边挂上了浅淡的笑意。

    跟个没事人一样。

    “明天会开门。”霍锐绕到他身后“烦不烦,赶紧回宿舍。”

    “路上不冷?”语气有点凶。

    昼夜温差大,经霍锐这么一说,沈愈才觉得有点冷。

    但是心还是温热的。

    不知道是不是霍锐的话起了作用,走到半路,沈愈连打了两个喷嚏,刚刚好的感冒眼看着又要卷土重来,鼻子也开始泛红了。

    霍锐啧了两声,发现自己没穿外套。

    一到宿舍门口,霍锐直接就进了605,看都没有看沈愈一眼,十分无情。

    沈愈站在607门口,听着宿舍门啪地一声,略有些无奈地笑了。

    进了宿舍,沈愈摸了一下唇角。

    被打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现在倒是有点隐隐作痛,脸颊上的胀痛感也更加明显了起来。他照了下镜子,宿舍没有棉签,只能用纸巾代替擦一下,碰上去的时候,没忍住皱了下眉头。

    腿弯处的疼痛也比刚刚明显了许多,虽然上楼的时候霍锐好像已经尽量在等他了,但是六楼还真的有点伤。

    宿舍的热水器今天已经报修好了,沈愈拿了睡衣进去,他现在只想洗个澡,然后早点睡一觉。

    以往都是这样过来的。

    但是进卫生间的时候,他的脑海里都是霍锐的脸,霍锐突然过来的时候,冷着脸揍人的模样。

    心跳有点快。

    他刚刚重生过来的时候,脑海里都没有这么深刻地闪现过霍锐的模样,最多只是梦到他坐在病床前胡子拉碴地给自己讲故事。

    “妈的!张文里有病吧!我们跟他无冤无仇的!他现在在哪儿呢,再去给他揍一顿,最好来个半身不遂!”

    陆疏行一上楼,整个六楼就全是他的声音。

    “行了吧,小点声,想找事得问老大乐不乐意,再说人是老大打的,他有自己的想法。”

    两个人拎了一堆的零食,还混着烟和啤酒。

    刚进超市没多久,陆疏行就收到了霍锐的微信消息,让他早点回宿舍,顺便还附带了一句语音。

    陆疏行好久没收到老大的语音条了,瞬间就有点激动,还以为自己重拾偏爱,结果刚点开就听到一句“刚和张文里起了冲突”,虽然这事儿和早点回宿舍好像没关系,而且起冲突基本就是张文里惹事,霍锐虽然脾气不好,但不会主动惹事。

    两人进宿舍的时候,霍锐人不在。

    沈愈刚从卫生间出来,手机就震动了两下。

    ——陆疏行同桌,来我们宿舍打游戏吗?三缺一!!!,,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