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11章 偷看
    晚自习下课后,风又大了起来。温度比白天低了不少。

    沈愈吸了吸鼻子,身边都是三三两两结伴走的人,校园里的路灯开的通亮,沈愈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对偷偷摸摸早恋的小情侣并排走在一起,害羞的不敢牵手。

    摸了下口袋里的手机,消息提示又弹了出来。

    ——出息了,不回消息了是吗?

    ——你住在学校了?也好,省的在外面租房子浪费钱

    沈愈直接点了删除。

    晚自习那会儿,段舒舒说的话还在脑海里回旋着。

    ——就是论坛啊,学校论坛,我给你写个网址,你回去后搜就可以,飘在首页那个

    ——我误会你们了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真的牵手了呢

    ——好兄弟牵个手也没事,没事

    ……

    沈愈脚步慢了下来,从口袋里找出晚自习的时候段舒舒给他写的那张带着论坛网址的纸条,打开了手机浏览器。

    这种学校论坛一般都是学校自建的,网址除了本校学生,基本没什么人知道,就连登录注册都需要实名认证。

    沈愈刚注册完,还没来得及点开,只扫过了标题,一长串的“震惊”。

    “沈同学!”声音刚刚传过来,他的肩膀上就搭了一只手。

    宋扬到底是体育生,力气很大,把沈愈撞得往前踉跄了两步。

    稳住身形后,沈愈不动声色往旁边退了两步,避免了两人的肢体接触。

    “你也住这幢楼啊?几楼?”

    沈愈把手机放进口袋里“六楼。”

    “那还挺好的,锻炼身体,我住一楼,105,有时间下来找我玩啊!”宋扬根本没有注意到沈愈突然的撤离。

    沈愈点了点头,脸上挂了点儿笑意“好,我先上去了。”

    两人这会儿已经到了宿舍楼下,宋扬站在原地看着沈愈的背影,又往后看了眼,抓了抓头发。

    感觉刚刚有人在看自己。

    回到宿舍,沈愈把手机扔到了床上,脱了校服,准备去洗澡。

    白天吃了感冒药睡了一觉,身上总感觉黏黏糊糊的,他有一点洁癖,总觉得不是很舒服。

    每个宿舍都有独立的卫生间,沈愈一个人住,一个人用,倒也清净。

    沈愈等了一会儿都没有热水,他抬头看了下热水器,可能是太久没有人住了,连灯都不亮了。明天得联系宿管修,但是他又不想不洗澡直接睡。

    从卫生间里出来,沈愈的表情不是很好看,他扭过头,透过寝室门的窗口,看见对面宿舍的灯亮了起来。刚刚他回来的时候还没有亮。

    走廊里走动的人几乎没几个了。

    学校熄灯早,这会儿都在宿舍里抢着干点熄灯后做不了的事情。

    沈愈站在对面寝室门口,昏黄的灯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隔了一会儿,寝室门才被打开。

    霍锐神情冷淡地拉开门,掀起眼皮看了沈愈一眼。

    沈愈半抿了下唇“我宿舍的热水器坏了。”

    “找宿管修。”霍锐语气有点淡,带了些许的疲惫。

    “但是这么晚了宿管不会管的,我想洗个澡——”沈愈眨了眨眼,“能不能借用一下你们宿舍的?”

    他脸上又是带着笑。

    不知怎么的,霍锐就想起来上午睡觉那会儿,沈愈皱着眉头的模样,莫名地更加烦躁。

    他还没来得及拒绝,沈愈就擦着他的肩膀挤了进来。

    沈愈的校服外套脱了,衬衫也是刚刚才套上去的,扣子没有扣,就那么光明正大地半敞着衣襟。

    男生的皮肤很白,虽然瘦却并不骨感,锁骨明显,腰线也很细。

    霍锐扫了一眼,踹上了寝室的门,隔绝了门外的声音。

    沈愈洗澡的速度很快,他出来的时候,还没有熄灯。

    霍锐上半身靠在床上,身子倾斜,小腿荡在床边,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沈愈把装着换洗衣物的盆放到了地上,蹲到了霍锐的床边。

    睡着了的霍锐少了白天的攻击性,五官也柔和了下来,呼吸起伏很平稳。

    沈愈又往前凑了点。

    霍锐的眼睫毛很长,唇色有些浅淡,鼻梁很挺,莫名让人想起“想在哥哥的鼻梁上滑滑梯”这种话。

    沈愈看的有点出神,想起躺在病床上那会儿,这个人应该也是在床边这样盯着自己,一遍又一遍地给他讲以前的事情,好像很怕他不记得,也很怕他醒不过来。

    沈愈想,他现在回来了,那二十八岁的他呢?

