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文学 > 玄幻小说 >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 > 章节目录 第9章 做梦
    意愿表还没能沾到桌面,就被霍锐伸手接了过去。

    宋扬愣了一下,刚想说话,被霍锐转头冷冷地看了眼,把话憋了回去,转身去第三四排发意愿表。

    “老大,你睡醒了啊?”陆疏行探过来半个身子,搓了搓手臂“报名吗老大?”

    霍锐掀起眼皮,视线转到沈愈身上,对方还没有醒,他把沈愈身上多的那件校服外套拿了下来,扔还给了陆疏行。

    陆疏行恨不得给跪下了。

    老大同桌睡觉怕冷,老大自己没带外套就扒他的校服外套给同桌披着,这是哪门子天理。

    霍锐低头看了眼意愿表“没兴趣。”

    “但是只有运动员才能不呆在教室,今年这什么破规定,还搞什么全省联考,又不是高三,我们才是高二的苗苗啊!”陆疏行一脸愤愤不平。

    “和你有关系?”霍锐又垂下眼看了眼表格。

    “什么和我有关系?”

    “就是说,联考和我们没有关系——”戚荣解释“毕竟我们都是吊车尾的嘛。”

    “就算有关系,也是拉低平均分的关系。”

    陆疏行“……”

    感觉自己被鄙视了。

    第二节课退是大课间,教室里比平时还要吵一些。

    沈愈睡得昏昏沉沉,身上时冷时热,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听见陆疏行满口的怨念。

    鼻子倒是没之前那么塞了,这场感冒来的快去的也快,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温度好像还停留在梦里。

    差点以为自己醒不过来。

    也不知道到底哪边是梦,哪边是真实。

    “同桌!你也醒了!来看看要报名哪个?”陆疏行被老大打击了,只能转头找老大同桌。

    沈愈还没有完全清醒,听见他的话,半眯着眼睛去看桌上的那张意愿表。

    视线扫过霍锐手的时候,意识清醒了点。

    但是脸色依然不算很好看,莫名地泛了点冷意。

    陆疏行没察觉“同桌,你和老大差不多高吧……我觉得要不试试跳高?我也想报名跳高啊,但是这几个人一个比一个矮,害,我只能独自前行。”

    戚荣嘲讽“你说老大矮?”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我在说你和年狗。”

    闻礼四枝花中,霍锐是最高的,其他三人都是差不多175的个子,明明是一起长大的,偏偏只有霍锐发育良好。

    沈愈闭了闭眼“我不会跳高。”

    再睁眼的时候,脸上那股冷意就没了。

    霍锐拿着笔撑着下巴,半眯着眼,笔尖在桌面上一下一下啪嗒啪嗒。

    右手莫名地有点泛红。

    “那同桌你擅长什么?你刚睡觉没听见吧,这次不参加项目就得呆在教室里学习——因为运动会后有全省联考。”陆疏行又开始抱怨。

    沈愈沉默了几秒,摇了摇头“在教室里好好学习,挺好的。”

    “不是吧……同桌,你那天还让我不要以貌取人,怎么今天就变成热爱学习了?”

    沈愈低下头,看着意愿表嗯了声,没有再说话,只是偏头看了霍锐一眼。

    隔了一会儿,沈愈开口“霍锐,你要参加么?”

    霍锐瞥了他一眼,蹙眉低下头在意愿表上勾了个跳高和3000米,以及四百米接力。

    把意愿表放在桌上,起身就要往外面走。

    “老大去哪儿!逃课吗!”陆疏行跃跃欲试。

    霍锐脚步顿了顿“上厕所。”

    陆疏行叹气。

    回来的时候,霍锐手上的水没有擦干,还在往下低,袖子一直挽到了手肘处。

    沈愈低着头,露出了白皙的后颈。他把下节课要用的书一本本放到桌子上,包括霍锐的。

    霍锐的脚步停在后门口。

    垂着眼看了一会儿沈愈瘦削的背影,才回到自己的座位。

    “下节课数学课,昨天班主任说今天要讲课后习题和新课,补充练习册上的两道题目……”沈愈有些不太平静。

    不知道是因为感冒药,还是因为那个梦。

    他太害怕了。

    霍锐垂眼,看着他甚至把自己的笔都准备好了,嗤笑了一声。

    “这就是你说的不烦?”

    沈愈动作顿了顿,看起来完全没有心理负担“我后悔了。”

    他眨了眨眼,十分无辜又无害看向霍锐“我要收回我说不烦你的话。”

    霍锐收回视线,嗤笑了声,没有理会他,又重新趴回了课桌上。

    沈愈轻笑了声,收回视线,他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突地跳。

    他不知道那个梦意味着什么,还是说那才是现实。

    开始上课之后,霍锐还在趴着睡觉。

    沈愈低头看了会儿张建清讲的题目。

    老实说,这种高中理科数学,他当真一个字看不懂。张建清把解题步骤一一写在了黑板上。

    沈愈看了两眼,犯困。

    他拿笔戳了戳旁边的霍锐。

    霍锐没有反应。

    “同桌,起来学习。”他凑到霍锐耳边,呼吸都喷洒在了霍锐的耳畔。

    霍锐动了动手指。

    “这道题就讲到这里,要是有不懂的,下课再来找我,现在开始学新的课程。”张建清板着脸“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下周月考要考今天新教的内容,都给我好好听!”

    沈愈又拿笔戳了下霍锐,对方似乎开始不耐烦了,手臂动了动。

    两秒的时间,沈愈的手腕再次被霍锐抓住。

    对方黑着脸抬起头,头发压的翘起来了两根。片刻后,甩开了沈愈的手。

    沈愈勾着唇角捂了下被霍锐抓红了的手腕,小声说话“要讲新课了。”

    霍锐眯着眼脸色很臭,看了他一会儿,黑着脸拿起笔单手托着下巴,长长地无声地从鼻间出了口气,一句话都没有说。

    沈愈单手托着下巴盯了他一会儿,霍锐的侧脸线条很完美,是那种让人印象深刻的帅。

    沈愈记得上辈子初次见他那会儿,他其实有被惊艳到。沈愈是个天然弯,这是个别人不知道的秘密。

    但是霍锐的态度实在是很不友好,再加上沈愈每天都要伪装自己,已经很累了,他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想喜欢一个人应该是什么感觉,对霍锐初见时的那份悸动早就被他忘了。

    下课后,教室里又开始讨论关于运动会的事情,宋扬心一横,去追张建清了。

    “老大报了啥?”陈年一嘴里咬了支笔,半蹲在戚荣课桌前,拿了霍锐桌上的意愿表,一股脑跟着填了。

    陆疏行趴在戚荣背上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年狗,你认真的?你看清楚了吗?3000米?”

    陈年一吹了个口哨“这不是小意思嘛?不就是3000……”

    “我靠,等等,3000米?”

    陈年一赶紧擦掉重新填表。

    霍锐冷笑了声。

    陈年一“……”感受到了来自老大的嘲笑。

    填完表,陈年一看向沈愈。

    男生低着头,侧脸在光影里看起来温和乖巧。

    如果不是那个“沈愈在厕所堵着霍锐当他同桌的帖子”,陈年一可能会觉得,沈愈光看外表真的很无害。

    陈年一冲着霍锐挑眉“老大,同桌哦~长得很正啊~”

    霍锐掀起眼皮,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意味不明。

    沈愈抬头。

    他之前没有注意到陈年一,现在靠近了,才发现他很眼熟。

    只是未来的他和现在十分不一样。陈年一是十分典型的桃花眼,花花公子长相,头发扎了个揪揪,模样不太正经。

    沈愈温和地笑了笑,陈年一也象征性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愈觉得陈年一对自己似乎有一点点的敌意。

    陈年一嘻嘻一笑“今晚开黑吗老大?我和我女朋友非常需要您的支持和鼓励!”

    这才是他过来的真实目的。

    毕竟发微信,霍锐他不回。

    “你哪个女朋友?”戚荣问。

    陈年一嘿嘿一声,没回答。

    “不去。”霍锐垂下眼皮“今晚回家。”

    陈年一啊了一声。昨晚就因为霍锐回家没能成功开黑,今晚霍锐再不在,他可能忍不住自己要手痒去打游戏了,到时候肯定被血虐。

    “家里的事情还没解决吗?”陈年一多嘴问了句。

    这话一出口,陆疏行和戚荣齐刷刷看向他。

    霍锐低着头摆弄手机,没回答。

    沈愈动了动耳朵。

    陈年一立马捂住嘴,把霍锐的意愿表还给他,拿着自个儿的表溜了。

    闻礼四枝花三人小群。

    ——陆疏行年狗你死定了,瞎说什么瞎说

    ——戚荣非得哪壶不开提哪壶

    ——陈年一跪地jg一时口快,话说老大同桌是不是有点来路不明啊?我那天看有个帖子说什么在厕所里逼着老大和他同桌呢?这人看上去也不像打得过老大的样子

    ——陆疏行老大没说过,兄弟们正在悄咪咪摸进敌方阵营打探,但是目前看来没什么问题

    ——戚荣是挺好的,还能逼着老大吃药

    隔了一会儿——

    陈年一链接看这个帖子!

    陆疏行?不好看你就死定了,最近论坛怎么那么多破事

    陆疏行低着头,用书本挡着玩手机,点进陈年一发的链接,看到标题震惊震惊震惊……一连串好几个震惊。

    草了一声,谁这么无聊发这种帖子。

    但是依然往下翻了翻。

    大概十几楼,楼主发了一张照片,偷拍的,两个男生靠在课桌上面对面睡觉,靠墙边睡的男生似乎是穿着一件校服外套,外面还披着一件,另一个男生穿着单件衬衫。

    照片很模糊,看不太清楚,而且是偏位拍的,没有拍到正中间,但是靠墙边的男生的手似乎是抓着另一个男生的手。

    就算是借位,也很奇怪。

    陆疏行……?

    戚荣好像挺眼熟。

    片刻后。

    陆疏行站起来靠了一声,与此同时,上课铃声打响,语文老师站在窗边无情地敲了敲陆疏行的窗户。

    “陆疏行!上课玩手机是吗!谁允许你带手机的!给我上交!”,,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