    他想的出神,没有注意到两个人的之间已经快要脸贴着脸了。

    距离脸颊还有几厘米距离的时候,霍锐突然睁开了眼睛,眼底没有一丝困意。

    沈愈被他抓住了手腕,这次的力气比以往都要大很多,他有些吃痛地往回缩了缩手,没能挣脱开。

    “你在做什么?”霍锐开口,两人的视线对接。

    沈愈愣了一下,他的手腕还被霍锐抓着,男生的掌心带着凉意,贴在他的皮肤上。

    霍锐的神情不是很好,好像突然撞破了什么秘密,昂着下巴语气带着质问和嘲讽意味“谁给了你钱?让你接近我?”

    他坐了起来,但是手依然抓着沈愈的手腕“图什么?”

    “一天到晚搁我面前强颜欢笑?”

    他一开口,沈愈就知道,霍锐应该是误会了什么。这种想法莫名有点中二。

    这样的霍锐好像也,有一点点可爱。

    沈愈没能掩饰住唇边的笑意。

    “没有强颜欢笑。”沈愈认认真真盯着他的眼睛,告诉他“见到你我很开心。”

    因为这好像是他重生回来的意义。

    去弥补霍锐,去改变两个人的未来。

    霍锐一脸不信任他的表情。

    这种话,只有男女之间诉说爱意才会用到,霍锐并不认为他们两个之间需要用到这种谎言。

    沈愈倒不在意他这个态度,对方拽着他手腕的力道轻了点,他没有收回手“没有谁指使。”

    “转学是因为你,只是因为你。”

    寝室里的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门外倒还是吵闹,还伴随着“要熄灯了!”“妈的动作快点行不行”“狗学校每天熄灯这么早”这些话。

    霍锐表情有一瞬间的愣怔,但很快就被掩饰了下去。

    头顶的灯在那一瞬间熄灭。

    黑暗里,听觉变得敏锐起来,两人的呼吸声在空旷的房间里放大了几倍。

    沈愈的声音依旧不急不缓“你信不信前世今生?”

    霍锐嗤笑,甩开沈愈的手,重新躺了下去,背过身,声音有些发闷“出去把门带上。”

    反正不像是相信沈愈这种理由的口气。

    “我之前做梦梦到过你,我们上辈子是生死之交,我找了你很久。”

    生死之交的意义——同生共死。

    霍锐在黑暗里看着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头猛跳了起来。

    “够了。”

    “太拙劣了。”

    他还是第一次听这么拙劣的谎言。

    沈愈什么也看不见,感知反而更加敏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霍锐的语气好像平静了很多。

    “嗯,那我换个话题——”沈愈停顿了一下,“同桌,你睡觉的时候,是不是牵我的手了?”

    “你——”床上传来衣料擦过被面的声音,霍锐又重新坐了起来。

    他有些恼怒,甚至后悔,应该在沈愈抓住他手的时候把他的手拧断,这样,以后这个人才不会烦自己。

    “你不否认的话,就代表默认了。”沈愈的声音很轻,门外有宿管在拿着手电筒形式主义地挨个儿查寝。

    霍锐冷笑了一声“谁先抓谁的,你自己心里不是清楚?”

    沈愈啊了一声。

    “真的牵手了啊——我以为,是论坛的人造谣,那既然这样的话——”

    所以他才会做那样的梦,原来不是梦,是真实存在的。所以,他也不用再那样,小心翼翼,很怕下一次睁眼,这一切就消失了。

    沈愈伸手,抓住了霍锐撑在床板上的手腕。

    “反正都牵过手了,你现在心情不好的话,我可以再借你牵一会儿。”

    “谁让我们是上辈子的生死之交。”

    黑暗里,霍锐哼笑了一声,有点儿嘲讽。

    这个姿势,明明就是沈愈牵着他的手——虽然两个男生牵手其实没有什么。

    但是下一秒,沈愈的手腕反被霍锐抓住,对方单手扣住了他的后脑勺,上半身被迫往前,黑暗里两人的视线对上,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沈愈听见霍锐压低的声音“你真的太烦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